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何维江 || 一方水土(连载之三)

2021-12-06 18:53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何维江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4213 

夜郎村的盛夏,阳光是很强烈的,尤其在午后。如果农事不忙,多数村民是要回避 这样的阳光的。然而,懂农事的人恰恰相反,要利用这样的强光除草,烈日才能把铲出的杂草晒死,让庄稼吸收足够的养份。

水妹是个小家闺秀,虽说不上娇生惯养,但昔日优越的家庭条件,造就了她养尊处优的生活习惯,她不但性格孤僻内向,而且不喜欢与人交往,所以,在夜郎村,与她和得来的大姑娘小媳妇没有几个。与王玉兰更是隔山隔水,平时在路上遇着总象陌生人似的井水不搭河水,连招呼都不打。如今要不是江发财下了死命令,她是硬不了这个头皮的。有啥办法呢?为了江家的前途,就是赴汤蹈火也得去,何况今天她已有了结交的借口,好歹毕竟是亲家,田边地头扯扯闲谈套套近乎也是情里中事,加之玉兰是夜郎村公认的厚道之人,想必她也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更不会当面“打”她的嘴巴。此时,正是午后阳光最强烈的时候,她戴这一顶巨大的篾笠,穿着薄如蝉翼的短袖衫,肩头抗着把板锄,朝小红坡的包谷地走去。

烈日炎炎,大地象蒸笼似的闷热,脚下的泥土有如炒过似的滚烫,就连走空路也汗如雨下,更别说动手动脚劳动了。水妹再次扯下毛巾揩了揩满脸的香汗,伫足望了望玉兰家的自留地。那是片土质较浅的红泥土,因连日没有落雨的缘故,包谷苗已被太阳晒得卷叶了,玉兰就是在这片地里给包谷盖土。水妹找了个背阴的地方歇下,稍稍稳定一下情绪,太热了,她的嘴巴渴得起了硬壳,她提过背壶晃了晃,莫明的诱惑油然而生,既然江发财那么肯定玉兰喝了这水能怀上孩子,作为女人的本性,她更想怀上自己的孩子。于是,她毫不犹豫地扭开壶盖,咕嘟咕嘟就先喝了一气。是的,感觉中这药水不但不苦,反有些微微的甘甜。

喝了药水,水妹的渴也解了心也遂了,精神顿时抖擞起来。她想了想与玉兰的对话内容,便信心十足的走上小红坡,穿过茂密的包谷林,走到玉兰家自留地的边缘,鼓了鼓勇气,嗲声嗲气的问道:

“哟,这不是玉兰姐吗?日头恁大,早晚挖不行啊!看,汗水把衬衣帖到背心上了。”她边说边就走到玉兰的身边,套着近乎:“来,给你毛巾,歇歇擦擦汗。”

正埋头干得起劲的玉兰,猛听到水妹打招呼,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她楞了片刻。才猛然意识到从昨晚开始她们已经成了亲家,否则,老死不相往来的这小地主媳妇断然不会来与她打招呼的。是的,是这层关系把她们扯近了,既然人家都主动与自己打了招呼,不还个礼节,未免也太不近情理了。然而,水妹毕竟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地主婆啊!玉兰下意识的扫了四周几眼,生怕陡然伸出第三双眼来。这才故意把锄头往苗密的地方一丢,说:

“你也来歇歇。”玉兰是个有心眼的人,她也想掏掏水妹的心,摸摸她家对此事的反响。

水妹喜出望外,马上顺势把屁股一翘,坐到板锄把的一边,意思是留半边给玉兰坐。

玉兰没有给她这个面子,她扯出自己的手帕揩了揩脸上的汗,轻轻坐到水妹旁边的土疙瘩上,摘下草帽慢悠悠的煽着凉,等水妹发话。

水妹本来是个脸皮很薄的人,可今天是带了使命来的,她不主动不行,只有顺利完成任务,才好回去向丈夫交待。于是,她全然不顾了,也扯下斗笠煽煽凉说:“唉,这鬼天热得难过,一天全靠水养着。”她边说边取下背壶,扭开盖先喝了一口,然后很自然地递过去,说道:“玉兰姐,喝一气吧!水还凉着的!”

此时,玉兰的确渴得难耐,早就想喝一气水了,但是,地主与贫农的界线,犹如汉界与楚界一样划的清楚,家父从小就常对她说:”穷人要穷的有骨气,讨饭也别上地主家的门上去讨。如今虽然是新社会了,可地主的东西咱不能乱吃。于是,她勉强笑了笑说:“我不渴。”

水妹顿时尴尬起来,伸出去的手缩不是,不缩也不是。她极力挤出满脸的笑,低三下四的说:“玉兰姐,我知道你是贫农,我是地主,平时想攀你说句话都难,要不是昨晚老天把我们两家扯到一起,今天也不会冒昧与你搭个话的,村里人都说玉兰姐是个豁达厚道的人,可今天居然连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唉,我直很我命不好,投胎投到了地主家,昨晚我直以为我们攀了门好亲戚,谁知你居然连我的水都不肯喝一口,以后我就更别想讨你的一口饭吃了。”水妹边说边真的很伤感地悲叹起来:“唉,老天啊!您向来是明镜高悬的,昨晚是不是弄错了。”

玉兰对上天是虔诚的,她一听水妹说出这样伤感的话,怕她再说出伤天害理的话殃及自己,忙打断她的话说:“你别乱说,老天永远是清明的,老天没有弄错什么事情。”

水妹暗喜,知玉兰已经中计,便火上加油趁热打铁地说道:“可现在老天也是望着我们的呀!既然老天没有弄错,那我们就是亲家,既然是亲家,就该亲密无间。可是,你明明口渴,却不肯喝我给你的水,诚心何在?”

玉兰顿时心慌意乱,她忙争辩道:“我没说不喝你的水,只是口不渴而已。”

水妹乘胜追击,:“骗谁呀我的姐姐。看你那唇,干得已经起壳了,玉兰姐,求你别嫌弃我好吗?我的成份是上辈人带给我的,这由不得 我。玉兰姐啊,连上天都怜悯我,赐我与你结了亲家,你就认下我这个可怜的妹妹吧!我和江发财不是猪,是知好歹的人,我们会守口如瓶,明里绝不与你家来往,绝不会因此事影响你家的政治地位的。只望你们不嫌弃我们,我们就知足了。”

玉兰仍徘徊不定,她知道姜德山肯定反对此事,她不敢贸然做这个主。尽管水妹说得入情入理。

水妹见玉兰仍在犹豫,忙来个激将法:“玉兰姐,你再不答应,我就给你下跪了。”

见水妹真的就要下跪,玉兰的心顿时软了下来,她急忙扶住水妹,说:“水妹你别这样,我答应你就是了。这由不得我,是老天安排的。”

水妹急忙把水壶递过去,说:“那你就把这水喝了,我才相信,你和我一样都是有诚心的。”

农活很忙,玉兰不想与水妹纠缠下去,她只好接过水壶,吮少许敷衍。然而,甘甜的药水一到嘴中,胃内仿佛齐刷刷的伸出好几张小嘴,拼命地来吮吸。没办法,玉兰速违心的喝了几大口。

水妹惬意极了,那张娃娃脸上,山花般灿烂起来。她今天的收获,远远超出了江发财的本意。而今天的表现,正明了她自己也是很能干的,以往只是没有机会去实践罢了。(未完待续)


(编辑:陈友云 审核:吉庆菊)

‍                     



                                                  《《上一节‍      回目录  下一节》》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