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徐华生 || 《司马光砸缸之后》 (少儿电影剧本)

 二维码 300
发表时间:2021-08-19 00:21作者:徐华生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剧情简介:

    古代七岁的司马光砸缸救出落水儿童之后,名声大振的同时,砸缸生发的负面效应带来的麻烦(如被索赔水缸和医药费等等)也接踵而至。该剧着重描述天资聪颖、酷爱读书、有超群记忆力的童年司马光,巧妙地运用从书中所学得的古人精辟良言和感人善举,敬劝父母排除忧烦以乐观面对;通过与做家访的教书先生交流,充分表达了他勤奋好学、学以致用以及自幼小立大志的神童奇才气质,和不可多得的可敬佩可喜爱的机灵“小大人”形象!该剧还运用蒙太奇手法,通过童年司马光惊人记忆力和难得的口才,同时展示了古代十大神童的精典事迹。

该剧旨在展示幼年的司马光勤奋好学善学、时时励志践行的非凡特质,和事事替别人着想,处处善解人意的高尚品德。对唤醒或激发青少年内在创造力具有一定的教化和启迪意义。

剧本关键词;勤奋、励志   

参考文献,《中国古代十大神童》,《中国古代有关宽容宽恕典型范例》等网络资料

时间:古代,初春.

地点司马光家客厅.

人物:童年司马光(七岁),简称光.

司马光父.简称光父.

司马光母,简称光母.

孩童:毛头、A、B、C.

布衣老者,简称老者.

中年村妇,简称村妇.

教书先生,简称先生。

[舞台中央偏右置二桌四椅,

正右侧的桌上放着文房四宝,《三字经》《左氏春秋》等书籍.]

[幕启。司马光父母满面红光兴致勃勃地步入客厅.落座.]

光母:适才邻居张大妈携小女岚岚来家小坐.夸赞我们的光儿天资聪颖,能急中生智,砸缸营救落水儿童,还说小小年纪就能想到替人排忧解难,日后必为国家栋梁之材,要岚岚向他好好学习呢!

光父:(语重心长)那是人家客气,“玉不琢不成器”啊!栋梁之材谈何容易!向他学习?早着呐!不要听人家说了几句好听的就不知东南西北了.光儿呢?

光母:今日不是学堂放假嘛,我叫他去他舅舅家送个信,让舅舅舅妈有空过来坐坐.(听外有响动)嗐,这不是光儿回来了——

[毛头及A、B、c叽叽喳喳蜂拥而上,敲门而入。光母开门见孩子中并无光儿,使朝远处眺望,然而仍是不见.]

光母(惊异地)你们是我光儿的学友吧,来来,请坐,请坐。

毛头(恶声恶气)叫司马光出来,我们找他!

A、B、C(异口同声)对,叫他出来!

光母(莫名其妙但和颜悦色):他出去了,有什么事跟我们说好吗?

毛头:(用目光征询同伴),好吧,先跟你们说说也行。他根本不把我们小哥儿们放在眼里。我们平日待他不错嘛,干嘛不同我们商量,就一个人抢着当起英雄来了?

光父:他那不是情急之下见义勇为吗?我想,学堂先生不是同样教导过你们吗?

A:他想一个人出名。

B:他根本不讲哥们义气。

C:什么鸟见义勇为?整个一个个人英雄主义!

毛头:我们要找他算账!

光母:算账?算哪门子账?

毛头:(权威地)算了,不在家就算了,反正跟你们老头老奶奶说不清楚。(手一挥)走,我们走!改天再找他。

[孩子们哼着小曲一哄而下。光父光母摇头叹息,重新落座。司马光兴高采烈上。]

光:爹,娘,我回来了。

光母:光儿回来了。好好。

光父:你舅父舅妈好吧?能得空过来坐坐吗?

光:舅父舅妈很高兴,说明天一早就过来。舅父还说,一来看望你二老。二来向我祝贺!(开心地微笑)

[司马光在书桌前坐下,打开书要读。]

光母:还祝贺呢?光儿,刚才你几个学友来家找你。

光:娘,他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光父:(仍愤慨地)说要找你算账!

光:(大惑)找我算账?算什么账?

光父:说你砸缸救助落水儿童没同他们商量,是个人英雄主义行为.

光母:说你不讲哥们义气,说你想一个人出名。

光:(爽朗大笑)要喊到他们来商量商量之后再办事,那个小弟弟不早淹死了?当时一个个吓得拔腿就跑,我不找他们算账也就罢了,反而来找我算起账来了,怪事!爹,娘,他们要算的账就这些?别理他们。

光母:这些就够你受的,你得小心才是.

