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徐华生 || 兰梦(少儿独幕话剧 )

2021-08-13 02:32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徐华生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6072 

(又名:春满校园)

人物:
娜娜——女,十二、三岁,少先队员;
芳芳——女,十二、三岁,少先队员;
明明——男,十二、三岁,少先队员;

咪咪——男,十二、三岁,少先队员;
娜娜爸爸——四十岁,大学教师。
陈校长——女,四十来岁。


   布景:
        天幕上,近处树木葱茏.繁花似锦;远处校舍屋宇,云蒸霞蔚。东方冉冉升起一轮朝阳。
        舞台上是小学校园一角:左侧齐崭崭的冬青树围成的花圃里置有各种盆景和地栽的花卉.舞台中央设有几个供学生小憩的石凳.和煦的阳光照耀着宁静的校园,充分展示着生机勃勃、蒸蒸日上的气氛。


在蛙鸣雀噪声中幕启:

娜娜拿着一副羽毛球拍轻声慢唱着流行歌曲,欢蹦乱跳地从右侧来到舞台中央。
        娜娜独白:“我叫娜娜,是第十小学六年级学生。今天是星期日,妈妈出差没有回来,爸爸到电厂给工人叔叔上技术课去了。昨天同芳芳、明明两约好.今天上午做好家庭作业到学校来打羽毛球.(她环顾四周,不见一个人影)唉,他们怎么还没有来呢?”
        娜娜放下球拍在石凳上坐下。稍顷她细细打量起校园的景致来.她蓦然站起身,旋转着身躯,伸展开双臂,颇有感慨地:“啊,我们的校园有多美呀!校舍掩映在绿树丛中,加上这令人陶醉的鸟语花香,简直是美不胜收了!哎,平时我怎么就没感觉到呢?”
         一只花蝴蝶在她眼前翩翩起舞.她扬起小手小心翼翼地扑捉。蝴蝶却朝花圃里飞去,落在一朵盆景花卉上。
       “别跑,我来逮住你!”娜娜说着便步履轻捷地迫近花圃,抬起一只腿正欲跨越冬青树,忽见一块写着“请爱护花木”的木牌,像在向她发出一道无声的命令.使她那只抬起的腿又缩了回来.对着蝴蝶调皮的说:“嗯,算你走运小蝴蝶,我不能违规,这次算我饶了你,让你美餐一顿好不好?”
          娜娜欣赏了一阵被她赦免的蝴蝶吮吸花汁的情景后,又兴致盎然地一一观赏起圃中的花卉来.
          她用小手指点着千姿百态的花卉自言自语:“这是菊花,这是海棠花,那是仙人掌、仙人球,嗯,跟我家栽的差不多,这是牡丹、水仙……耶,怎么没有兰草花,没有君子兰呢?我家有几十种兰草花,还有两棵君子兰呢!(面对观众)听爸爸说,君子兰属于名贵花卉.我爸爸喜欢得什么似的.嗯,这花圃里要是增加几盆兰花呀,那不就显得更美了吗?对,向老师提个建议,买几盆来。哎.远水解不了近渴,明天一上课我又该忘得精光了,不行,不行!等到明天不行。老师不是常对我们说,今日事今日毕吗?这……这怎么办呢?……”
          芳芳和明明气喘吁吁地跑上场,见娜娜面对花圃出神,芳芳大声喊道:“我们来了,娜娜!”明明:“我们开始打球吧!

   娜娜回转身微作嗔怪地:“怎么才来呀,你们?我等得好急啊!”

“是吗?对不起!”明明微笑着将羽毛球向娜娜上空抛去说:“接住.娜娜!”

   娜娜稳稳当当地接住球,却将球放在早就在石凳上的球拍上,嘟起小嘴:“你俩打吧,我不想打了。”
        芳芳明明不解地交换了一下眼色。
        芳芳说:“你真是,昨天约好了的,来了怎么又不打了呢?”
         明明说:“是不是我们来迟了扫了你的兴?”
         娜娜着急地申辩;“不是的不是的!我是想,我是想……”
         芳芳说:“说呀,你是想什么呀?”
         明明说:“今天是怎么啦?娜娜,嘟着个嘴说话吞吞吐吐的.”
         娜娜说:“不怎么啦,我只是想临时改变个主意……,不知你们…?”
         芳芳明明异口同声地:“改变主意?”
       “对”,娜娜很兴奋地说:“你们说,我们学校是不是很美丽?”

