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何维江 || 一方水土(连载之四)

2021-12-13 14:10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何维江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7297 



玉兰收工回家的时候,姜德山已从公社开会回来。他满面春风地从灶房给玉兰端来一盆温热水,兴奋地说:“你先洗脸,等会我有好消息告诉你。新中国的发展形势太快了。”

玉兰边洗脸边说:“一会儿风,一会儿雨,是不是要实现共产主义啦?这可喊了好几年了。”

姜德山有话是闷不住的,他接过话茬说:“提前跨入共产主义是全中国人民的愿望。今天公社开的就是动员会,号召各村搞好合作社,办工厂大炼钢铁,以实际行动支援社会主义建设。山外好多村已经办起了集体食堂,我们夜郎村也要搞合作社,也在办集体食堂,所有社员都吃大锅饭。"

玉兰说:"办集体食堂,妇女连饭都煮不成了?”

姜德山一撇嘴,说:“美的你。你以为就把你们妇女供起来了,我告诉你,人家说了,妇女是半边天,男人能干的女人也能干,办集体食堂的目的就是要把广大妇女从灶边拉出来,参加集体劳动,同工同酬,定量吃饭——哎,你快洗脸啊,晚饭弄早点,吃了晚饭我还要召开村干部会,传达公社精神,布置生产任务。”

玉兰猛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喔。德山,这有你一封信。”边说边就把水妹给她的信递过去。

“信”?姜德山感到奇怪:“谁会给我信?”

“你看了不就知道了?”玉兰不便直说,她只能装憨,她根本不敢把今天在地里与水妹促膝交谈的情形告诉姜德山。她不知道江发财会给自己的丈夫说些什么,她只能等姜德山读完信,看他的反响如何才能决定自己该怎么做。

姜德山大步流星走过来,接过信一看。这是封老式牛皮纸信封,壳面上没有什么字,他急急的抽出内页。这是张草白纸,黑黑的小揩字写得很漂亮,满满的写了一页。姜德山一看,这字和昨晚红纸角上的字一模一样,不用猜他就知道这是江发财写的了,他吃力的读着:

兄台万安:

本欲与你面晤,促膝而谈,然怕你误会,造成双方尴尬,无奈,只好出此下策。近在咫尺给你带信,望兄体谅其苦心,切勿见怪。

今晨日出时,获悉与兄结为亲家,幸甚。有何奈呢?天意难为啊!按说你我是仇家,情同水火,谁都不愿有此际遇。但怨谁?或许真是缘分。

兄台,既然天意如此,我想我们的怨也该解了,我爹虽是你枪决的,但我不怪你,真的,我爹欠人民的债太多,罪当如此。我明白判决他的是人民政府,你只是执行,你不去别人也会去,我从未仇视过你。

审时度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绝不情愿与我结亲,然天意如此,回避和改变都不可能。思来想去,唯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是上策,倘若张扬出去,于我无碍,于你就糟透了,你是共产党员,党支部书记,一言一行都将影响你在村里的政治地位。若有人知道你与地主江发财撞了亲,无论你承认不承认,闲言碎语和政治压力都将使你难予挺直腰杆做人。

愚弟是知书达理的人,能设身处地替你着想。只要你不难为弟,弟绝不会使你难堪,我看咱们暂时谁也别胡思乱想,况且能不能怀上孩子尚未知,倘若老天真的让孩子配了天婚,那也是可喜可贺的事,儿孙自有儿孙福,谁也不是神仙,能料定几十年后的情形。然丑话说在前面,反正我是藏有你亲手写的撞亲底单的,如果你先做于我不仁的事,那你就别怪我不义了,我会破罐子破摔,让此事大白于天下,闹它个满城风雨、世人皆知。如是,你知道受损害的是谁?我无所谓,我本身就是社会最低层的人,于地位名声都无损秋毫。

望兄台三思而行。

俨然捧着一快刚出笼的年糕,姜德山觉得这信太烫手。他气得破口大骂:“妈的X,中什么邪,连江发财这小子都敢在我头上拉屎。”

玉兰一直静静地听着姜德山结结巴巴念出的内容。不出她所料,信中的大概意思和水妹说的差不多,只是江发财的道理讲得透彻些罢了。见姜德山口出脏言,她怕亵渎了神灵,忙堵住他的嘴说:“事已至此,人家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应该考虑考虑!”(未完待续)



(编辑:陈友云 审核:吉庆菊)

‍                     



                                                  《《上一节‍      回目录  下一节》》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