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高积俊 || 乌江亭长什么来路?

 二维码 85
发表时间:2022-11-27 16:52作者:高积俊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汉高帝五年(公元前201)十二月,项羽在垓下,十万之众,兵疲粮尽,被刘邦和诸侯兵围困得如铁桶一般,水泄不通,陷入进退无据的困境。四面楚歌悲凉凄哀,不绝于耳,声声传来,如利锥般刺痛着项王无比骄傲而又脆如薄冰的心。

项羽纵横天下,叱咤风云,四方杀伐,望风披靡,辉煌半生。可是,不曾料得,一觉醒来,竟然山穷水尽,穷途末路,不禁英雄气短。

昏灯之下,项王怆然而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何其悲慨。每读《项羽本纪》至此,禁不住潸然泪下。

想当初,项羽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太史公说他“起陇亩之中,三年,遂将五诸侯灭秦,分裂天下,而封王候,政由羽出,号为霸王。”项羽也自谓“吾起兵至今八岁矣,身七十余战,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遂霸有天下。”

雄霸如此,项王岂肯坐以待毙?胜败兵家寻常事,项王欲图东山再起。

项王与心爱的女人虞姬和泪相辞,骑上乌骓马,“直夜溃围南出,驰走。”

“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虞姬凄美的歌声在寒星残月下凌乱,不绝如缕。

项羽不是一个人走的。“麾下壮士骑从者八百余人。”

当时,项羽虽然“兵少”,但远远不止这八百余人。这八百余人之外的将士,项羽抛下他们,不管了。抛下不管,不是项羽狠心,正是爱怜体恤他们。以当时的情况,项羽领着他们一起突围,结果必然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项羽忍不下这个心来。把他们留下,他们或许还有一条生路。你看,项羽突围被汉军发觉后,灌婴领着五千骑兵一路追杀,过了淮水,八百余人,只剩一百多了,及至到东城县的时候,就只剩得二十八人了,这是何等的惨烈。然而,垓下楚军,却被汉军“斩首八万”。项羽如果料想得到他会有这么多的兄弟死于汉军刀下的话,定会领着他们杀一条血路,破汉军之网而突重围。以项羽盖世之勇,江东弟子之健,虽网破而鱼不死也未可知。

项羽一生,败就败在太过仁慈。

“驰走”,是要走到哪里?大方向是欲渡乌江。渡过乌江,回江东老家。

2

垓下被围,是项羽始料不及的。突围,是仓猝起意。欲渡乌江,撤回江东是项羽的临时决定,并非事先作出的筹谋,在项羽的战略布局中,没有制定过这个预案,项羽也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以败溃而回到江东的这么一天。项羽想不想回江东?想。尤其是在他“霸有天下”后,更是特别地想。因为他富贵了。项羽曾经志得意满地说过:“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

项羽杀出重围,摆脱追兵,一路曲曲折折,终于来乌江江边。风高浪急,江面辽阔,连稻草都未带一根,如何过江?因为事起仓促,他没有来得及考虑这个问题。涉水过江显然不行。后有追兵,前面是滔滔江水,真是天绝人路。

后有杀红了眼的虎狼追兵,前为滚滚江流所阻,项羽命悬一线。

正在惶惑无计之间,项羽眼前一亮。

残阳下,江岸边,泊着一艘船,船上端立着一个人。

项羽看到了生机。

司马迁说:“乌江亭长舣船待。”

“舣船待”,就是把船停靠在岸边等待。

这个“待”字,很蹊跷,颇值玩味。

乌江亭长是在待谁?

把船停在岸边,在那里等待。我脑子里忽然闪出个成语来——守株待兔。“乌江亭长舣船待”的待,和“守株待兔”的待意思是一样的。

“待”,等也。“乌江亭长舣船待”,就是乌江亭长把船停靠在江岸边,在那里等着。一个“待”字,可以看出,项羽和乌江亭长不是巧遇。乌江亭长是特特地在那里等,等项羽。

巧遇的事情天底下很多,常常都有,但是乌江亭长在此时此地和项羽相遇,绝不是碰巧。理由很简单,既然是特意地把船停在岸边,在那里等待着,就绝不是巧遇。

一个“待”字,足以说明,乌江亭长是事先就知道项羽一定会来到那里的,所以,他才会在那里“舣船待”。

3

乌江亭长什么来路?

