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谢雨杉 || 金色

 二维码 7177
发表时间:2021-12-13 15:09作者:谢雨杉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七月,和逝去的千千万万个夏天一样,照例是那一成不变湛蓝如洗的天,沐浴着金色光泽的墨绿林木,来去行人在遮阳伞和帽檐下穿梭,好像无数行驶在金色大海中的小舟。间或一缕灿烂的光泽在眼角一闪而逝,原不过是那某位行人手中矿泉水瓶反射的夺目耀眼,又或是服务生新拿出的一只冰淇淋融化的奶液,像一串淅淅沥沥泪珠,挂在外层脆生生的蛋卷筒上。

而那只亮闪闪的冰淇淋轻飘飘的晃荡着,递到了队伍最前面一个打扮时髦的姑娘手上,她便和另一边一个同样装束的女孩有说有笑地离开了。长长的队列向前挪了一些,却照旧是千人千面,好像聚在一起排队买东西只是个不凑巧的意外一样:哭着闹脾气的孩子和手忙脚乱哄逗的家长;抱着篮球浑身是汗的少年;身着高中校服聚在一群的几个姑娘,嘤嘤嗡嗡的好像群聒噪的鸟儿。

和不那么凑巧的站在这队伍的末端,他前面是个瘦削的男人,投下的阴影占据了他身型的四分之三。在那受人荫蔽的一隅之地里,他只埋着脑袋,恰将那一头金灿灿的发暴露在阳光下,偶有路过的人讶异的看着那小小的影子,惊异于这样的小城还有外国孩子的存在。而他却毫无自觉的凝视着地上一块平平无奇的小石子,一只手紧紧的攥住,汗津津的掌心里泄出人民币小小一角。

队伍又向前挪动了一些,他朝男人的腰侧探头看去,见那个一直哭闹不停的孩子终于拿到了冰淇淋,便像个演滑稽剧的演员一般敛出一丝喜色,却又顾忌着母亲还在一旁,便不情愿的摆出个如此而已的神色,随着愁眉苦脸的母亲一道离开了。和退回自己的位置,思索着还有多久才轮到自己。蓦的,身后传来一声呼喊,他回过头,看见一个头发乱糟糟的男孩正朝自己奔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如在阳光下晒得太久气喘吁吁的模样。

“和!好久没见你了!”正愣神着,那男孩上前便抓住了他的手,熟稔的好像是楼上楼下每天会打招呼的邻居。他犹豫着,只觉那人熟悉,却不知道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那女人也恰巧在两个孩子身后站定,一片阴影飘到了和的头顶——是女人撑开的太阳伞。

“是你的朋友吗?极?”女人笑眯眯的向那自来熟的男孩发问。这名字似乎终于唤起了和的一丝记忆,倒也如敲定了面前男孩的身份一般。“他的名字叫和,是前几年我去夏令营认识的朋友!”正当和还对着那紧紧相握的手掌发蒙时,那个叫极的男孩已经热情的将和的身份向那女人和盘托出。而她则转头对他微笑着,那温柔的神情和微微蓬乱的发都和极如出一辙。和只觉得自己的胃疯狂的抽搐着,好像不知道自己的视线该往哪放。

“你也来吃他们家的冰淇淋吗?”像是完全不在乎和冷淡的回应,极兴高采烈的开口,“他家昨天才推出的芒果口味,真的很好吃!你肯定想不到,以前都不需要排那么长的队伍....”他滔滔不绝的说着,和只得安静的聆听着。兀的,极顿了顿,好像突然才注意到自己面前的人是谁一样:“——诶!你弟弟呢?就是前几年和我们夏令营的那个?”

和僵住了,好像有人突然朝他泼了一桶冷水:“在...在家...”话刚出口,他便看到极的母亲正温柔的注视着他。这举措像阳光一样刺伤了他,和只得慌慌张张的将视线挪回自己的鞋上,好像突然对鞋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很快他又后悔了这么做——狭窄的空间里,他看到极的球鞋被刷的干干净净,像刚从商场里端出的新货,而他自己的则发灰泛黄,透露着一股浑浊的金色。

“啊,真遗憾啊,那你一会去我家玩吗?”这年纪的男孩心思似乎都放在了怎么邀约一群人找乐子上。“不用了...”和结结巴巴的回答道,感觉手掌心沁出了无数细密的汗,而那揉成一团的钱却更如剥落的另一层皮肤:“我...我来给我弟弟买冰淇淋...”不知怎么就扯出了滑稽的谎言,欲盖弥彰。极看了他一眼:“那我请你和你弟弟吃吧!”

“你零用钱不是放在家里吗?”女人开口问道。

“那妈妈可以先给我垫付嘛~妈妈~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和了,在夏令营的时候我们可是很好的朋友呢~”极转身抓着那女人的下裙摆,像是得不到糖吃的孩子一般撒起娇来:“我可以回去以后把钱还给你~”

“好啦好啦,真拿你这孩子没办法。”那女人嘴上虽说着抱怨,露出的笑容仍是充满幸福和宽慰的。转身对着像被冻住的和,她有些惊讶的看着那孩子金灿灿的头发:“你叫和吗?下次欢迎来我家找极玩哦,我们家就在这附近。”她报出了一个长长的地址,但和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好像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和?”极嚷了一声。

“啊,如果可以...”那小男孩终于仰起脑袋,露出了瘦削的下巴,好像一把镌出无数雕塑的刀刃:“...可以帮我买四个吗?”他打开了那只一直攥紧的手,露出了一张破损纸币。

夕阳为夏日的金色镀上了一层火辣辣的赤橙色。和拎着四个冰淇淋站在家门口,即使是太阳消失的傍晚,蒸腾的热气仍旧不疾不徐的将凝冻的糖霜变成蜿蜒流淌的奶渍。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扑面而来的黑暗将他完全吞噬。阴冷,空洞的屋子再看不出丝毫夏天的金色痕迹,好像连空气也凝固了一般。向前走了一步,他看到前廊那把椅子还歪歪斜斜的倾在地上,和他中午离开时一模一样。

走到冰箱前,他把四个冰淇淋都塞到了冷冻层里,折返后看到灶台上的手机屏幕亮着,不用猜,是爸爸发的,不回家吃饭的消息。他把那张倒在地上的椅子扶起来,打开了厨房的灯。晦暗的白色光圈下,他的头发不再如白天那样璀璨而闪烁,而呈现出营养不良的孩子特有的枯黄。

说不定妈妈会带着弟弟过来。他这么乐观的想着,把椅子搬到电话机旁坐下。那闪烁不定的白光一圈圈氤开,像投射在湖面模糊的雾气,冷清的不含一丝闪耀的光泽。虽然爸爸不回家,但和坚信着他一定会记得,也许一家人还有机会在一起吃冰淇淋。

因为,五年前那个金色的夏天,是夏令营结束后不久的时间罅隙,是爸爸妈妈离婚的日子。

作者简介: 谢雨杉   生于1999年,在读研究生。


(编辑审核:陈友云)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