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谭继贤||好人班世义的故事

 二维码 663
发表时间:2022-11-16 17:18作者:谭继贤来源:西南文学网

微信图片_20221116171130.jpg


伟人有语云: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一贯的有益于广大群众,几十年如一日,那才是最难最难的呵!——题记


贵州省罗甸县沐阳镇沐阳村的布依族汉子班世义,早已经过了花甲年纪,够得上“一辈子”的标准了。虽是平头百姓一个,因为急公好义,所做好事、善事多多,深得人敬重,被国家、省、州、县授予了各种荣誉称号,诸如《中国好人榜》、《黔南骄傲》、《见义勇为先进个人》等等,不一而足。贤名传及四乡八里、省内省外······

1988年春末的一天下午7点来钟,在广东东莞三桥,人们悠闲的散步着说笑着。在一口水塘边,突然人声嚷嚷,传出急促的呼救之声。原来是一个小女孩失足掉里面了。

只见一个瘦高个青年大步流星跑了过去,只来得及脱掉外衣,便“扑通”一声跃进水塘,急速的向小手乱抓,时沉时浮的小女孩游去。

他便是班世义,时年34岁,此时已在东莞打了两年多的工,这天正饭后散步路过这里。

重重的跳进水里,却没踩着底,后来才得知,此塘竟水深3米多。

在人们的欢呼声中,他把脸青面黑,哭声弱弱的孩子托上了岸。此时,小女孩的父母也气急败坏的赶来了,免不了互相埋怨了几句。想是小两口办什么事,急忙之中把孩子打脱了吧。连声向班世义道谢之余,女方把女儿紧紧搂在怀里,男子则抖动着身子,急急从手提包里掏出几大沓拾元人民币,硬往水淋淋的班世义手里塞,口里一连串“广普话”夹杂着当地话。那时节人民币的最大面额为拾元。

班世义却是“不要不要”的直躲闪,仿佛人家递给他的是一条眼镜蛇。

男子却一再的情意殷殷,围观的人也齐声劝说班世义:收下嘛,收下嘛!

班世义自然是喜欢钱的,也缺钱。千里迢迢,离乡别井出外打工,就是为了多挣点钱。因为家境不好,他仅仅读了一年书,又身无旁技,干的差不多都是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粗重苦活,月收入不过三四百元。那几大沓钱,起码好几千元,得是他好久才挣得着的工钱呐!好在身板好,吃得苦耐得劳,性格也乐观,对世界,对人生还是充满热爱和希望的。

实在是盛情难却,于是,他提出只收受人家120元钱作酬劳,还以我们贵州人盛行的祝福话告诉大家。说小姑娘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收这120块钱,是表示小姑娘从此会无灾无难,长命百岁以上。

这使得孩子父母既高兴万分,又深感过意不去。

夸他“小伙子真棒”的,也是在东莞打工的北方人。

老广话送给他的赞语是这样的:“叻仔!”(好棒的男子),“猴赛雷呀!”(好厉害呀)

都朝他翘起了大拇指。

班世义离乡闯荡多年,普通话早已是溜溜的了,滑刷得很。在东莞呆的岁月也不算短,老广话基本听得懂,也会说好些。于是也情不自禁的笑着飚出了这么一句:“麻麻点啦!”(一般般啦)

随后,在人们的赞许声中匆匆离去。

提到北方人,又想起了班世义还曾经救起过一个落水北方孕妇的壮举。

那是1993年,39岁的班世义在浙江丽水一家建筑工地打工。

一个夏日炎炎的下午,一个名叫叶双的哈尔滨女子,不小心一头栽进工地旁边的深塘里。工地上有她的10多个打工的东北老乡,万分着急却又无可奈何。

北方人大多高大健壮又义气满满,却又大多有着这么一个“短板”——旱鸭子,不会水。

又是正在附近干着活的班世义听到呼救声,跑来跳进水里。叶双本就胖大又挺着个圆溜溜的大肚子——还差3个月就临盆了,笨重不灵便可想而知。

班世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把她拉起推送到岸边,在众人相帮下拉拽上岸。见她没有什么大碍,人们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上,班世义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微信图片_20221116171136.jpg


后来叶双等人求助警察叔叔,方才寻找到救命恩人。

都是离乡背井的打工仔,班世义坚决谢绝了叶双及其家人眼泪汪汪送上的感谢费。

联系搭上,时有信息。不久得知这叶双生下了一对“双棒”(北方方言“双胞胎”)儿子。叶氏夫妇自然又是一番千恩万谢,班世义也是欣慰不已。正是他的义举,避免了极有可能发生的“一尸三命”惨剧,保障了一个家庭的完整和幸福。班世义,你真正的是功德无量哟!