乌江亭长怎么知道项羽会到这里来?他在这里等项羽,意欲何为?

乌江亭长知道项羽要到在这里,从情理上讲,有以下几种可能:一、他自己推断出来的结论;二、项羽自己或者他的属下告诉他的;三、项羽的朋友告诉他的;四、项羽的敌人告诉他的。这四种可能只有一种成立。而“待”的目的,就很简单,只有两个,接应;或者截杀。这两个目的不能并存,只有一种可能,要么接应,要么截杀。乌江亭长知道项羽会来到这里的情报,如果是来自于第一种可能,则接应和截杀都有可能,但也只能二选一,要么接应,要么就是截杀;如果是来源于第二和第三个渠道,便是接应;如果是项羽的敌人告诉他的,那么定是截杀无疑。

项羽会在此时此地现身,会不会是是乌江亭长自己分析推演出来的呢?不可能。能够把时局推演得这样的精准,好似天下人都如木偶,任由操控摆弄,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人,纵观当时,普天下非张良、陈平或者范增不能,但是,范增早已被项王气死。一区区乌江亭长,能有如此的神机妙算,胸襟格局,怎么可能。当然,我们不妨可以设想,或许,这个乌江亭长是个韬略欺张良、陈平、范增之辈的高人。但是,当时的大势是天下纷扰,英雄蜂拥,揭竿而起,纷纷逐鹿,不甘寂寞,如果乌江亭长果然是个未卜先知料事如神的高人,他缘何不在这群雄逐鹿的大戏台上一展胸怀,或者自立大旗,或者辅佐一方王霸,成就一番名垂青史的大事业,却耐得住寂寞,去做一个亭长呢?亭长者何?是主管一亭之事的小吏。《史记》唐·张守节《正义》云:“秦法,十里一亭,十亭一乡。亭长,主亭之吏。……民有争讼,吏留平辩得成其政。”高祖刘邦曾经做过泗水亭长。泗水亭长和乌江亭长是一样的级别。刘邦做亭长,那是在天下一统的时候,他不得不潜伏爪牙忍受,天下纷扰了,他就迫不及待地仗剑而起了。在群雄四起,纷纷登台的乱世,岂有料事如神,能操弄天下英雄豪杰于掌骨之间却又甘当一介亭长的高人隐士?当然,你也可以说,这个乌江亭长虽有满腹的韬略,却是个不问世事,视功名富贵为粪土的隐者。的确,不可否认,不问世事,视功名富贵为粪土的隐者,不是没有,但是,乌江亭长绝对不是。乌江亭长既然是个如此这般的隐者,那么,他为什么又要做那个平辩民讼的小小一介亭长,又为什么要出来管这个闲事,驾一条小船在那里等项羽呢?你项羽过不过江,是生是死,关他屁事?一做着乌江亭长,在那里等着项羽,卷入了刘项之争,就表明乌江亭长绝不是遁世的隐者,而是一个热衷于功名利禄的人了。所以,可以肯定,乌江亭长绝不是什么世外高人,项羽在那个时候会在那个地方现身,不是他“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的推演。

乌江亭长会不会是项羽在突围的时候安排的呢?不会。因为,将要依怎样的路线转移,又要从那里渡江,项羽自己也心中无数。并且,从时间上说也来不及。而且,问题还在于,既然有这个安排,也不可能只安排一个人,只驾一条小船来接应啊。就算是项羽要退回江东,他会抛弃身边兄弟,独自一人过江吗?没这个道理呀。仁义得被后人哀其不幸名为“妇人之仁”的项羽,他做不出这种事情来,他们可是他出生入死的过命兄弟、是他成就霸业的肱股啊。一个争霸天下的人,就是再心黑手辣,再不仁不义,在安排接应的时候,他怎么可能会作出只接应一船人的这种安排。这么做必然导致众叛亲离。众叛亲离了,还如何争霸天下?这个道理很浅显,你我都懂,项羽会不懂?

