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王喜东 || 你是我的兄弟(奋斗篇)

 二维码 5077
发表时间:2022-06-27 13:06作者:王喜东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那一年正月十五刚刚过完,正月都还没结束,大家都还沉浸在节日的悠闲节奏和喜庆的氛围之中。经过一年的辛苦劳作,大家都觉得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毕竟嘛!春节对于中国的老百姓可谓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事情。那几天你可以不分白昼地胡吃海塞,天昏地暗地睡到自然醒,就算是你上班迟到或者早早开溜,被领导撞见都会一笑而过,大家都心照不宣。“过年嘛!”似乎过年你可以做些略微出格的事情,大家都可以原谅或者视而不见。

小军是正月初二就从老家回到了矿上上班,毕竟一线安全生产还是正常运作的。管军回到父母家中则整整蜗居了五天,除了吃喝,基本全部赖在床上,尽情享受接纳着父母呵护,感觉仿佛又回到了童年,不用去想任何事情,也不用去理会任何事情,只要负责一件事,那就是吃好和睡好。

直到小军背着背篓敲开了家门,管军才从床上爬了起来。背篓里装满了小军带来的土特产,腊肉、血豆腐、晒干的土豆片……。自打两兄弟相识,每年小军过年回家都会装满这一背篓的心意来到管军家!新年里第一次兄弟相逢,啥都不说,自然是先喝酒,而且要一醉方休,当晚小军便住在了管军家。

第二天中午两人一起坐车赶回单位,由于小军当天下午要上中班,管军要第二天才上班。晚饭后回到寝室,管军早早地睡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管军听见走廊里吵吵闹闹的,刚开始管军还以为是天亮了呢,摸起手表一看才11点半,翻了个身裹着被子又睡着了。没睡一会,突然听见了救护车的警鸣声,这次管军听得非常真切,抓起一件外衣拉开房门一看,顿时傻眼了!只见楼下人头攒动,密密麻麻站了无数的人,三个一伙、五个一群地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再向远处看去,只见矿区井口方向灯火通明,红色的、黄色的、蓝色的灯光不停地闪烁着!

正当管军被这场面震惊不已的时候,身边匆匆地走过一个人,管军一把拉住他的衣袖问道:“怎么回事?”

“井下出事了,工作面瓦斯突出!”声音虽然低沉,但这次管军彻底地清醒了,头脑里那一刻感觉特别地清醒,是真的!没人同他开玩笑!

“小军上中班!就在工作面!”管军声嘶竭力地喊了一声。接着连滚带爬地冲下了楼梯,拼命地朝井口方面跑去,一边跑嘴里一边机械地重复念叨着:“小军上中班、小军上中班……”也不知道是为了安抚自己那颗感觉像要跳出胸口的心脏,还是提醒着自己什么,管军一口气跑到了井口边上,要不是一双有力的大手猛得拽了管军一个趔趄,管军都没注意自己冲断了围着的警戒线。

“小管,你疯了?”定睛一看是矿上保卫科的同志拉住了自己,管军哆嗦结巴地指着井口说:“我兄弟……小军……上……中班!”

“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呢,别添乱,去外面等着。”管军被保卫科的同志推到了警戒线外。

一阵寒风吹过来,管军打了个冷战,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个单裤,脚上的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掉了一只,脚底钻心地疼,抬起脚一看,脚底一条口子,鲜血正不停地涌出。

这时旁边等候的人群中有人递给了管军一条手绢,“赶紧包上吧,别着急,没事的。”声音这么熟悉,扭头一看,是张姐。管军一屁股坐在地上,拿起张姐给的手绢胡乱地把脚包了起来。张姐一旁低声地说:“唉,整天里最担心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现在啥也不能想,要往好处想,你越往好处想说不定就没事。”

管军猛地一下想起张姐的丈夫也是在井下上班,而且是一名跟班队长。

“王哥呢?也在上班?”管军急切地问。

张姐用手拍着管军的肩膀说:“没有,你王哥今天没上班。我们在家都睡了,听见出事了,赶紧和你王哥跑过来,看有什么忙能帮上的不,唉!来了其实啥都帮不上。”

“小军是中班?”张姐小声地问道。

两人的关系像张姐这些熟悉的人都知道,而且小军知道张姐和管军在一起工作,在路上遇到总是热情地打招呼,看见张姐手里拎着重一点的东西,总是急忙过去抢过来帮着拎。张姐回到办公室就会和管军说:“今天见到你那个兄弟啦,还帮我拎东西呢!小伙子真不错,你见到他,替我再谢谢他啊。”

管军把头深深地埋下,双手抱着头抽泣了起来。张姐见状蹲下来挽住管军的胳膊说:“没事的,兄弟,小军那么善良的孩子,老天自有厚爱的!”可说着说着张姐自己也哽咽了起来。两人就这么依偎着,默不作声,目不转睛地盯着井口的方向。

“出来了!”

