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王刚 潘玲 || 水西逸史(新编历史剧)

 二维码 6016
发表时间:2023-05-27 22:42作者:王刚 潘玲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s://www.xnwenxue.com/

第三场 晒甲山杀机四起

         

[晒甲山下,险峻的花江大峡谷,山陡如削,山风呼啸。一

只苍鹰在山颠盘旋。悬崖峭壁之下,江水激荡。

      [顾成与阿期陇弟伫立江岸,侧耳静听。         

[突然,远处传来刀剑碰击之声。顾木兰和奢助夫人与几名

武士战成一团,应贤站在旁边观斗。

阿期陇弟   快快!(阿期陇弟向前飞奔,顾成紧随其后)

[阿期陇弟拔出宝剑,架住所有兵器,大喝一声:“住手!”

        [交战双方立即住手。众武士退到应贤一侧。奢助夫人举剑护住阿期陇弟,顾木兰举剑护住顾成,张翰臣附到顾成身边。

应   贤   呵呵,两位女中豪杰,一个是将门虎女,一个是名门闺秀都是武林高手啊!可惜你们使错了力气,该杀之人你们不去杀,不该杀之人,你们偏来杀!

顾木兰   (剑指叶希贤)你这个秃驴,你最该杀——当初为何杀我父亲?(挺剑要杀)

奢助夫人 说!

顾   成   孙儿住手!不得对叶大人撒野!

应   贤   呵呵,为何要杀你父?这要问你爷爷了。(对顾成)其时老将军兵败被俘,归顺朱棣狗贼,不诛九族已是皇恩,一人不杀,何以儆效尤?

阿期陇弟   (拔剑)原来顾老将军的公子顾统大人是你杀的?

顾   成   (止住阿期陇弟,痛苦地)昔日顾某有负惠帝之托,罪孽深重,当诛九族。承叶大人周全,仅以吾儿顾统代父受刑,确属法外开恩。(抱拳)顾成在此谢过!今日罪人在此,快快一刀把我杀了,也好到阴间去向惠帝请罪!

阿期陇弟   老将军不必如此!惠帝心慈性善,宽宏大量,昔日太祖皇帝称之曰“仁明孝友”。老将军所作所为,乃是为江山社稷,惠帝九泉有知,定不会怪罪将军。

应   贤   安大人乃是吾皇故交,应该最懂皇上心迹。   

阿期陇弟 晚辈就读于京师太学之时,懿文太子尚在,惠帝尚未立为储君。因彼此年纪相仿,晚辈不知深浅,竟与结为文章好友,甚是相得。如今斯人已去,阴阳两隔,不禁让人唏嘘!

应   贤   安大人不必感叹,老将军也不必自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吾皇乃是真命人主,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朱棣狗贼,难毁吾皇一根毫毛!实话告诉两位:今日约见将军和大人,乃是遵皇上旨意!

阿期陇弟   (迷惑)皇上?哪个皇上?

应   贤   (冷冷地)天下能有几个皇上?自然是吾皇建文皇帝了。

顾   成   (大惊,急切地)你是说,惠帝今日真的尚在人间?

阿期陇弟(也大惊)什么?惠帝还在?今在何处?

应   贤   怎么,不相信?顾成听旨:(应贤背诵圣旨,顾成、阿期陇弟等慌忙下跪)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燕反之心,迫朕逊国,叛逆残忍,金川门破,杀戮尸横,罄竹难书。天地日月无光,百姓流离失所。今命尔等起兵勤王,降伏燕魔,永镇地狱。钦此!

阿期陇弟   叶大人何以信口开河?圣旨在哪里?

应   贤   (挥手后指)抬头请看!

[众人抬头远望。

[“红崖天书”幻灯:陡峭的壁崖之上,镌刻着一些红艳似火、虬结怪诞的图案,非字非画、非镌非刻、非阴非阳、似隶非隶、似篆非篆、形若天书。

阿期陇弟(大赞)奇哉!妙哉!果然文如其人!

顾   成   (端详许久,看不明白)这就是你说的圣旨?这怎么算是圣旨?

应   贤   老将军有所不知,吾皇既要逃避朱棣鹰犬的杀,又要昭告天下,收罗天下忠臣义士共举义旗,便书此石崖为据,待各路英豪云集此地之后,便由贫僧在此宣旨,共诛逆贼。

阿期陇弟 啊,啊,有理!有趣!

顾木兰   凭什么就相信这是惠帝所书?难道不是你们这帮人惟恐天下不乱,弄出来的名堂?

应   贤   (轻蔑地)你不懂!

阿期陇弟   好,好,好!果然是圣旨!

顾   成   (诧异)安大人怎么啦?怎么你也说是圣旨?