那么,会不会是在更早之前,项羽就给自己留下了后路,想着如果有朝一日,不幸兵败,要退会江东,就预先安下了这枚棋子?这更不可能!不说项羽根本就不曾想过自己会落到现在这个境地,就算是想过,也不可能料到会在垓下失利。而且,如果项羽能够早早地就能预料得到这一层,“未曾行兵,先寻退路”的话,那么,他就不会遭遇垓下之围了。

最能够证明乌江亭长不是项羽安排了来接应他的,是乌江亭长的一句话——“今臣独有船。”今臣独有船,大有“舍我其谁”的意味,奇货可居待价而沽的得意溢于言表。这足以说明项羽和乌江亭长的相遇,对项羽来说纯粹就是一个意外。如果是项羽的安排,那么,乌江亭长是断不会和项羽这么说的话,要说也该是诸如“臣候大王多时”之类,而且,口吻态度也应该是很恭敬的才合。

再说,项羽被灌婴追杀,那可是慌不择路的逃亡,能在哪里渡江,他自己也没有把握。当然,要在哪里渡江,项羽事先肯定是有个计划有个目标的。作为一个优秀的军事家,项羽不可能盲目。可是,他的既定计划被灌婴打乱了。项羽一路逃到阴陵的时候,迷途了。迷途后,项羽问道于一个种田的老者。估计老者和项羽有不共戴天之仇,或者是被什么人所收买,利欲熏心,就故意把他指向了大泽中。前面走不通了,项羽又才领着二十八个兄弟,向东而行,这才到了东城那个地方(“项王乃复引兵而东”)。东城,不是项羽计划中要走的地方,而是迷路后的选择。“而东”,不是一定就要过东城。东,是项羽撤退的大目标大方向,即江东。向东向东,回到江东去!江东,是项王此番转移的最终目的地。乌江的沿线很长,不是尺寸之地,项羽突围,是且战且退,只能是边走边看,绝不可能直奔某一个既定的渡口。从哪里渡江,就是项羽本人,也是心中无数的。

所以,乌江亭长不是项羽或他的属下的事先安排。

作出这个安排的,会不会是项羽的朋友呢,这种可能性也不存在。理由很简单,把天下形势分析得如此精准,能够料定项羽会在这个时候走到这一步,项羽没有这样的朋友。如果项羽有这样的朋友,又会在他陷入绝境的时候出手相救,那么,在项羽逐鹿天下的过程中,岂会袖手旁观,眼睁睁地看着他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了,才差一个人驾着一条小船来救他一难?这不合情理。

剩下的一种可能就是项羽的敌人。项羽的敌人,就很明确了,只有一个,那就是刘邦。举世之中,能够料定项羽一定会败走到“乌江亭长舣船待”那个地方的,除了刘邦,当世没有第二人。

把项羽会到那里的消息告诉乌江亭长的是刘邦,要乌江亭长驾一条船在那里等着项羽的,也是刘邦。

刘邦把项羽会到那里的消息告诉乌江亭长,事情是不是有些怪?不怪,他之所以要告诉乌江亭长,就是要他在那里等着项羽。

刘邦要灭项羽,却又安排一个人在项羽走投无路之处驾一条船等着他,事情似乎就更怪了。其实一点都不怪。我们之所以会感到奇怪,是因为我们的思维陷入了一个误区。这个误区就是,乌江亭长驾着一条船等在那里,就一定是来救项羽过江的。然而,等在那里的乌江亭长,为什么就一定是来救援项羽的,而不可能是截杀项羽,要取他性命的人呢?

