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微信扫描关注

何维江||剧本《大三线》第二十集

2019-10-14 16:16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何维江 编辑:杨宇  审核:吉庆菊浏览数:183 


1、路边草丛中   夜

江娅披头散发地走着,疯子似地漫无目标地走着。

突然,她听到草丛中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呼唤着她的名字:“娅妹,娅妹,你不能走啊娅妹,你走了我可怎么办?”

江娅被吓得不轻。她寻声找去,突然看到脸色苍白不省人世的姜维躺倒在草丛中,嘴中发出微弱的呼唤,而且一直在叫着她的名字。一条狗正用舌头苔着姜维的脸。

江娅吓得哭出声来,急忙跪下身子,摸摸邻居家的大花狗,然后抚摸着姜维的脸,哭着喊:“维哥,我的维哥哥呀!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躺在这里?维哥哥,你快醒醒啊!你的娅妹就在你的眼前。”

姜维似乎听到几声来自天际的亲切的呼唤:维哥、我的维哥哥呀,你醒醒,快醒醒,你的娅妹就在你的眼前!

听到这近在咫尺的呼唤,姜维脑海里浮想着遥远的孩提时代与江娅嘻闹的情景:(特定镜头)穿着吊当裤的姜维与扎着两只蝴蝶小辩的江娅无忧无虑的在凉湖湖畔的田野上捉着迷藏。

姜维突然挥舞着双手,边抓边喊:娅妹,娅妹,你在哪里,在哪里,我怎么抓不到你?

    江娅哭泣着。她伸手捉住姜维的双手,把嘴俯在姜维的耳畔,轻轻说:我在你的眼前!维哥哥,你快睁开眼看看吧,你的娅妹就在你的眼前呀!

    姜维终于苏醒过来,他睁开迷朦的泪眼,当千真万确看到了朦朦胧胧的江娅时。他伸出软弱无力的手,摸着江娅的脸,久久不想拿开。

两滴清泪从江娅的眼角跌落下来,重重的热热的砸在姜维的脸上。

脸被一连串的热泪冲击,姜维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他顿时想起了自己正处在残酷的现实之中。一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幕,他又难过地闭上了双眼,而且很想永远地就这样闭下去。

    江娅把浑身冷得发抖的姜维搂进自己温暖的怀中,紧紧的焐着,并把火热的脸贴在姜维冰冷的脸上。她不住地低声问道:维哥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呀,咋会半夜三更病倒在这里?咋会病成这样?

    姜维听得很清楚,一字一句他都听得很清楚,但他此时说不出一句话,只有眼角闪闪发亮的酸泪。是的,此时此刻,他该如何面对这残酷的事实,该如何面对他心爱的江娅?

    盛夏的夜晚是温暖的,一芽弯月挂在西边的树梢上,静静地偷视着这对人间苦命的一对人儿。

江娅索性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盖在姜维的身上,然后把自己的热身子紧紧贴向姜维。无论如何,这是个难得的夜晚,她渴望能和姜维就这样的依偎着,永远永远地依偎着。(画外音)“我好后悔,后悔从前没有给我的维哥哥这样一次机会,把自己的童贞献给他,反让汪来富这畜牲把自己给糟蹋了。维哥哥,我不指望你原谅我,只企求这黑黑的夜永远不要天亮,就这样让我安安静静地躺在你的怀里睡一辈子。我真怕天会亮啊,因为明天,我将会成为别人的新娘,我已无颜再在光天化日之下面对我亲爱的维哥哥了,我已对你犯下了罪孽。”

    姜维伸出手,搂紧仍在流泪的江娅,近乎耳语似的对她说:娅妹,我的好妹妹啊,就当我们是一根藤上的两个苦瓜,我们结婚吧!越快越好。

    月芽慢慢掉进了深渊。

    江娅听姜维说出这样的话,黑暗的内心像突然划亮一根火柴,她真的很想拥抱这一丝光明,但这亮光很快就在她的心里泯灭了。她凄婉的说:维哥哥,我再也不能隐瞒你了,尽管我一生一世透心彻骨的爱着你,但我还是决定要与汪来富结婚。你千万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你如果真的爱我的话,就请你尊重我的选择,这于你是有好处的。真的,维哥哥,我已经不值得你爱了,我再也不是你心目中那个纯洁干净的娅妹了。维哥,我亲爱的维哥哥啊!我真的很恨,恨你为何不早点把我的身子占了去,反让这畜生钻了空子,难道这真是命运注定的吗?我好恨我啊!恨我咋不早点把我给了你,我真的好想,好想此时就死在你的怀里!

