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何维江 || 一方水土(连载之三十七)

 二维码 8924
发表时间:2022-07-11 17:02作者:何维江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姜德山住的牛棚,是夜郎村名符其实的牛棚。这是一排生产队用来关牛的牛厩,牛棚一律用碗口粗的杂木一格一格的钉死,相当牢固,棚顶是青一色的茅草,垫厩的也是青一色的茅草。现在有几格仍关着牛,牛屎的臭味老远都能闻到,牛的哞哞声也时不时传出来。

玉兰当然是熟门熟户的,姜维紧跟着母亲来到紧靠公房的那格牛棚。牛棚里有些昏暗,姜维的眼力好一会还回不过劲来,所以看不清父亲的样子。

但牛棚里的姜德山是暗处看明处,他一眼便认出了自己的儿子,于是,他踉跄着扑到门栏边,隔着木格喊道:“维儿,我的维儿,爹在这里,快过来。告诉爹,你怎么来了?”

闯入姜维眼帘的是一个蓬头垢面的人,他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父亲。才几十天没有见啊!爹的胡须竟有寸把长,瘦削的脸上不但面黄肌瘦,而且伤痕斑斑,身上破旧的衣服已被撕得不成样子,他说话时总是不住的喘气。姜维顿时又忘了向妈保证过的话,又禁不住男儿伤心的泪,他哇的一声竟哭了起来。孩子的感情是脆弱的,如此触景生情,人到伤心处,怎能不落泪呢?

看着被折磨成这个样子的丈夫,玉兰的情绪也受到姜维感染,她也忍不住流起泪来,娘俩哭成一团。

姜德山伸手拉过姜维的手,拍了他几下,说道:“维儿,如果你真是爹的好儿子,就不能在这里落泪,更不能放声大哭。男儿有泪是不轻弹的,爹现在虽然不成样了,但爹心里是亮的。爹是个堂堂正正的人,爹没有犯法,爹不怕他们,爹总有一天会回家的。”

看着爹炯炯有神的眼睛,姜维似乎触及到了强力的电波,他强忍着汹涌的泪泉,摸着爹脸上的伤痕,说道:“爹,维儿好想你,今晚就让维儿跟你住牛棚吧!我好久没跟爹睡一处了。”

姜德山乐观地一笑:“傻孩子,跟你妈睡不一样吗?维儿,只要你与你妈平安无事我就很高兴了,以后要听妈的话,别惹妈生气哟!”

姜维点了点头,从妈手里接过热饭热菜,递进去说:“爹,你趁热吃吧!你要养好身体,只要你健康,我和妈才放心,我们就是少吃点心里也是高兴的。爹,我知道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舒老师说,好人才会一生平安。”

一提起舒老师,姜德山象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把碗往外一推说:“维儿、玉兰,我今天下午好象看到舒老师也被关进牛棚了,他无亲无故的,以后你们送饭,好歹多送一份来。维儿,你现在就端着这些饭菜和水顺着牛棚逐一找过去,找到了就给舒老师吃,我与你妈在这说说话——唉!象舒老师这样好的人,也说人家是右派分子,难怪我也会被人家说成是走资派了。”

玉兰怕这些话让人听到不好,她忙说:“德山,以后在别人面前,说话还是要有点分寸的好。这样你会少吃些苦头。维儿,先把水拿来给你爹喝点。”

姜德山忙摇手道:“都给舒老师送去,舒老师年轻,这点饭菜和水是不够他吃的。我其实不饿也不渴,等会再给我送点来就行了。”

姜德山高尚的品质,潜移默化地感染着姜维,况且舒老师也是姜维最崇敬的人。所以,他不再犹豫了,提起饭菜逐一找了过去。

在第五格牛棚里,姜维终于找到了舒老师。但见他三七开的小分头仍整理得象模象样,苍白的脸上被擦破了几块皮,白衬衣上污斑点点。他盘坐在门栏有亮的地方无事人似的读着书,那安然自得的神态仿佛就跟在自己的家里一样,就连姜维轻身来到关他的门口他都全然不知。

姜维心情激动地喊了一声:“舒老师——”

舒泽一听这熟悉的声音,立即就知道是谁来了,他抬起头,高兴地说:“姜维,你怎么来了,怎么知道我在这。”

这时姜维才看清舒老师的眼镜已被打裂成条块样,脸颊被打的地方有些红肿。他耽心地问:“舒老师,你没事吧!脸好肿的。”

舒泽笑道:“没事。没有伤筋动骨。”

姜维把篮子搁下,边拿碗边说:“我爹让我给你送饭过来,还有一缸水。舒老师,你饿坏了吧?”