4

项羽从垓下突围而出,有个情节,你不觉得很诡异么?就是那天夜里,项羽领着八百骑兵突出汉军的重重包围,居然到了天亮了以后,“汉军乃觉之。”

天,八百人,骑着八百匹马,“溃围南出”,不可能不弄出点声响动静来啊,而居然到第二天早上,汉军“乃觉之”,岂不是咄咄怪事?并且,楚军十万人马,只少了区区八百人,汉军如何能“觉”,而且,还知道其中就有项羽?你可能会驳斥我,无论是司马迁还是班固,都没有说“南出”的人当中有项羽啊。不错,是没说。可是,如果那区区八百人中,没有项羽,汉军犯得着要派征战骁勇的灌婴领着五千人去追杀?还有,“四面楚歌”的目的就是要瓦解楚军的士气,促使他们投降或者逃散,放下武器逃散了,汉军却要去追杀他们,没有理由啊。楚军投降,或者逃散正是汉军所望的结果呢。据此,你不觉得汉军这是故意放项羽走的吗?当然,汉军不放,未必就困得住项羽。但是,困得住困不住是一回事,“觉”与“不觉”又是一回事。“乃觉之”,分明就是此前在装聋作哑,是有意不觉,是故意让他突围而出。

项羽“溃围南出”的时候,汉军在干什么?在睡觉?不是,他们正醒着,而且是在唱着歌,唱楚歌,楚人之歌。你说,这种情况下,项羽在重围中率八百骑而去,汉军居然不觉,这不是在装睡么?汉军为什么要装?此中奥妙,不值玩味吗?

从这个情节可以肯定,项羽是有人故意放他走的。

如果有人放走项羽,这放的人就必然是汉军中的人,而绝不会是汉军之外的谁。汉军中谁会放走项羽?汉军中想放走项羽的人,理论上说应该有,虽然不会太多。但是,谁有这个胆子放走项羽?而且,问题还不在有没有这个胆子,就算是有这个胆,在这种围得铁桶一样的包围圈里,你有没有这个能量,让以万计的汉军装睡?有这个胆子,又有这个能量的,显然不是一个小角色。小角色不能,就是一般的大角色也不能。有这个胆子,同时又有这个能量的,除了刘邦,你说还能有谁?

开什么玩笑,刘邦会放项羽走?他是项羽安下的卧底?绝不可能。

天下人皆可做项羽的卧底,唯独刘邦不能。

项羽可是刘邦夺取天下的死对头啊。刘邦要夺天下,项羽也要夺天下,其他也有要夺天下的英雄,但是唯一能够与刘邦相抗衡的只有项羽,其余皆不足为论。项羽是刘邦的最大威胁,为夺天下,刘邦和项羽不能两存。在垓下,那可是灭了项羽的绝好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错过这个机会,要灭项羽,可不是容易事,不仅不容易,甚至被项羽反灭也不一定呢。这个道理刘邦不是不懂,他比谁都懂。然而,刘邦却有所顾忌,他不能就此杀了项羽。不能杀,难道就放虎归山,眼睁睁地让他走了,给他机会卷土重来?刘邦会让项羽卷土重来,怎么可能。

项羽是刘邦夺取天下最大的威胁。项羽不死,刘邦寝食难安。刘邦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项羽的命。

然而,刘邦是确确实实地放走了项羽。

刘邦心怀“彼可取而代之”的宏伟大志,就是再仁再义,也不可能养虎为患,放走与他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项羽的,何况,刘邦本就不是个仁义之人。以刘邦的为人,如果就这么放了项羽,养成心腹之患,成为他坐天下的致命威胁,那么,他必会毫不犹豫地杀了项羽,绝不会手,不仁义就不仁义了,臭就臭了,他不会在乎的。他之所以不就此绝好的机会杀了项羽,而是放他走,不是真放,不是良心发现,网开一面,给他留条生路。

高皇帝另有算盘。

5

刘邦为什么要放走项羽?

刘邦放项羽,是有难言之隐的。这个难言之隐就是他不能杀项羽。

刘邦为什么不能杀项羽?因为,他怕背杀了项羽的这个名。

刘邦为什么怕背这个名?因为他和项羽同属义帝之臣,而且还是“约为兄弟”的关系。这两点都是世人皆知的。争天下归争天下,因为争天下就杀了一朝共事的同属,就杀了约誓的兄弟,会遭天下人耻笑辱骂的。千夫所指,无病而死,刘邦再流氓,因为要坐天下,所以,他不能不有所忌惮啊。

