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查找作家

查找作家

搜到你想找的作家

陈忠燕
陈忠燕
陈忠燕

陈忠燕,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六盘水市理论家协会会员,西南文学网签约作家。热爱文学,相信文字有温度有感情有力量,并在写作中着力践行之。作品散见于各级类报刊,报告文学《撮合的爱情》获第三届中国冶金文学奖报告文学类二等奖。


作品欣


撮合的爱情


提起水钢“三线建设”,往事如奔流的河水在65岁的刘桂珍心里跌宕起伏,青春在这片土地燃烧,事业在这片土地生根,爱情在这片土地开花,最美好的年华都献给了这片土地,命运和这片土地紧密相连,情感和这片土地难以割舍。


少小离家


1966年,对于上个世纪投身参加三线建设的人们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是一个难忘的年份,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年份。这一年,是水钢退休职工刘桂珍的人生转折之年,命运让她和水钢结下了永久的不解之缘。

席卷全国的文化大革命让刘桂珍无忧无虑的生活发生了巨变,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使这个从小能歌善舞、成绩优异的单纯女孩变得坚强和独立,让这个在姊妹中排行老大的女孩懂得了分担和承受。1966年的夏天,水城青杠林林场(水钢建设初期名称)第二次到毕节招工,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年仅16岁的刘桂珍悄悄跑出去报名。有了第一次逃跑被抓回来的经验,她这一次格外小心,直接坐上了招工的客车。来招工的人说,是去水城青杠林林场种树,听周围的人议论说,那是个保密单位。管它是什么地方,只要能挣工资帮补家用,别人能去的我也能去,刘桂珍去意已决。闻讯赶来的母亲一个车一个车的叫着她的小名,女儿尚年幼,从小养尊处优,年龄这么小就参加工作,此去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想到这里,母亲的眼泪禁不住流下来。听到母亲的呼唤,刘桂珍向外探出头去,车窗的玻璃只放下一半便卡住不动,高高的车身让母亲费劲地仰着头说话。女儿的性格很倔,她决定的事不会更改,更何况她也是为了这个家才去那个遥远的地方。母亲将买的两斤蛋糕递给刘桂珍,又掏出身上全部的五块五毛钱,递给她,车开了,车身又高,还没拿稳的钱被扯成两半,分别捏在刘桂珍和母亲的手里。看着母亲被汽车远远地甩在后头,身影越来越小,第一次出远门的刘桂珍忍不住哭出声来,眼泪倾泻直下。

哭累了的刘桂珍在汽车的颠簸中昏昏沉沉地睡去,不知经过了多久,车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水城青杠林林场, 刘桂珍下车一看,这地方四面环山,只有一条毛石路,其余的地方除了山就是一望无际的田坝,阴雨绵绵的天气,寒气逼人。雨不停地下着,稀泥巴漫过小腿,灌进鞋里,又冷又湿。人来得越来越多,住的房子都是现搭,先用就地取材的木棒和木棍密密匝匝地插在土里形成栅栏,然后男人们将和好的极为黏稠的稀泥巴往栅栏上摔,然后再用手和工具将泥巴抹平,就成了临时房子的墙,再用油毛毡盖上做房顶,房子就建成了。夜晚,一个排的人住在一个房子里,长时间睡在阴冷潮湿的环境里,刘桂珍和许多人一样都患上风湿病。

刘桂珍被分配在采石场,和四面八方招来的人们一起工作,男人们负责打炮眼放炸药开山,将大块的石头推进碎石机里,女人们负责石块用锤子敲小,然后抬放到运输的皮带里。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时间长了,刘桂珍与工友们都熟络起来,工友们累时都会叫这个爱唱歌女孩唱歌来听,单纯大方的刘桂珍也经常在工地上一展歌喉,为大家献上好听的歌曲,工友们都称她为“收音机”。一次,刘桂珍在为大家唱《红河激浪》这首歌时,优美动听的歌声吸引了在现场与大家一起干活的采石场宣传部领导张文秀,他寻着歌声找到梳着两颗大辫子,长着一双大眼睛,皮肤白净、五官端正的刘桂珍。一番了解后,把刘桂珍选进了刚成立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与其他同事到各个工地宣传毛泽东思想。

