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何维江||一方水土(连载之七十四)

 二维码 10
发表时间:2022-11-14 12:21作者:何维江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汪来富是个思想情绪起伏很大的人,他可以立即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而且极富掩蔽性,全然不象儿时那样容易露于言表。李扬上了国家级报纸,姜维当上了宣传干事,这本来对他内心的刺激是很大的,但他强按住内心翻江倒海般的狂风巨浪,让自己显得平平淡淡,自然而然。在姜维就要去宣传科上班和李扬就要回班里上班的头天晚上,他仍拿出一付老大哥的派头,让江娅在他们的斗室里做了一桌菜,意在庆贺一番。酒桌上,汪来富端起酒碗神采弈弈地说:

“今天咱这小小的斗室里可谓是三喜临门,让我们的宿舍蓬壁生辉啊!一喜姜维岗位成才,当了干部;二喜李扬上了党报,成了工人的楷模;三喜李扬伤愈上班,虎气不减。有这三喜临门,真是可歌可贺,来,我们干一杯。”

姜维当然是聪明的,他立即接过汪来富的话尾,说:“不对,应该是四喜临门。

汪来富一楞,问道:四喜。还有哪一喜?

姜维也不卖关子,答道:这一喜是来富的,可以说我们这三喜加起来也没有他这一喜大,因为来富就要成为中国共产党的预备党员了,这是书记亲口告诉我的,还让我也写写你的事迹呢!

江娅高兴地接着说:“怪不得来富要请客。这样大的喜事都不告诉我们,你真自私啊!”

李扬趁机凑上话说:“那么说,这杯酒应该先敬来富哥了,我受伤后,来富哥处处关心我,照顾我,那我现在就借花献佛,请来富哥先干了这一杯。”

汪来富立即有些汗颜起来。因为自李扬受伤后,虽然自己也关心和照顾过他,但比起姜维和江娅来,自己所做的那点事真是无足挂齿的。他急忙圆场,说道:“真是抱歉,我汪来富何德何能敢受此一杯。免了免了,今天的成绩是你们的,等以后我和江娅有了成绩和建树,那时我们才喝得心中无愧,今天咱们就共干了这一杯吧!”他总是要把江娅和自己扯到一块。

这顿酒,大家喝到二麻二麻的时候,汪来富才露出了真象,言语间多少开始有些悲观了,尤其是在姜维显得春风得意的当儿,他更是格调低沉,一蹶不振,与刚才的汪来富判若两人。

翌日清晨,姜维早早就上了路,因为机关离工区有三里地,上午八点钟上班,下午六点钟下班,他必须早去晚归。

李扬和汪来富吃早饭的时候,江娅也就从她的宿舍过来了,她抱来李扬的工作服,这又脏又破的工作服,被她洗得干干净净、缝得规规整整。

这套工作服是在医院换下后江娅抱回来的,李扬并没有想到江娅会给他洗干净搁着。李扬接过仍散发着丝丝香味的工作服,他顿时有些感动,鼻孔酸酸的直想流泪。在家时,他的衣服均是姐姐李玲给他洗的,到了矿上还没有谁如此关怀过他呢,江娅真是太美太善良了,怪不得维姜会那般的疼爱她,疼爱得令十二级台风都吹不散他们。他呆呆地望着江娅,此时木呐得不知该说一句什么样的感激话才好。

李扬对江娅纯朴的凝视,使江娅的脸红了起来,这种红让李扬猛然想起了夜郎湖那美丽的朝霞。但他不明白江娅咋会在他面前脸红?妈说过女孩对男孩脸红就是对男孩有意思,难道——呸,他立即给自己的这一想法判了死刑。人家与姜维是天婚夫妻,从小 青梅竹马,好得水乳交融,再说姜维比自己英俊万倍,你怎能与他同日而语。他急忙打消了这该死的念头,收回无羁的思绪,说了声谢谢的话。

江娅仿佛窥视到了李扬内心世界的潮涨潮落,不忍心扑灭他那纯朴的火花,于是,她莞而一笑,轻声说道:“要注意安全,切莫一味的蛮干。”

李扬的心啊!真是惬意极了。他顿时温顺得象一只小绵羊,他回报给江娅一个甜甜的微笑,低声说道:“我会注意的,你也应该注意安全,别让硫酸咬坏了手皮。”

这极正常又极不正常的一幕,当然没有逃过在一旁装得若无其事但又万分警惕的汪来富。他在夺取江娅的征途上,有一个姜维就已让他费尽心思了,倘若再无端掺进一个李扬来,岂不让他焦头烂额?故而他极不舒服的冲李扬说道:“还不换快去工作服?都快七点半了。”