光父:是啊,好汉不吃眼前亏。你还是去学堂跟先生说一声,不然要吃亏的。

光:小哥们平日里还是很听从我的,这次他们明显地是头脑里少了根弦.不碍事,我会跟小伙伴说说清楚的.爹,娘,你们就放心吧。

[布衣老者从舞台左侧上。]

老者:(敲虚拟的门)开门,光先生在家吗?

光父:(边走边问)谁呀?

[开开门,老者悠然步入。]

老者:敝人姓胡,是被你家少爷砸破的那口水缸的主人。

光父:(拱手相迎)胡先生,失敬失敬,请坐请坐!请问先生光临寒舍有何见教?

老者:(—脸肃煞)不必客气!我问你,损坏人家东西,既不赔礼道歉.连吭都不吭—声,像没事人一样悄悄溜之大吉,你不认为是没有家教的典型表现?也不觉得你刚才的客套是多么的做作和虚伪?

光父:请先生休得激动,有话慢慢说.(转面对司马光)光儿,你到后堂歇息去吧,我同这位先生有事商量。

[司马光拿起一本书离坐退下]

光父:逆子尚年幼无知,有何得罪之处还望先生原谅一二。不过,今天的事有目共睹,你也不是不知情,他是为了救助人家落水的孩子才……

老者:(不屑一顾地抢着说)那我不管。就算他真的是救助人家孩子,你们尽管前去领赏好了,可是我好端端的一口缸叫他砸破了,这总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吧。干嘛你们领赏而要我破财呢?这太不公平啦!

光父:(愤怒地)……你?

[光母觉得不对头,立即离坐来到光父身旁.]

光母:{强作笑容)这位大哥,你请坐,有事好商量.(转对光父)这位大哥说得不是没有道理,救人,砸缸,两码子事,一码归一码,应该应该.(转对老者)请问你的意思是……?

老者:这还用问?你们得赔偿我的损失.

光父:这……

光母:好,他不能平白无故损失一口缸啊!赔偿损失,赔你的缸。赔你三两银子可以吧?

老者:三两银子买得来那样一口大缸吗?

光母:(为难地)那……好吧,五两够了吧!

[光母进里屋拿出一锭银子递上.光父心痛得颓然长叹.]

老者:这还差不多。(接过银两)我告辞了。奉劝光先生日后对爱子得严加管教.免得再惹是生非.

[老者离去。光父母摇头不止.稍顷,一中年村妇携—幼子怒气冲冲上。]

村妇:(敲门而入,径直坐入客席椅,不待主人开口便连珠炮似的)你们是怎样教育你家孩子的呀?呃,我的儿子在水缸里面玩得好好的,你家少爷却要出什么风头,拿石头砸水缸玩儿….

光母:(厌烦地)什么什么?!你说我儿子砸缸是玩儿,是出风头?

村妇:(怒目而视)难道不是吗?

光母:我还以为你是来道谢的呢!

村妇:道谢?道什么谢?我来找你们算账的!

光父:又来一个算账的。我光儿急中生智砸缸救人,怎么就遭来这么多麻烦事儿呢?

村妇:麻烦事儿?再不好好管教,麻烦事儿还在后头呢!你别打岔,听我把事情说完.我说哪啦?噢,你家少爷拿石头砸水缸玩儿,嗨,砸缸就砸缸呀,可那石头没长眼呐,它穿过缸壁正好砸在我儿子脚上,你们晓得啵?(遂拉起幼子的裤脚),瞧,三个脚趾头全被砸破了!(用袖拭眼)我好心疼啊,我儿子还从来没遭过这么大的罪!今天我告诉你们,日后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是不会轻易饶过你们的。

光父:(气得欲言又止)……

光母:(强自镇定)他大婶,话可不能这样说。我要说句不怕你不高兴的话,要不是我光儿机灵,及时晓得砸缸放水,你这孩子的命恐怕就……

村妇:(几近怒吼)恐怕就怎么?!你胡说!你这是对我儿子的咒骂,我绝对不会相信你那一套!嗐!

光父:(按耐不住)那你来想干什么?……

村妇:想干什么?我劝你们还是少说费话少装蒜,乖乖地付给我儿子医药吧你,不然我可就要……

光父:(气愤地)你要怎么样?你简直是…..

村妇:(趾高气扬)我怎么啦?

