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王刚  潘玲 || 水西逸史(新编历史剧)

 二维码 6629
发表时间:2022-07-02 21:03作者:王刚   潘玲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新编历史剧]                                                                               

时   间   大明永乐元年(公元一千四百零三年)初春。

地   点   黔西北、黔中地区,均属水西故地。

人   物

顾成——明初贵州都指挥使,年逾古稀。

阿期陇弟——明初贵州宣慰司宣慰使,彝族,奢香夫人独子,明太祖朱元璋赐“安”,汉名“安的”(“安弟”)。二十五、六岁。

应贤——原名叶希贤,明建文朝都察御,建文皇帝逊国逃难时削发相从,“应贤”为法号,中年。

张翰臣——顾成幕宾,中年。

建文帝——明惠帝朱允炆,时已逊国,为云游和尚,法号“应文”,二十六岁。

顾木兰——顾成之孙女,顾统之长女,十八岁。

奢助夫人——彝族,奢香夫人侄女,阿期陇弟夫人。

允则陇——阿期陇弟的管家,年逾花甲。

蒙面人——明建文朝翰林侍讲方孝孺之书僮方义,青年。

永乐帝——明成祖朱棣,时年43岁。

兵丁、武士若干。

牧童、乡人若干。

第一场   清虚洞刀光剑影

[幕启:初春的乌蒙大地,山峦起伏,草木青翠,虫鸟和鸣。杜鹃花含苞欲放,百灵鸟上下翻飞,一派生机蓬勃的春天景象。

[群山围拱之下,有一块狭长的坝子。清澈的小溪在坝子中间蜿蜒流动;一条青石铺就的驿道,如影随形地在溪边盘旋;驿道的两旁,迎春花竞相绽放。不远之处,天生桥兀然耸立,天窗洞豁然而开,清虚洞隐然可见。

[山风呼啸,清脆的马蹄声在山间响起。

[画外音:“孙儿,前面就是九里箐,离慕俄格不远啦,让大家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好嘞!”

[随着一阵“吁!吁!”的吆喝声,马蹄声止。

[一队官兵出现在坝子上。

顾木兰   (手持马鞭走到一块岩石前,用马鞭拂了拂石面)爷爷,您坐这儿。

顾   成   (手捋长须,举目四顾)嗯,这里不错。(在石头上坐下,指着旁边一块石头)先生请坐。

张翰臣   谢谢老将军!(坐下)

顾   成   先生不必多礼。[顾木兰带着两个兵丁在远处布哨,其余众兵丁四处散开,有的席地而坐,有的在以袖拂汗,有的在溪边饮水。

张翰臣   老将军此番奉旨前来慕俄格探访宣慰使阿期陇弟大人,乃是当今皇上稳定江山、安抚西南的一盘大棋。昔日太祖皇帝“开一线以通云南”,就是要巩固贵州高原这个战略要冲。老将军过去镇守贵州多年,深知此理,是故上书今上,自告奋勇重返黔地,镇守一方,可谓深得圣心。皇上盛赞老将军“忠而自信,勇而善谋”,“用佚高年,乃心不忘朝廷”,可谓恰如其分!

顾   成   顾某一介武夫,虽有忧国忧民之心,却无妙笔生花之能,若不是先生鼎力相助,以老夫的粗言俚语,岂不有辱圣听!

张翰臣   非也!非也!当今皇上乃一世豪杰,素有从谏如流之风,并不在乎言辞之雅俗。老将军年逾古稀犹然胸怀天下、忧国忧民,居安思危、深谋远虑,令人景仰!

顾   成   顾某少壮之时,即投军太祖皇帝麾下,置身戎行,已历半纪之秋。大小数百战,虽略有微功,然较之今日之荣耀,则不足为道矣!

张翰臣   老将军一生功高劳苦,而从未有过一己之私;年逾古稀,依然为国戍边,可钦可敬。今虽远在天末,仍一心以国家安危、苍生社稷为念,古今名将,难有一人做到此功。

顾   成   先生过奖!我朝立国时日尚短,且自开国以来,国家几经磨难,已是积贫积弱。蒙古鞑子虽远遁漠北,并已分裂为鞑靼、瓦剌、兀良哈三部,然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其势依然庞大,且时时不忘牧马中原。

张翰臣   据学生所知,西南诸民,虽经多年安抚,仍然心怀疑虑。

顾   成   不仅如此,水东、水西诸部,虽有安氏、宋氏两家镇守,却因靖难之变方息,天下纷扰未稳,土民难免有狐疑之心;云南境外的安南、缅甸诸小国,貌似臣服,实则对我大明有觊觎之心。

张翰臣   学生闻得边报,东南海道,倭寇时复出没,剽掠杀戮,弄得民心扰扰。

顾   成   是啊!内忧外患,危机四伏,稍有不虞,即起烽烟。倘若中原豪俊闻风而动,则大明江山,难保安宁。由此看来,外御边而保家国、内修德以安民心,乃是头等大事。

张翰臣   (竖起大拇指)老将军高见!不过,学生有一事不明:水西安氏,所辖地域甚广,雄踞乌蒙,虎视天下,首领阿期陇弟虽被朝廷封为贵州宣慰司宣慰使,却被族人尊称为苴慕,实为当地君长。倘若阿期陇弟少年轻狂,不听朝廷束,如何是好?

