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何维江 || 一方水土(连载之七)

2022-01-10 09:18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何维江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4375 

姜家戏剧性的情景,姜德山和李孟益全然不知,他们此时正紧锣密鼓地在打谷场上布置着会场,招呼到会的社员群众井然有序地分列坐在打谷场上,翘首期待着杨社长一行的到来。

日头上到竹竿高时,公社十几人急匆匆来到。杨社长左看右看没有看到汪志和,不满地问姜德山:“汪志和呢?如此重要的会,生产 队长不在场。这什么态度?去,找他来。”

姜德山忙给他打马夫眼:“刚才还在的,听说他堂客要生娃娃,可能在家走不开!”

杨社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胖子,不高兴时脸总是拉得长长的,他严肃地说:“天事地事也没有人民公社的事重要。去,找个人去请他来。”

姜德山只好悄悄对李孟益说:“只有你去了,你把杨社长的意思转告他,让他务必来回个话。”

顿饭工夫,汪志和跟着李孟益风风火火赶到会场。见此情景他就傻眼了,原以为姜德山会和他一样窝在家里陪老婆生娃娃,原以为谷场上的社员群众会象一盘散沙似的混乱不堪,原以为杨社长已把姜德山骂了个狗血喷头。殊不知会场布置得如此象模象样,杨社长正与主席台上的姜德山谈笑风声,村干部除了他以外,个个都在会场忙得不亦乐乎。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已感觉到杨社长对他的冷淡,但他还是厚着个脸凑过身去,苦着脸对杨社长说:

“社长,我堂客难产,我实在走不开......”

谎还没扯完,旁边一多嘴妇女的话风玲般刮了过来:“姜支书婆娘才是难产。哼、你家的今天不一定会生,这谁不知道。”

杨社长充满爱意地看着姜德山说:“生了没有?”

姜德山焦虑地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一直在布置会场,家中的事全托给玉香了。”

杨社长不满地盯了汪志和一眼,那眼神的含义当然是很清楚的,汪志和惭愧地低着头。杨社长怕他还要走,忙命令似地说:“志和,你别三心二意的。坐下开会,今天的会不能缺席。”

高级社成立大会准时召开,杨社长洪亮的声音在夜郎湖畔回响:“社员同志们,经初级社两年多的实践,证明新中国是可以快步迈进共产主义社会的。早在一年前,我国许多农村就已成立了高级社,拉开了我们国家大跃进生产的序幕。党中央号召全国人民,在大力发展生产的同时,也要大力发展工业,有条件的要办工厂,掀起大炼钢铁的运动,支援社会主义建设。我们山区农村起步虽然较晚,但走集体化道路的决心不能改变,各村要尽快行动起来,自办食堂,统一劳动,不准任何人搞形式上的单干,村干部要带头革命,谁拖了社会主义的后腿谁就是人民群众的罪人,是社会主义的拌脚石。”

因公社的领导还要到别的村召开会议,所以会开得不长,临走时,杨社长单独召集夜郎村的干部开了个短会,对将要开展的工作作了具体布置。在明确分工时,杨社长又不疼不痒的说了汪志和几句,弄得他面红耳赤,因为批评他汪志和就等于变相表扬了姜德山。

散会后,姜德山、汪志和、李孟益才心急如焚的回哦到各自的家。当然,最失望的还是汪志和,直到天黑了好长时间,张明翠才给他生下儿子。(未完待续)


(编辑:陈友云 审核:吉庆菊)

‍                     



                                                  《《上一节‍      回目录  下一节》》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