舒泽显然有些感动,但一看那饭菜是没动过的,就断定姜德山还没吃,于是忙推辞说:“我不饿,快送给你爹去吃吧!他够惨的了。”

姜维急忙搪塞道:“爹知道你一天没吃东西了,才让我送过来的,我爹的饭我妈又去拿了。”

舒泽只好相信。一天茶水未进,他真的饿惨了,他接过水咕嘟咕嘟喝一了气,喘口气道:“真是雪中送炭啊!姜维,今天恢复上课没有?”

真是个敬业的好老师,自己被整成这样了、饿成这样还关心着学校的事。姜维想:还是让他吃了饭再说,于是卖个关子道:“请老师先把这些东西给消灭了我再告诉你,否则就无可奉告——来,这是饭、这是菜。”

“ 想不到你这小子也会说俏皮话了。”舒泽说话时,正想去接饭菜。

谁知斜刺里杀出个程咬金,汪来富一脚踢了过来,不偏不斜把碗踢飞,饭菜洒进了牛厩的粪草上。汪来富怒气忡忡地吼道:“姜维,谁让你这小坏蛋给大右派送吃的?是不是在高什么阴谋诡计?现在不给我老实交待,明天非让你陪斗不可!”

“对,明天抓这个小坏蛋去陪斗。”汪来富的爪牙们给他帮腔,个个都显露出一付得意神态。

姜维气得七窍生烟,握紧拳头又想冲上去打汪来富。他咋个咽都咽不下这口恶气。

舒泽眼急手快,急忙抓住了姜维,并给他一个劲使眼神,让他冷静。拉住了姜维,舒泽严肃的眼光立即盯住汪来富,寓意深刻地说:“来富同学,但愿你家里没有置放那瓶从海里捞出来的魔罐,但愿你的灵魂不要太扭曲。否则,作为你的老师,我的罪恶将更加深重。”

说完这些话,舒泽便一心一意地去拣拾牛粪上的饭菜,一粒一粒送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吃着。

姜维的泪水,又禁不住一串一串跌落下来。在这个世界上,最令人伤心的事莫过于自己的人格受到别人的侮辱!爹受了不白之冤,自己咋就成了小坏蛋了?饶不是舒老师拉住他,饶不是妈的叮呤又在耳边响起,姜维就是拼了这条小命,也要向汪来富讨个说法的。一看到舒老师那大肚能容容天下能容之事的神情,他就想起了韩信胯下之辱的故事了。于是,他好象理解了爹为啥会那般坚强,舒老师为啥会这般宠辱不惊。

汪来富不是无知,而是仗势欺人。这段时间,大凡过去对他有过冲撞的人,几乎无一例外的要遭到他的报复和欺辱,他才不管你什么灵魂,魔罐。他现在只知道姜维曾经打过他,舒老师曾经苛刻过他,如果现在不依仗爹的权势来惩罚这些曾经与他过不去的人,或许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他嘹了一眼在草地上拣饭吃的舒泽,不屑一顾地说:“你以为你还是我的老师啊!你看你那狗吃屎的样子,你配吗?我是魔鬼又咋的,我恨不能一口把你给吃了。”

舒泽一如身边没有任何人一样,对汪拉富的话充耳不闻,仍全心全意地拣食地上的饭菜。

这又激怒了汪来富,他踢了一脚厩门,说道:“装憨是不是?好,我看你吃得香甜,我让你吃得更好。”他边说边就掏出小鸡鸡朝洒在地上的饭菜屙尿,还怂恿身后的伙伴道:“都来屙!”

舒泽仍没有正眼看汪来富一眼,只是麻木地摇了摇头,仍拣食着被尿淋过的饭菜。

姜维难受地说道:“舒老师,别拣了,我再去给你弄一碗,那些饭菜真的太脏了。”

舒老师微微一笑道:“好孩子,这些饭菜要不是你给我送来的,或许我连看都不看它一眼。”(未完待续)


(编辑:陈友云 审核:吉庆菊)

‍                     



‍                     

                                                  《《上一节‍      回目录  下一节》》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