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撤消后,刘桂珍暂时参加修房子、拌灰浆、递砖块等劳动,没多久,就被安排到前来支援水钢前期建设的八冶生产部技术科干描图员。描图是个技术活,聪明好学、工作认真细致的刘桂珍虚心向师傅们学习,很快学会描图和晒图,并且自己学会用缝纫机扎图边,她描的图线条粗细均匀,仿宋字娟秀规范,图纸干净整洁,得到师傅和领导同事们的称赞。当年年终,她就被评为“青年先进个人”。

在那个生活极为艰苦的年代,许多前来支援三线建设,亲属都在老家的师傅们的工作服破破烂烂,由于不会缝补,衣服都张着“嘴巴”,看在眼里的刘桂珍就到擦机器的破布里选出一些好一点的布,修剪后用来给老师傅们补衣服,老师傅们都对这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夸奖不已。

八冶生产部撤走后,刘桂珍调到基建指挥部工程办计划科从事综合统计工作,统计岗位要求掌握水钢的生产工艺,每天与数字打交道,要求有高度的责任心,刘桂珍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自学相关法律法规、统计理论知识和专业知识,参加水钢及冶金部举办的统计员学习班,建立各类基建台帐,加强基础工作建设和统计报表的制度建设,并不断使之规范化和科学化。凭着勤奋好学和认真细致的工作态度,刘桂珍把工作干得有声有色,由于上报报表质量好,受到了六盘水地区统计局、省冶金厅、冶金部基建局、冶金部西南办事处的表彰。


领导做媒


看着端庄稳重、工作积极的刘桂珍,时任水钢革委会主任、水钢建设指挥部指挥长刘剑萍心里突然产生了“做媒”的想法,他要想办法撮合这个“刘娃子”和“赵大个”,留住他早已相中的人才。可是想法归想法,在文化大革命的特殊历史时期,一个是成分不好、受人歧视的“臭老九”、“黑五类”,一个是成分好、相貌端庄,众多人追求的好姑娘,要撮合俩人在一起,谈何容易!

文化大革命期间,阶级斗争极为激烈,斗争的对象是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因为被排在“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之后,被称为“臭老九”。家庭出身是革命干部、革命军人、工人、贫农、贫下中农的子女被划为“红五类”,家庭出身是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的子女被划为“黑五类”。阶级成分的划分给每个人都贴上了一张标签,决定了这个人的身份地位和前途命运。被斗争的这些人,在社会上受歧视,做什么都受限制,他们的儿子、女儿好大年纪也找不到对象,因为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推向“火坑”。在这样的环境下,许多人都陷入了痛苦、悲怆和绝望之中。

“赵大个”因身高一米八几而得此名,名叫赵振庭,1939年出生,是河北石家庄人,1959年从地质部宣化地质学校经济管理专业毕业,由于是富农出生,家庭成分不好,被发配到贵州地质局工作,1968年被派到水钢支援三线建设,负责水钢民建的计划管理及预算编制和审查工作。1973年调入基建指挥部工程计划科,与刘桂珍在同一科室从事预算员工作,主要负责水钢基本建设工程的预算和审批。赵振庭工作踏实,勤奋好学,为人谦和,业务能力强,但由于成份不好,受人打压和排挤,30多岁了还没找到对象,平日里少言寡语,忧思满腹。国家政策落实后,贵州地质局局长、赵振庭的老领导想把他调回地质局工作,经过一番思量,感到前途命运和个人终身大事两茫茫的赵振庭向组织提出了调走的申请。

当时,水钢建设正在用人之计,注重人才、爱惜人才出了名的刘剑萍四处要人、调人,充实专业技术人员队伍。接到赵振庭的申请后,刘剑萍主动找赵振庭谈心,表明了自己对知识的尊重,对知识分子的器重,开导赵要安心工作,说水钢的建设需要人才,真诚地恳请他留下来参与水钢的建设。领导掏心窝的话语解开了赵的心结,知遇之恩让他深深感动,同意留下来为水钢建设做贡献。虽然“大个子”同意留下了,刘剑萍的心却仍不平静,赵的艰难处境他是明白的,可是水钢的建设太需要这样的人了,一定要想办法把他留下,要让他安心在水钢工作。

转眼间,刘桂珍已经25岁,赵振庭也已经35岁了,早就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两人尚在单身。与赵、刘同住在基建指挥部的单身宿舍楼里的刘剑萍,观察到这俩人虽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在同一个单身楼住着,却从无来往,“赵大个”性格内向不爱说话,追求“刘娃子”的人多,可刘娃子并不上心。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刘剑萍把撮合二人的想法告诉了时任革委会副主任刘玉林的爱人张贵娇,请她从中做媒。