光父:(气极难言,面色苍白)你……

光母:(急忙上前抚摸其胸)他爹,你身体不好,千万别生气,这个家还靠你撑着呢,你好好歇着吧.(面对村妇)他大婶,你也坐下消消火,(扶其坐下)既然你儿子脚砸坏了,我出五两银子给他医治吧。

[光母遂进里屋又复出,递上银两。村妇接过银子揣入怀中.]

村妇:好吧,这些银两我暂且花着,不够,我会再来的.(起身出门,怒目对光父)光先生,“养不教父之过”知道吗?今天的事就是报应,懂了吗?我走啦!

[村妇牵着小孩拂袖而去。光母随手关上大门,二人悻悻然落座,相视而发出无可奈何的苦笑。司马光复出。]

   光:爹,娘。

   光父:光儿,刚才……

   光:爹别说了,我都听见了。

   光母:儿呀,你说这叫什么回事呀?

光:希望父母大人不要过份在意这些事。爹不是常常教导儿子说“树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吗?娘也经常对儿讲“人上一百,五颜六色”呀.而且儿觉得大伯大婶的言行虽说过了点头,但他们的想法也很正常,应该给予理解.儿说书上写的几件事,请父母大人听一下:

第一件,春秋时期鲁国的孔子,他的学生子贡曾问他:“老师,有没有一个字,可以作为终身奉行的原则呢?”孔子说:“那大概就是‘恕’吧。儿的读书心得:“恕”,就是宽容。宽容,是一种道德行为。尊重差别和自由,人类可以同发展。宽恕,是一种宗教情怀。原谅错误和侵犯,人类才能共生存。

第二件:还是春秋时期,桓公任命鲍叔为国相。鲍叔辞谢说:“我是一个平庸的臣子。如果要治理国家的话,那就不是我所擅长的。若论治国之才,大概只有管仲了。我有五个方面不如管仲:以宽厚慈惠来安抚民众,我不及他;治理国家 不忘根本,我不及他;为人忠实诚信,能得到百姓的信任,我不及他;制定的礼仪足以使天下效法,我不及他;立在军门之前击鼓指挥,使百姓加倍勇猛,我不及他。"桓公说:"管仲曾用箭射中了我的腰钩,使我险些丧命。"鲍叔解释说:"那是为他的主子出力啊。你若赦免他,让他回来,他也会那样为你出力的。"桓公 问:"怎样使他回来呢?"鲍叔说:"得向鲁国提出请求。"桓公说:"施伯是鲁君的谋臣,若知道我将起用管仲,一定不会放还给我的,那可怎么办?"鲍叔回答 说:"派人去向鲁国要求说:'我们国君有个不遵守命令的臣子在贵国,想在群臣面前处死他,所以请交还给我国。'这样鲁国就会把他放还我国了。

第三件,相传古代有位老禅师,一日晚在禅院里散步,突见墙角边有一张椅子,他一看便知有位出家人违犯寺规越墙出去溜达了.老禅师也不声张,走到墙边,移开椅子,就地而蹲.少顷,果真有一小和尚翻墙,黑暗中踩着老禅师的背脊跳进了院子.。当他双脚着地时,才发觉刚才踏的不是椅子,而是自己的师傅.小和尚顿时惊慌失措,张口结舌.但出乎小和尚意料的是,师傅并没有厉声责备他,只是以平静的语调说:”夜深天凉,快去多穿一件衣服.”我们可以想像听到老禅师此话后,他的徒弟的心情,在这种宽容的无声的教育中,徒弟不是被他的错误惩罚了,而是被教育了。

第四件,说的是“宰相肚里能撑船”。 三国时期的蜀国,在诸葛亮去世后任用蒋琬主持朝政。他的属下有个叫杨戏的,性格孤僻,讷于言语。蒋琬与他说话,他也是只应不答。有人看不惯,在蒋琬面前嘀咕说:“杨戏这人对您如此怠慢,太不象话了!”蒋琬坦然一笑,说:“人嘛,都有各自的脾气秉性。让杨戏当面说赞扬我的话,那可不是他的本性;让他当着众人的面说我的不是,他会觉得我下不来台。所以,他只好不做声了。其实,这正是他为人的可贵之处。”后来,有人赞蒋琬“宰相肚里能撑船”。

嗯,儿说这几件古时候的事,是想奉劝爹娘,把心放宽些,切莫再为大伯大婶上门的事伤神了。至于花费的银两,我会发奋读书,将来十倍百倍地挣回来就是,爹娘不必太心疼了.

光父:(走过去抚摸光儿的头)有如此善解人意的好儿子,我们不伤神!不伤神!