这全得自小在家乡沐阳河边戏水长大的班世义,出没风波里,练就了一身好水性,方能从容救人于水难之中。

他自然没有《水浒传》里“浪里白条”张顺的那般出神入化功夫,但身上洋溢着的新时代气息与高贵品格,却是远远高于旧时节的“英雄好汉”的。

“有志不在年高”,这话的确不假。

班世义年仅12岁时,便在家乡的沐阳河水里,救起过比他大了好几岁的同乡小姐姐杨芹香。他们此后姐弟相称,自幼到老,走动亲密,亲姐弟似的。

几十年来,班世义在湍急的河流中,在暗绿的水塘里,5次救出6人8命。其中包括前文提到的两个当时尚在母腹里安睡着的“双棒儿”。

他最近一次的河中救人是在2013年10月7日中午,其时已经快60岁。搭上了一部手机,还差点搭上了老命。

罗甸县得天独厚,气候宜人。便是时令进入10月份,天气仍然晴和多多。青年人,中年人不用说,就是有了点年纪的老年人中,衬衣薄裤甚至短袖褂褂者大有人在。

可坐在沐阳河边家门口休息着的班世义却是厚裤子,毛线衣,虚弱表情明显。

原来,他胃出血住了半个多月的医院,刚于两天前出院,在家服药将养。

突然,对岸传过来一阵阵急促的呼救声。抬眼望去,河心一前一后两个小脑袋,时沉时浮向下游漂去。

班世义本能地弹跳了起来,稳了稳摇晃的身子,朝出事处飞奔而去。途中还跳下一道两米多高的土坎。

遗憾的是他只救起了就近抓住的一个,便瘫倒在河岸上了,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眼睁睁看着另外一个消失不见。这是两个结伴在河边游玩的表姐妹,一个不小心落水,另一个去拉,结果双双落河。

被救女孩家长的感谢声音,他感到来得很有些遥远,遇难女孩家长的嚎啕之声却擂打着他的耳鼓,让他心里很不好过,边换上老伴刘兰亲自送来的干衣裤,边一再自责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歉疚得就像多么对不住人家似的。

班世义的义举远不止这些。

去年的一天,班世义怀揣一万元,去省城一家预约好的医院医治牙齿,回来却不见他有多少缓解的迹象,钱也只剩下了4000元。有人问起,他支支吾吾含糊过去。只说讨得了一个偏方,于是不时上山挖草草药,又吃又敷的。许是真的药对了症吧,或者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的牙病竟然好了。只是对那6000元钱的去向却始终讳莫如深,连他的老伴都是一头雾水。

班世义是见过世面的人,打工潮的兴起,使得他和千千万万的“乡巴佬”一样,迈出农门,开阔了视野,扩张了眼界。

他这么一大坨钱突然无影无踪了,又不说出去处。保不定便会有度君子之腹的诡秘者会有戏言罢。弦外之音自然不外乎“相好”、“小三”,或者是娱乐场所之类的吧。

现今,风气对这些方面的包容性、容忍度似乎还是显得有些宽松的,不会怎么大惊小怪。

班世义是有了点年纪,差不多“丢六望七”的人了。不过现今生活条件好,人不显老,坊间不是常有着这样的说道么:六十小弟弟,七十不稀奇。据说连联合国对现今人们的年岁上都有了新界定,五十岁后属于“中年人”。他的年纪顶多算是“中年人”的下限吧。


微信图片_20221116171123.jpg


说真的,班世义在乡间村民乃至普通人群中,有着不算多见的好身1米72,不胖不瘦,腰不弯,背不驼,只比身长1米74 的笔者老夫矮了那么一小点。五官端正,脸色红润,要个子有个子,要样子有样子(相貌)。那天看到他,他迷彩服、黄皮鞋,待人得体,谈吐随意,整个人透着豁达饱满的精气神,给人印象甚佳。倘若真要作点什么“妖”的话,似乎并非一点条件都没有罢。

谢天谢地,好在不久就揭开了谜团。

省城一家儿童康复家园的一陈姓领导,弯弯曲曲的把表扬电话打到了班世义所在的镇里、村里,感谢他捐助的6000元善款,使得他们康复家园的条件有所改善······

原来这大好人,又做了件大好事!

