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高积俊 || 少年和月亮

 二维码 3955
发表时间:2022-09-22 18:11作者:高积俊来源:文学盘州行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除了外婆和母亲,就数月亮对少年最好。当然,不是说父亲和外公就对他不好,只是,父亲和外公有些严厉,有时会骂他,而父亲呢,有时还会打他,不像外婆和母亲那么宽容。有时,父亲生气打他,外婆和母亲就会护着他。

外婆和母亲最懂少年的心。除了外婆和母亲,最懂少年的心的,就是月亮。可是,母亲在少年八岁的时候就走了,一走就再也没回来过。外婆说母亲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回不来了。少年很伤心,他那么想母亲,母亲那么爱他,她怎么就忍心抛开他,去了就不回来看看他呢?是他惹母亲生气了吗?少年有些顽劣,顽劣的孩子总惹人生气。

月亮从来都没有生过少年的气,月亮总是在少年最需要陪伴的时候,来陪伴他。

在少年感到寂寞的时候,月亮就来照着他,照他在瓜花丛中跟着火亮虫奔跑,照他和伙伴们在草堆边躲猫猫、在敞院头摆小狗……

外婆坐在大门旁的门墩石上,把少年抱在怀里,给他讲故事、教他儿歌,月亮就来伴着他跟外婆。外婆会讲好多好多的故事,比如七仙女和董永,乾隆马再兴,小刘端公,野人公。外婆会很多很多的儿歌,比如“虫虫虫虫飞飞,飞到外婆家园头,下个咕咕蛋,给我宝贝下早饭”“点点窝窝,牛屎巴锅,猫来吃饭,狗来唱歌”“月亮嬷嬷,保护哥哥,哥哥发财,买双花鞋。”

深秋的一天,少年在山上放牛。生产队的牛,是一家一户地轮着放。少年学大人“挑水带菜洗”,边放牛边割草。太阳落山了,少年把草系在背架上,就去拢牛,却发现,牛少了一头。他急急地去找,找着找着夜幕就合了上来。牛找不着,回家要挨包定子捶是小事,牛是庄稼人的命啊,牛打失了,那是天大的事。少年急得要哭。正在他没有主张的时候,忽然地,月亮就来了。月亮引着少年找到了牛,还把他一路送回了家。

那是一个夜里,天黑了好一会了,母亲的病又犯了。父亲去很远的地方买洋芋种去了,外公走亲戚去了,只有少年和外婆在母亲的身边。外婆喊少年到一里外的村子请医生。外婆知道他胆小,不敢走黑路,但没有办法,外婆要照看母亲,不能离开。少年说,他去找些柴来劈了扎个火把照路。照路不是主要的,到邻村的路,弯弯曲曲、高高低低、坑坑洼洼的,他心里都是清楚的,点个火把,主要的是为了壮胆。外婆告诉少年:“你妈的病老火得很,你要快去快来,扎火把耽搁时间。”外婆还说:“你各人佝着脑壳走你的路,不要回头往后看,就不怕了。你只要一心想着你妈,是急着请医生来救你妈的命,你就不怕了。”少年鼓起勇气奔出门,奔进了夜幕。四下黑黝黝的,一阵风刮起,响起簌簌的声音。少年安慰自己,那是路边的刺窠在风中发出的声响。但是,他还是感到害怕,背上凉悠悠的,额头浸出了冷汗。正在少年胆战心惊的时候,月亮嬷嬷拨散云彩,将她的光撒了下来。月光,如龙潭里的水一样明澈,如绢般的洁白,如母亲的目光般温柔。月光驱走了黑暗,原野亮亮光光的,少年一下子就生出来无尽的胆量。抬头望了月亮一眼,少年心头暖暖的。他觉着,月亮嬷嬷一定是知道他胆小害怕的,专程赶来陪他走夜路。少年的眼里,噙满了感激的泪。

月亮不是夜夜都来,也不是天一黑就来、天亮了才去。月亮有时是上半夜来,下半夜就走了。有时是上半夜不来,下半夜才来。有时,却整夜整夜都不来。在无月的夜里,少年就想,月亮嬷嬷,你为什么不做情做到底呢,天一黑就来,等天亮了再去嘛。他又一想,或者,月亮她早早地就去了,是为了要照耀山那边的谁;迟迟地才来,也一定是因为要照耀山这边的谁;整夜整夜地都不来,想必是很远很远的那边,是谁有什么事十分要紧,一刻也不能耽搁,你不照着他,他就无法完成。月亮顾得了一头,却顾不了另一头。

那年的八月十五,晚霞还没有散尽,少年就如往年一样,早早地就把桌子端了放在门槛边,摆上煮熟的毛豆、嫩苞谷,还有好多的板栗和梨,另外,还有一盏煤油灯。少年要供月亮。毛豆和嫩苞谷是自家地里的。板栗和核桃,是他平时捡来存起的。少年家没有板栗树,也没有核桃树。人家种在路边的板栗核桃成熟了,就往地上落,正巧被他遇上了,就捡了揣起回来。秋风秋雨中,熟透的板栗核桃最爱落,少年就冒着风雨去树下的刺蓬里、芭蕉芋蓬蓬里捡。捡来装在棕口袋里,挂在火头上烘着。少年捡着的板栗核桃,他忍着馋,舍不得吃,他要留着八月十五供月亮嬷嬷。梨,是少年自家树上结的,他家有两棵梨树,一棵是青皮梨,一棵是黄皮梨。

