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何维江 || 一方水土(连载之三十一)

 二维码 6014
发表时间:2022-06-20 11:05作者:何维江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江娅是内火、外伤相夹,她病得几天高烧不退,胡话不断。本来头顶的打击就够沉重的了,加之被冰水浸袭,如此病弱的身子怎能经受得了。江娅的悲惨遭遇,又钩起了水妹满怀的伤感,再联想起出娘胎就寄养在城中的江虹,她整天可谓是以泪洗面,陪着痛苦不堪的小江娅伤心流泪,她常常自言自语地面对着江娅说诉:

“儿啊!是你前世福分太大,祖辈阴功没有修好,这世才投错了胎,成了地主的女儿,这就注定了你要一辈子受苦。你知不知道,这年头地主崽是连猪狗都不如的人,人家打你骂你侮辱你,做爹妈的不但要忍气吞声,还要常常遭人指责,时时陪着小心......”

水妹的哭数弄得江发财头痛脑胀、心烦意乱,有时他甚至不耐烦的吼道:“你累不累?烦不烦?成天哭哭啼啼的数,江娅的病会被你咒重的。既然好命坏命都是前世注定的,既然江娅是个苦命的孩子,那么我们做大人的再苦再累再受气都应该把心血花在孩子身上,好好哺养她爱护她教育她。孩子被弄成这样,哭有什么用呢?如果哭能把小江娅的病哭好,那么我何必还花那么多钱四处求医?请几个人来帮我们哭不就成了。你呀,怪不得叫水妹。”

水妹更是恸哭不止,泪水涟涟地说:“小江娅被人弄得不死不活的,我能不伤心吗?”

江发财烦得一跺脚,说:伤心顶什么用?你以为我是木头人啊?病痛又不是人脊背上的重包,谁有法给她减轻下来。唉,我担心的是江娅哪天才能摆脱那混世魔王的欺负,你看那天张明翠去德山家闹的情景,谁不怵?好在这次她没有找上咱家门来,否则,不但江娅挨了打,我们当大人的也免不了要受一场侮辱。水妹,说良心话,要不是有姜德山和姜维护着咱家,那我们在夜郎村的日子就更难过,不被人家欺死才怪。”

江发财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水妹的心,是啊!江娅不单单是为江家生的,她有一半是姜家的人,只有将来嫁给了姜维,江娅的日子才会好过,江家的日子也才会好过。于是,她不再哭哭啼啼了,她只有不遗余力地尽快治好江娅的病,才对得起姜家对江娅的爱护,才对得起丈夫的良苦用心。

是的,江娅在水妹和江发财的耐心医治下,渐渐地,江娅的神智清晰起来,脸蛋上有了喜人的红润,还能时断时续的与爹妈说笑了。

江发财夫妇欣喜若狂,生产队放工之余,他们更加细心地服侍,让江娅吃药喝汤,给她清洗伤口。

再过了几天,江娅真的可以下地走路了,病魔终于离她而去。但江发财仍不放心,仍一个劲地唠叨着:“水妹,你别让她乱走,病好一点不注意就会复发,你要督着她服药和吃营养品,让身体彻底恢复,好去学校念书,她的功课已拉下好一大节了,这可不是个小事。”

谁知江娅一听“读书”二字,就骇得扑进水妹的怀里,连珠炮似的说:“我不要读书,我不要读书,爹,求你别再送我去学校读书了。”

江发财见江娅这样没骨气,脸色顷刻见就阴沉下来,态度生硬地说道:“不读书就成不了器,不读书就愚昧无知。江娅,你要听爹的话,你不但要尽快到学校去读书,而且要下苦功给我把书读好。你从前的成绩一直是班级第一,这些日子虽然拉下些课程,但爹马上就给你补上,你必须要赶上去,好好给爹争个光。你要向你维哥哥学习,他伤成那样,第二天就忍着伤痛去了学校,他才是一个真正讨人喜欢的好后生。”

一听到维哥哥三字,江娅立即就触电似的敏感起来,眼睛就明亮了,她无比关怀地问道;“维哥哥是不是伤得很重,现在好了没有?唉,我真的对不起他,每次都给他惹祸。”