不知道哪来的一声,原本安静的人群迅速地躁动了起来,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往井口方向聚集着。在人缝中管军瞧见,陆续两个担架被穿着红色救生服的救护队员抬上了救护车,救护车拉着刺耳的警报呼啸而去。管军则不由自主地跟上救护车离开的方向跑过去,就在这时,管军听见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哥!”

“小军!”当管军从震惊中转过头看见小军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这时候他感觉自己就需要发泄,而发泄的对象就是小军。管军冲了过去对着小军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乱打,也不分轻重,不分地方,反正就是不停地拍打着小军,小军则不停地哭,也不躲闪,任凭哥暴风骤雨般的拳头砸在自己的身上!

当管军蹲在地上喘着粗气的时候,小军也蹲在哥的身边一声不吭,只是不停地流着眼泪。

“赶紧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管军一把推倒蹲在身边的小军。

小军起身过来扶起管军,走到路边的草地上坐下才说:“哥,今天回来后,一回寝室就看见,原来的一个初中同学从老家过来在等我,也想来这里报名上班。我就和班里请了个假,我上明早的早班,于是我们俩就去找到我的同学陈亮,三个人一起去吃的饭,喝了些酒。等回寝室刚想睡觉,就知道出事了,赶紧跑过来!让哥担心了!”

这时候管军突然感觉很累,浑身上下就像散了架一样,身体往后一倒,迎面躺在了草地上。眯着眼望向天空时,这时才发现天空中已经出现了一抹鱼肚白。

经过十多个小时持续不断的抢险救援工作,先后有六名矿工被抢救出来,其余人员全部升井。此次事故中共造成两名同志死亡!

上级部门责令红星矿立即处理好善后工作,且全矿停产整顿,组织人员学习,总结经验教训。待事故调查报告出具后,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上级的一纸命令犹如在这寒冷的冬天里打了一个响雷!整个矿区都被这次事故的惨痛教训气氛笼罩着,哪里还有节日的气氛!办公楼里、街头巷尾、茶余饭后大家的话题都始终围绕着这次事故的前因后果而谈论着。

接下来的几天,管军每天等小军学习完后,都带着他一同回到父母的家中,生怕把他弄丢一样。在家里母亲总是不停地给小军碗里夹菜,大家都是心有余悸,想着都后怕。

管军的父亲把这些都看在了眼里,这天晚饭后把管军和小军叫进了书房,关上门,泡上了一杯热茶,让两兄弟坐下说道:“这件事让你们害怕了,是不是?”两人点了点头。

“害怕很正常,我刚干煤矿遇见这样的事比你们俩还害怕,可害怕有用吗?”老人家继续说道:“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就要面对这样的事情,小军这次算是不幸中的万幸,算是运气好,但接下来怎么办,还能抱着侥幸的心态?还能指望着一辈子都有这样的好运气?能有吗?”

两人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下。

“干煤矿,就要面对这些事,要是都不能面对,不能保持正常的心态去看待它,不去总结经验教训,大家都因为这种事情都不干了,都回家种地去了,那煤矿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你们知道不?你们手里发的《煤矿安全规程》是怎么来的?都是通过一件件血淋淋的教训得来的!平时让你们多看、背熟,真正明白理解里面的含义,你们还不当回事,这回知道了吧!”   

老人家越说越激动,一口气把当初告别家乡来到贵州,从一无所有到现在建设起百里矿区的经过,都完整地叙述给了他们两个听,有些甚至连管军都第一次听说。那晚老人家说了很多,说到很晚,但说得最多的就是在困难面前该怎么样去面对和接受,并想着办法去解决它!直到在管军母亲不停地催促下爷仨才去歇息。

过了很多年以后,小军悄悄地告诉管军,要是没有当年那晚老爷子的一番话,其实那时小军就是打算不干了,真的准备回家种地去了。只是当时面对管军、同事、领导不知道怎么开口去说,正是犹豫不决的时候。

一个月后,上级的处理意见及恢复组织生产的通知下达了,这件事总算是过去了。久久笼罩在矿区上的阴霾一扫而光,矿区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和喧嚣。

虽说事情过去了,但这件事造成的影响在管军和小军的心里是略有不同的。小军毕竟从事的是生产一线的工作,看着身边朝夕相处的同志就这么离开,心里每每想起都忍不住地难过伤心。小军无数次地问自己,以后自己就这样碌碌无为下去了?就这样混到退休?当退休后别人问起,你是在矿山工作的啊?那井下什么样?割煤的机器长什么样啊?你会开吗?一连串的想象让小军难以入睡,该怎么办呢?

