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余洪梅 || 童年趣事——堆雪人

 二维码 8051
发表时间:2022-06-29 09:56作者:余洪梅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今年春节,天空下起鹅毛大雪,交通受阻,出行不便,于是便与爱人带着两个孩子在自家楼顶上“堆雪人”,重温儿时的快乐情景。

大年初二这天,天亮得比以往早些,准确的说,那是积雪映照后的客观反应。早晨七点不到,我们一家人便早早起床,匆匆盥洗后,吃完婆婆手工包做的暖心汤圆,两个孩子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窃喜,拿着他们平日里玩的塑料铲子,向银装素裹的白色世界飞奔而去。

雪地里的两个孩子各自为阵,各玩各的,大儿子用小铲子收集雪堆在一起,可怎么也堆不出他心中“雪人”的样子,流露出一副既高兴而又沮丧的神情;小儿子本就还没见过几次雪,他用铲子把雪铲起来后转移到别的地方堆放,还把积雪抓起来往自己和哥哥身上撒,然后哈哈大笑,他大概还不知道“雪人”是长什么样子,只是一味的乐在其中。

   爱人很快加入他们,他手把手教大儿子如何滚雪球。爱人先用双手捧起一捧雪,揉成一个小冰球,然后把它放在厚厚的雪地上来回滚动。不一会儿,雪球越滚越大,越滚越厚重,推动起来不像之前那般轻松自如了。大儿子一边效仿着爱人如何滚好雪球,一边向弟弟炫耀他滚出的雪球又大又圆又结实。小儿子自然还不懂得哥哥是在炫耀他的劳动成果,依然在一边自娱自乐,拿着铲子东戳西戳,还倔强很,“不服教”。

此时的雪越下越大,简直像筛子筛一样。看着孩子们的小手和脸蛋被冻得通红却怎么也不愿意回屋里烤火取暖,我只能从屋里给他们拿来手套和帽子戴上。我心疼他们身体受到的寒冷,但是我更理解他们此时此刻的乐趣。

我站在雪地里默默地看着他们,任由纷飞的雪花落满我的头顶和肩膀,我用手机拍摄下他们在雪地里玩雪的每一个动作,以便让他们在长大后依旧可以找到童年趣事的一些蛛丝马迹。

“弟弟快看,爸爸真棒,雪人堆好了!”大的孩子突然欢呼雀跃起来,于是我把目光转移到爱人堆的雪人身上,在我看来,其实那只能算作雪人的“雏形”,只不过是大小雪球摞在一起,多了用煤炭粒制作的眼睛和鼻子罢了。

   爱人问大孩子:你说这雪人还差什么?古灵精怪的大儿子又岂会不知道雪人还少了耳朵、嘴巴还有手脚呢?他立刻叫爱人教他把这些欠缺的部分补齐了。爱人从家里找来一些道具,先用水彩笔把雪人的嘴巴描绘出来涂成红色,然后用雪捏出两只耳朵贴在雪人的脸颊两侧再涂上颜色,再用玩具手掌插在雪人身体的两侧、用雪覆盖捏紧后当作雪人的手,最后给雪人戴上一顶小红帽。

“好了,堆好的雪人就是这样了,我们回家吧!”爱人对孩子们说道。

“不对,爸爸,这个雪人还没堆完,她还没有腿和脚。”大儿子天真的问道。

“雪人本来就是没有长腿长脚的,所以不需要堆腿和脚。”爱人笑着说道。

听着爱人这么滑稽的回答孩子的问题,我差点笑出声来。此时小儿子也不再一个人自己玩了,他走到成型雪人面前,用好奇的眼光上下打量,我想他心里一定在想:“原来雪人就是这样子的?”与此同时,我也听到大儿子在一旁念叨:“原来雪人没有腿和脚?”

看着雪地里的雪人,看着漫天飘飞的雪花,看着孩子们天真烂漫的笑容,我不禁想起小时候父亲带我和姐姐在院坝里堆雪人的快乐情景。想必多年以后,这也将是孩子们成长途中一段弥足珍贵的记忆。


作者简介:余洪梅   中共党员经济学学士六盘水市钟山区文学沙龙会员、六盘水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供职于贵州水矿那罗寨煤矿组织科,有大量文艺作品刊登于《贵州水矿》《盘江煤电文化》《水矿信息》《六盘水日报》西南文学网,偶有作品登于《当代六盘水》《贵阳晚报》《贵州作家报》、天眼新闻、《贵州日报》


(编辑审核:陈友云)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