刘邦是一个要坐天下的人。一个要坐天下的人,这不仁不义的名,是万万不能背的。不仁不义,是要遭人唾骂,遗臭万年的。这就是刘邦的难言之隐。唐朝的那个李世民,为了做皇帝,杀了自己的弟兄侄儿,不是一直为后人所诟病着,而且还将一直被诟病下去么?单从这一点上说,李世民的格局和刘邦就远不在一个档次上,有着渊泥之别,高下优劣立判。当然,李世民不过一个“皇二代”而已,与刘邦是不能相提并论,同时而语的。

仅仅只是背个骂名,对于刘邦来说,他倒不是很在乎。刘邦最忌惮的是杀了项羽会失了人心,众叛亲离。连“约为兄弟”的人都不放过,都要杀,这样的人,有谁肯依附,又有谁敢跟随他!得人心者得天下,失去人心,就是坐着天下也坐不稳,也要亡的,这个道理刘邦会不懂?这就是刘邦想杀项羽却不能杀的原因。

当然,你肯定认为我这个说法不值一驳,你会说,刘邦不是公开悬赏项王人头吗?不错,是有这回事。然而,悬赏是一回事,能不能有人因他的悬赏而把项羽杀了又是一回事。只要没有人因他的悬赏取下项羽的头颅,刘邦就注定背不上杀了项羽的恶名。虽然刘邦也曾悬赏购项王头千金,邑万户,但这不过是嘴上说说,吊吊大家的胃口而已。他心头清楚,除非他创造条件,不然,天下无人能直取项羽的项上之头。而且,即使有了这个条件,他也绝不会给谁这个机会的。他不给人这个机会,倒不是吝惜这千金和邑万户的悬赏,而是不愿负杀了项羽的恶名。刘邦封王侯赐城邑无数,又岂会计较这区区千金和万户邑?我这个说法,你还有驳斥的理由,刘邦杀项羽是怕背恶名,是出于人心得失的顾虑,可是,他后来不是还杀了彭越、韩信等人么?项羽虽然是旧时的同僚和结拜的兄弟,但却是冤家对头,而且杀项羽怕背恶名,就怕失人心,杀彭越、韩信就不怕背恶名失人心么?而且,彭越、韩信之属,那是帮他夺得天下的不世功臣啊。其实不然,杀彭越、韩信,那是高祖认为他们有谋反之心。项羽和他争天下,彭越、韩信是要夺他的天下。争天下和夺天下性质不同。争,是争别人的,夺,是夺自己的。好比谈恋爱,两人争一个女孩,你争不赢他,就要大打出手,甚至就要杀了那个竞争者,行吗?不行。而如果那女孩是你的合法的妻子了,有人要来夺她,性质就不一样了。所以,彭越、韩信之属,有了反心,要夺他的天下,他杀他们,理直气壮,不牵涉人心的向背问题。即便如此,到底是出生入死为自己打天下的人,刘邦还是忌惮社会舆论,不敢杀他们。不论是彭越还是韩信,都不是刘邦杀得的。杀彭越、韩信的,是吕后。恶名,刘邦不背,让吕后替他背了。你反驳我的理由可能很多,比如刘邦冷血得连他父亲妻子儿女的性命都不当回事,他不怕天下人寒心,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人,杀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曾经的同僚、一个“约为兄弟”的人,他岂会怕背这个不仁不义的名?他会担心天下人寒心?道理也倒是这个道理,不过,比如刘邦之所以把妻儿几次三番地推下车,置他们的生死于不顾,那是为了逃命啊。把他们载在车上一起逃,不但妻儿逃不脱,自己也难免一死。连命都没有了,名还有什么意义思!对于刘邦这种以必得天下为荣耀的“大丈夫”来说,名誉,和命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谈。世界都不要我刘邦了,我刘邦还在乎什么名誉。

既不想让人取了项羽的项上之头,却又悬那么一个赏,刘邦不是有病?不是。刘邦没病。以为刘邦有病,那是因为你不懂刘邦。他悬这个赏,其实,主要是为了动摇项羽的军心,起一个震慑楚军、瓦解楚军的作用。用今天的话说,刘邦是玩的心理战。

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想着要项羽死,却又不能杀他,就是借人之手去杀也不行,对刘邦来说,这是很痛苦的事情。全天下要项羽死的人就只有他刘邦,无论是谁杀了项羽,这个账最后都会被算到他头上。

