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何维江 || 一方水土(连载之六)

2021-12-27 10:44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何维江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5187 



一九五八年阴历九月十八日,天刚破晓,村支书姜德山早早地起了床。今天是成立高级社的日子,公社社长杨一飞要亲自带人来参加。姜德山想把大会开得隆重些,所以他要挨家挨户去通知全体社员参加这个庆祝活动。

然而,意外的事也接憧而来,玉兰肚里的小生命仿佛也想急着出来凑热闹似的,天才一亮便在娘肚里乱踢乱蹬,痛得玉兰大汗淋漓,捧腹大叫,她握着丈夫的手不敢放开。

姜德山情知不妙,心慌意乱的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本能地给玉兰揩汗和轻揉隆起的大肚子。

阵痛越来越厉害,迹象表明玉兰是要生了,玉兰急得对姜德山说:“德山,怕是要生了,你快去请接生婆来,越快越好!”

姜德山恍然大悟,急忙披上外衣,转身安慰着玉兰,说:“你再挺一会,我马上就去请接生婆来。”

夜郎村的女人生孩子,从来没有哪个进医院生的,生孩子均是各人在各人的家里生,除第一胎要请接生婆外,第二胎以后多是自家人接生,按一些妇女的话说,生个孩子象屙泡屎那么简单。但也有难产的,遇到难产的,接生婆也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孕妇和婴儿在挣扎中痛苦的死去。夜郎村的妇女都信命。天命如此,怨不得谁。

为了不耽误今天的庆祝会,姜德山急忙拐个弯先到队长汪志和家,给他说明玉兰要生孩子,让他去通知一下社员群众。

谁知汪志和居然还没有起床。姜德山气不打一处来,昨晚村干部会上说得好好的,大家起早点分头准备,可他居然还在睡觉。

汪志和与姜德山是光着屁股滚大的伙伴,一九五0年清匪反霸时也是出生入死的好战友。那时姜德山出任民兵营长,汪志和是副职,他们的民兵营配合解放军剿灭了盘踞在这一带的土匪恶霸,深受群众的尊重和爱戴,他们的剿匪故事一直在群众的嘴上滚来滚去。然而,土改后发生的两件事,让汪志和与姜德山产生了隔阂,工作上也开始貌合神离。第一件事是清匪反霸取得胜利、解放军撤走时,政府为了巩固夜郎村一带的地方政权和胜利成果,让几名表现好的庄稼汉子就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夜郎村报上去的名单中汪志和也是名列前茅的,他想应该百分之百批得准,但政审下来,因他外婆家是地主成分,恰恰就只有他没有被批准入党,有人就故意从中挑拨,说是姜德山搞了他的名堂。从那时起,汪志和就不分青红皂白,莫名其妙地恨起姜德山来,尤其是当姜德山当了村支书、成了夜郎村名正言顺的当家人后,他更是恨得牙根发痒。第二件事是土改时分江家大地主的财产,汪志和早就看中了江发财家的青砖大瓦房,他一直在暗中使劲,企图能实现这一愿望,但事与愿违,他只分得一头大黄牛,青砖大瓦房分给了劳苦功高且又穷得叮当响的姜德山。汪志和当然又怀疑是姜德山做了手脚,他总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总以为姜德山和他一样去四下活动过。这两件事一直是汪志和的一块心病,他表面上装得和姜德山一唱一和的,暗地里却一有机会就和姜德山唱反调,还经常到公社去打小报告,给姜德山穿小鞋,仿佛不这样做他就出不了心中的那口怨气。

巧就巧在汪志和的妻子张明翠今天早晨也觉得肚中胎动频频,时时疼痛,故而当汪志和打开房门、听姜德山说明来意时,他灵机一动,邪劲又上来了,他想,既然公社今天要来人,何不借此机会拆他姜德山的台,出他的洋相,还可趁机给玉兰生孩子制造点障碍。于是,他立即扮出个苦相,双掌一击,说:“今天咋就巧在一起了,我堂客也在阵痛,可能也要生了。我走不开,你还是快去找找李孟益吧,让他去布置会场和召集群众!”

姜德山无奈,只得又跑到李孟益家,把情况跟李孟益简单一说,让他去组织会场。

李孟益与姜德山毕竟是姨夫关系,平时相处得很好,他一听是这事,二话不说就应承了。

且说汪志和,他见姜德山一走,立即返回屋中,对躺在床上呻吟的张明翠说:“明翠,听德山说玉兰要生了,我看你也快了,我得先把接生婆接来,晚了就会被德山接去的。明翠,你挣这点,今天生孩子是个好日子,很有纪念意义。”

就这样,当姜德山来到接生婆家的时候,人家说她刚刚被汪志和接走。姜德山气不打一处来,但又毫无办法,只好又匆匆赶到家中。家中已来了几位族中嫂嫂和婶婶,她们也正眼巴巴盼着姜德山能接来接生婆,一听说接生婆已被汪志和接去,个个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因为玉兰已痛得声撕力竭。