    看着痛不欲生的江娅,姜维仍坚持着自己的态度。他伸手给她揩了揩泪水,说:娅妹,你就别固执了,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我并没有责怪你,只要你点个头,我马上就去请人瞧个日子,我们欢天喜地去把婚事办了,也好让汪来富这畜牲死了要长期缠着你的心。娅妹,你就点个头吧!我求你了。

   江娅苦笑着说:维哥哥,你别固执了,这是我这辈子欠汪来富的孽债,是注定要还他的,如今我已是他的人,而且已怀有他的孽种,现在我已别无选择,我也无颜再与你结婚。维哥哥,你是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好男人,你这样的好男人只有梦男这样的好女人才配得上你。其实我看得出,梦男是很喜欢你的,也看得出她对你有一种别样的情感,我曾经为这事还生过你的气,吃过你的醋。如今仔细想来,这或许也是命中注定的,注定你们有缘。真的维哥,梦男各方面都比我强,她不但人长得比我好,而且有文化有知识有学问,如果你能与她结合,那才是天捏地造的一双。维哥哥,你就听娅妹一次,忘了我吧。从今往后,你就去找梦男,把对我的爱全部转移到她身上,我想你一定会得到她的,如果你需要红娘的话,我可以......”

    姜维直以为江娅知道了他与梦男曾经有过的那些往事,直以为她现在是故意提起来刺激他的,所以他急忙打断她的话说:娅妹,你是不是误解了我和梦男的那层关系?不错,近来我和她的接触是多了些,但我们都是很正常的交往啊。

    江娅迭忙摇着头,说:我没有半点误解你,我真的是很认真的,我一直在设身处地的为你想,你听我的没错。

                           

2、梦男宿舍   日

金秋,风和日丽的清晨,温婉的阳光把远山近水打扮得格外妖娆。

天气好,心情也好,梦男起床后,习惯性地把被子叠成豆腐块,把斗室收拾得周周正正,然后才去洗刷、梳妆。

做完这些,梦男换上一条浅蓝色碎花连衣裙,在大衣柜镜框里照了照,觉得自己美若天仙。

正准备出门,门框上却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梦男直以为是姜维又来找她借书,急忙奔过去,把门唰地拉开,兴高采烈地说:姜先生大驾光临,请进请进!小生这箱有礼了。

但她的姿势还没摆好,正眼一看,梦男却傻了眼。原来门口站着的是李扬。

看他的神色不大对劲,梦男脸一红,很不好意思地说:唷,是你啊!李大队长,请进请进!

因为心中有爱,李扬这血气方刚的拼命三郎,每每见了水灵灵的梦男,总会显得木呐、呆板。此时,他虽然跟着梦男进了这女人味特浓的充满着温馨的小屋,但他的神情仍局促不安,不知自己是站还是坐。

直到梦男探询的目光落到他的脸上,他才猛然想起自己此来的使命。于是,他结结巴巴的说:......梦男姐,我求,求你别......别答应姜......姜维的求......求婚,你让他、他......和江娅......姐重......重归于好吧。否则,他......们都......都会很、很......很惨的。

    听了半天,也听不懂李扬想要表达什么,倒弄得梦男如坠五里云烟、不知李扬的话是从何说起。但聪明的梦男立即就猜想到,可能是姜维与江娅发生了婚变。于是,她冷静地给李扬倒来一杯早茶,边递给他边问: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你坐下,喝点水,慢慢说。

    李扬红着脸接过水杯,喝了几口茶水,稳定一下情绪后,仍站着说:你不知道姜维现在有多惨,他真是祸不单行,这事对他的打击真的太大了,老天不公啊!它咋这样对待姜维。

    梦男明知故问:“你说清楚点,姜维又怎么了?”

    李扬低着头说:江娅势利,突然决定要嫁给汪来富。今天早上她已和汪来富去领结婚证了,准备择良日成亲呢!梦男姐,你说姜维惨不惨?

    梦男的心开始狂跳,甚至已有些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但她还是装得若无其事,装得莫名其妙的问李扬:江娅与汪来富结婚,与我何干啊?你求我有什么用?

