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诗歌富源作品展】(2022年9月)

 二维码 18
发表时间:2022-11-01 15:19作者:富源诗群来源:富源诗群网址:http://xnwenxue.com.cn

“诗歌富源”作品展(2022年9月)


本期参展嘉宾(以来稿先后为序)


野   麦、吕青黛、杨   雄、云南北鸿、秦科

李   季、雷焕春、秦   坤、赵永超、阿   卢

兰   燕、牛路林、海   丽、梦   寒、杨利平

岳   凡、李志标、张明中、石艳萍、胡   渊

李永超、岳丽春、曹振宇、罗文斌


特邀点评:王远杏





书册崖


文/野麦


面对嵩山的书册崖,我不敢抬头

每册石头做成的书,只把书脊示人

都在安静地呼啸,喧嚣地沉睡

一只书虫,还没长出牙齿


书卷在路上,这是书山

往上是悬崖,往下是绝壁

远方如虚无,赶考的太阳

正在分摊里程和汗水


此刻,我又在书册中添加石头

把悬崖和绝壁硬塞给你


点评:这是自我与自然的统一,是无际的心灵宇宙与自然物象在景照中合而为一,创造出的境界。诗中书册崖意象的书写,具有丰富的意蕴。首先作为自然物,它“安静地呼啸,喧嚣地沉睡”,而其物性又是陡峭与险峻;其次作为作者的心灵观照,它暗示着艺术家坚持思考与创作的不易,因为阅读“书卷”和往“书册中添加石头”这两件难事,在当今时代中,一直坚持做是有难度的。在此意义上,一只尚未长出牙齿的“书虫”似乎不太符合诗意,可作修改。



此时


文/吕青黛


你的眉眼像温润的天气

藏着下一个春天的线索

你周身的香气占领时空

整个世界掉进这个午后

那些未说出口的言语

堆积在我们之间

光线寂哑   风忘记远行

我被困在过往

你会解救我吗


时间轰鸣

失窃的玫瑰被遗忘吞食

哲学的谎言沉没

夜色漫进眼睛

我的诗在钙化

那些被我反复用过的词

越来越薄

此刻正在将我划伤

你会解救我吗


点评:华兹华斯说言“诗是强烈情感的自然流露”。可以看到,《此时》也如此,这首诗歌突出了诗人强烈情感的表达。那些欲说还休的言语,将“我困在过往”,时间轰鸣之后“已被反复用过的诗词”,好像不再能承受它所能承受的重量,此时它们“正在将我划伤”。因此,“我”渴望着“你”的出现,试图将“我”的这些纠结,困扰等复杂情绪,一一倾诉于你。而“你”既是读者,又是诗歌,还可以是其他。可以说,这是诗人当时情境中的内心言说。但是,诗歌仅有两节内容,可考虑再填一节,以增强诗歌的言外之意和味外之味。



车驶入隧道


文/杨雄


车驶入隧道

犹如人进入中年

车轮疲惫,闷声喘息

不再一路狂奔,慢下来,匀速向前

隧道幽暗,车灯像漂浮的萤火

在黑暗里微弱摇晃

车内无声,仿佛时光静止

只有心跳,一下又一下

涌动血液,掀起潮汐,去淹没

胸膛里的百孔千疮


点评:全诗用象征意象表现内心感受。用“驶入隧道”的车象征“进入中年”的人,用疲惫而“闷声喘息”的车轮象征已入中年的状态,用“幽暗隧道中的微弱车灯”象征疲惫的“心跳”。他感受到了一种进入中年的状态,开始思索,“不再一路狂奔,慢下来,均速向前”。他也没有悲伤,而是在寂静无声的时候,治疗胸膛里的百孔千疮后重新出发。这是一种现代诗歌创作手法,可以看到杨雄已经熟练地运用象征等手法,采用意象表达自己的情感和心声,是一篇少见的佳作。



荆   轲


文/云南北鸿


壮士出刀

五步以内

不隐忍   不游戏

手臂轻轻一抬

对手身首异处


那皇帝的衣裳

凭借一袭长袖

扺挡住钢铁的锋刃


易水真寒

寒过天涯一别

冻僵你剁去的双足

易水真暖

温热践行的美酒

让你的决绝生出恍惚


生命犹如掀起的浮土

升起来   又回到大地

历史开始叹息

短剑因此锈蚀


点评:这首诗的节奏,前两节语气较昂扬,后两节较低沉,从起伏中体味出诗歌情感。《荆轲》一诗,以“千古第一壮士”荆轲怀古,从“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受出发,到“短剑因此锈蚀”的结局,揭示壮士的悲剧和生命的力量,引人深思。这是现代怀古诗对传统怀古诗的继承发展,是极为难得的。



