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王荻 || 七姑

 二维码 8732
发表时间:2023-05-25 09:21作者:王荻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打我记事起,邻居家就很少出现过跟我同龄的女孩子,但我却有许多表亲堂亲,那些与我年纪相仿的姑姑和小姨给我的童年留下了许多回忆。

儿时与我最亲近的是七姑,她是我叔公的小女儿,年纪仅大我两岁。我没上学之前一直待在乡下,仅存的记忆里有她带着我和我弟弟在溪边捉鱼的场景,我用一个大簸箕在下游拦着,她和我弟弟在上游赶鱼,没一会就捉到了许多菩萨鱼。我们用塑料袋装了一袋子水,把鱼放了进去,乐呵呵带回了家。回到家正好赶上饭点,我就把袋子挂在了鸡舍的门柱上。结果吃完饭出来一看,鸡啄破了袋子,鱼淌了一地,不是被鸭子吃掉就是被鸡给啄死,眼前的一切令我震惊。倒是我弟更纯粹一些,哇的就哭了起来,不停地嚷嚷着要他的鱼,我也跟着难过起来。

本以为让七姑再带我们去捉就行了,没想到因为这件事让七姑遭了骂,因为她是偷偷带我们下水的,大人们觉得这种行为很危险。叔公斥责持续了很久,等我再见到七姑时已经天黑了,她没吃上晚饭,正准备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剩菜能填饱肚子。年幼的我没有关心她饿没饿肚子,反倒又说起了那些菩萨鱼。七姑反过来安慰我,说明天再去帮我捉,顺带再去山上摘捻子给我吃。曾经她心疼丢了鱼的我,而后来的我心疼懂事太早的她。

五岁那年我父母进城打工了,准备接我到城里上学。离乡的前一天,七姑问我想带点什么进城,是挖点二婶家的番薯还是掏点老李家的鸽蛋,我说想带她一起进城。她说她不能去,她要在村里上学。我问她上学有什么用,她说上学能让人变聪明。我认真告诉她,我觉得自己已经够聪明了。结果她笑着问我,十二加十二是多少?

直到坐上开往城里的班车,我都没用我的手指头算出来十二加十二是多少。七姑说,等我算出来了再回来告诉她,那时我就变聪明了。我怀揣着不舍,只用一句“我会变聪明”来告别。

再次见面已经是一年后了,我跟着父母回老家过春节。那时的我已经开始讲起普通话,还学会了几个英文单词,对着爷爷奶奶一通炫耀。得到了夸奖后,马不停蹄地跑到叔公家,七姑正在烧火做饭,我在她背后一声大喊——二十四!这一声给七姑吓了个激灵,但她扭头问我为什么喊二十四,我愣了一会,径直就跑回了家。在老家短暂待了几天,我们就要回城里了,那几天我一直没跟七姑说话,任凭她做什么我都没回应。再后来她也不接近我了,只是远远地看着我。

我上小学之后,回老家的频率更低了,在城里我认识了新的朋友,不断地用新记忆覆盖旧回忆。渐渐地我也有了城里人的优越感,仿佛身边的高楼大厦都是为我而起,对农村产生了病态的厌恶。

不知不觉中,我的身高就比七姑高了。那年暑假我母亲带我回了一趟老家,路过叔公家时,正好碰到在晾衣服的她。她看我第一眼时并未认出我,直到我喊了她的名字,她才跑出来仔细端详我——长高了,也长壮了。当她想用手抚摸我的头时,我下意识地躲开了,并没有如小时候一般听话。她尴尬地用手搓着裤子,笑着说忘了自己手有点脏。那天陪爷爷奶奶吃完饭后,我在田间散步时,又碰到了七姑,她只是远远地站着,并没打算向我走来。我慢慢地向她走去,打了招呼,接着她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告诉我这些年村里都发生了什么奇闻逸事,我也向她诉说了自己在城里发生的事,一直聊到太阳下山。

第二天一早,我跟母亲准备回城里,七姑给我拿了一大包捻子,她说我父亲喜欢用这个泡酒,如果我还喜欢吃的话也可以吃一些。后来我才知道,后山上早已种满速生桉,捻子树已经不常有了,两年后的我翻遍了整个山头,才找到了一棵树,只摘下十来个捻子。

中考结束后,等待成绩的我想回老家逛逛,父亲给我买好车票,我自己就回去了。回到镇上时正好赶上圩日,热热闹闹的气息和熟悉的家乡话,一下子就冲散了我的阴郁。我在镇上吃了碗馄饨,买了个大西瓜,等着村里的三轮载我回家。只可惜我并没有见到七姑,奶奶说她去深圳打工了。那十多斤的大西瓜,并没有我想象中的甜。

再一次见到七姑,又是两年后了。我们的话题变少了,我有意避开儿时的讨论,虽然我已明白许多道理,但还未找到消化的方式。转眼我就要面临高考,我担心自己的学业,担心自己的前途,已经落后太多的我不知该如何应对。当我垂头丧气时,她伸出手抚了抚我的头,没有回应我的焦虑,只是对我说了一句——顺其自然。

我刚上大学,就听到了七姑嫁人的消息,我并没有回老家参加她的婚礼,只能从我父母的口里得知,男方家境不错,人也挺好。

随着家里长辈日渐老去,我回老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我竟开始厌倦城里的喧嚣繁杂,向往起乡间的生活,自给自足无忧无虑。

逢年过节的时候,偶尔会再碰到七姑,她也有两儿子了。我不识趣地问到,是我小时候调皮还是他们小时候调皮,她却笑着说,他们不乖我能抽他们,你不乖我能抽你么。我一边笑,一边逮着她的大儿子问,你知道十二加十二等于多少么?他摇摇头。

十二啊,就是一个循环,从喜欢到讨厌再到喜欢。十二也是一个轮回,走出去的终究会走回来。

加起来,就成了我的故乡。




(编辑审核:赵开云)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