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小军心里油然而生,去学采煤机去,当采煤司机!

那些年,红星煤矿使用的还是高档普采,所谓的高档普采就是采用机械方法落煤和装煤,运输机运煤,单体液压支柱和金属铰接顶梁支护的采煤工艺方法。小军虽然在采煤队工作,但分工是不同的,而且技术含量是有高低之分的,操作方法自然也是完全不同,最具技术含量的首屈一指肯定是采煤机司机及维护。

其实刚来的前两年小军就对采煤机司机的工作羡慕不已,不仅技术含量高,收入也高,而且工作时间也不长,每天把下达的任务完成后就可以升井,最主要的是,这个工作受人尊敬!可这个工作清一色全部都是技工学校毕业的学生,而且是学这个专业的才行。小军尝试着去和工区领导问过,领导嘴上没说什么,可一直没有下文。明天去和哥商量一下,看看哥哪里有啥办法没,想到这里小军兴奋了起来,那一夜,小军知道了什么叫失眠。

当小军把这个想法告诉管军后,管军立即表态全力以赴支持!管军不仅觉得小军这个想法对,而且对小军以后的工作发展肯定是有好处的。

支持归支持,可冷静下来一想问题却接踵而来。主要问题就是小军只有初中毕业,采煤机司机可必须是技工学校毕业的,知识方面是个最大短板啊。想了半天,管军一拍大腿坚定的说“参加成人高考,我本来就打算去参加,起码考个大专的文凭,正好,咱俩一起报名。”

“我能行吗?哥,我这初中毕业,人家能要我吗?”小军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那有啥不行,本来报名条件就是有初中毕业证书就可以报名,你去考中专,我去考大专,明天我就去教育科问问。”

听管军这么一说,小军立刻兴奋起来,“真的?哥,听你的!”脸上的酒窝更明显了。

经过一系列的咨询、准备,管军和小军都顺利在矿教育科报了名,并得到了参加第二年成人高考的考试资格。

起初,管军还担心小军的底子差,应对复习资料可能有很大困难。虽说考的是初中题目,面对有些数学题连管军都要费半天劲才能解开,小军却有时候不声不响早已经做完了。

这让管军很是吃惊,“我说你可以啊,不是偷偷抄的后面答案题库吧?”管军半信半疑地开着玩笑。随即选出一道题让小军当着他面做,他在一边监督,看着小军有条不紊地解题,管军服了。

“哥,你不知道,我原来读书时候成绩就一直挺好,尤其是数学还有物理,我最喜欢学,要不是家里穷,读不起高中了,说不定我现在是个大学生呢!”小军笑嘻嘻地看着管军。

知道了小军的情况,管军心里更有底了,但还不能松劲,虽说成人高考和高考不能相提并论,但毕竟也是国家组织的高考,那有那么容易就考上的。打那以后,时常见到深夜了两兄弟寝室里还灯光通亮,矿区的图书馆里,甚至在周末休息回到管军的父母家中,两人都不忘记带上复习资料。除了吃饭都呆在书房里,管军的父母则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都暗暗为小哥俩有这样的上进心欢喜不已,别的帮不上,就做上一桌好菜好好犒劳小哥俩吧,为他们加油、鼓劲!

转眼就来到了第二年的成人考高时间,经过近一年的准备,俩兄弟早已是摩拳擦掌、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急切心情,就等着这一天呢!

经过两天的紧张考试,当俩兄弟走出考场后相见,心照不宣、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苍天总是不会辜负辛勤努力的人,看着大红的录取通知书,两兄弟激动地热泪盈眶,尤其是小军更是哽咽着说:“哥,谢谢你,要是没有你,我哪有今天啊。”

管军考取了省城的一个师范学校,继续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小军考取了市里的技术学校,学矿山机电专业。都是函授上课,这对管军、小军都是莫大的好事,既不影响工作,也不影响学习,最主要是工资、奖金影响都不大,这对小军来说尤为重要,因为在山里另一头那个贫困的家还眼巴巴地盼着呢。每年只要去学校里学习三至四个月,各科考试过关,三年后就能顺利地拿到国家承认的文凭学历。

