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查找作家

查找作家

搜到你想找的作家

罗  丹
罗  丹
罗  丹


罗  丹,女,党员,就职于贵州省盘江精煤股份有限公司山脚树矿贵州省纪实协会会员、西南文学网散文天地编辑、盘州市文学沙龙成员。先后撰写新闻报道百余篇,文学类、诗歌类文学作品无数,作品常发表于劳动时报》《六盘水日报》《文学盘州行》《乌蒙新报》等报纸刊物及各网络平台。


作品欣赏 


父亲的矿工生涯


父亲是一名煤矿工人,在盘江这片黑土地上平凡的生活了三十多个春秋,戴着矿灯,穿着工服,顶着严寒,冒着危险,为世间开掘一丝温暖,为家人撑出一片蓝天。

1984年的31日,那是父亲第一次下井,不温不火的阳光洒落在井口,父亲跟着工友们一起下到千米的矿井深处,漆黑的巷道越来越深,洞口的亮光也越来越远,到最后只剩下头顶的矿灯照亮前面的路,父亲常说:“到采面的路很长、很陡,巷道很窄,支护也不高”。每次说到这他总是笑着说:“还好我的个子不高,要不就得弯着腰。”是的,父亲身材娇小,一米五五的个子也确实不高,但对于那些高个子工友来说,井下作业时就是弓着背、弯着腰,在采面坚持一整个点班,才能完成每天的工作任务。不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庆幸自己的个子不高。升井回去的路全是上坡,这段路对于辛苦了一天的煤矿工人和父亲来说,急促的喘息声和抬脚的艰难远远比不上归家的心,再苦再难大家脸上的笑容都是发自内心的。澡堂是煤矿工人升井后的天堂,泡在澡堂里,地底下的阴暗潮湿和一天的辛苦疲惫,都在这里被浸泡清洗,水的温度给行走在黑暗深的灵魂增添温暖,尽管是这样,鼻孔、眼圈还是逃不过被染黑的命运,煤灰也不会因为浸泡就全部逃离。这便是父亲工作的第一天。从那天天开始,父亲的煤矿生活翻开了第一页,父亲在采煤队工作了五个年头,出生农民的他不怕苦不怕累,但是能让他坚持下去的却是那份无所畏惧的精神,是他身后的那个家。

因为父亲工作心细、认真、负责,1989年,父亲被调到通风区担任瓦检员,水、火、瓦斯、顶板和煤尘是煤矿井下的“五大杀手”,瓦检员的工作就是在作业前检测瓦斯浓度是否超标,能否作业,这不仅是井下安全生产的探测仪,更是保障职工生命安全的避雷针,父亲深知这份工作的责任,每次当班总是没有半点马虎,认真的做好每一项检测,确保工友们能够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下作业。安全是煤矿永恒的话题,事故是不朽的警钟,父亲明白生命的可贵,了解安全的真谛工作中父亲不仅自己认真做到安全作业,还时刻不忘提醒身旁的工友要注意安全,在领导眼里,父亲是个称职的工作者,在工友眼里,父亲是个啰嗦的热心人

在煤矿工作的几十年里,父亲在灯房为下井的工友发过灯,在澡堂为升井的工友烧过洗澡水,在食堂为在井下作业的工友们准备过班中餐;他一直秉承着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努力做好煤矿事业的螺丝钉。现在父亲退休了,平平凡凡、安安全全的度过了自己的煤矿生涯。如今煤矿的作业环境和生产条件有着飞跃的提高,崭新的煤矿面貌将不断涌现,作为继续在盘江这片土地上抛洒汗水的我们,更应该继承老一辈“特别能战斗”的精神,不论在什么工作岗位,都要保障安全、努力工作,用安全、平凡来回报这片养育我们的黑土地。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