江发财摸了摸江娅的头,意味深长的说:“孩子,别说对不起他,这是他应该做的,如果他真是好男儿的话,就应该是你的保护神,所以,爹常给你说,你要好好跟着他,跟着他没错,他不会让你吃亏的。但是,在学习上你要好好帮助他,让他超过别的男孩子。”

江娅不太听得懂爹说的这些绕口令,更听不懂包含在里面的深奥道理,但她有一点是明白无误的,那就是时刻跟着维哥哥没错。维哥哥不但关怀爱护她,而且与维哥哥在一起无比的开心,在一起玩惯了,总觉得谁也离不开谁,只要有一天不在一起,心里总是欠欠的象丢失了什么宝贵的东西。故而,江娅此时也诚实地说:“爹,不用你提醒我,我也会天天跟维哥哥在一起的,在整个学校,只有维哥哥对我最好,我一辈子也离不开他。他才不象来富,来富就只晓得欺负我,维哥哥常为我和他呕气。”

江发财轻声叹道:“唉,或许世界上万事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有火才有水,有矛才有盾,有地主才有贫农,故而有恶才有善,汪来富这样的恶人毕竟只是少数,他虽然是你的克星,但只要有姜维在,姜维不又是他的克星了吗?江娅,所以你要有点志气,好好学知识,将来有本事了,别人才不会欺负你,姜维才会看得起你。”

江娅总羡慕爹爹懂得那么多事理,虽然有时对爹的话她觉得高深莫测,似懂非懂,但她对有那么一个知识渊博的父亲感到自豪。她偏着头又问了一个问题:“爹,既然地主贫农相生相克,那维哥也是贫农,他咋不象来富欺负我?”

这是个令江发财猝不及防的问题,也是个相当敏感的问题。面对天真无邪的女儿,江发财顿时撒不来谎,他轻声说道:“因为你维哥哥家教好,品质好,心地好,还因为......”

见爹突然把话顿住,江娅顿时也是悬起心来,她对不懂的问题总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于是穷追不舍地摇着爹问:“还因为什么?爹,你快说嘛,女儿非常想听。”

此时的水妹,整个心思全在幸福的天伦之乐中,她情不自禁地说出了江发财在嗓眼里不敢说出的话:“还因为他是你心连着心,命连着命的天配丈夫。你们是七月初七送子娘娘捏造的夫妻,是任何人都拆不散的同枕人。”

江发财瞪着一双惊愕的杏眼,他万万想不到水妹会如此露骨地把这个只能让天知地知的事情全都给抖露出来,居然没有半点含蓄。他忙逮了水妹一把,说:你到底瞎扯些什么?娅儿那么小,什么都不懂,要让外人知道了还了得,唉......”

谁知小江娅却抿嘴一笑道:“我不小了,这个我懂,其实,这辈子我就只想当维哥哥的媳妇。”

这话弄得两个大人膛目结舌了,半晌回不过神来,这太让他们感到意外了,十多岁的孩子,说出的话象大人一样。唉,难道这也是天意?

到了这个时候,江发财已不怕江娅知道这些,他最怕的是江娅会出去乱讲。于是,他板着面孔严肃地说:“好女儿,你能懂事爹很高兴,但你必须牢牢记着爹爹的话,这事在外面可是说不得的,死也不能告诉任何人,你只能把它记在心里,烂在心里,等你长大了懂事了,爹会告诉你一切的。”

此时,水妹才醒悟此事传出去的严重性,毕竟江娅才十岁,是个没有言行水准的人。但当着孩子的面,她也不便检讨自己,她只能顺着江发财的话说:“居然娅儿你已懂事,就要时时为父母分忧,爹妈并不想要外人知道这事,你明白吗。如果我们家成分好,与姜家撞亲是很光荣的,巴之不得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此事呢!可是,儿啊,你命不好,这事要让外人知道了,你会很难做人的。听你爹的话,放心去读书。我听说来富不打算读了。”(未完待续)


(编辑:陈友云 审核:吉庆菊)

‍                     



‍                     

                                                  《《上一节‍      回目录  下一节》》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