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何维江||一方水土(连载之七十九)

 二维码 9
发表时间:2022-11-21 12:17作者:何维江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一九八0年,算得上是汪来富大红大紫的一年,也算的上是他人生征程上的飞跃之年,这给他将来的事业奠定了牢实的基础。

夜郎煤矿一采区能按时在元旦节移交试产,汪来富和李扬确实是立了汗马功劳的,尤其是汪来富的四百米大巷提前一个月给打了出来,还连续三个月上了国家掘进等级水平,在电视新闻上又给单位添了风采,直乐得建井处的处长们合不拢嘴,说汪来富是个值得培养的好苗子,是青年掘进工学习的楷模。

于是,在年初评先进的热朝中,汪来富的荣誉称号就多了。先后被评为局、处劳动模范、”“新长征突击手边陲优秀儿女青年标兵等等,凡能安得上的都给汪来富安上了,只差评上全国五一勋章和全国劳模了。

这一年,汪来富当上了队长,七月一日又在党旗下宣了誓,成了一名中共党员,国家干部。

汪来富的翅膀硬了,腰杆直了,自觉可与姜维抗衡了,甚至觉得某些方面已远远超出了姜维。是的,他不能再等了,他该向江娅进攻了。

进攻的序幕的拉开,应该是这年国庆节的晚上。他获悉矿俱乐部要放映一部爱情故事片,觉得这是个绝妙的表达爱情的机会,他特想找个借口约江娅去看电影。但找什么借口呢?要知道,在她的身边,有个早就是她名誉上的丈夫的姜维!说实在话,论长相,他比自己英俊几倍,论知识,他是全处小有名气的土记者。如没有合适的借口,她凭什么要和你去看电影?和姜维去不行?为了找个好借口,他一吃完饭就徘徊在队部的门口,想了好一会才想出一个可以说得过去的借口。于是,他忐忑不安地朝江娅的宿舍走去。

无论如何,汪来富是有恩于江娅的。所以,汪来富每次来江娅的宿舍,江娅都是热情的欢迎他的,而且,她早把儿时汪来富欺负她的一件件事忘到了九霄云外,不是她不会记仇,主要是人大了,觉得这些仇不值得再记,何况这些年,汪来富对自己总是挺够意思的,她不傻。

见只有江娅一个人在屋里,汪来富顿时喜上楣稍,真是天助我也,运气不错,他忙问江娅吃饭没有——这其实是废话,江娅明明正在洗碗。

江娅莞尔一笑道:怎么样,当队长的感受如何?当 了官,感觉不一样了吧?

汪来富最舒心的就是有人谈论他当官的事,他巴之不得天下所有的人都知道,他这个农民的儿子参加工作不久就当了官,而且是做了一百多人的首脑,这也算得上是他汪家几代人中最大的官了,更算得上夜郎村后生中一个最大的官了。不错,虽然姜维也很有名气,但他只是一个宣传干部,是没有实权的干部,比起他汪来富差远了。所以,当江娅这样一问她,他就煞有介事地说:感觉特累,太操心太伤脑筋了,既要关心生产任务怎么去完成,又要担心百十号人的安全,那方面出了事都得负责,另外,还要时时提防甲方质检员给你捅冷刀子。唉,这些狗日的,真的就象狗一样,你喂他十顿他不觉得多,但只要一顿不喂,他就要咬你——哎,我跟你谈这些干啥!怪脑人的。

江娅曾经听李扬说过,说汪来富贿赂过甲方代表,今天一见他露出了马脚,心里很不是滋味。看来他能青云直上,真个是做了些手脚的了,她真怕他会犯错误。作为好朋友,她很想给他敲敲警钟,因为她知道她的话会比李扬的话使他中听。

其实,汪来富后面的话是故意放线钓江娅的鱼的,他知道李扬、江娅、姜维对这事都很敏感,而且都很想与他谈及。他见江娅有了这个心思,就立即转移话题问道:哎,姜维和李扬呢?

他们可能马上就会来的——来富,你和甲方验收组究竟有什么说不清的事,能和我谈谈吗?

江娅,其实这是我最苦恼的事,是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的。江娅,我们不谈这事好不好?

这话题象磁石一样吸住了江娅,她固执地说:不好,如果你 把我当成好朋友的话就说给我听,有什么难处我们会尽力帮助你!