就在读到第二年的时候,小军提前盼来了他朝思暮想的岗位。单位领导、同事看见小军的积极、勤奋和努力,破格把他调换到采煤机司机的岗位,并安排了一位技术高超的师傅带他。小军用心地跟着师傅学着,他珍惜这一岗位,因为来之不易。结合书本上学到的东西,小军如饥食渴地钻研着采煤机技术理论知识,从原理到操作运行,从机械传动部分、电路部分到液压系统,每个环节都仔细的钻研,不懂的就去查资料,资料看不懂就去学校找同学、找老师,直到弄懂为止。一年多下来,光是笔记就记了十多本。

管军经过这几年的历练,写作水平也是不断的提高,“豆腐块”时常出现在矿区、机关的报刊上,连市里的报刊都转登了他的文章,因为他的文章贴近生活和工作,更能表达矿山这些年的发展和进步。

最近张姐神秘地透露给他说:“小管,田科长马上退休了,办关系呢,你可要加油哦,我可听说上面要准备提拔你当副科长喽!到时候可别忘记请我这个老大姐吃饭啊!”

也不知道是张姐的消息准确还是她说的话灵验,果真,两个月后的一天,组织上正式找到管军谈话并提出要求和鼓励,宣布提任管军为矿宣传科的副科长,主要分管宣传和报道工作。

就在管军和全家都沉浸在喜悦的气氛之中,小军那边也传来捷报,小军在担任班长后,首次小班单产突破1000吨原煤产量的好成绩!这在红星煤矿的采煤历程里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大红的喜报送到工区;大功率的喇叭持续播放;大朵的红花挂在了小军胸前。当矿领导让小军站在主席台上介绍经验时,突然发现,哥在台下正举着相机对着自己呢!

这一刻是幸福的,是喜悦的!是通过奋斗赢来的!管军和小军尽情地享受被幸福喜悦包围着的快意!

就在他们毕业后第二年,小军也被任命为机组队副队长,分管机电工作。

哥俩的友谊和奋斗经历也在矿区也传为了一段佳话,更是成为年轻人的榜样,佼佼者。大伙都不得不为这哥俩取得的成绩竖起大拇指,在那些年代,多少身边的年轻人因为经不住诱惑或把持不住自己而误入歧途,甚至锒铛入狱。他们任性地挥霍自己宝贵的青春,浪费了多少宝贵的时光。而管军和小军却选择了这样一条正确的路,他们没有为即将逝去的青春而后悔,没有为虚度光阴而叹息,相互帮助、鼓励、拼搏着,他们的青春是奋斗的,也是自豪的!

时间总是很快,稍纵即逝,哥俩虽然工作上取得了飞跃的进步,可有件问题却让管军的父母如鲠在喉,就是在个人问题上俩个人一点迹象都没有,犹如一潭死水,静地可怕,哪怕一点端倪都没看出来。

以至于管军的母亲说:“难道你们俩准备过一辈子啊?赶紧都给我找个媳妇回家!”

每当听见管军的母亲这样一说,小军就会立刻重复那句话“我哥都没领回家呢,我不能先领!”瞬间把皮球踢给了管军,管军就会迅速地冲过去,把小军按在沙发上抓住胳膊使劲地来回摇晃,弄得小军龇牙咧嘴叫唤着。看的管军母亲直摇头叹气说:“老头子,你快来看,你这俩儿子是不是傻,都这么大了,还疯?”老爷子则在一边咧着嘴不停地笑着。

哥俩嘴上搪塞着,可心里都有数,只是时候未到,这有什么急的?时候到了自然就来了。只是还没遇到对的人不是?是的,该发生的总要发生,有谁能阻挡住时光前行的脚步呢?何况是在别人眼里这么优秀的小伙子,应了那句老话叫“家有梧桐树,何愁凤不来”。

这一年,咱们的国家发生了一件大事,大到什么程度呢?大到只要是这个星球上的中国人就知道,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呀呀学语的孩童,举国上下都好像是围绕着这件大事而忙碌着,期盼着!那些天,激发出了每个中国人前所未有自豪感和爱国情怀!那就是:

“香港回归了!”

就在那年的年末,哥俩也陆续发生了变化,那就是爱情悄然而至了,原来矿区里只能见到两个人的身影,从此以后就变成了四个身影!我把这一甜蜜的段落叫做爱情篇。


(编辑:陈友云 审核:吉庆菊)

‍                     



‍                     

                                                  《《上一节‍      回目录  下一节》》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