    李扬又憋红了脸说:因为江娅怀疑你和姜维好上了,所以她才决定要嫁给汪来富,而且她还怂恿姜维来向你求婚。所以,我想,我想只要你不答应姜维,只要江娅认为你与姜维没有任何关系,她或许就会回心转意,与姜维重归于好的。

梦男一听,心想:(画外音)“好一个善良又无知的李扬啊!你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奥妙呢!你不知道这是我梦男千辛万苦才努力来的结果,纵使现在我梦男不敞开怀抱去迎接姜维的到来,恐怕江娅也不会改变主意与姜维重归于好的。这是因为江娅太爱他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你不知道,其实真惨的应该是江娅,她的牺牲太大了,她要牺牲一辈子的幸福来换取姜维一辈子的幸福。”

梦男坦然地对诚实的李扬说:李扬兄弟,你的心情我是理解的,作为好朋友,我也希望江娅能与姜维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是,她爱谁不爱谁,与谁结婚与谁不结婚,我想你和我都是局外人,是无能为力、也无权干涉的。至于姜维,他和我之间并没有什么暧昧关系,我相信江娅绝不是因为我和姜维的这层关系,才投进汪来富的怀抱的。有些事你不懂。当然,姜维向不向我求婚是他的权利,我答不答应他的求婚又是我个人的权利,同样也是任何人无权干涉的。李扬,今天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如果你没有别的事的话,那就请回吧,我想我该去医务室上班了。

    李扬突然觉得有句话已冲到了嘴边,但憋了半天,憋红了脸也憋不出他要说的话来。

    梦男不是傻子,当然明白李扬想说什么,她惬意地一笑,说:你是不是还想劝我几句!得,你放心去吧!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李扬只好怏怏不快地出了门。

余下的梦男,此时真的开始六神无主了,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才好。愣了好一会,才想起要去医务室上班,这才出了门。

3、医务室   日

梦男进了医务室,说话做事总是失魂落魄、丢三拉四的,给人打针忘记用药绵消毒,开好处方却不给病人拿药,做不成一件完整的事。

周医生见她这样,职业的敏感告诉他,她有心病,于是非常关心地对梦男说:“小梦,如果你有事的话,你去办事好了,这里有我顶着,我估计也没什么大事。你回屋去办你的事吧!有事我会叫你。”

梦男感激地一笑,随便说道:我父母来信,说身体不好,所以心里觉得慌慌的,仿佛没什么主张。好吧!周医生,我回宿舍去写点信,呆一会再过来。

4、梦男宿舍   日

    梦男回到宿舍,用凉水浸了一下脸。定定神,就真的翻出属于自己一个人独有的那本隐私日记,埋头写了起来。她把此时此刻的心情和近来一连串的感情心路,都详实地写进这不能让任何人阅读的日记里。写完之后,她虔诚地在胸口划了个十字,然后双手合十,抵紧胸口喃喃祈祷:来吧!我最亲爱的人,我已等得精疲力竭了。来吧!快来把我拥进你的怀抱,把我融入你的血肉。快来吧!我的维哥哥,我不能再等了,不能再忍了,我本来就是为你生的,没有你我将无法生活。

    她合好日记,小心翼翼地把这本日记锁进床头柜。然后再打扮一下自己,轻脚轻手出了门。

5、姜维宿舍   日

梦男提着一大提水果进了姜维的单身宿舍。

姜维穿着短衣短裤躺在床上,面朝墙壁,不知睡着了没有,梦男的进门声并没有惊动他。

梦男犹豫一下,但还是鼓着勇气朝床边走了过去。

到了床边,梦男才听到姜维细细的呼噜声。

顿时,女性特有的母爱油然而生,姜维近来身心疲惫,梦男不忍心搅醒熟睡中的姜维,她情愿在这里等他慢慢醒来再和他打招呼。

看一眼姜维乱七八糟的住室,梦男心酸极了,心想:(画外音)“这大老爷们过日子真是瞎揍合,没个女人操持家务还真的不行。”

梦男再也闲不住了,她轻轻把手里的提袋放在床头柜上,然后轻脚轻手、有条不紊地收拾起屋子来。

    或许是搁放姜维的皮鞋时声音太响,只见姜维翻正身子,懒洋洋的说:李扬,你还让不让人活?我都失眠好几天了,现在好不容易迷糊过去,你却非要翻箱倒柜把我搅醒不可,你真没良心。