芳芳明明旋身环视片刻,明明说:“盖帽儿漂亮!校舍错落有致,青松翠柏环抱”,芳芳接着说;“时时莺歌燕舞,阵阵花香扑鼻!的确美极了!”

娜娜不无遗憾地:“不知怎么搞的,我好象今天才忽然感觉到!”

芳芳抢着说:“那有什么不好解释的?听我家隔壁一位搞文学创作的李叔叔说,这也许就叫做,叫做,”她思索片刻,“哦,叫做‘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的道理吧.”
        娜娜极认真地说:“这话我也看到过;不是那样的心情,或许是我平时对学校环境关心不够.”她牵着芳芳明明走到花圃旁边接着说,“这花圃里花卉品种是不是少了点?是不是显得有些单调?”
        明明说:“单调?我觉得蛮不错嘛,比我家阳台上的多多了。”
        娜娜面对芳芳:“你说呢?芳芳。”
       芳芳若有所思地:“单调不单调我说不准.不过我觉得好象很明显地缺少—类很高雅的花卉,一种……”
        娜娜接过来说:“你呀,将来准是个文学家,说话总是文诌诌的.什么是很高雅的花卉呀?你不能直截了当地说说它们的名字?”

芳芳有点不好意思地:“什么文学家不文学家的,我还没说完就被你打岔了.”
        明明也不甘受冷落地插言道:“将来当个文学家有什么不好?象曹雪芹、鲁迅、巴金、王蒙那样,嘿,多得劲!到时候,我专门买署名芳芳的小说看呢!噢对了。老师常常教导我们要从小立志.嗨,我看哪,我们小学快毕业了,我们是不是趁此机会说说自己的志向?芳芳,当文学家是你的志向吗?”
        他们先后在小石凳上落坐。

娜娜:我经常坐爸爸的小车,发现有一些人对密封程度很高的小轿车车内汽油味很浓的空气不适应,轻则头痛头晕,重则恶心呕吐。有一次我搀扶护送一位叔叔回家;还一次护送恶心呕吐的大婶去医院…久而久之我就思索起有不有改变车内小环境的办法?结果我琢磨出一个办法来。我想想在车内安一个装置,象防毒面具一样,用橡胶伸缩管连接通向车外,让需要的乘客戴着直接呼吸自然空气,以免除不适应之苦。

芳芳:我也是喜欢动动脑筋。我家隔壁邻居是一对老年夫妇,经常听到他们在吃饭时拌嘴,有时还拍桌子摔碗。经了解,我得知原因是老爷子要吃硬饭,老奶奶喜吃软饭,所以饭煮烂了,老爷发火,煮硬了老奶奶不高兴。开始我为老奶奶送过一段时间的饭,后来干脆给他们再买一个电饭煲。时间一长,我还真的琢磨出了一个根本解决问题的法子。我联想到饭店的苑鸯火锅。如将电饭煲里面正中也设置一个隔板,两边加不同份量的水,不就可以同时煮成软硬不同的饭来吗?

明明:我喜欢清晨野外锻炼身体,我看到有不少人喜欢倒退着走路甚至小跑。我发现那些人倒退时老是扭头朝后张望,生怕会碰到人或什么东西似的,让退着走和跑很受影响。一次有位大爷扭伤了颈锥,一次有位大婶扭坏了脖子,我都将他们送往医院。于是我联想到汽车前面两侧的后视镜,我想设计制成一个带在头上的后视镜。有了这面镜,跑的人就用不着老扭头后瞧,少了一份后顾之忧了。

他们畅谈着理想.芳芳沉思地:“我很喜欢读文学书籍,也想将来能从事文艺写作。李叔叔经常对我说,‘文学即人学’,要写好文章,首先要将自己造就成对社会有用的人。我想,‘五讲四美三热爱’应该成为每个立志者致力追求的首要目标!”
        明明很专注地听后说:“你说得真好!娜娜说得不错,你将来准能成为一名文学家。呃!娜娜,你呢?”
        娜娜胸有成竹,从从容容地:“我立志将来当个人民教师,跟我爸爸一样,当一名人类灵魂工程师!你们说怎么样?”

