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何诗萱 || 水城一酒徒

 二维码 4050
发表时间:2022-09-16 16:54作者:何诗萱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老友二星约我吃饭,说是老母在家做饭给我们吃,我欣然前往。

二星离家十几年,近年才回乡照顾老父老母,因在家尽孝,习惯常年在外瞎跑的二星,安生了些时日。但呼朋引伴,常在家里闹腾。老父老母也喜好二星的朋友们,坐在一旁,看他们吃,看他们笑,边看边乐。

这天,我一进门,就被眼前的阵势搞懵了,这是吃饭呀还是开音乐PATI?音乐人才刚带了一众弟兄,就着吉他手鼓还有几样我叫不出名字的乐器,围着一桌子的菜,就着醇香老白酒,唱着新编的歌曲:

                 

                 水城一酒徒,

                 名叫吕二叔;

                 开口二十两,

                 闭口蛇有毒。

                 ......

                 酒鬼见到酒,

                 哪点都不走;

                 但愿长江变美酒,

                 一浪打来得一口。

                 ......


这场景让很自然地融入其中,笑痛了肚子。

歌中唱的酒徒吕二叔,便是人阿是我初中高中的同学,学名晋德因在家中排行老二,小名二星。和他是旧交,不叫他阿门,也从不叫他学名,一天就二星二星地叫他,管他是诗人也好,还是局长也。但和他交好的年轻朋友们,有叫他二叔的,也有叫他门哥的连他儿子的朋友,也叫他门哥。

二星善饮,我这个相处了五十多年的老友是知道的。二十两若是老称十六两一斤也就是现在的一斤多。曾经在我家,我亲自为他斟的四两多的玻璃杯,满满四杯喝了之后,头脑清晰,口齿清楚。只是酒后的二星,笑眯眯地一脸的真诚一脸的和善。和平时那个文风犀利,针砭时弊,针锋相对,言语尖锐刻薄,不留情面的二星判若两人。

八十年代初,就任某局局长二星被诗和文学迷得不能自己写诗读诗成了常态。办文学刊物,办荒原诗会;还很洋气的搞起了钢琴协奏小提琴配乐诗朗诵。生生地把个好好的家和局长弄没了。索性,背个背包,带个知己远离故土,流浪去了。

天南地北一通闯荡,最后在云南瑞丽停留下来。为他的更深层次的文学表现做了十几年的人文调研。这期间,他融入云南少数民族生活,也多次深入缅北金三角地区。其间,经济不宽裕的二星还出资给缅北一个镇修建戒毒所,还帮助过许多有困难的人。因此,在瑞丽在缅北,门哥很有些名气。

二星流浪十几年,水城的亲朋一直联系不上他,老父爱子心切,多方涉法,最终在瑞丽找到二星。目睹老父已经衰老的容颜和蹒跚的步履,想着自己远离父母没好好尽孝。抑制不住内心的酸楚,想想自己十几年没在父母身边,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人云:父母在不远游自己竟然一别十几年。之后他绝然卖掉房子,处理了一些带不走的物品,打包书籍手稿带着妻子回家侍奉父母,直至父母离世。

回到家中的二星,与父母住在一起,妻子也是一个极其孝顺之人洗衣做饭,为老人洗澡理发,把家打理得干干净净,把老人收拾的清清爽爽。两个老人得到悉心的照顾,安享晚年,乐不可支。二星回家,家里兄弟之间起了误会,以为二星是为了老人的房产而。二星痛心地向弟兄们表示我是为了我自己的良心我是为报二老的养育之恩我是为了弥补这十多年来未敬孝道的罪过是为了避免子欲而亲不的后悔请你们不要误解我,不要让我离开老爹老妈,他们老了,身边必须时时有人陪护。等老人往生,我第一时间搬走,绝对不多留一天。

两个老人相继离世后,二星在老人居住的小区,就在隔壁一栋楼租了一套三居室,一直住到现在。

我与二星的交往,亲如兄妹。他在云南时,我到他家小住。两居室的房间,简陋但整洁,书房就在客厅里。我从福建带了上好的茶叶,也带了茶具,我们一起到街上买一张凉席和一张竹子小圆桌,在客厅中央席地而坐,相对品茗。我知道他有写日记的习惯,我想读读他的日记。他离家时在火车上写的那篇日记,让我泪流不止,看完掩面失声痛哭。原来以为决然离家的二星,一定潇洒欢喜,不曾想竟然满满的离愁别绪厚厚的亲情爱情。

无论走到何处,身处何地,书,是二星生活的重要元素,书房是二星家最具魅力的地方不管有没有书橱书桌,二星都会把所有的书籍分门别类摆放得整整齐齐,简易的书桌上铺着雅致的台布,摆放着精美的艺术品墙面挂熟悉的书法家或画家的字画,时常点着熏香。走进他的书房,才真正地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富有。

我眼中的二星就物质生活而言,是那种简朴之人。映像中的他,常常穿着棉布或麻布缝制的宽松的休闲装。在他瑞丽的家中,天天都穿同款同色的一件中长的体恤。误认为他不爱洗澡也不爱换衣服,便忍不住说他不换衣服。他急了,把我拉进里间,打开柜子,抱出一摞足足有五十件之多同款同色体恤,哈哈笑着:“我换衣服的嘛!你看这么多,我天天穿一样的衣服,我换的

这突兀的发现,直接笑得我直不起腰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哦?真的简单得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见我大笑,他居然有点不好意思地拿起几要送给我,说是纯棉的,质量很好。他见我不解,笑着说:有人破产摆摊,八元一件,他出三元人家让他全要,他就全买了。他说还送了好多给朋友。我忍住拿了两件,当睡袍,挺好。

也就是那天,我看到二星夫妇的卧床竟然是一张只有一米二的宽度。二星和妻,都是圆滚滚胖乎乎的,我笑着问其妻“瑞丽这么热,你们两个不挤呀?