借口上山


文/秦科


爬上文笔山,踩松针,坐山冈

拴好吊床,离地三尺做一个梦

这样会更接地气一点

等暮色浓到了脖子

晚风自然会叫醒我

羊群不紧不慢,在黄昏的山顶

啃食剩下的光阴

着急的是一群蚂蚁,晃动触角

举起纤细的腰身

正排队躲避人间风雨

像我这种没有敌意的人

林里的雀鸟都不会在意

天黑了,还想赖着不走

文笔山有包容不速之客的雅量

我下山的理由,只是为了

回到羊群中



点评:在喧嚣的城市中,人们难觅一方净土。而文笔山,无疑是远离喧嚣的好去处,它温柔,善良且接地气,“我”上山,必然是为了找寻心中的净土。因此,说“我下山的理由/只是为了/回到羊群中”,果真如此吗?我想不仅如此。



父亲的头发像一朵白云


文/李季


秋风吹过的高原上

他正在修剪果树

孤独而辽阔的老人

所有的阳光

像水一样漫过他的身体

当他转身望向我时

他的头发

发着白色的光芒


点评:李季诗歌语言优美纯净如朝阳、如露珠,用词尤其贴切。在《父亲的头发像一朵白云》中可以看见诗人用笔记录下生活和情感中的美丽瞬间,用诗歌的语言呈现出来,这是非常感人的。父亲的头发和白云,看似无关,实则是融合在一起的。尤其是在阳光下的父亲,当他转身望向我时,闪着光芒的白发,摄入我的眼中,那一瞬间,各种情感涌上心头。这般描写,绝非刻意,而是偶然间呈现出的普遍现象,却又很贴切地传达出诗意。


回不去的,叫故乡


文/雷焕春


随着越放越大的电子地图

我认出了儿时的院子

荒芜的菜园,倒塌的石头墙

鱼塘最显眼,风平浪静

守鱼的老人几天未归

鱼也有它自己的命运

我想把地图再放大些,看看把我带大的奶奶

她的坟茔是否遭受牲畜的干扰

越想看清的事,就越模糊

只有儿时小学的那条小路

像心里肠子,一根挂西,一根挂东


“嫁出去的姑娘不能回去上坟……,”

她们说


八年了,我谨记我是一盆泼出去的水

相比兄弟们的好日子

我甘愿一生,将灵魂流放他乡

白骨也是


点评:故乡对大多数艺术家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在《回不去的,是故乡》中,诗人没怎么加工雕琢,但能感受到其笔下的故乡所存在的独特情感。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当我们想念家人时,一个语言,一通电话即可,不再使用漫漫的书信往来;想念故乡时也可以使用电子地图,只要手机在手,即可看到故乡的模样。即使如此,由于她们说“嫁出去的姑娘不能回去上坟……”,对“我”而言,故乡也是一个回不去的地方了。这是一种敏感但又无奈的情绪,因为某些封建思想的存在,禁锢着人们。因此“我甘愿一生/将灵魂流放他乡/白骨也是”,像是一种掷地有声的反抗。




文/秦坤


打一把好的铁具

需要一炉旺火

还需要一个好的铁匠


铁,经过不断锻打

渐渐会有人的悲喜

人,与铁打交道久了

身体慢慢就有了铁的属性


村西铁匠铺的第三代传人老宋

会在阳光好的日子,脱光上身

晒谷子一样,晒着迷宫一样的疤痕

晒着疤痕里新长出来的铁


点评:我常常认为,匠人是将人与物结合得最为融洽的代表。在秦坤诗歌笔下的铁匠老宋身上便淋漓尽致地体现出这一点:“铁,经过不断锻打/渐渐会有人的悲喜/人,与铁打交道久了/身体慢慢就有了铁的属性”,以及最后一句“晒着疤痕里新长出来的铁”,字里行间都有极大的耐人寻味的间隙。只是标题“锻”,似乎还有调整的空间。