明明芳芳异口同声拍手称赞:“好,好!”

芳芳笑着说:“当我们成为老头子老奶奶的时候,娜娜,你可就桃李满天下罗!”
         娜娜也笑着说:“到那个时候,你可就是著作等身,文章满世界了!说不定你的作品会编入教科书哩。”

三人开怀大笑。芳芳嘎然止住笑,面对明明说:“光叫我俩说,你呢,难道你的理想还打算保密不成?”
          娜娜命令似的:“快说,快说,明明!”
         明明摸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有点难为情地:“我的理想与你们的不同,说出来也许会让你们笑话.”
         芳芳严肃地:“那是什么话?人各有志嘛,干哪一行不都是为了祖国的四化建设,为人民服务?有什么怕人笑话的!”
          娜娜风趣地说:“你总不会立志去当强盗土匪吧!嘻!”
          明明不无担忧地重申道:“那当然不会.我怕你们笑话我财迷心窍!”
          芳芳大动声色地:“嗨!这得看你打算怎样搞钱了.如果是立志凭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发财,不仅不被人笑话,反而会受到人们的羡慕和尊敬的!你究竟想当什么呀?”

明明轻声慢气地:“我不想当什么,只想将来继承爸爸的事业,办好个体服装厂,美化人们的生活,自己发大财!就这。”
         娜娜说:“志气还不小呢,未来的大企业家,百万富翁!到时候财大气粗了,也别忘了咱们穷哥们哪!
         三人相视大笑。
       芳芳:“我们都表明了各自的理想,这太好了。古人云,‘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让我们从现在开始朝着远大目标努力奋斗吧!”
        她站起身情不自禁地扬起双手说,“来来来,今天我们为实现美妙的理想而尽情地跳舞吧!”

三人手牵手,跳起了欢乐的舞蹈。(欢快的少儿舞曲声随之伴入).
         舞罢.芳芳问娜娜:“呃娜娜,刚才你说改变主意,什么主意呀?”
        娜娜敲着脑袋:“哎呀,险些忘了。我得提出来好好商量商量。”她走到花圃边缘,“我想为花圃增添一些花卉品种,让同学们课余时间提升一些观赏兴致,你们看怎么样?”
         明明:“那当然好罗,可是该增加些什么花草呢?”
         当芳芳们在花圃边指指点点时,一名叫咪咪的小男孩朝这边走过来,喊:“明明,过来.你们干什么呢?”
        明明小跑过去:“星期天还能干什么?玩呗!咪咪来,同我们一起玩,打羽毛球!

咪咪:“打球?同你们一起玩?”他扫了一眼凉在一边的球和球拍.“打什么球?是打花圃里鲜花的主意吧?嗯,我才不干呢!”
        明明生气地:“你……你瞎说些什么呀?”
        咪咪:”我瞎说?老师面前装得像好孩子好学生一样,还告我偷摘公园的果子。哼,背地里不也是坏事干尽,你们这帮人哪……”
        明明:“你胡扯!你真无聊!”
        咪咪:“我找老师去!不,我们班主任管不了你们,你们的班主任不会相信我,我找陈校长去,看谁无聊?”气冲冲下。
        明明走到芳芳身边:“不玩就不玩吧;红口白牙胡说我们想偷花草,还要诬告我们,实在太可恶太扫兴了.”
        娜娜:”别理他,随他怎么损,我们不怕!身正不怕影子斜。找校长怎么着?校长会光听他的?”

芳芳:“他这好象就是李叔叔常跟我说的,叫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不管他,我们的情绪不要被这小无赖给搅了”.
        娜娜:“对,排除干扰,我们来尽情地跳舞!”

