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何维江 || 一方水土(一封书信)

2021-11-29 13:13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何维江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5329 


与姜德山的心情恰恰相反,此时,江发财和妻子水妹正心花怒放拥抱在一起。江发财精心策划的阴谋终于取得了初步性的胜利。

不错,江发财与姜德山不但有杀父之仇,土改时连青砖大瓦房都成了他姜家的财产,这怎能不让江发财耿耿于怀。如今,江家住的茅草房连村中破落户的房子都不如,和乞丐住的房子差不多。然而,江发财必竟是地主的后代,既有文化知识,有懂韬略计谋,自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尤其是他父亲被正法、他被划为地主成分搬出地主大院后,他就知道他的政治地位已一落千丈,是连猪狗都不如的坏分子了,他忍辱负重过了这么多年,终于悟出一个道理:要想在夜郎村抬着头、挺着胸过日子,地主成份并不可怕,关键是要攀上一个有权有势的人。这几年,夜郎村最红火最有权有势的人物当然要数姜德山,所以他冥思苦想,觉得只有攀上姜德山,夜郎村才有他江发财的一席之地,尽管姜德山是亲枪杀自己父亲的人,但他知道那怪不得他,宣判父亲死刑的是人民政府,他只是去执行枪决的人,他不去别人照样会去。他不服气的是,自家的房产咋一夜之间就莫名其妙的落到了他姜德山的手里?故而,去攀姜德山这个高枝还自有他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怎么攀呢?江发财一直在寻找机会。终于,聪明绝顶的江发财嗅出了一条信息,知道了姜老汉今年七月七要逼儿子去送子树下求子的重要情况。这情况令他激动得手舞足蹈,因为他妻子水妹结婚两年多也没有怀孕,前几天他才从县城给她带来几付保胎的特效药,医生说这药最适合山区不孕的妇女,服后有很大的把握。于是,江发财计从心来,他明知求子树下求子纯属无稽之谈,去求子的人完全是处于迷信。他之所以要伺机与姜家结亲,是想先结下这门亲,再想办法让玉兰服药怀孕,然后达到撞亲的目的,好让自己地后代变相的把自家的房产继承过来,这是一条天衣无缝的妙计。

七月七那夜,他先把水妹护送到神树旁的密林处藏起来,自己又返回姜德山家的大门前窥视动静,直到后半夜姜德山和王玉兰千真万确出了院门,真真切切上了山,他才心花怒放地找到已等得心慌意乱的妻子,把锦禳妙计如此这般给水妹交待清楚。

于是,夜郎村的神树下就上演了这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空前绝后的撞亲闹剧!

这件事,江发财是深思熟虑、成竹在胸的,对撞亲后的伸缩性他更是抱乐观的态度。如前所述,撞亲的目的是放根长线,再钓大鱼,倘若真与姜德山结成了娃娃亲亲家,姜家默认了或无异议的话,那他就是夜郎村名符其实的“皇亲国戚”,可以挺着腰杆做人了,自己的后代也可堂而煌之的享受和继承自家的家产了。当然,朝坏处想,倘若姜德山不愿意接受撞亲的事实,万不得已就破罐破摔,把姜家与江家撞亲的事公诸于众,大造议论,从政治上整垮姜德山,出口恶气。他知道姜德山是个爱增分明的人,要让他接受这样的事实是很难的,虽然如今撞亲成了事实,但最难走的棋子还在后头。

水妹从屋中端出一碗鸡蛋面,走到屋橼下说:“来,忙碌了一夜,了却了心愿,该吃一点东西了,”但水妹很快就发现,刚才还眉飞色舞的江发财此时却愁眉哭脸的。

江发财仍穿着那件黑色大铜钱花绸缎对襟衣,虽然陈旧,但布质很好,江发财爱穿。江发财的发型很别致,稀蔬的头发齐齐的梳向后脑,使得白白的脸蛋拉得很长,他的鼻梁有些扁,眼睛突鼓突鼓的小而明亮,人中有点长,嘴巴秕秕的,嘴角有颗长了几根长毛的大黑痣,忧郁时很怕人。

见他这个样子,水妹又陪起了小心,她轻轻移步过去,轻声说:“发财,还有什么不妥吗?看你,总是多愁善感的,让人揪心。”

江发财长长叹了口气,说:“今天倒是很妥,但明天呢?后天呢?以后呢?”

水妹的家庭成分也是地主,她与江发财的婚姻是明符其实的门当户对。那年月,阶级成份的概念在人们的心中是很强的,一个地主子女要想找个成份好的成亲,恐怕是难于上青天的事,因而他们结婚后,都有些同命相怜。尤其是水妹,她总认为江发财是个才子,只是生不逢时,难展宏图罢了。她对江发财,总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性格也如她的姓名一样,软得不能再软了。水妹身材偏小,此时穿一件兰色碎米花布对襟衣,藏青色长裤,她的脸蛋虽不大,但白晰透红,苦胆似的鼻梁周周正正的挂在脸上,眉叶细而淡,两只眼睛水汪汪的,让人觉得她总是在笑,嘴唇是典型的樱桃小口,她在夜郎村素有小美人之称。对江发财的顾虑,水妹也没办法,但她还是宽慰他说:

“ 发财,别耽心,姜德山不敢变挂的,这是天意,天意不可违,违者要遭天灾的,难道他不怕。”

江发财轻轻摇摇头:“别人不敢违,但姜德山敢,他的地位和身份会迫使他不敢接受这样的事实。更何况我们江家是与他势不两立的大地主,与我们结 亲对他没有好处,他更怕让外人知道了会弄坏他的名声,让他难以抬起头来做人。”

水妹一听他这样分析,急道:“如此说来,我们苦心忙碌的结果只能是竹蓝打水一场空了。”

江发财伸手扯了扯他根本没有胡须的下巴,嘿嘿冷笑两声说:“想变卦?没那么容易,我就是要利用他的怕,让他不敢张扬,让他忍气吞声。水妹,你要好好把他写的纸角藏好,这是我们要挟他的本钱。现在我要做的是稳住他的情绪,以后才好步步为营,达到目的。”

水妹始终把握不住江发财一会风一会雨的性格,她试探着问:“怎么样?你要去找他?”

江发财深沉地说:“我当然不会去找他,我断定他也不会来找我,我们是象棋中的将和帅,见不得面的。不过,你今天要给我办好两件事,其一,你把我从城里买来的保胎药取一些兑上水让它冷却,然后倒进背壶带上山。我昨天看见玉兰在小红坡挖包谷地里的庄稼,她今天肯定还会去的,你上山后要主动与她套近乎,设法让他喝你背壶里的药水。要想让我们的计划真正达到目的,就必须要使玉兰怀上孩子,否则就没有实质性的意义。第二件事,我马上给姜德山写封信,你拿给玉兰转交给姜德山,姜德山读后就知道我的意思了。对了,你赶快去做午饭,吃了饭就上山。”(未完待续)


(编辑:陈友云 审核:吉庆菊)

‍                     



                                                  《《上一节‍      回目录  下一节》》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