高温启示录


文/赵永超


人、菩萨都病了

闹将起来的热,垒起一面面高高的悬崖

做着训示

一滩滩死水,真的死了。干涸成一个个难以咽下的饼

河里的甜蜜见了底,河岸瘦成不认识的路

田间地头裂成了花,稻子、玉米大多营养不良

长长短短的句子在火炉里诞生,叫喊着,像丢了魂


点评:虽然诗人留给这首诗的地盘如此的狭小,但仍能使我们看到高温带给人们的痛苦,甚至灾难。我们从“一滩滩死水,真的死了”的穿透力,可以体会到高温之下的悲惨状态:河床干涸成干巴巴的饼,田间地头也裂开了花,农作物也大多营养不良,带给农民的是满面愁容和痛苦不堪。这些丰富的内容加以完整体会,一幅惨状的画面,就深深地印刻在我们心中了。但是,诗句中“闹将”一词,不易理解。



检   查


文/阿卢


一场预约过的雨,把滇东北

从夏天拉回冬天

我穿过半个曲靖城

把热血沸腾的身体,送往医院

等待冰冷的医疗器械进入

查找可能存在,或并不存在的病灶

就像编辑查找病句错别字

修改,或者删除

多么希望,有一个治疗命运的医院

能够诊治人生的谬误


点评:诗是一种最集中地反映社会生活的文学样式。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几乎都有去医院的经历。诗人便是通过去医院检查这一具体的事,通过下雨天气的点触,写出《检查》一诗。最后“多么希望/有一个治疗命运的医院/能够诊治人生的谬误”一句,引起读者关于这种愿想的共通的感情,使读者得到关于这种生活经历的深广认识。从这个意义上说,本诗是值得认真欣赏的。只是还可以加强本诗反映现实的深刻性。



她阅读她的身体


文/兰燕


见面即为食物,镜子从不挑食

它没有秘密


除了虚相与实相

它没有食谱


这个她对着镜子

一页一页地翻看自己


一张脸。一个美丽黄昏

这个她就是另一页,她没有秘密


美是时间赋予的岩层?

一页一页,翻过隘口的坚硬


她有星空的眼睛,她阅读她的身体

掌纹滴入岩石的湖面


喀斯特的

潜流,溶洞无尽的欢愉


喀斯特的

不是一个男人平坦的地貌


她形而上的挺拔山体

辽阔起伏的平原,尽头是密林幽泉


没有秘密了。爱她

生命的源头,分享幽泉的欢畅


她摆动身体。一具活的铜钟

叮当,叮当,响起过去的时辰


点评:当下许多诗歌缺少纯净的语言,有的是粗俗的白话,有的是欧化的洋话,有的是神秘的鬼话。本诗的诗歌语言流畅简练,紧扣主题。诗人尽可能省掉一些事实现象的表面过程,用想象的飞跃,感情的突击来激发读者、暗示读者,让读者跟随着诗人的呈现去阅读内容,品味语言。诗人是以直接抒情的方式来表现,形成诗歌特有的艺术效果,但也因此使得诗歌内容有些过于直白了。



在南门桥小广场


文/牛路林


走长廊五十步

竹林不可少

谈不上茂竹

未来可期

除了我

廊架上还跳动着鸟雀

一样爱着这片土地

回走五十步

零星小雨落过廊架孔隙

依稀的藤蔓找到安身之所

虽无亭可倚

一把伞也可遮住整片天空

红砖嵌在地面

一株移动的树在此刻

可以低头与簇拥的小花

相视含笑

雨丝落在河柳的发梢

透明的珠子投入母亲的怀抱

拔脚之时

我回望着一墙的爬山虎


点评:这是一首描绘了具体形象的诗作。诗歌的空间仅限于南门桥小广场的长廊上,“竹林、廊架、鸟雀、小雨、藤蔓、红砖、树、小花、河柳、爬山虎”等意象,是诗人依据情绪流动对心中涌现的各种视觉化意象进行筛选、组合而创造出来的。没有这些意象的呈现与改造,要写出这样的诗是难以想象的。全诗诗句较单纯,语句较为简单,是清新明快的调子。但是语言还需提炼,此时无风,树为何会“移动”?怎样“移动”?令人疑惑。



