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何维江 || 一方水土(连载之三十二)

 二维码 7510
发表时间:2022-06-27 10:24作者:何维江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天下事,无巧不成书。那天江发财,水妹所说的话,却滴水不漏的被隔墙偷听的张明翠听了个正着。这事说起来真是巧得偶然——这几天,水妹总是象遭了霜打的秧苗,泪水涟涟的伤着心。张明翠耽心情况不对,误以为江娅病得不行了,要死了。真的,张明翠真怕江娅会因此死去,江娅死了,汪家是脱不了干系的,全村人都知道江娅是被她儿子汪来富用大南瓜装了尿砸伤的,尽管江娅是地主子女,但法律、政策并没有说贫农的儿子打死地主的女儿可以不抵命?那晚姜老汉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是说得明明白白吗,“来富要是打死了江娅,汪家谁也脱不了爪爪。”所以,那晚吃了晚饭,张明翠竟阴差阳错、鬼使神差的到江家来探情况,不料却歪打正着,不早不晚,不偏不斜听到了江家说出的这件天大的事。

张明翠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她把右手食指伸进嘴里轻轻一咬,疼痛让她证明自己并没有在梦幻中。于是,她的心啊!狂跳得简直要蹦出体外。她太兴奋了,这个消息不亚于听到中国试验的原子弹爆炸成功。别的事她可以忘个干干净净,但江地主家与姜支书家在送子树下求子时撞了亲、江娅与姜维是配了天婚的事她不会忘,说白了,这件事从这一刻起,就刻骨铭心在她脑海里存在了。哼哼,姜德山呀姜德山,你也会有掉进老娘手里的时候,只要老娘把这个爆炸性新闻张扬出去,我看你的脸往哪里放?老娘不把你整得臭不可闻老娘就不是张明翠。唉,老天有眼啊,让我张明翠有这样的巧遇。这下我们汪家可有出头之日喽。

见江家没有了动静,张明翠才缩头缩脑下了阳沟,夜猫子似的溜走了。一路上,她整个脑海里走马灯似的转着,时而想怎样才能把这振奋人心的事告诉汪志和,时而想怎样才能借此搞臭搞跨姜德山,时而又想怎样才能使丈夫取代姜德山在夜郎村的统治地位......

回到家时,儿子来汪富早已在小床上睡得呼鲁呼鲁的了,汪志和仰面八叉躺在大床上,显得心事重重,唉声叹气。

张明翠知趣地褪去衣裤,乖得象个小绵羊似的拱进汪志和的怀里,挑逗他的性欲。

汪志和翻了个身道:“烦着呢,没精神!”

张明翠绿着眼嗔道:“老娘是心情好,才想那个,快转过身来——你今天咋了?吃错药啦!”

汪志和叹了一声气,说道:“唉,我直以为咱夜郎村事多,想不到国家也是一阵风一阵雨的,我今天去公社办事,想不到吕书记已被人整了,他一直对我不错。我又去找杨社长,人家告诉我杨社长已当上了革委会主任,说全国开始文化大革命了。矛头专门是指向文化人和知识分子的,说党内出现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要揪出来打倒,要造他们的反,夺他们的权,我上街去一看,果然见不少红卫兵和革命群众揪着吕书记游斗,纸帽高高的,胸前还挂着个大纸牌。听人家说吕书记是保皇派,他是为了保护县委梁书记才着的,满街都帖了他的大字报,满街都是喊打倒他的人 ,被陪着游斗的还有十几人,说都是吕书记一派的,是受牵连的。”

张明翠听入迷了,接着问:“你找到杨社长,哦杨主任没有?他对你有没有交待?”

“找到了,他说生产队也要相应地成立革命委员会,听从公社革命委员会的指挥,对有问题的地、富、反、坏、右实行革命专政,还要扫除一切牛鬼蛇神,发动群众大鸣大放大字报,净化革命队伍。我就是为这事犯难,咱这山沟够里,哪来的牛鬼蛇神?净化什么革命队伍?就算有那么几个地主、右派、人家好端端的揪谁去斗?再乱去作恶,夜郎村群众不更要骂我、反感我汪志和了?”

张明翠一听,顿时眉飞色舞起来。他用手点了一下汪志和的脑门说:“你真是个呆驴,杨社长那意思你还不明白啊!其实那就是给你暗示,既然是文化大革命,矛头就一定是指向那几个教书的右派的,老娘正愁没有机会报复那个书贼呢,这回你要好好收拾他。对了,你不是说挨整的尽是些书记吗?既然县、区、社的书记均是保皇派和资本主义路线的当权派,那杨社长的意思肯定就是暗示你拿姜德山来开刀!”

俨然晴天里响了个炸雷,汪志和忙去堵张明翠的嘴:“你开什么玩笑,你别信口开河瞎说,这话要让姜德山知道了,不剥我们的皮才怪。人家又没有反党反社会主义,凭白无故你拿人家开什么刀?”