除非项羽自寻短见,刘邦才能脱得了干系。

要让雄心勃勃称霸天下的项羽自寻短见,似乎不可能。但是,对于流氓得无以复加的刘邦来说,以他的狡狯和实力,再加上张良、陈平等一众众绝世谋臣的推波助澜,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

6

如何才能促成项羽自杀呢?就是激将。

于是,乌江亭长就被推上了前台。

在楚汉相争的这台大戏中,乌江亭长扮演了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虽然在这台戏中,乌江亭长在台上也就是一晃而过,甫一亮相,就转到后台,并没有不少戏份,连名都没有报一个。

项羽最后来到乌江边,刀光剑影,马鸣人嘶,杀声震天,刚好遇着乌江亭长横一叶舟,气定神闲,稳稳地等在那里,不是阴差阳错、不是误碰误撞,而是刘邦的精心布局。

乌江亭长刚一见着本来就是要回江东的项羽,不等项羽开口,就不疾不徐,没来由的就劈头盖脑地向他分析天下大势,说什么“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云云。要知道,此时的项羽不是来问计的,而是要逃命。命悬一线,情急如电光火石,哪有闲工夫饶舌那些屁话!

不过,本平心而论,乌江亭长这一番话,的确言简意赅,切中肯綮,简直就是一篇“隆中对”。而之所以说是屁话,是因为他讲的这个道理,项羽是懂的。这个道理项羽懂,但是,乌江亭长却不懂,他没有这个见识。那一番话,不是他的发明,是别人教他的,他只是鹦鹉学舌念念台词,一字不漏地背书而已。

教乌江亭长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刘邦。

刘邦让他说这番话给项羽听,意欲何在?是给项羽励志鼓气?不是。刘邦会给项羽鼓气,岂不是天方夜谭?刘邦要乌江亭长向项羽说这番话,是要刺激项羽,刺激他自杀。自然,这话不是刘邦直接告诉乌江亭长的,而是差人传给他的。这时的刘邦,身贵为王,怎么可能屈尊去和一介亭长当面交涉,虽然他也是亭长出生,但此一时彼一时也。而且,传话的人也没告诉乌江亭长,说讲这话的目的在于激项羽自杀。这是绝密,怎么能让他知道!就是传话人也不知道。

凭那几句屁话,就能刺激项羽的神经,让他自杀,刘邦就这么有把握?你不说,刘邦就这么有把握。

刘邦最了解项羽的性格脾气。

举世之人没有谁能有刘邦了解项羽。

刘邦最清楚不过,项羽是一个江湖气极浓、极端情绪化的人,常常显得很幼稚单纯。你只要一激,他就乱了方寸,就鲁莽起来,就不考虑后果。

楚汉互争,相持不下,天下疲惫,项羽居然突发奇想,就向刘邦提出,两人来一场单打独斗,以决尊卑而息。这刀兵上的事,刘邦如何是力能拔山的项羽的对手,他如何会上项羽的套,而且也不屑这种江湖方式。于是笑着和他说,要斗我宁可和你斗智,这打打杀杀,刀兵拳脚上出蛮力的游戏,我才不和你玩呢。你看,项羽是多么地幼稚单纯?

被刘邦困在广武,没办法,项羽就拿刘邦的父亲刘太公来胁迫他,把刘太公放在案桌上,说是如果刘邦不退兵,就把他爹杀了烹来吃了。刘邦知道项羽是一个极讲义气的人,而他和项羽又是“约为兄弟”的关系,项羽这么做,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绝不会杀他爹的,于是就没理他。果然,项羽没有烹太公。你说他是不是很江湖气?

项羽在鸿门设下宴席,招来刘邦,原本是为了要除掉刘邦由范增而做的一个局,可是,被刘邦几句话就给糊弄了,你说他幼不幼稚、单不单纯?