热心的张贵娇开始想办法创造俩人了解对方的机会。一个周三下午政治学习结束后,张叫刘桂珍领头带大家唱革命歌曲,刘桂珍虽然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却也落落大方地带大家齐唱,后来才知道这是张贵娇为了营造和谐氛围故意安排的。

一天下午,听说刘桂珍要去医院开药,张贵娇热情地对刘说:“小刘,开完药来我家,我有点事要单独和你说。”张姐平日里待自己亲如姐妹,刘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到了张家被留下吃完晚饭后,刘玉林夫妇这才开始提起赵大个的事。夸赵有才华、又勤奋、个子高、人实在、对人好,要找就找这样的对象,希望刘桂珍好好考虑一下,羞得满脸通红的刘桂珍把头低得都快伸到桌子下面去了。

虽然领导撮合,但刘桂珍还是没有把成分不好,性格内向,年纪偏大的赵振庭放在心上。

用心良苦

同在一个办公室工作的时间长了,刘桂珍的一言一行,赵振庭看在眼里。刘桂珍热爱学习,工作认真,心地善良,赵早已产生爱慕之心,但苦于成份上的自卑不敢表白。刘桂珍则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虽不排挤欺负,却也不理不睬。一次,赵振庭在办公室划破了手,血流不止,刘桂珍赶紧找来纱布、止血药为他包扎,感动的赵终于鼓起勇气给刘写了一封信,信中感谢刘的爱心,并向她表达了爱慕之情。收到信后的刘桂珍,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气愤地把信撕了,年轻气盛的冲到赵的宿舍里把赵骂了一顿。羞愧的赵振庭仿佛掉进深渊,难以自拔。得知此事后,刘剑萍找来刘桂珍做工作,讲述赵工作中的优秀表现,对赵的才华和能力赞叹不已,语重心长地说知识分子对国家的贡献,说赵是水钢当前建设和以后发展不可多得的人才,让刘意识到自己对知识分子的不尊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对赵造成的伤害,希望她从今后善待“大个子”。

为了撮合刘、赵二人,刘剑萍煞费苦心。他把俩人的办公桌安放在一起,让俩人面对面工作。带俩人一同去出差,让俩人在工作中增进了解,增进交流。不准刘桂珍调到的单位工作。工作稍微闲暇时,刘剑萍会去找刘桂珍谈心,一点一点地感化刘桂珍。一次,看到刘桂珍在看小说《安娜卡列尼娜》,他开玩笑地说,看这个书被人发现是要被批斗的哦,我给你找书看吧。此后,找了许多哲学和专业方面的书籍给刘桂珍看,而且不准小刘织毛衣,教育小刘要把精力放在学习业务上,放在工作上,要做新时代有知识、有文化、有思想的女性。同时,经常跟刘桂珍说赵振庭的优点和长外,对赵的才华欣赏不已。刘剑萍说,一个有目标追求、一心为公、有人情味的人,一定是值得信任和托付终身的人。

1974年,山东建筑学校为培养有专业技术的工农兵学员,两年制学习获中专文凭,分配给水钢7个名额,刘桂珍由于工作突出,被推荐入学,听说已经得到组织批准后,心里乐开了花的刘桂珍做好了前去读书的准备。谁知道,时任基建处负责人听说刘桂珍被批准去山东读书后,找到时任宣传部部长反映,笑着说:刘桂珍是皇帝刘剑萍指挥长为宰相预算员赵振庭物色的对象,若是出差在外的刘剑萍和赵振庭回来发现刘桂珍走了,看你如何交待?若是没有了刘,赵这个领导重视的人才不知道是否留得住?最后,山东进修之行被取消了,不明白为什么的刘桂珍很伤心,事后她才知道这是领导的良苦用心。

为了做通刘桂珍的思想工作,刘剑萍和其他的领导采取车轮战术,轮番做她的工作,一位领导对刘说,你再不和赵大个,赵大个要疯了,他是水钢的人才,人又这么好,你还犹豫什么呢!