张明翠秕了一下嘴说:“人非圣贤,谁能无过。要给他戴个帽子还难哪。他跟你唱的那些反调你都忘记了,哪一件不可以上纲上线?还有,今晚我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他姜德山不但带头搞封建迷信活动,还与地主江发财家撞了亲。我现在才明白姜维为啥要帮江娅打来富,原来他们是一对小夫妻,就凭他姜德山与江发财一鼻孔出气,就可以定他的罪,夺他的权。”

张明翠的一席话,直听得汪志和呆若木鸡,他简直不敢相信这婆娘说的话会是真的。他盯死张明翠,一字一句地说:“这事非同小可,你不可以乱编乱造的。”

张明翠最受不了的就是汪志和不相信她,她索性坐直身子,一如演讲似的绘声绘色地把今晚的奇遇托盘倒给了汪志和。

这下由不得汪志和不信了。但他却沉默了。

张明翠惟恐鼓不起汪志和的斗志。这个夜郎村谁也惹不起的泼妇,出起怪点子来也着实令人拍案叫绝。他轻轻扯了扯汪志和的耳朵,继续怂恿道:你记不得了,他大跃进的时候是怎么对抗上面的政策的?他是怎样与右派分子合谋欺骗上级的?他是怎样袒护地主江发财的?每年是怎样隐瞒粮食不上交的......你怕啥呀,反正有杨社长给你撑腰,如果不借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整倒他,搞臭他,那么你就永远要受他的摆布,永远直不起腰杆做人,永远也掌不了夜郎村的生杀大权,永远也只能穿姜德山给你做的夹夹靴。志和,是男子汉大丈夫你就给我抓住这个机遇,轰轰烈烈干一番事业,说不定这正是你出人头地,光宗耀祖,飞黄腾达的时候。”

汪志和的勇气终于被张明翠鼓了起来,他的血脉开始沸腾了。是啊是啊!有张明翠刚刚说的那一大堆罪状,他姜德山不死也得脱层皮的。再仔细一想,姜德山的反动言行竟多如牛毛,不把他揭露出来实在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党和人民。姜德山是夜郎村实打实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作为一队之长,汪志和觉得自己有责任把姜德山揪出来批斗,这并非为出个人怨气,也并非为了个人的利益,这是为党为人民负责。有了这个界定,他的心情开始激动起来,认定了他将要为党和人民立一大功。他猛然翻身而起,点亮油灯。

张明翠莫名其妙,瞅着他问:“咋啦?一会儿不呆不痴的,一会儿又疯疯癫癫的,你这人真熊。”

汪志和激动得颤着声音说道:“我要整理姜德山的材料。”

张明翠扑哧一笑,认真地说:我想睡了,你先陪我睡一会好吗。

汪志和说:“我还是先写吧,能写出来的尽量写,等写不出来时再睡下来静静的想!多想几遍就记得牢,才说得清,明天到了公社才可以理直气壮的向革委会汇报姜德山的反动立场和问题,只有公社支持我,我才有靠头。”

这就是汪志和的精灵之处,他走上层路线还是很有一套的。张明翠赞赏地说:“这才象大丈夫所为。志和,你还是躺在被窝里来想吧!当心作凉。快来,躺着细细的想,我保证不侵犯你一寸土地。我也想睡觉了,反正明天我也打算亲自送富儿去学校念书。哼,他们希望来富从此不去读书,可我偏要让一些人不舒服。”

听张明翠的口气,汪志和又耽心起来,他怕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又会去打草惊蛇。于是,他急忙爬上床,咬着她的耳朵说:“明天你千万不要瞎声张,以免打草惊蛇,你必须要等我从公社回来。怎么个行动我再告诉你,懂没有?”

张明翠不憨不痴,她当然是知道其中的厉害的,连这个分寸她都把握不住,她还当啥子参谋。她白了汪志和一眼,说:“你别把老娘给看扁了,老娘做事是知道个轻重缓急的,明儿你放心的去公社取来尚方宝剑,老娘在这给你稳住阵脚,只要你依了老娘说的去做,我保证你每件事都做得成功。”

汪志和不说话了,他最烦听她的那个一口一个老娘。于是他安心地躺下,安心的想他的汇报材料。

但是,张明翠却总有激动不完的事,她跟着汪志和府下身去,扑在汪志和的胸上说:“志和,你这次去一定要一不做二不休,狠心就狠心点,趁着这机会,把姜德山手下的那些保皇派全部给铲掉,凡是与咱作过对的人都给我扫出去,比如李孟益、蒋二娃、黄三爹,统统让他们树倒猢孙散。”

汪志和虽然没有吭声,但内心还是与张明翠共振的。他的主要目标当然是姜德山,但象江发财、舒泽、李孟益之流他当然也不会放过,不让他们低头认罪,供出同党,夜郎村就不会清净。

这一夜,汪志和夫妇虽然互相都催着要睡好,可事实上谁也没有睡好,二人想一会,又嘀嘀咕咕说一会,惟恐会因自己的丁点疏忽而使整个计划破产,每件事都想得是那么的周密。折腾来折腾去,不知不觉就把天给折腾亮了。

张明翠这德性,每天不琢磨出点事情来,仿佛她的日子就过不下去。这天她带汪来富到学校,恰巧正碰着也带江娅来学校的水妹,她挑战似的目光又直直的射了过去。骇得水妹马上让路。(未完待续)


(编辑:陈友云 审核:吉庆菊)

‍                     



‍                     

                                                  《《上一节‍      回目录  下一节》》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