在谋略上,身边唯一能够与刘邦手下的张良、陈平相抗衡的那个范增,是让刘邦最头痛的人,刘邦必欲除之后快。陈平使了一个离间计,项羽就中招,稀里糊涂地就把范增给下课了,你说他幼不幼稚、单不单纯?如此等等,项羽就是这么一个最经不起激将的直性子人,你一激他,他就会顺着你张开的套子里钻。这是项羽的软肋。刘邦是把项羽的软肋拿准了的,他一点不愁项羽不会不往他张开的套子里钻。

7

项羽在拿下秦朝的都城咸阳后,有了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回江东老家。回去干什么,显摆。显摆什么?显摆他的富贵。有人和他说,“关中阻山河四塞,地肥饶,可都定霸。”他却踌躇满志地说:“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这话彻底无遗地活画出了项羽的幼稚和虚荣。当此之时定都关中,正可以大展宏图,取秦而代之,一统天下,他居然想着要回家乡去炫耀。那人听了这话对他感到很失望,就痛心疾首地叹息说:“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这话绝无贬损他项羽的意思,而是为他感到惋惜,可是,项羽则认定人家是在侮辱他,结果,他一怒,就把那位先生丢进滚水锅里活活地煮死了。刘邦最清楚,项羽还乡,前提是必须要富贵,要荣荣耀耀地才肯。以他现在的情况,穷途末路,一副丧家之犬的模样,如何肯面对江东父老?按他心高气傲而又极度虚荣的性格,只要稍加一激,必定刺到最痛处。视面子重于生死的项羽,败得如此的惨,当初随行的江东弟子无一生还,只他一个人(就算二十八人吧)如丧家犬般灰溜溜地回到江东,即便江东父老不说什么,依然爱怜他、拥戴他,他又有何颜面出现在他们眼前?

乌江亭长的那一番话,正如刘邦所料,泄尽了项羽的山河豪气,击中了项羽的死穴。

回江东,没有脸面见家乡父老;返身迎战,以他的勇猛,手刃虎狼之敌,血流成河,浮尸漂杵可以,但是,汉军如蝗虫般不绝地涌来,他终将气尽力竭,死于敌阵。他不是怕死,他不是怕死于敌阵,他是不愿死于刘邦手下的那些小喽啰,那些无名之辈。他项羽,宰天下,封王候,号霸王,何等尊荣显贵,死于这些鼠辈之手,包括韩信、周勃之流,对他都是莫大的耻辱和玷污。除非是刘邦,可与一决生死。唯死于刘邦的斩蛇剑下,不是耻辱。但是,刘邦却如一个缩头乌龟,远远地躲着,照面都不肯与他打一个。

与其受辱于那些鼠辈,污了一生英名,何如自绝!

残阳如血,风萧水寒,壮志未酬,英雄气短。项羽一剑挥出。这一剑,是项羽的最后一挥。剑起处,冷光四溅,乌江呜咽。剑光划破长空,划上了项羽人生的句号,将他叱咤风云的一生定格在了三十一岁。

8

项羽垓下突围而出绝不是绝不是汉军疏于防范和不堪一击;项羽一路溃退到乌江边,乌江亭长舣船待,绝不是巧合,一切都是刘邦的精心布局。一切尽在刘邦的意料之内,项羽一剑挥出,遂了他的的心愿。

推出乌江亭长这一神操作,刘邦就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的了。项羽是自寻短见,与我刘邦没有半点关系。而且,他的死,对于我刘邦来说,心里是很悲痛的。

项羽死后,刘邦在故城为他举行了高规格的隆重葬礼,还为他发哀,还在他的坟前痛哭,淌了不少的眼泪。

刘邦的这一番猫哭耗子,你是不是感觉他对“约为兄弟”的项羽,是多么的有情有义?

9

项羽一死,乌江亭长的使命也就随之结束。

按说,乌江亭长促成项羽自刎,其功也大,刘邦应该给他个封赏才是,至少也该封个什么侯吧。你看,在项羽已经成为一具尸体后,汉军为争他的尸体,竟至互相残杀。为什么要争一具死尸?邀功啊,请赏啊。你不见王翳、杨喜等五人各得一体,都封了候呢,但是,乌江亭长在刘邦那里,什么好处也没得到。而且,事情一完,他就销声匿迹,仿佛烈日下的露水,蒸发了。

虽然历史没有假设,但是,假设项羽不是被乌江亭长所激而自刎,而是回了江东,卷土重来也不是不可能的。卷土重来,楚汉相争的大戏又会继续着怎样的剧情?又会是以怎样的结局落幕?无法设想。项羽一死,楚汉相争的演出就此落下帷幕,刘邦建立了大汉帝国,做了刘家天下的开国皇帝。所以说,对于刘邦、对于大汉,乌江亭长功莫大焉。

可是,随着项羽的死,乌江亭长完成了他的使命,竟然就销声匿迹,不知所踪了。这岂非怪事?