领导的关爱和教育,让刘桂珍很受感动和激励,她更加努力学习,工作业务如芝麻开花节节拔高。领导对个人问题的关心,对赵的重视,让刘桂珍逐渐抛弃成分的观念,开始暗暗观察赵。在工作中她发现,为了搞好预算审批工作,不让水钢受损失,赵经常在办公室加班加点工作到深夜;为了提高业务能力,赵自学各种专业知识和管理知识,是个热爱学习的人。此外,她发现赵不仅工作认真负责,对人也很热心。水钢建设初期,许多人都是从外地前来支援三线建设的,都是半边户,爱人没有工作,一个人的工资要养好几口人,住的是油毛毡房子,吃的是固定供应,条件非常艰苦。有一天,赵原来工作单位的同事来找他要点边角材料修缮门窗和房子,赵没有答应,但却热心地请同事到食堂吃饭,自己的定时定量给同事吃了,赵自己却饿了一天肚子。

这样的人,在工作中不会犯错误,在生活中也会对家庭负责任,值得托付终身,刘桂珍冰冻的心开始一点点融化,逐渐接纳赵振庭并走进他的生活。

相扶相携

1976年3月,刘桂珍和赵振庭喜结连理。赵振庭感动地对刘桂珍说,你有思想,受人尊重,我要把我的收入、我的生命、我的整个人都献给你。嫁给我这个“臭老九”,你也将成为新时期女性的典范。

婚后,俩人在工作上相互支持,在生活中互相照顾,生活忙碌而充实,清贫而幸福。1977年元月,夫妇俩喜得贵子,当时刘剑萍正在上海出差,得到消息后非常高兴,回到水钢后就去医院看刘桂珍母子,丝毫不忌讳男人不进坐月子房间的北方风俗,恭喜他们得了个大胖小子。“作为水钢的一把手领导,对自己的下属如此关心,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心里真的太感动了。”事隔多年,刘桂珍提起此事仍激动不已。

1980年,长春冶金建筑学校举办统计干部培训班,每个省只有一个指标,刘桂珍因各方面工作突出被选中。得到通知,刘桂珍却犯难了,这是一个提高自己理论水平,业务水平的难得机会,可是儿子才两岁多离不开人,与他们在一起生活的小妹年幼也需要人照顾,老赵工作忙根本无暇照顾家,她也不想让他为难……看出刘桂珍的顾虑后,为了支持她去学习,赵振庭把母亲从北方接来帮忙照顾年幼的儿子,让她放心去学习。培训期间,经常给刘桂珍写信,关心爱护让刘桂珍的室友羡慕不已,在赵振庭的理解和支持下,求知若渴的刘桂珍白天晚上抓紧一切时间学习,最后不负众望学成归来,并被学校评为“优秀学员”。

几年后,为了填补学历上的遗憾,不服输的刘桂珍又参加中国统计干部电视函授学院的自学考试,凭着过硬的成绩获得了中专毕业证。

  1978年2月,刘剑萍指挥长因操劳过度,肝病恶化,抢救无效去逝,伤心的赵振庭夫妇俩和水钢广大职工一样,久久地沉浸在悲痛之中。为了报答刘剑萍指挥长的恩情,俩人更加努力工作,赵振庭暗暗发誓一定不辜负领导的期望,要为水钢建设做贡献,完成领导的夙愿。

此时,水钢建设如火如荼,各项工作刻不容缓,两人忙得不可开交。为了不辜负刘剑萍的期望,赵振庭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为了给国家节约资金,他与其他领导马不停蹄地外出考察,实地勘察,编制计划,书写报告,严格预算、审批,为水钢建设立下汗马功劳。有一年冬天,水钢要成立自己的施工队伍,公司领导点名要赵振庭外出考察,赵撑着严重感冒的身体不辞辛苦到各省考察,连续近一个月的考察回来后,赵顾不上休息加班加点写报告,顺利完成领导交付的任务。由于长途艰辛,周车劳顿,累得昏迷在办公室,被同事送到医院抢救,经检查患上严重肺炎,在医院治疗稍好点后,他就立刻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有一年,水钢向成都某厂购买设备,合同价100多万元,为了节约资金,水钢多次派人去谈判,价格都谈不下来。时任设备处处长向公司领导推荐时任合同预算处副处长赵振庭去,领导对他委以重任并提出要求。接到任务后的赵振庭立即着手相关准备,不曾想,父亲病重的电报随之而来,为了水钢的建设,赵隐瞒实情,忍住悲痛与同事去成都谈判,最终对方厂家以降低40万元的条件做出了让步。而父亲去世,没能最后尽孝,成了赵振庭心底难言的伤痛。