三人又手牵子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芳芳忽然停下舞步:“哎娜娜,刚才明明不是问,该增加些什么样的花草好吗?”
        娜娜:“我也说不上,嗳芳芳,你不是说这花圃里缺乏—类很高雅的花卉吗?到底指的那一类呀?”
        芳芳略加思索:“上个星期天,我同爸爸李叔叔一道上了一趟文乐公园。那里有好大一座花园哟.真是百花争奇斗妍,美丽极了!李叔叔同我爸爸兴致勃勃地谈了好多关于花的非常有趣的话题,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关于兰花的,嗯”,她仔细思索,慢悠悠地复述着,“兰花是‘天下第一香’啦,‘园林三宝’其中一宝就是草中兰啦,还有,哦,梅、兰、竹、菊是花中四君子啦,兰花排在第二位哩.还有些我记不得了。你们说,兰类花卉是不是算得上高雅呀?”
        明明眼睛一眨不眨地听后惊异地说:“你懂得的东西还真不少哩!经你这么一说,嗯,兰类花草说它高雅,当之无愧,当之无愧!”
        娜娜喜出望外:“芳芳,我俩算是想到一块来了。我爸爸就是喜欢带‘兰’字的花卉。我家里就栽有十几种呢.什么春天开花的春兰、蟹爪兰啦,夏天开花的米兰、珠兰啦,秋天开花的丝兰啦,还有不开花的子母兰啦,兰花,白兰花啦,还有—种叫着君子兰的,爸爸说是属于名贵花卉.爸爸常跟我说起历史名人对兰花的崇拜和美誉.你们晓得古时候有兰梦、兰言和兰友的说法吗?”

芳芳明明兴趣特浓地望着娜娜说:“不知道,快说说.”
        娜娜离开座凳,反剪两手,学他爸爸踱着方步说:“爸爸告诉我,古人将兰花看着是美好的象征。‘兰梦’就是美好的梦;‘兰言’就是真诚善意的话;‘兰友’,就是结交成那种志同道合的朋友.”她停止踱步,收回两手,坐上石凳继续说,“我爸爸还说,古人之所以将兰花誉为美好,是要借此激励人们立志作一个关心祖国,关心他人,关心集体,品格高尚的人.”
        明明越发感慨地:“这兰类花草还真是意味深长哩。想不到你这位未来的教育家,可是满肚子学问呢!”
        娜娜羞愧地:“那里有什么满肚子学问噢!不过是家里有花,爸爸常说,我鹦鹉学舌学了一点罢了!来,我们还是少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抓紧办点具体事情怎样?”
芳芳兴冲冲地:“对,我提议我们三人每人贡献一盆花!”   

娜娜高兴得跳起来:“献花?你也是主张献花?太好了!我们又想到—块儿了.好,我举双手赞成,每人献一盆花!明明,你呢?”
       明明毫不犹豫地;“我家的花虽不多,但给学校献一盆花,没问题!”
       娜娜走到明明同芳芳中间,手搭在他俩人的肩头说:“那我们说干就干,立即行动好不好?”
       明明芳芳异口同声:“好,说干就干!”
       芳芳娜娜拿起球拍,明明拿起球兴冲冲下.
       少顷,一位四十来岁的男子,西装革履,戴一副近视眼镜,夹着公文包,风度翩翩走上舞台。他就是在大学任教的娜娜爸爸.他环顾四周,大声喊道:“娜娜——娜娜!”
        没人应声,便在小石凳上坐下来,点燃一支烟自言自语“厄.清早说是做好功课同明明芳芳来学校打羽毛球的,可人上哪儿去了呢?”
       芳芳明明各抱一盆花气喘吁吁地上场.
       芳芳:“明明,你家这盆吊兰培育得很好.花钵也很精致”.
       明明:“不,赶不上你家这盆春兰好看,花开得多鲜艳!”他同芳芳神情专注在花上,一时没发现坐在那里的娜娜爸爸.
      等得有些腻烦的娜娜爸爸发现他俩,便站起身高兴地招呼“芳芳明明,你们这是……”
       芳芳明明闻声猛抬头,同声礼貌地:“叔叔好!”芳芳接说,“叔叔是在等着接娜娜吧。”二人将花钵放在地上。

娜娜爸爸:“是啊,她人呢?不是说同你们一起打羽毛球吗?”
       明明:“本来是打算打球,后来,后来……”
       芳芳接过来说:“叔叔,后来我们改变了主意,决定为学校这块花圃每人捐献一盆花!”
        娜娜爸爸满意地点了点头:“噢,这个主意很好,是谁想出来的呀?”
        芳芳明明同声:“是娜娜.”