乌江亭长后事如何,司马迁讳莫如深,没有交代。司马迁“讳”什么?

你不觉得乌江亭长是被汉军给杀了吗?

汉军为什么要杀乌江亭长?原因很简单,就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乌江亭长是自己人。

在项羽逃亡的途中接应他的人,自然就是他的同伙。这是追杀项羽的汉军对乌江亭长身份的判断。作出这样的判断,正常得根本就用不着拿大脑来思考,用屁股都想得到。追杀项羽,连同他的同伙一起追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乌江亭长稀里糊涂地就被汉军给杀了。

乌江亭长为什么不跑呢?江上只有他一人有一条船,他驾船逃跑,脱险,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汉军根本没有办法逮得着他。可是,他为什么要跑呢?换作是你,你会跑么?没有跑的理由啊。乌江亭长是刘邦安排的卧底,在刘邦那里,他是自己人,是有功之人啊,他要等着刘邦给他封赐啊,怎么要跑呢?所以,乌江亭长傻乎乎地在那里等着,等刘邦的封赐。结果,封赐没有等来,却被汉军给“咔嚓”了。

在汉军的刀枪面前,乌江亭长为什么不申辩呢?乱马营中,刀来枪往,都是杀红眼了的人,哪个顾得上听你申辩,又有谁肯相信你的申辩!

乌江亭长是卧底的自己人,这是最高机密。这个机密没有传到前线。这个机密没有传到前线,不是疏忽,忘记了传达,也不是传达的中间环节出了问题,传达不到,而是根本就没有传。没有传,是不传,是不能传,是压根就不想让前线的人知道这个秘密。前线的人不知道乌江亭长是自己的卧底,就会杀了他,就一定会杀他。杀了乌江亭长,正是最高层也就是刘邦的意愿。从启用乌江亭长到最后杀了他,是一开始就设计好了的周密计划,这个计划丝严缝合,滴水不漏。

可是,问题就来了,乌江亭长为刘邦出色的完成了使命,草都没得他一口吃。磨一卸,刘邦就杀驴了,情理上讲不过去啊。当然,卸磨杀驴的事,刘邦可没少干,比如韩信、彭越等等就是例子。不过,刘邦杀韩信、杀彭越之类,平心而论,倒不是他心疼那几口草料,而是另有苦衷,是担心他们会谋反,而乌江亭长,你就是给他几十万人马,量他也成不起什么气候,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刘邦并不把他当回事,那么,是舍不得给他一个封赏吗,前面讲过,封个王啊侯啊什么的,刘邦根本就不在乎。

刘邦为什么要杀乌江亭长?

刘邦之所以要杀乌江亭长,原因再明白不过,为了封口。

留着乌江亭长,无论是给他个什么爵位放在朝廷,还是赏他些黄金白银放归江湖,万一哪天酒喝高了,来了兴趣,不经意间,把刘邦派他诓杀项羽的事情给抖露出去,刘邦的脸面往哪里放!所以,乌江亭长必须死。但是,这些原委,司马迁能说吗?

你讲,端着刘家的碗,在刘家的锅里讨饭吃的司马迁,他能把乌江亭长被汉军所杀这回事情搬出来吗?这就是司马迁对乌江亭长的后事讳莫如深的隐曲。

乌江亭长什么来路,怎样的结局,司马迁留下来一个悬案。后世读史之人,见仁见智,你各人去猜吧,愿咋猜咋猜,太史公不睬这闲事。



作者简介:高积俊,贵州省盘州市红果双龙潭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电视连续剧本《高磊山的故事》、散文集《灯下闲笔》。



(编辑审核:杨 宇)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