    听得出,姜维的心情很糟。梦男轻移莲步到了床前,她把嘴巴贴近姜维的耳朵,轻声说道: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

    一听到这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姜维直以为是江娅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了。他急忙睁开双眼,急忙伸出双手去捕捉她的双手。然而,当他的眼神从朦胧到清晰,当他真真切切看清眼前的这张鲜花般灿烂的笑脸时,他的眼神顿时又失去了光泽,他蠕动着没有光泽的嘴唇,轻声说道:是你啊梦男。真对不起,是我认错人了。你请坐,我这就起床,看我这样子,成何体统。

    梦男不温不火,仍甜笑着说:咋?看你的样子,看你这态度,是不欢迎我这不速之客啊!是不是想赶我走?

    姜维此时的神情,的确很憔悴。他勉强笑了笑,说:梦男,你别误解,其实最不让人喜欢,最不受人欢迎的是我啊!我几乎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你看我现在,还像个人吗?

    梦男抓出一把大白免奶糖,轻轻堆放在床头柜上,拣出一颗褪去外皮,硬是喂到姜维的嘴里,然后说:你不像人像鬼啊!维哥,你和江娅的事我也是刚听李扬说的。其实,我就是怕你这犟性格一气,又会气出个什么好歹来,所以才急急的赶过来看你。维哥,不是小妹我要说你,你可真的要放坚强点啊!你看《西游记》中的唐僧,历尽千辛万苦、历尽九九八十一难才取得真经,才成了正果。比起人家一路所经历的大灾大难,你的这些灾难又算得了什么?你可千万千万别消极下去、在痛苦中难予自拔。当然,你会对我说,事情没有落在我的头上,我说话不牙痛,可事情居然已经这样,你为何不放坦然些、想开一些呢?俗话说,东方不亮西方亮,条条道路罗马,何必硬要去钻牛角尖、去走独木桥?这不应该是你的性格,你是个文化人,你写哲理一套一套的,连别人都能受到启发,可在你身上咋不起作用呢?我想,你应该很快走出泥沼才是,对不对?

    凝视着眼前侃侃而谈的梦男,难免使姜维又想起了江娅那晚对他说过的话:(画外音)梦男各个方面都比我强,不但人比我长的好,而且有文凭、有知识、有学问,如果你能与她结合,那才是天捏地造的一双,你去找她吧!

见姜维一直沉默不语,梦男索性侧身坐到他的床上,用纤纤细手轻轻抹去他眼角的清泪。正想再找些人生哲理来开导他,此时只见门口黑影一晃,就风急火燎进来一个人。

梦男下意识的站起身子,逆光一看,才看清是抱着一些菜回来的李扬,李扬也非常诧异地目视着梦男。

    梦男多少有些尴尬,急忙解释:刚才听你说姜维病得很重,你那些话又及时提醒了我,我怕姜维的老毛病再次复发,所以放心不下,才过来看看。可来时你不在,我只好在这里等你了。

    李扬大咧咧的哈哈一笑,说:姜维这几天体子虚,所以我从医务室出来后,就上了菜市,想给他买点好吃的补补身子。正好,正好,今天我请客,梦医生你就赏个脸,留下来吃顿饭,也好趁机劝劝姜维,让他多吃点东西,他是最听你的话的。

    一听李扬如此夸奖她,梦男格外高兴。她十分乐意地说:那就让我来做菜吧!我的烹饪技术不错,今天就让你们两位大老爷们饱饱口福,尝尝我的手艺。

    李扬不好意思劳动梦男,便客气地说:你是稀客,哪敢劳驾你,你就陪姜维哥多吹吹吧!我做吃的还可以,除了江娅,谁也比不过我,今天还是尝尝我的手艺吧。

    一听到江娅的名字,姜维就心痛得不得了,他立即很不耐烦的说:我说李扬,要去做菜你就快去,罗嗦什么呀?心烦。

    李扬知道自己说走了嘴,他冲梦男一笑,说:你看我这队长当得窝囊吧,连我的兵都敢这样吼我。

    梦男打趣道:他是你老兄嘛,你官再大他也可以吼你呀,难道你还敢责备他不成?