他曾经有事进出过这家康复家园,对里面的设施及残障儿童的状况,很生出些怜悯之情,心头总是涩涩的。这次来省城,猛地又想到了这事。

几经踌躇,迟疑再三,班世义下定了捐助的决心。他数出6000元钱,走进了这家康复家园的办公室。

有关人员及领导见他衣着普通,表情实在,经多方询问,观察良久,确定无误后,方才履行有关程序,收下了这笔善款。

之前,此事班世义是瞒着老伴的,于农家人来说,这到底是笔“巨款”。老伴得知后,深心想法到底如何,不得而知。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恐怕很难不犯上点嘀咕的吧!

有钱人,心有善念,舍得捐善款,值得人尊崇和赞赏。班世义也舍得,更是值得尊崇和赞赏。他是“有钱人”么?

他现在的经济来源是每个月100多元的养老金,适时适季出售点栽种的农副产品,再就是帮故世的乡亲油漆棺材,收取一定费用。他们那里的乡间,尚可以施行土葬。

班世义曾经打工多年,又生活简朴,小有积蓄似乎也有可能,但来得不容易,都系出大力,流大汗挣得,不含半点“黑、灰”等颜色。他的善款含金量沉重得很哟!

他的老伴刘兰,一个同样善良、正直、善解人意的布依族妇女,与丈夫相濡以沫几十年,情深意长,对丈夫的人品禀性自然是了解深深,也赞同支持他的行为。丈夫每做下一桩善事好事,她都是笑声朗朗。高兴的说:救人是好事,我绝对支持他!

他们唯一的女儿班禹密对有这样的爸爸,更是自豪得很:

“我爸爸就是这样的人,看到别人有困难就坐不住,一定会去帮一把。我为我爸爸感到骄傲!”

古话讲得好: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班世义比妻子大9岁,正是相识、相恋、相结合于“贫贱”之时。


20221103


班世义当年在相距罗甸120多公里的平塘县打工时,一行几人租住在刘兰家的房屋里,那时她刚刚接近成年。

刘兰的母亲过世早,父亲对她极好,却遭后母不待见,打骂几成家常便饭。

那时节,芸芸众生大都生活清苦、艰难,在吃穿用度上,家庭中有支配权的人,对自认为的“非我族类”,免不了就会另眼相看一些。后妈苛待前娘子女似乎也就成了常见现象,并且还表现在不分国别、族别上。我国的老传统中,就有了这样一句“诟病”继母后妈的老话:雨后的太阳,后娘的心肠。

这个时候的太阳光格外的火辣而烤人,倒是比喻得很贴切。

有些扯远了。

父亲忙于一家人生计,有时候也就眼睁眼闭的和和稀泥。随着刘兰长成大姑娘了,这后娘亦日渐年纪上来,不便打她似乎也打不动了吧。支使她多干活干苦累活,骂骂咧咧之类的,却仍旧使得上劲。班世义他们一众租房客,都不时看到她不给刘兰好脸色看,对刘兰很是同情,不免见着她干重活累活时,就搭搭手,帮帮忙。

班世义本就是一个热心热肠的人,对刘兰就显得更关心一些。那时的班世义,个高样子好,算得上是“帅哥”一枚,一来二去,互生情愫,好上了。

父亲见女儿有了着落,对班世义这个无父无母孤儿的人品也很有好印象,自然是满心欢喜。有知情人提醒他,说班世义“当过劳改犯”,他似乎也没有在意,还为他辩解。表示:好多人那个时候都被说成是坏人,不是后来都成了好人么!

你还不要说,这位布依族老人也知道古人的话:浪子回头还金不换呢!

