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施昱 || 要有小说的味道

 二维码 7653
发表时间:2022-01-26 16:25作者:施 昱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读完钟山文学沙龙25期小说《花魂归处》《暖冬》《会跳舞的小猫》文本后,高兴与疼痛交织,高兴的是写小说的人多了,疼痛的是小说存在用散文化叙述的严重倾向,结合文本初稿,重点谈一下自己的想法及一些解决的办法。

    《花魂归处》文本用散文叙述的表现手法,讲述平面的故事,没有小说精彩的描写,缺乏小说语言表达的味道,文本中的人物立不起来;原由如下:一是小说文本尤其是优秀的名著,读得十分少,没有吸收、内化在创作小说的过程中(当然并不是读了小说就会创作);二是短篇可选取一个截面或者一个尖锐的矛盾来突破即可,本文可集中写阿花有知识与阿四未读书没有知识,全然不同的两种人生境遇,鼓励知识改变命运的人生主题。三是可写阿花得绝症,回归本土乡情的命运之痛,在一种朴素的人本情怀中升华与皈依,专盯这种疼痛,写出疼痛中对朴素乡情的依念,乡情对将逝之人的心灵蔚藉。四是可写绝症下,对乡间某人的交待,等等,到此,文本就可戛然而止,六千到八千字为宜。

     《花魂归处》文本枝蔓多,要用小说的味道,再进行打磨。文本前的回家直接删除,要么直接写读书的不同命运,对心灵的折磨与警示。要么直接写阿四马术成为乡村的绝响,在发展中的矛盾,甚至死亡。

      再者文本的“引用”不能过多。多了,读者也不太想看,读者要的是作家精彩的文本。实在要引用,最好是你自己的创作。比如,迟子建长篇小说《额尔古纳河右岸》中,有很多诗,但那是她的创作,比如:“第167页倒数第二段是这样写的——

他就是在那个夜晚,瓦罗加给我低低吟唱了一支他自己编的歌。他唱的歌与妮浩唱的神歌不同,是那么的温暖——

清晨的露珠湿眼睛

正午的阳光射脊梁

黄昏的鹿铃最清凉

夜晚的小鸟要归林

     当瓦罗落加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拍了拍我的脊梁。只这么一拍,竞使我的眼睛湿了。……”这么一衬托,小说的诗意来了,小说的味道透过文本的字里行间释放。读完《暖冬》想和作者、大家探讨的很多,今天,就文本而言,谈谈小说要有小说的味道、有小说的表达。《暖冬》文本,通篇用散文的笔法写小说,被散文强烈的叙述,冲淡了小说的味道。虽然有诗化的小说,比如铁凝的短篇《哦,香雪》,茹志鹃的《百合花》等等,但是他们是用小说的语言,营造的是一种诗意的氛围表达,一股清新的文风。又如,刘亮程的散文诗化的小说《一个村的村庄》,那是小说表达的又一形式,文本中的推进是小说的味道。《花落魂归》《暖冬》中处理的却又是散文的推进调子。

     这个问题怎样克服呢?我想还是增强大量的名著阅读,不断内化。比如,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中部正午》第84页这样延展、有味道写纯真的爱情:

   “我记得那是个月圆之夜,从希楞柱的尖顶可以看到一轮洁白的月亮。我把头埋进拉吉达的怀里,告诉他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温暖过。拉吉达对我说,他会让这种温暖永远伴随我。他亲吻着我的一双乳房,称他们一个是他的太阳,一个是他的月亮,它们会给他带来永远的光明。”这是写人艰辛生活中纯洁朴素的爱。语言是小说的味道,一点一点舒展开的,不是口渴了,猛喝水,一下子就倒进胃中,没有回味悠长的小说讲述过程,他是有过程的,有回味的,小说的语言是这样的。小说段落或者文本的过渡。同样要用小说的技法来处理,《暖冬》是这样写的:“……还得从那年凝冻灾害说起(这是记叙文的口吻,小说不这样,比如《百年孤独》《红高粱》的开头,文中的展布,不这样。此不赘述)。

     那也是个冬天,老天连降大雪数日,小城出现了百年难遇的凝冻灾害,高速都下令封路了。”这是散文笔调,没有小说的味道。

     我们再来看看阿来的长篇小说《尘埃落定》第十四节末第138页,这样写春天的到来,这样过渡,这样铺展:——

“……有这么轰轰烈烈的事情发生,简直就没有人发觉春天已经来了。刚刚收上来的罂粟种子又分发下去,撒播到更加宽广的土地里。

      又比如:第38节358页,是这样延展、写春天的:

    “这年的春天来得快,天上的风向一转,就两三天时间吧,河边的柳枝就变青。又过了两三天,山前、沟边的野桃花就热热闹闹地开放了。”

     没有铺天盖地的、直白的、平面的写春天,抓住具体的事物“柳青”、“野桃花开”、“罂粟种子,分种宽广的土地”等等,但是读者会心地与作者产生了共鸣。有小说延展的味道。这叫侧面描写,是象征手法的运用。

    《暖冬》要注意方言的精炼,要慎用。本文过于琐碎的方言,迷漫着文本,这要引起足够的重视。还有琐碎的事件弥漫了小说的文本,让人眼花缭乱,看不到小说的“内核”。

    《会跳舞的小猫》让人读得眼花缭乱,写了不太熟悉甚至很别扭的题材。同样缺少小说的韵味,缺乏思想性。

     以后咱们大家,要多琢磨小说语言的味道。嗅到小说的味道,尤其是“小说无话找话说的延展过程(李敬泽语)”,你方能步入小说的门槛,你的小说创作才会有别样的天空和境界。

     不管怎么说,有人想写小说,多了些写小说的人,队伍就会壮大。有文学的希望,这就很好。冬雪过后,春天还会远吗?

作者简介:施昱,著有文集3部,曾荣获贵州省委政策研究室、贵州省文联“我歌我快乐同步小康优秀民间歌谣征集评选活动三等奖”、贵州省作家协会“2020贵州作家进行时·我在脱贫攻坚一线征文优秀作品”,鲁迅文学院第二期民族班学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居六盘水。

(编辑审核:余洪梅)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