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张玉禄 || 四载 · 三班

 二维码 1018
发表时间:2022-07-15 12:12作者:张玉禄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三班四年,许我以第一人称记之。我之回忆亦是三班人之回忆或部分回忆。怀念四年,甚念三班。

夜空蓝得清澈,砖地上摇曳的枫叶活泼而热烈,而伸手触摸时,却抓了空。戊戌年的夏天人人怀念,不只是岁月,不只是怀念。初到凉都,满街绿茵的梧桐树使我对此的向往。导航的逐渐结束,青春也逐渐开始,新的航向在前方。

嘈杂声中母亲与王老师说了几句话,而我却在人海中艰难完成报名流程。如今,回看报名时哥哥随手一拍的照片,竟有许多熟悉的面孔。九月的太阳炽烈到失去温柔,汗珠也开始出门兜风,结束后已满是疲惫。看着三个背影离我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熟悉的那个转角处。而我凝视许久转身走进校门口,我知道这一转身,便是一生的选择,便是青春的历练,便是岁月的无悔。校园里的一切事物都新鲜有趣,似乎每一片花草都有独特的思想,它们交谈着,摇摆着。龙山步梯高耸入云,山路崎岖盘旋,每一步都需踏地,都需。风景不失美好,楼层不乏雅致。

三号床一占便四载,好友一见仅四载。迷彩服上身的一刻,才觉时间恰如其分。足球场站队随意的二十三连,在总号角的催促下一路而上,跟着谭教官的步伐驶进网球场。不幸从最后一排跃进第一排,甚至跃至第零排。以为所谓训练百无聊赖,怎料凉都的雨过于热烈。不曾料到我会在九月天穿上保暖衣,天给我的第一个警告。一个眼神换来的第零排,也没有任何物件证明,随着一篇军训征文的尘封入海,谭教官和迷彩服至此远去。而二十三连也会在时间的冲刷下渐行渐远

从看不懂到不用看的课表,和小伙伴第一节课就早早前往教室。贵哥以其严肃的表情与我们对视,大学课程便如此敞开大门。飞扬的少年最动人心,奔跑的时候像是穿过了光阴,文章里的少年也像朱砂红的天空般飞扬,似乎在写作的指引下,有许多少年,有许多美好。幸得出现在少年的时光里,那是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哪怕只是简单的字句。

星河璀璨,阳光干净,在人间所有美好的存在。周树人、赵树理包围着我,甚至啊、喔、鹅也裹挟着语法的难关,总之最聒噪的还是那套太极法则。从他们身上,我看见每个人的一生,都只不过是来去双程。梳理作品作家的作业偶得优,仅此而已,便是我向上的动力。再回看无法摆脱高中的机械模式,有幸得然师提点。懵懂占据大半,我的现当代文学再也无法补充,就因是然师,所以百元幻灯片见证我的无知。悔没能一开始听懂她的课,让云里雾里徜徉嚣张。

后来的后来,还能听见。埃斯库罗斯的悲剧难以启齿,欧里庇得斯的《美狄亚》差点让我陷入僵局。塞万提斯的长篇至此未曾读完,又被陀思妥耶夫斯基绕晕,果戈里也不曾罢休。虽无十二分精神,但她永远都偏向于我们,我震颤于这样的温柔。

曾经一课的啊喔鹅,如今一本书,舌尖前音、舌面音的训练仿佛昨天。所以青春似乎不会错轨,允许风雨交加,荒谬和泥石流。我的泥石流如期而至,若石头砸得更多更好,恰泥土更多,深陷其中难以动弹。

夜晚的风浸骨,单薄打底裤还能撑得住,草莓基地见证我无助的呐喊,甚至觉得自己哭泣声如此刺耳。是啊,我的职责是平整土地,这片土地不允许有任何野草,可远方飘来几片叶子,却就算作我的罪恶。焦虑时光,暗自垂泪。恐人的一段时间没有谁陪着我,只是我在不断开导自己,也许正得了人儿们的逞。

依旧和生活顶撞,依旧在尔虞我诈中撒野,逐渐离开令人窒息的群体。这水不沾这树,我永远为新一轮的月亮狂欢,它们永远为日落雀跃。可然师依旧以温柔待我,护我周全,胜似父母。她要我再勇敢一点,无论这个世界怎么对我。微信上与然师的双向奔赴使我惶恐,于我之信任使我更具自信。她让我明白,冬天总不会是永远的,严寒一旦消退,万物就会破土而出。

网课也真的网住许多人,二年级就在泥石流的裹挟中逝去,生而为世界谋大同,哪怕残酷又荒凉。凉薄的世事我始终相信,依旧长存了几分温柔与坚定,永远浇不灭,打不动的。开始朝着心里的所想去努力,好在三四月做的事情,八九月给了我答案,也好在这答案并非完美。枯燥乏味的东西不再倾听,生命会平庸,但不要留给平庸。于是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于是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于是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于是我在龙山步道上反复背诵,尽力听懂古代文学课,坚持写好西方文论,真的享受美学,开始回味外国文学。

盘算着最后一节课,古代文学。也许从那时起,离别就悄然而至。当自己站上讲台,才知道自己当初有多让老师无奈。课前的准备是学生预习的十倍,四十五分钟的上课稿也得反复念几遍,始终抵不过实战的丝丝紧张。小朋友们都记得我的姓氏,第一次为学生准备礼物,花费了许多时间精力,但仅仅是实习老师而已。所以嘈杂的声音太多,聆听着,不被淹没。

我终于从一寸冰封的土地里,触摸到一万朵盛开的雏菊,所以跑得快,才都是风声啊。虽然后来也没能拿到最好看的那朵,但我也拥有了最不好看的九千九百九十朵。真理和热爱的意义,就是让我把死结解开,挣脱泥石流。

所以这四载收获许多,难过和悲痛,开心和快乐都交织着,混杂着。我希望我不是王维,我希望我是李白。突然想改变的念头,也是未来向我发出的求救信号。我不后悔生于三班,大翠总是在支持我鼓励我,不允许我有不好的想法。而还有许多好友也曾给予我鼓励,毕业之际便赠以印章。水已经漫过肩膀了,三班里的人也在告诉我水中华尔兹更美丽。

她们的温柔,温柔了我。人间骄阳刚好,风过林梢,彼时他们正当年少。也许我对三班的回忆,也是三班人回忆中的部分回忆,这是我以文字的方式赠与温柔三班的温柔。希望三班的我们:

年年有风,风吹年年,慢慢即漫漫。

日日无事,事复日日,忙忙亦茫茫。

日日升日,日落日日,旧旧依久久。

岁岁落暮,暮坠轮轮,暮暮即慕慕。

朝朝辞暮,尔尔辞晚,碎碎念安安。

释怀于此刻。吾与尔等会于戊戌,今已四载。今壬寅夏宴众人,不舍之意尤然心生。虽其间数恼,或忧,然今之释怀。恐吾之者,今再无之恐。愿维热与爱,赶赴山与海,缘之再见,亦尤今昔。


作者简介:张玉禄,笔名槐序,90后文学爱好者,贵州仁怀人。作品散见于《六枝文艺》《西部散文选刊》《西部散文学会》《西南文学网》《南方文学》等,在文字里感受生活的烟火气息。

                                                                (编辑审核:冯静海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