姜德山怕出事,又打发人去汪志和家请接生婆,但回来的人说张明翠也快了,接生婆走不开。

正在姜德山束手无策,万般无奈的时候,李孟益已组织好会场,他来给姜德山回话,一见此情此景,他急中生智,顿时想起妻子王玉香跟接生婆跑过几天,学过接生,但从没有试过。是啊!何不让她来为自己的姐姐接生,权当试试手脚。当李孟益把这一想法告诉大家时,姜德山竟欣喜若狂,急忙扶住李孟益的双肩说: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孟益,拜托你快去把香妹请来,玉兰只有靠她了。”

“好,我立即就去。”李孟益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说:“德山哥,如果你走不开就别去会场了,今天的会我来主持,我会向杨社长说明情况的。志和已跟我说过他不去了。”

姜德山点点头,说:“你先把香妹接过来再说,如果这里走得开,我当然要去,这个会很重要。”

李孟益去后不久,王玉香就腆着个大肚子来到姜德山家,她先到姐姐床边,观察了一下情况,然后返身对急成一团的姜德山说:“姐夫,孟益已经去会场了,我担心他嫩得很,主持不了这个会,你还是去办你的正事吧,你在这里也是多余的,有我在你尽管放心去,老天会保佑我大姐顺利生产的。”

尽管姜德山心急如焚,但玉香的话又是那样的入情入理,这的确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何况,老婆生孩子,他一个大老爷们守在这里也不方便。

姜得山走后,玉香开始仿照接生婆的程序,正二八经为姐姐接生。她先左右扶摸着玉兰的肚腹,吩咐家人烧来苦蒿水,把需要用的剪刀之类用具消好毒,细心得连娃娃的包帕布都铺好了。

其实玉兰也不是难产,只是因营养不足,体子太虚,加之是第一次生孩子太紧张,才使婴儿迟迟露不了面。

玉香已忙得汗水横流,见婴儿久久不下,她只得采用接生婆教她的土办法了,把厚枕头垫在玉兰的臀下,让腹部挺起,阴道下露,然后用热毛巾盖在腹部,刺激婴儿滑动,再用双手顺着两肋往下轻轻揉赶,嘴中念念有词道:“姐,用劲,再用劲。”

果然,工夫不负有心人,不一会,婴儿的头部慢慢露了出来。玉香兴奋得催促:“出来了,好姐姐,再使劲呀!出了出了,你就要做妈妈了。”

在母亲痛苦的呻吟中,婴儿终于呱呱坠地,王玉香首先看了一眼婴儿的生殖器,顿时喜不自禁地高声宣布:“姐,你真好福气,是个放牛的呐。”她边说边从温水里取出消过毒的剪刀,小心翼翼地剪断了孩子的脐带,结束了接生孩子的最后一道工序。

婴儿脱离母体,哇啦哇拉地向全世界宣布自己的诞生。听着这洪亮的哭声,玉兰激动不已,热泪横流。

或许是太紧张太兴奋,也或许是站的时间太长而劳累过度的缘故,神情刚刚松弛下来的王玉香正想坐在床边喘喘气,不料腹部却隐隐蠕动起来,慢慢就翻江倒海般的开始阵痛,阴部也感觉有液体流出。凭直觉、凭经验、玉香知道肚中的小生命可能也要赶来凑这个热闹了,而且快得连她想赶快回家去生都来不及。她脸色一变,顿时心慌意乱起来。

家里人一看她的脸色,一看她满头大汗痛苦不堪的样子,就情知不妙了,急忙问道:“玉香,你怎么了?脸色怪吓人的,是不是......”

玉香镇静一下情绪,苦笑道:“婶婶,恐怕我要流产,实在忍不住了,没办法,只好请你按照我刚才的程序给我接生了,关键是消毒。”

家中的婶子忍禁不俊,笑道:“天下竟有这等巧事?姐妹两个同时生产,真是天大的缘分!”

玉香无奈的摇摇头,说:“没办法,按规矩 我是不能在姐家生的,但实在忍不住了,你要快!”

玉兰此时虽然体弱,但脑子是清醒的,妹妹的情况容不得她多想,她知道玉香都是为了她,才造成早产的,哪还管那么多规矩。她把身往里挪了挪,说:“香妹,你别多说了,快躺下。婶子,你心细点。”

出乎意料,玉香生产得相当顺利。她不但耐性好,而且经验十足。正因她不喊不叫,屋里的人情绪也相当放松。加之刚才玉香的一举一动,无疑是她们最好的示范。所以,仅仅用了三十分钟,玉香就顺利的产下了自己的千金。(未完待续)


(编辑:陈友云 审核:吉庆菊)

‍                     



                                                  《《上一节‍      回目录  下一节》》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