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伍秋明 || 沉重之旅

2022-05-13 08:07来源:文学盘州行作者:伍秋明浏览数:5008 


这是此次成都之旅的第三站。如果说昨天的旅行是愉悦的,而今天,我却换了一种安静抑或有些凝重的心境来到汶川的映秀镇。我在这片曾经是一片废墟的土地上,默默祭拜那些不幸离开的生命。

牛圈沟是汶川地震的震源点。我的身后,是在地震中垮塌并变形了的百花大桥遗址。百花大桥曾经是连接映秀镇和漩口镇、国道213线通往阿坝州必经之路的一座大桥。时隔10年,坍塌的桥面早已长出了萋萋芳草,桥底下的河水浑浊、湍急。地震时从山上飞下的大大小小的石头,至今仍散落于河滩上,让人想象到当年大地震时的地动山摇和山崩地裂。

这里是汶川地震一个参观点,所以也零零星星有几个小摊点。我就近走到一个小摊前,和摊主摆谈了起来。42岁的马道琴是何家山村人,映秀发生地震时,她的一双儿女正在映秀小学上课,分别为六年级和四年级的学生。当时她与丈夫在家里,婆婆到山上的地里干活去了。地震来了,家里的房屋瞬间倒塌,她和丈夫从废墟里爬了出来。想到孩子和婆婆都在外面,他们呼天叫地向学校和山上奔去。儿子遇难,女儿小腿被砸断,至今落下残疾。

谈起十年前那段不堪回首的惨痛经历,马道琴的眼泪夺眶而出:“我儿子如果还活着,今年该21岁了。至今,我们都没有找到婆婆,当时山都垮了,她一定是在回家途中遇难,被埋在路上了。”逝者已逝,生活还得继续。如今,马道琴夫妇俩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因为家庭负担重,马道琴的丈夫在私营企业打工,她自己在地震遗址点卖一些有关地震的照片和鞋垫、挂件来维持生活。临走时,我扔下50元买了她一双拖鞋,也许是物无所值,她连声说着感恩之类的话,我的心情沉重到无法呼吸。

5·12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是漩口中学。在大地震中,漩口中学共有43名学生、8名教师、2名职工、2名家属遇难,27名学生2名教师重伤。

走进学校大门,迎面就可以看到,在地震中倾倒的教学楼废墟前,安放着硕大而破裂的汶川大地震纪念表盘,上面的时间,被永久地定格在20085121428分。那些倒塌甚至变为废墟的教学楼、男女生公寓、图书室、办公楼都保存着地震时的形状,满目疮痍。纪念墙上的浮雕,是真实画面的再现,墙前祭奠的黄菊花,寄托了多少哀思与怀念。

震后的映秀重获新生,如凤凰涅槃。如今的映秀搭乘了城镇化的高速车,已变成一座生机勃勃、美丽清新的小城。从前的影子很难寻找了,只有一处处遗址默默诉说着曾经发生过的骇人听闻的灾难。在漩口中学旁,新修的镇办公大楼,崭新的民居,环境优美的广场,回荡的音乐旋律,都让人感到,地震的印迹消失得如此之快,仿佛地震遗址只是人工修建的园地。从废墟中走出来的人们是幸运的,也许他们已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开始了安祥、静谧的生活状态。

此次映秀之行,于我也有一定的缘由。汶川地震发生后,我天天看电视新闻,经常看得泪流满面,心里也一阵阵涌起赴灾区参与救援的冲动,无奈,先生车祸受重伤还在恢复当中,心愿无法了却,我能做的,也只能一次次为灾区捐款。我组织策划了一场赈灾义演活动,在市工商联的支持和参与下,演出活动获得了成功,当场募捐到117万元。得知市民政部门已将此笔捐款汇到汶川,将用于映秀小学重建项目,我一直就想去看看新建的学校。

此时,在新建的映秀小学门口,我看到小学生活蹦乱跳地从学校走出,心情由之前的沉重转为欣慰。可惜的是,门卫的保安不让我们靠近,看着他气势汹汹的样子,我们心里很不是滋味。                 

离开映秀时,我在心里默默祝福:祝映秀越来越秀美!祝映秀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



作者简介:伍秋明,女,布依族,报社记者、编辑。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理事、贵州省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笔耕40年,小说、散文、散文诗刊载于《民族文学》《散文诗世界》《夜郎文学》《牡丹》《西部散文选刊》《贵州作家》等,出版有散文集、报告文学集。


(编辑审核:罗 丹)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