江娅终于上钩了,汪来富装得矛盾重重地说:这事啊,让人听到是不好的。姜维、李扬马上就要来了,我看还是换个地方跟你谈好一些。这样吧!江娅,晚上正好有场电影,我们两去看电影,在没有人的路上,我会 把工作中的苦恼和生活中的苦恼都告诉你好了。我也想过,这些憋在我肚里好长时间的话,如果不说给我最好的朋友听,早晚我要憋出病来的。

这个要求让江娅好为难。真的,从内心讲,她是一万个不情愿单独与汪来富去看电影的,这要是让姜维知道了,他不伤心死了那才怪。于是,他急忙搪塞道:你就在这说吧,我把门关死,不让任何人进来不就行了,反正也要不了多长时间的。

汪来富摇头连声说道:不妥不妥,我们关了门在屋里叽咕,会让人生疑的,人言可畏啊!何况,你这宿舍的四壁象纸一样的薄,在屋内放个屁别人都能听到,你不怕我 还怕呢!怎么样,我那方法最保险......”

汪来富的话还没说完,门外老远就传来了姜维和李扬的打闹声,仿佛证明他们的确不能在这里谈论那事似的。汪来富失望的眼神定定的望在江娅的眼上。

为了不失去这个探密的良好机会,江娅只好无奈的点着头说:好了好了,我就依你的 。等会你去买票,我八点种一定赶来,不见不散。

汪来富惊喜若狂,他伸出两个指头,指着自己的鼻梁问道:就我们俩?没有别的人?

门外的脚步声,已经离这很近了。江娅怕他还要闹,于是肯定地给他点了点头,说道:就我们俩!没别人!

汪来富高兴得真想山呼万岁。但此时已见姜维和李扬一前一后进了屋,他立即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你们跑到哪里去疯了,我正等着你们来打牌呢!

李扬与汪来富一直是不大说话的,尤其是汪来富当了队长以后。原因是汪来富当了队长后,许多人推荐,让他提拨李扬去当跟班队长,可汪来富说他脾气古怪,与甲方的人和不来,怕他当了跟班队长会坏全队的大事。于是,他仍然让李扬当排长而提拨了另外一个人。李扬对此表面上无所谓,但在江娅面前还是发了句牢骚话:他当他的官,我搬我的砖,我才不 会去巴结他的。他平时本来就不大爱说话,与汪来富也是有一句无一句的,有时面对面都不会打个招呼。

与之相比,姜维不但性格开朗,而且是个组织能力相当强的人,他接过汪来富的话说:今晚我们不打牌。国庆节嘛,应该出去娱乐娱乐,我和李扬在路上就商量好了,今晚我们都去看电影,听说是印度爱情片,挺好看的。来富,今晚你可要请客了,当队长可要大方些。

李扬见江娅还穿着一身工作服,便热情地走过去说:娅姐,我来给你放碗筷,你快去换衣服吧!今天穿漂亮点,等电影散了场,你还可以跟姜维哥去散散步,谈谈心,我们绝不会去打搅你们的。

直是巧得不能再巧,听了姜维和李扬的话,江娅下意识地看了汪来富一眼,却正好也碰上了汪来富射过来的焦躁不安的眼神。江娅立即收回自己的眼光,他生怕姜维会看穿他们早已相约的内心世界。怎么办呢?这不某而合的闹剧,真的让江娅不知如何是好了。倘若事先不与汪来富说定,那她肯定会为姜维这个建议而雀跃欢呼的,因为平时看电影,她几乎都只和姜维去看,与几个好朋友同去的时候很少。此时,她真想改变主意依了姜维,但她又怕会失信于汪来富而让他反感。她这一生,把和为贵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况且,来富要说的话也是她非常想听到的话,如果可能,她还要借此机会开导他一下,让他纠正自己的一些错误和缺点,好健康向上的去建功立业,为夜郎村的后生们争个光。这样一想,她就更坚定了要与汪来富好好谈谈的信心。于是,她只好边用围裙擦手,边面显难色地说:只是太不巧了,我已答应替芳芳值四个小时的班,今晚八点钟必须要去。哎呀,早知道你们有这样的安排,我就不答应她了。她今晚也是去会男朋友的,我是班长,我不能不帮她呀!

聪明透顶的汪来富,见江娅的风向转向了他,他立即开始响应江娅的行为,声援道:江娅这是去做好事,我们都要支持她。再说,我九点半也还要去组织队干部开会,时间错不开,恐怕我也去不成了。

去了两票,尤其是去了江娅那最重要的一票,明摆着姜维的这个建议就泡汤了。他犹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两手一摊道:好好一个节日,却如此阴差阳错,哎呀呀,真扫兴。

江娅为了讨好姜维,忙走过去拉拉他的手,亡羊补牢似的说:维哥,你别扫兴,我们明天再去看嘛!大家都去,就隔一天时间,这电影要放三天的。

汪来富见机又敲开了边鼓:对,我们明天去,今天约好,明天谁也不准缺。明天正好是周末,我请大家吃饭看电影,就这样定了。

姜维惊诧于汪来富今晚咋会慷慨得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平时叫他请一回客,好象要了他的命似的。