水钢准备上3号、4号连铸机时,水钢安排赵振庭到北京国家冶金部做工作,争取资金,顺利完成任务后,赵立即赶回水钢直接到单位上工作。由于数月没有好好休息,加上工作劳累,突发冠心病昏倒在岗位上,被送到医院抢救,病稍好点就继续上班去了。担心着急的刘桂珍知道他的脾气,只好由着他。

赵振庭先后被提拔为基建指挥部工程计划科科长、水钢建设指挥部副处长、合同预算处副处长等职务,刘桂珍也成了被人羡慕的领导夫人,可只有她最清楚,为支持老赵工作所做的付出。有一年普调工资,作为单位领导的赵振庭尽管心知刘桂珍业务能力强,理所当然是涨工资的人员之列,可是名额有限,只有让自家人做出牺牲,把刘桂珍的名额让给了一名大学生。刘桂珍知道老赵的难处,没和老赵吵闹,全当不知道,默默地支持着老赵的工作。后来,刘桂珍自己要求调到基建物资处工作,和赵分开工作。为了支持老赵工作,刘桂珍多次放弃提拔和调动的机会,选择把家和孩子照顾好,让老赵没有后顾之忧。

同甘共苦

刘桂珍与赵振庭结婚后,生活一直十分清苦,工资低,上有老,下有小,婆婆和小妹又在一起生活,三个人的固定供应粮食根本不够吃,只能花高价钱去买“黑市”粮食吃,钱经常顾得了这一头顾不了那一头,生活极为拮据。

夫妻俩又经常出差,那时候出差都是出力不讨好的倒贴差事,老赵一出差就是很多天甚至数月,遇到老赵出差时就会捉襟见肘,考虑在外奔波,身上不能没有钱,刘桂珍让他带着工资走,剩下一个人的工资要负责一家四口人的开销,经常入不敷出。一天中午,赵振庭把前面漏了一个洞的皮鞋找修鞋匠补了提回家,准备第二天出差穿。晚饭时分,一个乞丐上门讨饭,赵的母亲一打开门,乞丐立刻就跪了下去,赵的母亲看着可怜,就去米缸里舀了碗米准备给他。可乞丐说,我不要米,能给点穿的吗?看到乞丐破烂的衣服和光着的脚,心软的刘桂珍想起老赵中午提回的皮鞋,就去床底找来给了乞丐,乞丐穿上后千恩万谢地走了。下午,老赵下班后,说明天要去北京出差,收拾行李时,去床底找鞋,一看鞋不在了,就问刘桂珍。刘桂珍难过地说,我不知道你要出差,有个来要饭的说他家被火烧了,我看着可怜,就把鞋送他了。赵振庭没有埋怨刘桂珍,反而安慰说送了就送了吧。第二天,赵振庭就穿了双漏着大拇指的布鞋去了北京出差。

繁忙的工作让人们忘却了岁月的无情,水钢一天天发展壮大,一代建设者们也一天天变老,1996年、1997年,赵振庭和刘桂珍从辛苦了几十年的岗位上退下来,终于可以休息了,可他们最牵挂的还是水钢的发展,他们始终居住在水钢没有离开。2002年,赵振庭因病去世,留下刘桂珍和独子生活2010年,他们惟一的儿子因中风导致偏瘫,刘桂珍微薄的退休工资大部分用去给儿子治病,生活十分困难,为了治好儿子的病,年近七十的刘桂珍带儿子四处求医,熬药给儿子泡脚,每天给儿子按摩,搀扶儿子外出活动,悉心照顾儿子的生活起居,有时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日子虽然过得极为艰难和辛苦,但刘桂珍说,她不会放弃儿子,儿子是老赵家的血脉,她要对老赵家负责。

回望风风雨雨中走过的几十年,而今已经头发花白的刘桂珍无限感慨,赵振庭和她没有辜负刘剑萍老领导的期望,他们为水钢的建设站好了最后一班岗;老领导对他们夫妇俩的厚爱与帮助,他们永生难忘;她与赵振庭这份撮合成的爱情经受了岁月的洗礼,这份爱情将伴她一生,她无怨无悔。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