阿期陇弟   这确实是圣旨。(对顾成附耳低言)这样的圣旨,只有建文皇帝这个少年天子才想得出来。建文帝博学多识、聪明机巧、且又童心依旧,喜玩文字游戏。这样的事情,于他来说,乃是轻易之举。昨天和尚念的那首词,定也是建文皇帝钦改。

        [顾成一脸茫然。

应   贤   安大人说得对!此乃当今圣上的杰作。吾皇聪明睿智,非常人所能及!古今帝王之中,恐亦难有能出其右者。与窃国大盗朱棣相比,简直一个是凤凰,一个是乌鸦;一个是黄钟,一个是瓦釜,岂可同日而语!

阿期陇弟   (盘问地)你说惠帝今日依然健在,那么当日宫中的那具焦尸……

应   贤   哼!你们都被朱棣那窃国逆贼骗了!其实那是马皇后的尸身。朱棣逆贼为了窃居大位,故意掩人耳目,欺骗天下,才编造出皇上自焚的谎言。

顾   成   (更加不解)当时大军围困京师,水漏不通,如何能够脱逃?

应   贤   这,将军就有所不知了,昔日太祖皇帝早就看透了朱棣狗贼的狼子野心,临终之时安排好锦囊妙计,置于铁箧之中,嘱咐吾皇临大难时开启。唉!若不是太祖皇帝神机妙算,吾皇几陷于贼手!

阿期陇弟   (也阿期陇弟不解)你能具体说出惠帝是如何脱逃的吗?

应   贤   昔日贼陷金川,叛将附敌,吾皇深知朱棣狗贼来者不善,当机立断,遵从太祖皇帝遗旨,带领吾辈自密道中逃出。吾皇乃是真命人主,自有天助,哪能说死就死了?唉!(斜视顾城)可惜诸将不肯用命,否则的话,鹿死谁手,亦未可预料!

顾   成   (激动地)惠帝今日安在?我要亲见惠帝!

阿期陇弟既然惠帝尚在人间,请先生急速带我们去参见。

应   贤   (为难地)这……皇上如今逊国避难,身陷厄境之中,朱棣贼党正在四处搜寻,势欲斩尽杀绝,每走一步则危机四伏,如何说见就见?

阿期陇弟皇上既不能见,叫我们如何相信师父之言?

应   贤   俗话说,“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就算你们无此意,孰能保证你们带来的人之中没有朱棣狗贼的鹰犬?

顾木兰   既然不信任我等,又会什么晤?从今以后你也不要在我眼前

晃悠,不然的话,(举剑示意)我的宝剑不饶人!

顾   成   不得无礼!既然叶大人不肯道出实情,那我们只好走了!(对阿期陇弟等)我们走!

应   贤   哎!哎!哎!顾老将军,安大人……   

   [应贤正欲上前阻拦,远处突然传来刀剑碰击之声,伴随着人喊马嘶,起来越近。

顾木兰   (拔出宝剑,厉声问)叶老儿!你是不是带兵来伏击我们?

应   贤   (一脸无奈)没有啊!

        [众人拔步便走,应贤阻拦不住。

        [允则陇带彝兵上。

阿期陇弟   你们怎么来啦?

允则陇   夫人担心苴慕老爷被贼人暗算,日夜兼程带兵赶来保

卫,不想与老和尚的手下发生了冲突。

应   贤   (痛心疾首)哎呀呀!你们这一打啊,早已惊动了圣驾!看

来今天是见不成了!(转身向顾成和阿期陇弟拱手)顾将军、

安大人,我现在要追寻皇上去了,请以清明为期,我们在奢

香夫人墓前相见。

众   人   (惊讶)啊?

顾   成   难道惠帝真的还在人间?

阿期陇弟   老将军莫着急,是真是假,到时候便能知晓。我们静观其

变好了,

[切光。



(未完待续)

王刚.jpg



王刚简介:王刚,1964年出生于黔中一个小山村,1978年以近乎半耕半读方式在本村小学戴帽初中班毕业,考入本县师范学校。1980年开始从教,从家乡的小学教起,依次教过小学、初中、高中、大专和本科大学,先后担任过中学教导主任、中学校长、高校教务处副处长。2007年调入贵州戏剧创作中心,任编辑部副主任、二级编剧。2012年回归教育,历任贵州师范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党委副书记、生物科学学院党委书记、学校“两馆”(贵州师范学院校史馆、贵州教育史馆)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等职。现为贵州师范学院校友工作办公室主任兼党政办副主任。工作之余,笔耕不辍。先后发表有长诗《涅槃之歌》、小说《食菌英雄传》、散文《穿过西部教育的横截面》、报告文学《英雄母亲的故事》、新编历史剧《大瀑布》等。其文集《远山的诱惑》正在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






(编辑:杨 宇   审核:何维江)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