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吴学良 || 补那乡愁

2022-01-13 10:23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吴学良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21 

走进补那,融入传统村落特色小屋和谐的人聚空间,他心里像灌注了一汪清泉。在恬静、纯朴、和谐的自然情调中,淡淡乡愁恍若山间浮起的清岚,让他从喧嚣现代生活模式走出来,放牧心情的同时,也独享田园如歌般的人文时空。

“补那”系布依语。“补”在汉语里意为“布依”,“那”意为“良田好土”,“补那”即是“布依族良田好土”。未来之前,他觉得这个词很动听,动听得就像布依人山寨竹林里知鸟流畅的音符,他曾臆问:布依寨子大龙竹上风坠的刀叶,弥漫的清香也是那知鸟诵经般的吟唱吗?

他不知道,驱使他来补那,是因为厌倦了身居潮水般的喧嚣,还是因为想寻找来时路上丢失的草帽。有人说这种寻找叫乡愁,可他觉得这似乎太文化味。在他朴素观念里,去不了的叫远方,能抵达的是心灵故乡

他极喜于这个寨子里自由自在的漫游。哪怕是几只雏鸡在房前屋后觅食,或一条狗仔好奇地睁大双眼摇着尾巴跟在身后,或见竹篾在鸟笼匠人怀中跳跃,都会让他感到迟钝记忆瞬间又清晰起来,儿时生活情形蒙太奇似地一幕幕浮现,欣喜之泪如晴空飘落的疏雨,滴挂在他心弦上,反射出晶莹剔透般的七色光彩,就像梦幻一样轻叩他的心扉;纵然目视寨内老屋,他也会像一个远归游子,仔细端详、审视。在享受文物保护的王氏老屋前,撩拨两旁长满杂草的野径时,他仿佛穿越半辈人生。隔着齐腰院墙长久的凝视里,他要从每一级石阶,每一片瓦,每一壁木板,每一根木柱,每一道窗花,每一扇门雕寻找心灵寄托,要从孤单地躲在院墙角落,沾着泥土的石磨或盛着脏水的石臼找回农耕生活的影子,猫步般地轻盈灵巧,只为不惊醒老屋沉睡的酣梦。轻推记忆腰门,缓步延伸老屋的石板,每一次挪移在他心上都沉甸甸地,疲惫之心承受不住都市太多幸福,只有这含润路面才会滋润他即将枯萎的魂魄。在屯口大写“福”字石地板前,伫立、沉默中衣裳鼓动如帆,风掀乱他的头发,眼里“福”字如观音座前莲花盛开,清凉了他烦躁的思绪。青瓦一如既往地平静,木柱和板壁乌木般地沉淀岁月风霜,烟火味道像陈年老酒般地让他迷醉,石磨上幻出的玉米面滋味让他恍然如梦,石臼里渗透出的糯米粑清香让他心脑茫然,聊思人生雨雪风霜,他真想“但愿长醉不愿醒” 啊!为此,他有些神经错乱,那些附生苔藓的瓦片,唤醒远去一段活色生香的时光;布满风尘的木柱和板壁,恍若他童年时的兄弟姐妹;依然沉寂或美得出奇的门雕窗花,像父亲的寡言慈祥、母亲如花的脸;孤苦的石磨石臼,一如他落寞的童年。意味深长里他泪流潸然......

知鸟不知疲惫的歌吟,转移从下寨那棵大叶榕树上流了出来。风有多远,那吟唱声就随风流散多远。在这棵具有600多年树龄人形榕树下,听到与都市家长里短唠叨迥然不同的传说时,他缄默不语,面凝沉思。

传说很久以前,补那一个农家布依族后生,上门为远方一个财主做家具。此间,财主女儿喜欢上了勤劳善良、手艺精巧的小伙,私下里,他们相爱了。活做完后,姑娘随小伙私奔到了男方家。老财主知晓后,双眼瞪如铜铃,暴跳如雷,发誓要将女儿抢回来。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带着一群家丁点燃火把扑向补那山寨。游动起伏的火龙,渲染出一种不祥预兆。小伙闻讯后带着姑娘逃到下寨路边废弃煤洞里躲藏。财主一众追赶,因不知洞情,便连夜用烟火熏,企图将两人驱离出来。浓烟似龙卷风般地乱窜,猛火如毒蛇吐着红信张牙舞爪......第二天拂晓依然不见动静,家丁入洞搜寻才发现其内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出得洞来,但见煤洞上方新长出两棵相交相融的人形榕树,原来,鸳鸯古榕是他们殉情的化身。

寨老陈述这个故事时,他为这段凄美爱情而伤感。在他看来,故事与梁祝化蝶颇为相似,只不过化作植物或动物有别罢了。尽管如此,布依人对爱的执著追求,却让这个小山村因此而具诗情画意,这有点出乎他意料之外。