后妈自然不用说更是满口的赞成。于是皆大欢喜,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人也就少是夫妻老是伴的恩爱到如今。

班世义确实当过“劳改犯”。知情人没有冤枉他。

他的父亲也是农家出身,却脑子活络。在脸朝黄土背朝天之余,还捉空与三五乡亲相约,去广西百色地区买盐巴到罗甸来卖,赚取差价。那时,盐巴在我们贵州还是个稀缺东西,因此,这“差价”也还赚得人眉开眼笑、欲罢不忍。尽管路途遥远,山高水长,险道崎岖,野兽出没,运气不好还有可能遭遇到剪径劫道的恶徒。一次挑上五十来斤盐巴,来回半个多月,餐风饮露、披星戴月,自是不消说得。

这活络的脑子,也使这老爷子及他的后人的人生之路有了不少坎坷。没想到活络却被活络误。

积攒了钱便买田置地,不免便也自然学着了有钱阶层所具有的一些行止作派。旭日东升,改天换地,评定成份之时,够上了“地主”标准。便与时俱进接受着一应批评教育待遇,直至从地球上消亡。

班世义诞生于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五年,红旗下生,红旗下长,祖国的花朵。到底家庭成分摆在那里,作为子女,也就跟着享有父辈接受过的待遇。


20221109


十年非常时期,这种待遇的力度加大。让当时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班世义也饱受到了“触及灵魂、触及皮肉”味道。在随后的度日如年中,他迷迷怔怔中于22岁的有一天被宣判成为了“反革命”。领刑15年,入住都匀市监狱。

幸得国家铲除祸国殃民妖孽,拨乱反正步入正轨,已服刑3年零 7天的班世义被宣告无罪释放。安排工作,原地就业。英明举措神州欢腾,无数国人喜极而泣。

昨日不名一文囚徒,今成月薪工作人员,可谓天上地下,云泥之别,谁接着了这样的“大馅饼”,恐怕都会猛揉眼睛,狠掐大腿的吧!

但不久,班世义就舍弃了这铁饭碗,主动要求辞职回家乡沐阳村了。体制内人,公务员待遇,如果留下来,坚持到退休,每个月七八千的退休金怕是稳稳当当的呢!他似乎并无悔意,神情坦然。

到底家乡情结魂牵梦绕着他。甜不甜乡中水,亲不亲故乡人,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梁园”虽好,毕竟是异乡,还不说到底曾经是伤心之地呢。

8岁时父母双亡,12岁四海为家,委屈半生,漂泊多年,善良为宗旨,爱心献人间。现今的班世义在家乡自由自在,家庭幸福美满,安享天伦之乐,与乡亲们互敬互爱。依旧善举不断,助人为乐,一如既往。

沐阳村有村民180 来户,班世义年岁不算太大,辈分却极高,有八九十岁的老人都喊他“叔”呢。加上爱做好事善事,大大小小的乡亲们都尊称他“老班公”。甚至外界及媒体也对他报之以这一爱称。

说到“老班公”,无不交口称赞。

昔年的沐阳河岸的荒山野岭,如今苍翠一片,正是班世义一家三口,10多年义务植树2500多棵给它们披上的绿装。

“老班公从来都没有跟谁红过脸,村里不管哪一家遇上红白喜事,只要说一声,老班公就会尽心尽力从头帮到尾。他心胸宽,经常免费帮我们犁田,帮我们运输蔬菜。”

这是与班世义相处了30多年的老邻居刘利清老人不无深情对采访记者说的。

“他人很好,又勤劳,吃得苦,是我们村的劳动致富带头人!”

这是沐阳村村支书黄元富对班世义的评价。

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班世义,“老班公”,你是好人,大好人!

好人一生平安!

行文到此,情不自禁哼唱起这首旋律优美、情深意长的歌子来:

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微信图片_20221116171110.jpg




【作者简介】谭继贤,遵义市人,贵州水晶集团退休职工,人事过记者、编辑工作。在《山花》《贵州日报》《遵义晚报》《劳动时报》《北京信息早报》《贵州民族报》《安順报》《尚未文化》等发表散文、小说,杂文、评论等文学作品,著有公开出版散文、随笔等合集《自珍集》。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散文学会常务理事、清镇市作家协会理事



(编辑:罗仕明 审核:吉庆菊)

文章分类: 散文天地
分享到: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