少年开着大门,守在门口,眼睛朝东方远远的天边望着。他在等着月亮出来。他准备着,月亮一出来,他就把煤油灯点亮,就跪在桌子前给月亮嬷嬷磕头。东边的天空生出了淡淡的白云,越生越多。白云渐渐变黑,越变越黑。黑云越堆越厚,遮满了东山前的半边天空。月亮出不来了。月亮出不来,少年心里焦急。他就问外婆:“月亮怎么还不出来?”外婆说:“是天狗要吃月亮,月亮怕天狗就不敢出来了。”少年一听就慌了。他问外婆:“天狗要吃月亮,月亮不敢出来怎么办啊?”外婆叫少年快去拿盆来敲,说天狗听到敲盆的声音,就会吓跑了。少年赶忙倒了脸盆里的水,一只手提着盆,一只手拿起他打陀螺的鞭棍在盆底上敲了起来。少年这边使劲地敲盆,外婆在那边嘴里喃喃地念着。盆的声音很响,外婆念的什么他听不清楚。随着少年的敲盆声,左邻右舍也传来一声紧似一声的敲盆声。接着,一寨子都淹进叮叮当当的敲盆声里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叮当声终于吓跑了天狗,东边的天空上的云渐渐变薄,由黑而淡,慢慢散去,天空,一片蔚蓝。

月亮出来了,把她盈盈的光华铺在了少年摆在门槛边的桌子上,也铺满了他的脸。少年在桌前朝着月亮恭敬地作了一个揖,虔诚地跪下,深深地磕了三个头。然后,少年就把桌上的供物撤下,和外婆,还有全家人一起,一边看月,一边吃。只是,这年的八月十五,少年已经没了母亲。少年一边吃一边想,那个天狗太坏了,你就是饿痨了,你去吃别样嘛,月亮嬷嬷那么善良、那么好,你就忍心吃她?你要吃什么,除了月亮,只要我们有的,你要吃,我都舍得拿给你吃,你为什么偏偏要吃月亮啊。

年复一年,在月光的的亲吻下,少年唇上浅灰的绒毛,被染成了淡淡的青色。一个夜里,是个后半夜,天就要亮的时候,少年要出远门,他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那时,外婆也走了好几年了。外婆去找她的女儿、少年的母亲去了。外婆想他,也想他的母亲。少年长大了,可以自立了,外婆放心了,就离开他去找她的女儿去了。而少年要去的地方,离家很远,要坐火车,要坐很长很长时间的火车。那个地方是父亲用汗水和心血画给他的。那里有他憧憬的未来;那里寄托着父亲对他的期望。

火车站离少年的家有十里路,他要拿许多的东西,有书、有被子、有脸盆、有水壶等等。父亲和弟弟去送他,帮他拿东西。月亮知道少年要出远门,也来送他。少年这个时候胆子已经大了,已经不怕走黑路了,而且还有父亲和弟弟伴着,他不想屡屡地麻烦月亮了。然而,月亮还是来陪他,要送他一程。少年望着天空一勾浅浅的月,沐着月亮溶溶的流光,心里说不出的感激。

少年也不让父亲送他,他说有弟弟送他就行了。但是父亲坚持一定要送。父亲的身子被一家人的生活压得有些佝偻了,头发也被岁月洗成苍色。父亲的身影,在月光下就像一张拽满的弓。想着父亲为他付出的汗水和心血,想着这一走,往后帮父亲分挑生活的担子的时间就少了,少年心里腾起浓浓的愧意,愧意,直往喉咙涌来。天已微明,火车开动了。父亲追着火车向少年招手,脸上是如山凝重的放心不下的表情。少年这才发现,父亲才满五十岁,他的脚步已经有些蹒跚了。父亲和弟弟的身影渐渐模糊,直至看不见。

月亮紧紧地随着火车,把她的光华投进车窗,柔柔地抚着少年的脸。火车渐行渐远。天越来越明,月光越来越淡,以至于虚无。但月亮还没有离去,静静地视着少年。少年禁不住鼻子一酸,眼泪就挣脱眼眶簌簌地滚了出来。眼泪顺着脸颊,涌进嘴角。少年感觉嘴里咸咸的,还带着一丝幽幽的苦,这咸和苦,隐隐地透向心尖。少年下意识地抹了一把嘴角。突然,他想起了母亲。他想起小时候流泪的时候,母亲就把他拉到身边,揽在怀里,给他揩眼泪。少年蓦然想到,月亮嬷嬷对他那么好,定是受了母亲的请托。母亲走了,回不来了,不能照看他了,就请月亮嬷嬷来代她照看他。

少年遥遥地对着月亮,在心底默默地说:“月亮嬷嬷你回去吧,我已经长大了,你不要挂念我了。请你告诉我的母亲,也不要再牵挂我了,我已经长大了……”



作者简介:高积俊,贵州盘州人,系贵州省作协会员,著有电视连续剧本《高磊山的故事》、散文集《灯下闲笔》。



(编辑审核:罗   丹)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