光母:(走过去握住光儿的手)有你这样有志气的好儿子,我们不心疼!不心疼!

(喜悦温馨之情顿时洋溢在光父母子面庞.司马光下)

屋外有人轻声叫门。是司马光的教书先生。寒暄落座。

光父:我家光儿给您添麻烦了!

先生:(忙不递地)没有,没有。我今天来光先生家打扰了。

光母:(起身倒茶)哪里有打扰?没有没有。

先生:那就好。我今天来是想与司马光聊聊,他救落水儿童的事。(环顾客厅,不见司马光)他不在家,那我改日再来。

光父:(忙说)光儿在家,在里屋读书哩。

先生:你家少爷读书勤奋,一副小大人模样,堪称天资聪颖,惜时如金啊。如此年幼就闻名满九州,将来一定大有出息,少不了是国家的栋梁之才哟。

光父:谢谢先生夸奖。那也是得益于先生教育有方啊。我叫他出来见先生。(喊)光儿,快出来拜见你先生。

光(应声而出,拱手道),先生于百忙中送教上门,学子万分感谢!

先生:(含笑朝光父光母)你家小少爷就是与众不同。(转对光)一旁坐下,我们说说话。

光:谢谢先生。

先生:你砸缸救落水儿童的事迹已经是远近闻名了。先生好想知道,你在那一刹那,脑子里是怎么想的呢?

光:(憨笑)也没怎么去想,看到水缸比我人还高,旁边又没有大人,就是急着如何才能将小弟弟从水缸里救出来。就这样。【拍摄电视短剧时,这儿就可以平行蒙太奇手法,用精练画面展现“司马光砸缸”的全过程。司马光说话成画外音(旁白)】。如果说我这事做的还可以的话,也是受到先人“急中生智”的启示之故。稍有急人所急的人都会想到做到的。说“闻名”就有点小题大做、言过其实了。嘻嘻。

先生:如此谦虚谨慎,更加让人敬佩。后生可畏,可喜可贺呀!

光:谢谢先生过誉过奖,晚生受之有愧哟!(随及看看父母,又看先生,欲言又止。)

先生:(敏感地察觉到)想说什么呢?

光:(又看看父母)其是也没有什么不便说的。X先生,你来之前,有一位老伯和一位大婶来过。父母处理完事我就在想,我砸缸救落水儿童,虽说是出于一般人都会有的小小心愿,用了一点小小智慧,但留下了不小的事前根本料想不到的缺陷,故而心里很不安稳,很不利索,如此不完美的结局说是“智慧”,实在是太不够格了。与古代那些“神童”比起来差十万八千里哩!

先生:(与光父母交流了一下眼神)噢,有缺陷的智慧?比不上古代“神童”?我们想听听,你能说说吗?

光:(一脸歉疚地)好吧。先说缺陷。刚才也说了,救了小弟弟,可后果呢,不仅伤及了小弟弟的脚,还损坏老伯一口大缸,让老伯和大婶心疼得要命。哎,说明我那点智慧不怎么的。虽然父母做了赔偿,但心里难免留下歉疚。

先生:噢,你这样想。

光:难道不是吗?再说古代的“神童”,真正可敬佩的后生。我们历代不少先贤先哲,他们的童年言行惊人、出类拔萃的非凡作为,那才堪称“神童”呀!可那一两百年才出现一个哩,那些惊世奇才,才真的令人敬佩哩!我与他们比起来,那只能叫“小巫见大巫”了!

先生:(眼睛为之一亮,情绪为之一振)哦,你是不是太谦虚了点?快将古代“神童”说来给你父母和先生我听听吧。

(光父光母满面含笑,只是频频点头,并不插话)【拍摄电视影短剧时,以下就可以平行蒙太奇手法,用精练画面展现古代每个“神童”,司马光说话成画外音(旁白)。能留给观众以生动的直观印象。】

光:(如数家珍地)嗯,古代“神童”,最早的要数公元前五百多年、西周末年的老子了,十多岁论述“祸福”,周襄王要他传授其未卜先知的本领。他说:“我并非未卜先知。世间的事物,都有内在的规律;一切事物都是相辅相成,可以互相转化的,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周襄王很佩服,就留他在朝中做官;一百来年后,战国时期秦国出了位12岁当丞相的甘罗;过了一百二十多年,齐国齐宣王时有了位“以语启父”的孟尝君;又过百十年,西汉末年出了位六岁能辨弦音的蔡文姬;两百多年后,东汉末年出了位智慧惊人,五、六岁巧称大象的曹冲;几十年后,三国时期出了位“妙计出庄”的少年诸葛亮:一百几十年后,隋末唐初出了位十四、五岁能在同一时间进行多件事情的神仙童子元嘉;过几十年后,唐朝初年出了位年幼识大局的房玄龄,后来成了李世民得力的谋士之一;过了两百来年,唐代中期又出了位六、七岁能吟诗作对的奇才李贺,后与李白、李商隐称为唐代三李。读到这九位古代“神童”的事迹,曾让我仰慕得不思茶饭,他们成了我发奋立志、努力效仿的偶像哩。

   先生:(激动地含笑)司马光,你小小年纪,怎么知道的那么多呀?