旧城山辞


文/海丽


从旧城山往南

有困顿的鸟兽

在鸣凤楼酝酿哀愁

着青蓝布衣的老妇在围栏战栗

眼泪从左眼潜伏到右眼

花头帕是她

抵抗陌生唯一的掩护

城墙疯长的野草

混淆人群

我始终无法找到一条岔路

与自己的情绪

分道扬镳


点评:困顿的鸟兽在酝酿哀愁、着青蓝布衣的浑身战栗老妇,面对陌生也仅能用熟悉的花头帕来掩护、城墙边上的野草在疯长,似乎一切是低沉的,沉重的,就连自己的情绪,也融进了其中,始终无法找到可以解脱的方式。可以说,《旧城山辞》中,“哀愁”一词表奠基着诗歌的情感基调,语言节奏的把握也非常到位,使得诗歌具有味道。



在自建房里拾钉子的心情


文/梦寒


一箱又一箱

那些耿直而又锋利的钉子

被人活生生锤进木板

十天半月后

又被活生生拔出来

扔得满地狼藉


我俯身楼宇

小心翼翼将它们拾起

一颗一颗,如同拾起一枚枚

汗津津的小镍币

我的指甲和钉子一样锋利

我的身体和钉子一样弯曲

满是灰尘的掌心布满锈迹

它们或大或小,或直或弯

有的锃亮如新

有的过早染上绣色,沾上俗尘

这些沉默的小东西

像极了

夜深人静时

我辗转、纠结的身形

如今,我流落在时代的大厦里

谁来把我拾起


点评:《在自建房里拾钉子的心情》是诗人自我孤独情绪的书写,“钉子”这个审美意象的选择也是贴切的,成功的。诗人在整个捡钉子的事件中以自己的亲切体验与热烈的情感抓住了流落在时代大厦中的“我由谁来拾起”这一感性的、个性化的细节来描写,因而能带给读者共鸣,也能给我们带来艺术的发现与享受。只是诗歌的每节分布,不相一致,影响了诗歌的语言美。



迷路的瓶子


文/杨利平


酒瓶吻住地面的脆响

像横飞而来的一记耳光

扇着两个小女孩飞奔的背影


衣衫褴褛的流浪汉

将仅有的五毛钱托付

等着孩子们打酒来


三十多年光阴流转

她一直想回到那个夏天

告诉搁浅在彼岸的人

关于一只瓶子的故事


点评:酒瓶“吻住”“脆响”,诗人对语言的运用,是多么灵活自如,诗歌表达的主题也是非常鲜明。关于一只瓶子的故事,“我”隐藏了三十多年,从中可以看到这首诗中强烈情感的极致隐忍。只是诗中流浪汉托付打酒,是有什么新的含义?令人费解。



中秋之夜


文/岳凡


月亮一定在天上

只不过是乌云遮住了脸

有那么一瞬间

她露出清澈明亮的大眼睛

窥视人间的我们

吃着月饼、板栗、核桃和花生

她一定也馋了

曾经的我们

中秋之夜

无论阴晴

都会把秋收的粮食

盛放在簸箕里

朝着苍穹行三叩礼


点评:中秋之夜是团圆、温馨的象征,意味着天上人间的其乐融融和一派祥和,可此时,诗人有着浓烈的忧思。是因为如今,人们似乎忘却了很多,甚至遗忘了一些传统的文化习俗,现实的这种现象,是令人深思的。正是诗人的这种深入生活独特的视角与感悟,使诗歌的真实性得到加强。结尾处,不知是否是各地习俗的不同,在南方地区,也有中秋夜是对着明月进行叩拜,而非苍穹,因此这里尚且存疑。




文/李志标


我在记忆里反复翻找

一条松软的土路

就像在尘封已久的书柜里

翻找一张契约

全村的人,猫狗和牛羊

都在上面按过

鲜红的印章


我时常怀恋

那口苍老的水井

只需一只系着麻绳的水桶

便可以拯救

那枚失足的月亮


点评:《寻》这首诗中,诗人在找寻的过程中展现了诗歌意境,使读者可以看见诗中描绘出一幅美丽的乡村风情画:乡村松软小土路上,小猫小狗在嬉笑打闹,村落人家养着牛羊,院子的一口老水井,倒映着天上的明月,意趣盎然,温暖而又美好。而这也正是“我”一直所追忆的。这样看来,“全村的人,猫狗和牛羊/都在上面按过/鲜红的印章”一句,内容上似乎显得有些过于夸张了。