娜娜爸爸欣喜地:“啊!…那她人呢?”
        芳芳:“也回家拿花去了,一会儿就来.”
        正在这时,娜娜抱着—大盆君子兰,汗淋浃背地慢慢走上
台,喊道:“芳芳明明.快来帮帮忙呀!”
        芳芳明明立即赶上去接过花盆,明明悄声对娜娜说:“你爸爸来了”,说后与芳芳将花盆抬放在舞台中央.在石凳上坐下来。娜娜掏出手帕擦着脸上的汗,朝爸爸小跑过去:“爸爸……”坐在他身边。
        娜娜爸爸掏出手帕替娜娜擦擦脸上未擦干的汗。娜娜发现爸爸在看那盆君子兰,便带着歉意地说:”爸爸,见你去电厂上课还没回来,我只留了个字条。没得到爸爸同意就把它拿来了,我…。”

娜娜爸爸深情地抚摸着她的头说:“孩子啊,这盆君子兰是爸爸最喜爱的一盆花,说起来,今天的做法是有些欠缺的,以后有什么事得注意些.可爸爸并不责怪你。因为你这是在关心学校这个大集体,为美化校园在出力呀。你做得对,爸爸全力支持你!”
        娜娜激动不已地扑在爸爸怀里:“爸爸——!”
        娜娜爸爸拍着娜娜的背,对芳芳明明说:“你们的爸爸妈妈知道吗?”
        芳芳:“我爸爸妈妈听说是献给学校就高兴地答应了.”
        明明不好意思地:“我爸爸还夸我是懂事的好孩子呢!”
        娜娜爸爸高兴地站起来:“是啊.你们都是关心学校热爱集体的好孩子!我为你们感到高兴.希望你们好好学习文化科学知识,培养高尚的品德情操,准备将来当好祖国四化建设合格的接班人!”
        他走向三盆花旁,“孩子们,把它们放到花圃里去.”
        当孩子们捧起花盆时,一个女声(陈校长的声音)在幕后喊:“明明,你们在哪儿呐?”
        明明高声应:“我们在这儿呢,陈校长!”
        娜娜芳芳同声喊:“陈校长.我们在花圃这儿哪!”

陈校长上场:“嗬,你们果真在这儿哪!”看看孩子们各捧一盆花,惊异地,“你们这是…?”
       在略显静默的气氛下,两位大人(娜娜爸爸、陈校长)微笑着向对方走去;孩子们相继将花盆放到地上.
       娜娜爸爸伸过手:“校长,你好!我是娜娜的爸爸!”
       陈校长亲切地握住伸过来的手:“您好!孩子们是您带来的…?”
       娜娜爸爸:”不,给电厂上完技术课回家,见到娜娜的字条,我就……”
       陈校长笑道;“啊,来接您美丽的小——公——主!”
       娜娜爸爸开心地:“对,对”.
       陈校长指着放在地上的花盆:“这……是……?”
       娜娜爸爸:“噢,是他们从自己家里拿来的,说是献给学校!”
       陈校长惊喜地:“噢,原来是这样……!”
       三个孩了异口同声;“陈校长,这是我们向学校献上的一份爱心!”
       陈校长欣慰地:“好好,我代表学校,代表全体教职员工,和全体学生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三个孩子鼓掌回报。校长继续说:“可刚才那位叫咪咪的同学向我报告说你们……”他摇摇头微笑着.
       几个孩子顽皮地葵花向阳般拥向陈校长,骄娇地:“我们会吗?校长妈妈!”
       陈校长欣喜地将三个孩子一一拥入怀抱,又一一刮着鼻子:“难——说——哩!”引来满台欢声笑语。
       娜娜爸爸:“孩子们,还不将花盆送进花圃去!”
    “好的!”娜娜芳芳明明兴高采烈地将花盆捧起来;陈校长同娜娜爸爸站在一旁深情地注视着他们步履稳健地朝花圃走去……[造型]
       帷幕在“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豪迈的乐曲声中徐徐落下.



作者简介:徐华生,发表诗文四百余篇(首)。文集《爱波情涛》,北京出版发行;文集《兰梦》,海口出版发行。书信体著作《晚霞与鸿雁齐飞》,由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诗词楹联集《拙笔描神州》由台湾凌零出版社出版发行;《平淡也风流-徐华生回忆录》2018年4月由香港华文国际出版社出版发行。



(编辑:杨双宇   审核:吉庆菊)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