    李扬一伸大拇指,说:你说得对极了,除了他,谁敢对我这样。

    李扬欢乐如雀地到外间去做菜,嘴里还哼着一些跑了调的流行歌曲,但听起来特别舒服。

    梦男见姜维还没有想起床的意思,觉得他如此消沉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她积极主动地给他找出一套时装,对他说:维哥,起床吧!这样闷着真会闷出病来的。来,我帮你穿衣服,放精神点,吃了饭我陪你到小河边去散散心。

    梦男一边说着,一边就动手去扶姜维,并且是有些强迫性的,她知道姜维很服她,此时此刻更不会反对她。

思想再固执,姜维也不好意思让梦男给他穿衣、穿裤子,何况梦男对自己如此体贴入微、关心倍至,纵使自己心里有把刀子在不停的绞动,他也不该这样冷落梦男。

姜维勉强打起精神,说:“还是我自己穿吧!那能让你动手。”

梦男咯咯一笑说:“这就对了,人要活出点精神来。”

姜维到水池边彻彻底底梳洗一番,回过身问:“今天咋有空过来,你不上班?”

梦男突然红了脸,不知如何回答他才好。

6、矿区   日

                             

汪来富捏着一叠请柬东家进,西家出。

逢人只说一句话:“国庆节我和江娅结婚,敬请光临,喝杯喜酒。”

7、河沟边   日

梦男与姜维在娓娓地交谈。

8、小路上   日

梦男与姜维在亲密地散步。

9、食堂里   日

梦男与姜维在一起边吃饭边说话。

10、通往工地的路上   日

汪来富与梦男邂逅在通往工地的路上。

梦男想绕开他。

汪来富故意迎了上去。他单刀直入的追问:梦男,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在故意气我,我追你时你说你已有男朋友,可现在咋就和姜维恋爱上了?难道真是我配不上你吗?你是不是在羞辱我?

梦男也直说:“你追到了江娅,她哪点不比我好”

汪来富:“凭你的气质、文化、地位,哪点都比江娅强。我真的不服,我认为先追你的是我汪来富,可你却骗我说你已经有了男朋友,这不明摆着是瞧不起我汪来富吗?不就明摆着他姜维比我汪来富强吗?今天,你非给我说个是非曲直不可。”

    梦男觉得汪来富有些变态,她不想和他绕弯子。她杏眼一睁,立即编出一大堆大白话来打发他:是啊!你追我时,我是有男朋友的,可不久前我的男朋友高攀上了局长家的千金,他把我给踹了。为保持我的心态平衡,我和姜维谈谈何妨?犯得着你如此兴师问罪吗?我自己气我自己还气不过来呢,怎么想着要气你?如今,你已寻到了你的幸福,难道就不许别人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再说了,我与谁谈,不与谁谈,这完全是我自己的自由和权利,你管得着吗?兄弟!你的爱来之不易,我劝你还是收收心,好好去爱你的小江娅吧!切莫吃着碗里望着锅里,小心噎着。我给你讲,你和我玩心眼你玩不过我,你信不信?

    汪来富能不信吗?他的好多把柄现在仍然被她捏着呢!他生怕惹火了她会捅他的冷刀子。于是,他只好陪着笑脸说:梦男,我是因为太痴迷于你了才难免要吃姜维的醋的。你知道,当时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肯定首先要选择你而绝不是江娅。

    梦男把眼一鼓,椰榆道:别酸了,凭你刚才说的话,就掂量得出,你汪来富对待爱情的含金量并不高。你听好了,选择爱情不是选择牛马,想选择哪头就选择哪头。我劝你这样的话以后最好不说为好,要让江娅听到了,你以后的日子更不好过。想当初,你那么的对江娅馋涎欲滴,又是那么的不择手段整治姜维和江娅,如今胜利了,得逞了,你却不珍惜来之不易的江娅,难道你肚子里装的真是狼心狗肺?你到底还有点良心没有?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是不是?我实话告诉你,汪来富,如果你以后真的亏待了人家江娅的话,当心我的这张嘴。我要是不保持沉默的话,后果你比我都清楚。我倒是觉得,姜维真的被我们害得太惨了,我的良心在时时受到无形的谴责,所以你犯不着如此大惊小怪。

   汪来富:“我知道你厉害,你的这番话,听着很顺耳,但话语里却暗藏着杀机,我汪来富再痴再憨也是听得出来的。”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