面   孔


文/张明中


经历一场旷日持久的失眠

所以需要永恒的睡眠来补充缺失的水分


爷爷的面孔

像我婴儿时候憨态可掬


一具肉身,陷入寂静之时

再无人知晓他一生的秘密


此刻,他就是躺在案板的一块肉

接受人们的膜拜

烟火缭绕


他所爱过的女人,爱抽旱烟的习惯

揪心的悲欢离合

终于被掘地三尺,埋入历史的泥土


我再想见他,只能在梦里


点评:亲情往往是诗人诗歌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面孔》一诗情感是非常饱满的。诗人描写了去世时爷爷的面孔,爷爷终于摆脱了痛苦,带着一生的秘密,埋入历史的泥土。此时爷爷虽然是憨态可掬的,但是“我”心情是异常沉重的。因为对爷爷的依恋,再见面,便是在梦里,也许梦里都还不一定能见到。同时,这不仅是爷爷的一生结局,也将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一生结局,情感也由此得到了升华。只是,将爷爷比作“躺在案板的一块肉”的比喻,似乎与诗歌情感不太切合,让我有点难以接受。



雪花赋


文/石艳萍


挂满所有的冬树

是一种什么样的花

不结果,只停留数日

然后委身下去滋养深根


是谁的化身?一尘不染

从天空云的房舍

一如满心的爱,无中生有

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千枝复万枝如同光明

或者万千的梨花 ,樱桃花

毫无征兆。突然地开放

把天空大地照亮


雪后多么明亮的大地呀

让数千年前的圣人都自惭形秽

不能不在光亮中留下焚迹

那一点点心中的羞愧呀

在双脚的交替迈动中连成径迹

一直通往红尘深处


时光跌落,跌落了

空间在天地之间开始成形

在消融的流水中,时光得以

选择方向,一一向前


世界存在过吗?在它的占据中

浑若乌有,世界被梦境虚化

还是梦境转变成了现实

在雪消融之前

谁敢认定自己真的活过


千树万树的花开,花开

开放了再开,花瓣太多了

落得满地都是,厚积半尺


这么多的光在大地之上成形 ,凝固

光明,无染的光明呀

难道真的挤不到你那黑暗

痛苦,忧伤的内心里去


千树万树的花瞬息之间绽开

绽开。绽开了再绽开

大地上盛不下了,让树枝传向天空

让树枝擎起来,插进空间,传向

天空,还给天空。加强星月之光


千树万树樱桃花,梨花

时光,光明

把天地万物都照亮

插入每一毫空间

整个天地之间都布满了光


难道真的,真的还照不亮人世的别离

照不亮人类心间那小小的自私


看哪,看哪

太阳从天边升起来了

整个世界都在开始崩塌

浩大的场景,浩大的声音


所有的花树

整个世界的光

都在开始崩塌


檐角。沟渠

堤坝。山冈

白色的空间

脆弱的坍塌中

张惶失措的恋人呀

心被自私统治的恋人呀

都将无从躲避,无从躲避……


点评:这首诗歌语气节奏错落有致,语言生动明朗。“雪后多么明亮的大地呀/让数千年前的圣人都自惭形秽”,“太阳从天边升起来了”,雪花消融,“整个世界都在开始崩塌”。赋诗把“雪花”到来后世界之圣洁,雪花消融后世界之崩塌的情境描写得富有诗意。是因为诗人将“雪花”一物描写于诗歌时,由于其直观感受的作用,“雪花”已全部脱离了在现实世界中的诸种关系及时间空间的各种限制,而只成为一个直观感受之对象,因此它存在于诗歌中也就不再是单纯的“写实”结果了。只是“委身下去”中“委身”一词含有不得已的意味,与后面“滋养深根”情感不搭,可修改为“投身大地”。