见几人都不说话,江娅知道大家是默许了。

然而,这样一下来,江娅的心反而慌慌的,她有一种在犯罪的感觉,总预感到将会发生什么事,她甚至已敏感地到觉得,姜维仿佛已洞察到了她在骗他,她在与别的男人约会......江娅下意识的看了姜维一眼,心里想着怎样才能让姜维稳住这两个小时,而不会再起疑心。

汪来富总怕江娅会随时改变主意。说实在的,她要真改变了主意他也没办法,她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你能怎样呢?冲其量你会骂她一声:假茶叶罢了,难道你敢大张旗鼓的对着姜维、李扬说,她必须要和你去约会?为了不使江娅改变主意,汪来富故意提醒江娅一句:江娅,我先走了,你也快去灯房替芳芳值班吧!姜维、李扬,今晚我不能陪你俩玩了,明天咱们再尽兴吧!

江娅冲他点点头,她不敢说话,生怕话说多了会露出马脚。

姜维笑着说:怪了,今晚来富你咋客气的这般发腻,有事你就去做事呗,革命工作高于一切呀!快去吧,别耽误了你的大好前程

汪来富这一走,李扬一直拉长的脸顿时放松下来,他说:我总看不惯他那股酸劲。没当队长时,他哈巴狗似的去巴结队长,现在当了队长了,又天天往工区主任家跑,狐假虎威似的,让人看了就想骂。哼,要不是江娅那么善待他,我早就不想理他了,看他能把我怎么样?咱是凭本事吃饭。

江娅总是不希望李扬和汪来富对抗下去的,她轻言慢语的对李扬说:扬弟,树林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人呀,总是各有各的性格,不可能都是一样的,你看不惯他,他也同样看不惯你。象来富这种投机取巧、四处逢源的人,可说许多正直的人都是看不惯的。但是,你要知道,你看不惯不等于别人不赏识啊!人都是以各种方式在社会上求得生存的,在我看来,来富的这种生存方式在社会上还是很普遍很有市场的。但这种生存方式也容易使人犯错误和走向歧途,其实我最担心的就是他这一点。如果他走得正,把聪明才智用在正路上,我们都应该助他一臂之力才是,他能当官是件好事,官越当得大,咱夜郎村人脸上才越会有光,我们千万千万不能拆他的台呀。扬弟,我看得出,你对他有许多成见,但人无完人,他有不足之处,我们应该主动去帮助他,话说明了气不就散了吗?

李扬总是被江娅的菩萨心肠逗得心软起来,他哈哈一笑说:江娅姐,我看你呀,比我们书记还会做思想工作。但是,要作通来富的思想工作可不容易,比做我的难多了。

左一个来富,右一个来富,早把姜维的心给说烦了。他有些不高兴地说:烦不烦,我看你们都可以去当思想家、哲学家了——江娅,你八点钟不是要去矿灯房替芳芳值班吗?现在已七点半了。走,我和李扬送你去。今天就陪你在矿灯房值班好了。

这话骇得江娅瞪大了眼睛。如果几人一到矿灯房,见芳芳好好的上着班,并没有让江娅给她替什么班,那她的谎言就不夺自破了,那姜维立即就会想到她心中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后果断断是不堪设想的。她有些后悔了,后悔不该答应同汪来富去看电影,后悔不该编出谎言来骗自己亲爱的姜维,长期以来,她可是从来没有骗过她的维哥哥的呀。然而,事已至此,她能不继续把这场戏演下去吗?她甚至已看到汪来富已买好票,正焦躁不安的等着她了!是啊!汪来富对她的恩情她是必须要报答的,她觉得能帮助来富走上正路也是她报答他的最好方式,她是巴之不得汪来富能堂堂正正的往上爬的。于是,她正二八经地说:灯房不准闲杂人在里面吹牛。所以,你们还是不要去的好,省得领导挑我这个小班长的毛病,再说现在天还没黑,我自己去并不怕。这样好了,维哥,今天卫东家从县城里提了几个录象带来,他爱人叫我去看,干脆你和李扬去他家看录象吧,你们十一点钟再到矿灯房来接我,晚上我一个人是肯定不敢回家的。

李扬对看录象特别感兴趣,一听江娅这样说,他立即答道:行行,晚上我和姜维哥来接你。走,维哥,恐怕他们家的录象早就开始放了。

姜维还能说啥呢,这李扬一点也不理解他的心情,好几次他本欲想与江娅单独在一起,说说热心话,但他总不会观言察色,体贴别人,总是不知好歹的乱搅乱缡,现在也是这样。

江娅为她的这个突发奇想,巧妙的安排而感到塌实,因为十一点钟以前足足可以让她把要办的事办了,要说的话说了,足可以保证把这事做得天衣无缝的。(未完待续)



(编辑:陈友云 审核:吉庆菊)

‍                     



‍                     

                                                  《《上一节‍      回目录  下一节》》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