鸳鸯古榕历来被补那村奉为神树。其树高20余米,周长达36米,雄树每年发两次叶,雌树发一次。直径10-18厘米不等的三棵古葡萄藤,从不同方向攀榕而上,像为这对恋人系上飘带。每到汉族大年,寨民在当日下午听到寨主的三声传讯地炮后,都会赶来朝拜,民族装扮如一条五彩飘绸于山间小路飞舞。各家各户提着鞭炮、香蜡纸烛,带着丰盛饭菜,大小齐聚榕树下,面容肃穆地行祭奠之礼。仪式结束后,大家便开怀大笑地在树下围拢就餐,拉家常话。布依族年轻人有自己独特的世界,借机接近称赞姑娘漂亮衣裳,是小伙们离不开的话题;小孩则邀约起你追我赶,围着神树疯戏。时间差不多了,在长辈们的叫唤声中,才恋恋不舍地先后回家,帮着准备年夜饭。平日里,布依族儿女谈婚论嫁时,他们也会身着本民族服装,提着必备的鞭炮、纸烛、水果、饭菜到神树边订八字,昭示海誓山盟。神树南面两棵粗壮葡萄藤相缠,于上交织出一个空洞;祭完树,他们把生庚日子装进香包,那些香包被五色丝线织就成爱情,被慎重地放置于岁月中、窖藏在树洞里。“远看如情人牵手,近看似夫妻拥抱”。谁家要想添人丁,许愿、还愿,这里成了他们答谢神灵的舞台。

听古榕传奇,他不知是悲还是喜,也不知喜又如何?悲又如何?在中国民间,民俗信仰是一种信仰心理与其伴随而发生的信仰行为,是一种非官方非组织、具有顽强生命力和广泛影响力的文化形态,并广泛流传于民间的社会现象。因了有万物有灵的原始朴素观念,自然与生命才会有意义世界,才会有2016年6月28日雷雨交加折断古榕壮枝时,有鲜血(似血树汁)渗出的奇谈,才会有乡愁,才会让人产生“我爱一棵树甚于爱一个人”贝多芬语)的断想。如是所闻,他失语了。失语在一棵古榕树村庄旁沐浴里,失语在月光碎银般溅了一地的简朴村庄。

人是村庄的主体,也是村庄的灵魂。没有人的村庄,只是一个躯壳而已;有了人的村庄,就会出现一道道神奇景观。

都说“人靠衣裳,马靠鞍装”。见识补那布依人的五等装后,他深深体会到“技艺,是人在宇宙中为自己找到的位置”这句话沉沉的分量。补那布依人与本民族在衣饰上的显著差异,是千百年来这里历代相传五等装。其特等在丧事祭祀场合穿戴,一等在婚嫁场合穿戴,二等在吃酒、聚会场合穿戴,三等在青年聚会赶表场合穿戴,四等在干活或平时穿戴。这些套装,多则5至8件,少则1至2件。而衣饰上的挑花、刺绣,是布依族五等装的核心和灵魂,平绣、盘绣、辫绣、缠丝、锁扣、打子绣技法,使其花纹多样。用料不同,简繁不同,套件不同,搭配不同,装饰不同,无不在相间中体现出绣工严谨,承载着补那布依人丰富的民族传统、文化信息和民风民俗记忆,也体现了当地布依人的礼仪道德和艺术审美观。了解这一切,他为此叹为观止!

他想象着,祭祀场合身着特等装的布依女性,穿戴华服身振银佩的姿容,想象着婚嫁场合穿戴一等装时女性“红杏樱桃口,杨柳小蛮腰”的满面娇色,想象着吃酒、聚会场合穿戴二等装时女性们私房话后放肆的欢声谑语,想象着年轻人穿戴三等装在赶表场合时春情荡漾催生出的意气风发,也想象着布依人穿戴四等装干活或休闲时的勤劳善良美德。

然而,他想象不到的是:在这个“山深人不觉,全村同在画中居”村落,迁徙型民族“人-----村落-----环境”的“天人合一”理念居然是如此摄人心魂。“人之居处,宜以大地山河为主。”补那村“以山为骨架,水为血脉”布局的人居环境,对照“以山水为血脉,以草木为毛发,以烟云为神采”( 宋·郭熙《林泉高致》)之述,可谓占尽了天时地利:村后云绕山而飘渺,山纳云而出奇;村前月亮河对面一线山脉,在苍茫天宇下如青龙起舞。村庄于闲适寂寞,其散漫与宁静,竟让他萌生出静窗淡墨,恍然净土之慨;因此缘故,离别时他再无悲伤与忧愁······


作者简介:吴学良,19656月生,汉族,贵州水城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民协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贵州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原副主席,曾任六盘水市文联副主席。于《四川文学》《山花》《北方文学》《延安文学》《雪莲》《金沙江》《杉乡文学》《夜郎文学》《瀚海潮》《意林文汇》《中国西部散文选刊》《中国散文家》《华夏散文》《贵州作家》《贵州文学》等发表散文20余万字,作品入选《新中国散文典藏》《中国西部散文百家》《中国西部散文精华》等选本,著有文学、文学理论研究、文化学等二十余部。


(编辑审核:赵开云)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