我是宋朝菜园里的小泼皮


文/胡渊


我站在宋朝的菜园里,看他们打拳

菜园围墙的缺口处,站着一位英雄

他也许长得燕颔虎须,也许不

也许高衙内此刻正逐香而动,紧盯着林家的小娘子

英雄没有对女性的直觉,只有惺惺相惜

一声喝彩扑面而来,掀翻了宋朝的柳色

他和他们很快成为兄弟,他们喝酒

禅杖扔在地上,或者交给我和别的小无赖

我们把六十二斤靠在拔倒不久的垂杨树上

乌鸦的聒噪没了依靠,而我们却靠在义这个字上

侍女锦儿快要来报信了,端庄的林娘子我从来没有见过

锦儿也是在菜园围墙的缺口处看见我们

她带来的急火,点燃了他们的血性,以及

小说里宋朝的半边天空……

后来,我离开了菜园,在宋朝的市井里厮混

做些鸡零狗碎的事,高一脚低一脚地碰壁

终于没有成为有名有姓的英雄


点评:《我是宋朝菜园里的小泼皮》一诗,节奏轻快而活泼。借历史环境和人物人物以写诗,置身其中,使人身临其境,别有一番趣味。另外,诗歌仿佛借用了小说的方法来写诗,有一定的情节性。这是一种独特的创作方式,如果拿捏不到位,会比较容易写成小小说。



妈妈,你别难过


文/李永超


妈妈,天气变了

儿结痂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

儿的伤口痛

妈妈的心疼

这所有的一切源于十年前的一场灾难

都过去整整十余年了

至今,妈妈都不敢过马路

我不敢想像

妈妈看见飞驰的汽车时

是否和我一样的感觉

就像看见面目狰狞的怪物,或者是

青面獠牙赶着投胎的短命鬼


儿的伤口痛

妈妈的心就疼

妈妈的心疼

儿的伤口就痛

妈妈呀!天气忽阴忽晴

儿的伤口一直痛个不停

可儿不再表现出痛意了

不为别的,只希望妈妈

开心快乐!晚年幸福!


妈妈,你别难过


点评:这首诗很有味道,一气呵成,主题鲜明。不希望妈妈难过,但妈妈是无法做到的,因为天下母子大多是连心的,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连结。儿努力“不再表现出痛意了/不为别的,只希望妈妈/开心快乐!晚年幸福!”情感到此,戛然而止。因此,最后一句“妈妈,你别难过”,可以不要,也许效果会更好。



错过一只白鹅


文/岳丽春


我曾与她约定,今年一起过中秋

她说,来时会捎上一只白鹅

变数,发生在她来之前


我于今夜错失了那只白鹅

也将被这遗憾折磨一夜

将在月圆之时,肝肠寸断地牵挂

将呼吸浅如一只猫,蜷缩在旷野里

在喧闹中的寂静里

在凉如水的月光下


我的人生,雨依旧很大

大到节日的团聚被它阻断

风依旧十面埋伏

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

突然把沙子撒满我的眼睛


点评:错过的遗憾,布满全诗,情感尤其细腻和真挚。淡淡忧伤的意境,“蜷缩在旷野里/在喧闹中的寂静里/在凉如水的月光下”给人独特的阅读体验。只是用词还需精炼,“也将被这遗憾折磨一夜”中的“一夜”一词,应该找到更准确的词语来替换,也可作删减。