这声断喝,真的吓了李扬一大跳,他急忙示意江娅离去,好让他们换工作服。

江娅怎能不理解汪来富的心情呢,从进门的那一刻起,她就注意到了汪来富的脸色不好,因此她一直不好跟他说话。是啊!自进矿以来,汪来富对她一直是笑脸相迎的,那份热情那份爱护比姜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他处处争强斗胜,总摆出一付要出人头地的架式,目的不就是要让她看看他汪来富是个将要成大器的人,是一个天要降大任于斯人的人。然而,自姜维出名以后,特别是姜维调到宣传科当干部以后,江娅就看出了汪来富满怀的妒忌和他掩饰不了的诲气。在这样的时刻,她断断不感摆出一付夫贵妻荣、盛气凌人的姿态。作为老乡、作为朋友,她只能给她以力量,给他鼓气。她总渴望夜郎村来的小伙伴将来都会是辉煌的灿烂的。于是,她轻移莲步,走到汪来富身边,说:

“井口离这没多远,来得及的。李扬是我们的小兄弟,人又憨厚老实,你要多关照他一点。他的伤刚好,少让他干重活。来富,我看你的情绪不太好,你要特别注意安全,别让我耽心。”

这最后一句话,的确让汪来富听了顺耳。他想,要是江娅能天天到这里来,天天给他这样一句祝福的话,那他一天就是少吃一顿饭,也肯定会浑身有劲的。他深情地望着眼前这美若天仙的心上人,很想对她说两句得体的话,但此时嘴巴又象是被谁给缝合了似的,怎么也张不开口,他只能默摸地点头。

江娅走后,汪来富和李扬各怀心思,闷声不响地换着工作服,然后就急冲冲来到井口会议室。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会议室里多了十几张陌生的面孔。看穿着并不象是新工人,倒象是别的班的人。

二人一到,队长就拉着他们两个,笑哈哈地说道:今天有点怪,因为,青年突击队的规矩是只有兵等官,没有官等兵的道理。可你们两个倒好,不但让工人等着你们,还让我们当队长、当书记的也等着你们!

王书记扯了冯队长一把,急忙打趣道:“人家可不是兵了,兵头将尾也是官啊!”

冯队长开心地大笑道:“对对,王书记说得对,说不定将来人家的官比我们还大咧。”

两位领导的话,让汪来富和李扬莫名其妙。两人面面相觑,不知手脚往哪里放。

好在冯队长抬腕看了看表,他的话就进入了正题:时间不早了,别瞎扯了,我只占用你们十分钟时间。同志们,我们青年突击队施工的一采区轨道井和风井,夜郎煤矿要求务必在一九八0年元月一日移交投入使用,现在里移交时间只有半年了,我们的掘进任务相当繁重,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按所排工序进入倒计时施工。为了打好这一硬仗,上级要求我们改“三八”制作业为“四六”制作业,也就是说每一个小班只有六小时的时间,任务不但不能减,而且还要增加。鉴于我们掘进队力量不足,上级给我们增加了五十名青年掘进工。我打算原有的四个班不动,主要任务突击回风巷,这可是我们队的形象和窗口,不但要进度快,而且要质量好。为了快速、优质地打通八百米轨道运输巷,经队里研究决定:南巷进度四百米,掘进工三十六名,由汪来富任排长,要求你们必须在五个月内完成任务。北巷进度四百米,掘进工三十六名,由李扬任排长,也要求你们必须在五个月内完成任务........”

一向害怕抛头露面的李扬,此时不知哪来的勇气,他竟大声说道:“冯队长,我可不行,还是让........”

谁知冯队长果断地打断了李扬的话,说道:“少罗嗦,队里选人不会有错,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而且必须给我干好。”

这话显然也是说给汪来富听的。

照例,冯队长说完了,王书记总是要作政治动员的,他先是笑吟吟地点了点头,然后就说开了套话,他大声说道:“冯队长已经说得很透彻了,我希望你们抓住每个小班的分分秒秒,实干加巧干,我们要在排与排之间展开社会主义劳动竞赛,你们把这项任务多成政治任务来完成,特别是汪来富同志,组织上已批准你为中共预备党员,你要在工作中经受住党组织的考验,争取明年七月一日在党旗下宣誓。李扬同志也是上过报纸的英雄人物,希望你发扬成绩,再接再励,为党和人民立下新功,也希望你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党的大门是永远向每一个同志敞开着的。同志们,通过这次动员大会,大家要认清形势,同心同德、团结奋战,一定争取在元旦节到来之前,圆满完成任务,按时把一采区移交给甲方,向八十年代的第一个元旦献个大礼。”

王书记激昂的话语,说热了每一位矿工的心。(未完待续)



(编辑:陈友云 审核:吉庆菊)

‍                     



‍                     

                                                  《《上一节‍      回目录  下一节》》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