顾   成   先生提醒得是。然在老夫看来,安氏家族素有胸怀天下、顾全大局的传统,非夜郎自大之辈。早在蜀汉时期,其远祖妥阿则,汉名济火,就曾帮助诸葛亮南征有功,受封“罗甸国王”。我朝立国以来,阿期陇弟之父蔼翠、其母屠香夫人于国有功,故而得以世袭贵州宣慰司宣慰使之职。阿期陇弟虽然年轻,但是家风使然,不会做出出格之事。

张翰臣   据学生所知,阿期陇弟少年时代就前往金陵,就读于京师太学,精通彝汉两族文化,学识丰厚,眼光独到,与其祖辈父辈相较,更难对付……

[突然,“嘘——”的一声,一支响箭在空中长啸,紧接着传来急促的号角声、敲锣声,“冲啊!”“杀啊!”的叫喊声,其中一个声音在大喊“别让顾成跑了,抓住狗贼顾成,赏黄金百两!”

[小将顾木兰不待令下,拔出长剑,带领兵丁向外杀出。

[空旷的山谷里,传来一片乒乒乓乓的兵器撞击声。

[红光满天,血流成河。

兵丁甲   报!一伙贼人已将木兰姑娘一干人马围住,兵丁死伤过半!

[顾成伫立石上,举目远望。他表情复杂,岿然不动。

兵丁乙   报!贼人势大,木兰姑娘命令我等前来保护老将军,请老将军移步清虚洞以避其锋!

    [顾成毫不不答理,只顾静观战况。

    [斜刺是一队彝兵突然杀来,贵州宣慰司宣慰使阿期陇弟、宣慰使夫人奢助手持长剑,带领彝族兵丁上。

阿期陇弟 (拱手)贵州宣慰司宣慰使阿期陇弟救护来迟!

奢助夫人   (拱手)参见顾老将军!

顾   成   (拱手)有劳安大人和夫人亲来救护!看这伙贼人的武功招式,应该不是西南本地之人,请苴慕大人传下号令,务必生擒,以便查明来历。

阿期陇弟   老将军高见!此伙贼人已经跟踪老将军多时,我与夫人奢助一直暗自紧随其后,唯恐惊动了老将军。

[顾木兰右手持剑,左手提着一个蒙面人来到顾成跟前。顾木兰将蒙面人推上前,一剑将其脸上的黑布划去,眼前立即露出一张惊恐而愤怒的脸。只见蒙面人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奋力向顾成砸去。

[“当”的一声,山谷震响,石块被阿期陇弟的宝剑磕飞。

[顾木兰愤怒之极,她长剑高悬,奋力砍下。

[突然又“当”的一声,长剑被阿期陇弟用剑隔开。

阿期陇弟   (宝剑入鞘)木兰姑娘莫急,先问问他的来路。

顾木兰   (一手持剑,一手压住蒙面人的肩)跪下!

蒙面人   (用力挺身,冷笑)哈哈!老子虽然技不如人,却也有几根铁骨,(扭头斜视顾成)哪像你们顾家软骨头,贪生怕死,被人擒住就双膝点地,跪下求饶?

        [顾木兰举剑要砍,顾成挥手止住。     

顾   成   你为什么要追杀我?是谁指使你来的?

蒙面人   (冷笑)哈哈!你居然不知道我为什么追杀你?你这个忘恩负义、贪生怕死、变节投敌、为虎作伥的狗贼,不思太祖皇帝的隆恩,背逆朝廷,人人可得而诛之,还需要谁来指使?

顾   成   我倒要听听,我何时辜负了皇恩?我何时背逆了大明江山?

        [背景音像:刀剑交集,火光冲开,杀声四起,燕王朱棣率大军冲入皇宫,忽见宫人围着一具焦尸,朱棣指尸高喊:“皇帝,我在是帮你铲除权奸,你为什么要死?”众将下跪急呼:“建文皇帝已死,请王爷即登大位!”朱棣随即登上龙椅。

蒙面人   你为了帮助朱棣逆贼窃取大位,把好端端的大明江山都断送了,弄得金川横尸,流血漂橹,京城残破,神器易位,先皇罹难,忠良屠戮,生灵涂炭,百姓流离!忠臣义士,都恨不得食你的肉、寝你的皮,你说你该杀不该杀?