   光:我不过就是用孩子们习惯玩耍的时间喜欢多看看书而已。先生,在我国,关于神童的故事,还远远不止这些呢。

   先生:噢,那你接着说,好吗?

   光:好的,先生。如:项橐,7岁时没被孔子考倒,反把孔子考倒,成为孔子师;

  汉代的东方朔,2岁即能暗诵《魏史》;东汉末年文学家,四岁时的孔融让梨;南朝文学家刘孝绰6岁能文;南北朝阴铿,4岁诵诗赋,一日千言;南北朝诗人,文学家徐陵,7岁能文、博涉经史;唐代诗人骆宾王,6岁即写下传诵千古的《咏鹅》诗,就是人们耳熟能详的诗啊: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唐代诗人王勃,5岁就写出构思严密的文章,常常语惊四座,8岁写《汉书注指瑕》;唐代诗人杨炯9岁中神童举,后授校书郎。

   先生:你不仅知道的多,还记的那么细致,的确让人敬佩;为先生的我只是粗枝

  大叶地晓得一些皮毛哩。你好有志气啊!

   光:先生,您不要那样说好吗?你说得学子我好难以为情哩!先生您不是也经

常教导我们学子,人生在世,从小就要立下终生大志吗?

   先生:是啊,可如先生我者,见你如此见多识广、博学多才,委实感到先生不如后出世,心里愧悔有加哩!

   (光父光母交换了一下眼神。)

   光父:(急忙地)先生,请别这样,别这样夸他了。光儿尚年幼无知,还仰仗

您多多给以指导教化。

   门外有人喊:司马光,司马光在家吗?

   光:(离座出门;见是毛头、A、B、C几个孩童,一改老成持重的神情,喜笑颜开)你们怎么又来了?找我算账也得找个合适的时间呀。你们去看,学堂先生在我家哩。

   毛头:(与同伴交换眼神)一定要找你算账才能来吗?那我们走了。

   光:当然不是的呀,我们是老伙伴了;那说说找我有什么事呢?

   毛头、A、B、C:(异口同声)踢球去!

   光:踢球?账不算了?

   毛头:(憨地抓头皮)你做得对,算那门子账呀?走,踢球去!

A:我们重新合计了,都表示要好好向你学习呢!

B:是呀,向司马光学习!

C::向司马光致敬!

   光:你们别这样,我们谁跟谁呀?是哥们呐!你们等着,我进去与爹娘和先生说

一声。

(光进屋,毛头、A、B、C蹲地下玩儿。)

   光:先生,爹,娘,我陪学友去踢球,马上回来。

   光母:是毛头他们?小心点。

   光:娘放心,没事。先生,我去了!

   先生:好,去吧。

   光:(一溜小跑出门,对小伙伴)走,我们踢球去!

(光和毛头、A、B、C扶肩搭背,唱着小曲,一哄而下。)

   光父:(对光母)光儿他娘,你去做饭吧,我去出弄点酒菜,我陪先生喝两盅。

   光母:对,好的。先生您坐。(下)

光父起身欲出门;

   先生:(亦离座拱手)不啦,谢谢!我那口子叫我早点回呢?(笑)君令我不能违抗哩!我走了,后会有期。

   光父:(陪笑)是的,君令不可违,那恕不挽留了。您走好。

在二人彼此恢谐的说笑和“留步”、“走好”声中幕落--------剧终!



作者简介:徐华生,发表诗文四百余篇(首)。文集《爱波情涛》,北京出版发行;文集《兰梦》,海口出版发行。书信体著作《晚霞与鸿雁齐飞》,由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诗词楹联集《拙笔描神州》由台湾凌零出版社出版发行;《平淡也风流-徐华生回忆录》2018年4月由香港华文国际出版社出版发行。



(编辑:杨双宇   审核:吉庆菊)


文章分类: 剧本栏目
分享到: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