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冉崇君​ ||七狗儿

 二维码 82
发表时间:2022-11-18 19:41作者:冉崇君来源:西南文学网


七狗儿在我印象里比镇上公社书记印象还要深!他个子不高,背微驼,脖子如篮球板一样伸出去就没缩回来过,他嘴如霜打过后发深紫红厚厚的秋叶,他鼻孔两洞如当时的防空洞一样又黑又深,他双眼如丝一般细,从来没露出过眼珠子,那眼能看多远只有他才知道。额头上的皱纹,像大海涨潮潮水冲刷过的沙滩边沿,那汗珠味比海水还浓咸。头上盖的蓝灰色旧帽从来没有戴正过,如戴正了,那就不是七狗儿了!


他住的房是两街转角处约十多个平方的房间,这斜倒房里只有灶,床和吃饭小桌,还有一只瘦瘦猫。他常常炒的鼠肉香飘两条街,他独自一人举杯小酒,品咂孤独的人生。十喝九醉,一醉就一手提铁盆,一手拿筷子敲,满街歪歪倒倒走,嘴不断喊:“唐成贵坏又坏,在我床下放炸弹,他是人民大坏蛋!”据说唐在解放前打过他妈耳光。一醉就喊这句话,有十多年了……


七狗儿自知自己是人下人,在街上没有靠近的人,偶尔与小孩逗乐几下,也看孩子父母在不在。人群闲聊事,他就站在外圈,群聚人笑完后,他才一旁笑,但还怕笑露声。镇上人基本当他不存在,有些时候又想起他,那就是井里死了老鼠,派他去洗井,或掏阴沟渣,街上谁家死了人就叫他做人们不愿做的事等等。但他又乐意做,在他心中这乡镇就是他的家,他常说:“我不做谁做?”


哪家娶新媳妇,他总是早早到场,从没进屋,也不敢!他是远远站在门外观看,有时回家搬个凳子来,脚踩上面看。别人的新媳妇一笑,他也笑,但他的笑含有苦味和无奈。婚宴一开始,他就昂起头看都不看入餐的人们,就背起手步入到他那黑乎乎的家,在锅上炒几颗豆类食品,喝点小酒,哼点他自知的小曲。在这种情况他从不醉,直到天黑再点上灯,早早躺在床上,就对今天的新媳妇产生各种各样幻想……从没闻过女人味的七狗儿幻想要么很丰富要么很单调,丰富也好单调也好,脸上总是荡漾荡漾的……


桌上的油灯,火苗旺旺的直直的向着黑黑的木天花板,灯光从木门缝穿出,打映在街石板上。夜归的人又会想起这房里主人是个孤人叫七狗儿,这样的夜晚,一直到鸡叫多次,他才用他那黑油油的大手把床上窗门帘拉开,用他那厚厚的嘴唇,扑哧一声,把那旺旺直直的火苗吹息……随即的呼噜声有节奏地起伏,这声音划破夜空黑暗,仿佛是对世道炎凉的诉说。


解放前,七狗儿有个哥,哥不管久病的母亲,七狗儿就一人背着母亲,沿街家家门前讨饭。他在镇上从没有偷骗行为,近五十岁(七十年代末)时在酒醉中倒在灶火上烧死了,由地主抬到镇溪水岸埋了。这位孝敬母亲、劳动求生的平凡人,离开了世间有三十多年了,我写下此文,是为了让七狗儿的孝道永在长存,孤独悲凉不复。


作者简介:冉崇君,四川达州人,著名画家,乡土作家。2005年定居成都,从事艺术创作。在成都浓园国际艺术画家村成立崇君工作室,2011年在北京成立崇君工作室。多幅作品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新人新作展,作品被中国最权威的《美术》、《美术观察》、《中国书画》等杂志刊登,被国内外行家和收藏家看好。著有《半生癫狂》等多部文集。


(编辑审核:任朝政)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