顾木兰   (再次拔剑)你再胡说,我割掉你的臭嘴!

蒙面人   (冷笑)哈哈!想杀就杀,想剐就剐!我方氏一家十族都被你们诛尽了,我还怕死?(仰天大喊)相公啊!您的书僮方义随您来了!(猛然向顾木兰的剑口撞去,倒下)   

        [顾木兰急收宝剑,一脸愕然。

顾   成   (蹲下抚尸)唉!可惜呀,可惜,可惜一条忠烈汉子!

阿期陇弟   (大为迷惑)此人好生面熟,他是谁?

张翰臣   看来,他是翰林侍讲学士方孝孺方希直先生的书僮,是为主人报仇来了。可是,他哪里知道,为了营救方孝孺先生,老将军连皇上最信任的太子少师姚广孝都请出来了。唉!方先生和皇上,一个执意要死,一个执意要杀,这怎么能够怪老将军呢?

阿期陇弟 (大悟)难怪我说这么面熟。洪武二十五年,我在京师太学,学成将归之时,恰遇方希直先生晋京面圣,与方先生曾有一面之缘,那时他身后的书僮,尚是一个弱冠少年。后来方家被诛了十族,这个小书僮居然能够死里逃生。(惋惜地)可是今天……唉!

顾   成   (蹲下抚尸,痛苦地)义士啊,顾某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可是,顾某不能死,自有不能死的道理,这个你知道吗?(叹气)唉!顾某好羡慕你啊,想死就可以死!

张翰臣   (安慰)老将军不必伤心。

顾   成   (站立抬头)唉!皇上啊,我知道你有太祖皇帝那样具有雄才大略,可是您、您、(呐喊)您不能少杀几个人吗?

张翰臣   (恐慌地)老将军不必如此。   

顾   成   (双手抱拳向天遥拜)方先生啊,顾某不是不想救你,而是人微言轻、回天无力啊!皇上诛你十族,顾某心里也在滴血!可是今天,你最后一个漏网的家人竟死在了我顾家的剑下,我有罪啊!

阿期陇弟   老将军不必自责。

顾   成(叹气)唉,这正是应了那句话:“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痛苦地)这、这、这、这叫我如何是好?(转身)木兰!

顾木兰   在!

顾   成   来日选块风水宝地,把这位义士安埋了吧!

阿期陇弟   不劳老将军和木兰姑娘费心,待我吩咐下人。(发令)允则陇!

允则陇   在!

阿期陇弟   速在杜鹃山下选一块风水宝地,用上好棺材,按咱们彝族的最高礼遇,将这位壮士安葬好!

允则陇   (鞠躬)是,苴慕老爷!

[“呜——”悠长而悲怆的号角声再次响起。顾成举目远眺,远处的喊杀声、锣鼓声连成一片,一个声音在大喊:“顾成老叛贼,纳命来!”

[顾木兰带着士兵簇拥在顾成跟前,彝族兵丁四面护持着阿期陇弟夫妇。

顾木兰   爷爷,让我们把这群恶贼全解决了吧?

顾   成   (喟然长叹)唉!你爷爷一生杀人无算,但杀的都是该杀之人。这些人虽然不顾一切地要追杀我,却也是些忠臣义士啊!避开他们,我们上马!

阿期陇弟   (向彝族兵丁发令)跟随木兰姑娘,保护好顾老将军!

众彝兵   得令!

        [众人下,兵丁抬着蒙面人尸首跟随在后。

[清脆的马蹄声又在山间响起。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切光。



(未完待续)



微信图片_水西.jpg

作者简介:王刚,1964年出生于黔中一个小山村,1978年以近乎半耕半读方式在本村小学戴帽初中班毕业,考入本县师范学校。1980年开始从教,从家乡的小学教起,依次教过小学、初中、高中、大专和本科大学,先后担任过中学教导主任、中学校长、高校教务处副处长。2007年调入贵州戏剧创作中心,任编辑部副主任、二级编剧。2012年回归教育,历任贵州师范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党委副书记、生物科学学院党委书记、学校“两馆”(贵州师范学院校史馆、贵州教育史馆)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等职。现为贵州师范学院校友工作办公室主任兼党政办副主任。工作之余,笔耕不辍。先后发表有长诗《涅槃之歌》、小说《食菌英雄传》、散文《穿过西部教育的横截面》、报告文学《英雄母亲的故事》、新编历史剧《大瀑布》等。其文集《远山的诱惑》正在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



(编辑:杨 宇   审核:吉庆菊)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