二嫂一脸幸福的笑:“不挤,一点都不挤。”

我看到了他们对真正的幸福的理解:不是屋大,不是富丽堂皇,不是花前月下,不是海誓山盟而是患难与共,心意相通。

物质生活的简扑与精神生活的富足,在二星身上形成巨大的反差,形成他独特的人格魅力。也成就了许多只有二星才能独有的笑话。

二星在贵阳工作期间,租住一套公寓,居住了六年之久,退房时,房东不解地盯着水表自语:“水表是不是坏了?怎么六年了用了还不到半吨水?”

其实,水表没有坏,是只有二星自己才真正地知道他的用水量。不洗脸不洗脚,更不洗澡吃过的碗也不洗,吃完放冰箱里,下次吃时拿出来接着用。用他的话:“佛身本清静,何处染尘埃。心里干净,不洗自洁。”

二嫂是怕了他了,洗个澡,要反复催好几次,象上刑一样。我们开玩笑嫌他,他还得意洋洋地说;“我不洗我不脏也没有异味。是因为我的灵魂是干净的。少洗衣服,衣服可多穿些时日,少洗洗涮涮少用水,于己,省钱,于社会,节约资源。”

有一个朋友的妻子一本正经地说:“这个阿门,你们一天说他不洗澡,他还天天吃酒吃肉的,我是个有洁癖的人,对味道很是敏感,但还真没有闻到阿门有异味。”阿门听后,好得意。

读书时,二星就写诗编剧本。他写的剧本被同学们搬上舞台,有一定的影响。毕业后二星爱写杂文。之后诗歌杂文散文随笔小说评论都写得很多,也很好。读书,写作,喝酒,针砭时弊,是他现在生活的全部

吕二叔可以不喝酒,但是绝对不可以不看书不写作。他可以同时进行多篇文章的创作。这是个奇迹。最近看了他几篇散文,如《环南巷二号》叙写旅居法国的贵州籍诗人与贵州年轻诗人们的故事。《立身无穷·了无牵挂》追忆贵州籍世界著名画家尹光中先生的散文,都写得美而有深度。

我与尹老也有交往,曾有感尹老灵魂的圣洁和人本思想人文精神的伟大,二星从思想人格人品到艺术对先生的评价,得到圈内共识。给人印象最深的是末的结束语:“先生一生忘形养气,积气养神;不修边幅,不拘身形之累,观其踪迹,乃明天地广阔,视野宏远。砂陶互相贯古今,泥绘汇融天地,亚麻衍涵神形,逆象绘画更追溯阴阳本质,高屋建瓴,独树一帜!堪称神与道合,故山有玉,草木不凋,精神昭四野,仰万古垂青!”短短数言即把尹老的精神内核和所有艺术形式,艺术成就,艺术高度表现得恰到好处。可见酒徒吕二叔酒品和才气都不输人。

说到底,就二星的作品而言,我最喜欢的,是他在戊子年夏天创作的《梧桐》。那年,诗人晋仁带着女友从北京回到六盘水,在师院大门对面的农家租房暂住,房子修好还未抹墙做装修,他们就住进去了。房间之间也没有安装门。两个相爱的人没钱没什么家具也没什么像样的物品,爱人就怀孕了。还没有准备好迎接一个小生命的到来,这个小生命就来了于是二星写了这首诗歌:

                 

                  梧 桐

                    ---献给小飞儿

               

               啊 一只鸟飞来了

               以碧玉的姿态来了

               她是蒲公英的羽毛

               风信子的良心

               她知道梧桐吐绿了

               她闻到了茶香和肉香

               孕于高原的灵石

               呵 天池的小浴女

               你听见荷塘的箫声

               听见了生命的叶片飞鸟不渡

               你越冬迁徙半醒半眠

               那只吹箫的青鸟

               趁河水未冻撒网捕鱼

               呵 是斯瓦特河的晨曦

               波光水影共沐共浴

               呵 是瓦拉纳西的夕阳

               起舞诱惑

               梧桐花开风生水起

               湛蓝天穹众神欢悦

               你是天竺的花蕊儿

               你就是沐浴万物的甘露啊......


晋仁的孩子出生了,真的是个女孩儿,飞儿成了她的名字。

这诗,我是读一次眼睛湿一次。诗中对生命的敬仰,对自由民主精神的礼赞,对爱的讴歌,闪烁着迷人的人性光芒。一贯刀一样尖锐的二星,有如是柔软细腻轻灵美好的诗句,让我觉得,交此一友,不枉此生。


作者简介:何诗萱,女,笔名巨泉,贵州省六盘水市作家协会会员,1988年开始文学创作。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作品散见于省内外刊物,热爱阅读,笔耕不辍。

                                                                                                                                                                                                                                                                                                                                                                                                                                                             (编辑审核:冯静海)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