黑牛山


文/曹振宇


俯瞰富源和兴义两县市的黑牛山

在十万大山里一峰独秀

从南向北在十八连山原始森林中部横亘

长成十八连山脊梁的黑牛山

像一员统帅千军万马的大将

山   由你而分南北

水   因势相背流入块泽河和黄泥河

所有的水与水系也受你分派和统领

在高大屏障作用与影响下

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

山顶与山脚的气候植被动物各不不同

春天,山脚的马樱花铺天盖地早已开放

山顶的积雪冰凌尚未融化消弭

秋天,山脚的草木尚未有凋意

山顶匆忙的寒流卷来落雪寒冰

山脚茂盛生长的松树和杉树

在山顶找不到一棵踪影

山脚的森林里各种动物穿越跳跃和谐共生

山顶的动物成稀有宝贝

山脚的野兔披着一身斑灰的毛色羽衣

山顶的雪兔与雪色融为一体专门捉弄老鹰

山脚的燕子步入秋天就举家南迁

山顶的山燕就在冰天雪地里安然过冬

神秘的绿帐庇护自己的英雄儿女

罗盘支队的游击队将士同你相依为命

火烤胸前暖风吹脊背寒的露营生活

曾使你禁不住热泪滚滚感动深深

地下的亿万吨乌金曾引动国民党军队指南针失灵

无法困扰红军将士的慧心慧眼心中罗盘

游击队将士发誓胜利后要开发资源建设祖国

数千名彝族老表协助游击队作战

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将中华民族一家亲新风颂扬

依托森林屏障打得蒋家王朝及土豪劣绅闻风丧胆

抗战的大旗高扬在顶峰

红军将士游击队员同国民党军队激战较量

烈士的鲜血把脚下的土地染红

沙寨村口的那棵歪脖树成了摇旗树

至今仍能看到满是弹洞的红旗和血火交织的场景

矗立于雨汪中学校园内的革命烈士墓碑

雕刻着残缺不全的姓和名

告慰英烈含笑九泉

你像一条蜿蜒的巨龙不停地腾舞

给十八连山原始森林凭添了雄伟绮丽的神韵

你举起千年森林汹涌滔天的绿色华盖

抒发着荡气回肠的壮志和豪情

你有穿云破雾辐射苍穹的远大目光

我们就有更上一层楼的丹心情怀

改革开放的号角响遍神州大地

信使飞驰的马蹄叩醒远古的梦幻

乌金的诱惑若无形的强力磁场

吸引来南腔北调的大批人群

淘金热穿越了沉睡千年的地底

采掘点若营寨密布固防

弥漫山谷的迷雾悄然退散

荒没的古老驿路上村庄星罗棋布

山下的小镇从此旧貌换新颜

集镇店铺林立生意愈发火爆兴隆

繁荣的富南煤田生活富裕处处繁花似锦

原始森林荫翳下匿藏莫测无穷的奥秘

淘金者创造的传奇更是独特而缤纷

淘金热也携来了热血文人与贤士

森林里的作家如雨后蘑菇群蓬勃向上

林海松涛激发诗的灵感火花

红土绿树间不乏雅趣横生隽永金句

翻阅档案里吟咏十八连山原始森林的佳文宏篇

不仅色彩斑斓且掷地有声

在你殷切的俯视下我们奋力拼搏

让贵州龙的故乡谱写出了新的传奇

展望未来我们信心百倍希望满怀

学你坚挺高耸的脊梁我们腰杆更直更硬

学你雄立苍穹的秉性我们无视风雨雷电侵袭

都说当今中国引领世界走向

大国担当的激越鼓点里

我们这些黑牛山的子孙与你一道奋勇向前


点评:曹振宇的《黑牛山》一诗,语言洋洋洒洒,酣畅淋漓,颇有磅礴之气势。通过对“黑牛山”的歌颂,我们可以看到诗人的赤子之心,他排除了世俗的欲念,达到无利害的审美状态,直抒胸臆,不仅对黑牛山,也对人事和自然做到了真实赤城,才能发出“大国担当的激越鼓点里/我们这些黑牛山的子孙与你一道奋勇向前”的铿锵誓言。只是语言还需锤炼,“各不不同”应该修改为“各不相同”,不知是否是作者笔误,应注意。



善意时刻


文/罗文斌


鸟鸣声误闯入下午两点

被卷进憋着粗气的车尾

人声鼎沸更如同一群饥饿的羊

属于消耗品,匆匆略过路面,摊位,台阶

给集市一个冰冷的体感

马路质地坚硬,没有伸开一支岔道

指引鲜花午睡

这是夏天的一幕舞台剧

正当我痛恨市侩的旧语境时

远处,站台上的每节火车车厢都是

一粒粒尚未命名的药囊

斑斓的斗南花市,将远送满载枝瓣的专列

仿佛要给失明的人服下,整个夏天的颜色


点评:罗文斌《善意时刻》一诗,给人一种纯粹本真,而不矫饰虚伪之感。“鸟鸣”“车尾气”“路面”“摊位”“台阶”“集市”“人声鼎沸”“马路”“鲜花”等意象的组合,分明是一幅烈日之下嘈杂的城市景象图。但诗人没有将外在嘈杂的景物人事,直接搬进诗里,而是经过心的灵动,转化为内心的思想情意,因此在他笔下,这是夏日在表演一场“舞台剧”,精彩绝伦。诗的最后,诗人将“火车车厢”比作“药囊”,“斑斓的斗南花市”是给“失明”的人,服下的“夏天之颜色”,可以说,诗人善于运用诗歌语言,并有着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和独特转化的内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是非常难得的,和值得诗人珍惜的。




(编审:莫朝县)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