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谭继贤 || 贪官中的另一个95%

2021-08-02 00:03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谭继贤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6657 
文章附图

百分之九十五的贪官都包养得有情妇,这是权威部门的统计,准确性百分之百。这些腐败家一度拿着党和国家给予的权,搜刮着人民大众的钱,大享而特享着各种各样的“福”,包括“齐人之福”。岂止齐人之福?“齐人”不过是区区一妻一妾。好些贪官的女人却是可以用“如云”来形容的,享受的就是封建时代王侯将相般的美艳生活。以江苏省原省委委员、建设厅厅长徐其耀为例,此君仅仅自己记在笔记本上的情妇便有140名之多,足足一个“加强连”编制,查点“芳名”时,恐怕得换上好几口气才成吧?所揭发出的贪官中,至今尚无出其右者,稳稳当当的盘坐在“冠军”宝座上。

这些苟合之事败人胃口,不说也罢,笔者心血来潮想说的是贪官中的另一个百分之九十五,当然,也同样属于败人胃口的话题,且不见于权威部门统计,是本人的臆测,不妨姑妄听之,姑妄信之罢。

那就是百分之九十五的贪官都似乎对封建迷信那一套情有独钟。对已故著名作家赵树理笔下作品《小二黑结婚》中大加讽刺的封建迷信人物“二诸葛”、“三仙姑”大为青睐,奉为座上宾。

“事实胜于雄辩”,这是曾经颇为流行过的一句话,借用借用则个。

军内巨贪之一的谷俊山及其族中之人,对“容”字爱之深深,连老家门前的那条路,命名的都是“容府大道”,还正儿八经的申立了路牌。原来是找“高人”指点过的:“容”字的“宝盖”头,罩着“谷”字,寓意谷氏家族有所护佑,福禄绵长;买地置业甚至搬迁坟墓,皆要礼请风水先生以指点、做主。

曾声名大噪的原铁道部长刘志军,家有佛堂,长期焚香朝拜,念佛诵经。还虔诚遵照“大师”的指点,在办公室里布置了一块“靠山石”,以长保富贵荣华、官运亨通。

曾经官拜河北省常委、常务副省长的丛福奎,和刘志军可谓与诸同好、心有灵犀。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雷打不动的在家中佛堂礼拜、念经,以求早日登上省长之位。此君深谙“心诚则灵”的真谛,造访名山大刹,逢寺必拜。对寺庙捐“功德钱”,亦是大笔大笔的,还赠送了一辆轿车给一位“深知吾心”的主持。钱么,自然是花的老“公”的和“晓事者”孝敬的。

无独有偶,湖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唐见奎,因为地处不便的南岳衡山一寺庙和尚“算准”了他官途中的几件事,挠痒痒挠对了地方,心情大悦。于是巧立名目,大笔一挥,从省财政拨出200万元款项,为该寺庙专修了一条出行方便的水泥大道。

“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这样的诗句拿来形容贪官与贪官之间的相知、相通与相爱好,真是有些对不住原创者——初唐四杰之首的王勃先生。

原山东省泰安市市委书记胡建学,经“大师”预测可官至“副总理”,只是命里缺桥。于是这位大权在握的前“父母官”便下令将已经按计划施工的国道改变走向,使其穿越一座水库,于是乎便顺理成章地在水库上面修建了大桥一座,以圆其黄粱之梦。结果当然是事与愿违,与他的“知音”、“同好”们一样,想得到的没有得到,曾经到手的的反而摔了个稀巴烂,殊途同归地去领受铁窗风味去了。

贪官们在这方面的“笑话”,倘使要一一细数起来,足以让人眼镜大跌,牙掉一地。真是有损他们公开场合冠冕堂皇的“光辉形象”。

浙江省富阳市委原书记周宝法,对数字8”偏爱有加,大约是觉得“8”、“法”音近,特招人喜欢的缘故罢。出门要选有“8”的黄道吉日,坐车要带有“8”的牌照,甚至连开大小会,也要定逢“8”的日子。索贿受贿亦是非大吉大利日子不行,对100万元贿款,心动得并不怎么样,对“888888”元却会舒眉展眼、愉快笑纳——前提当然仍循老例:“地下工作的干活”。

贪官们在这方面“总结”经验教训所体现出的聪明才智也是令人叹为观止的。

广东清远市公安局原局长周伟煌,殚精竭虑得出的结论是:自己的前任所以被抓,是因为公安局大门建得不正所致。于是请来风水先生现场勘察后,推到原门,按“先生”指示          的“正确方向”建了个新门。们正人歪,下场可想而知。

迷信使得贪官差不多都演绎过如下过程:

经请示神灵“批准”的上任时间到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再请先生“法眼”扫描自己的办公室、办公楼的坐向、通道与自己的生辰八字是否相符合,然后遇建房、购车、出行等等,都要祈求菩萨定日子。如沈阳市中院原院长贾永祥君,搬迁新办公大楼前,便是奉酬3万元远请澳门一位孙姓周易专家择定的“吉日”。

河北高邑县的县委大院门口曾经摆放过一架收拾打扮一新的退役战斗机,给进出之人以不便亦吸引了不少好奇者的目光。经探究得知,原来是时任县委书记崔欣元大人的“杰作”,寓进了“飞、升”——飞黄腾达、升官发财之意。

贪官们这方面的“糗事”,当然还不至于达到车载斗量程度,但出个另类的《一千零一夜》大约还是可能的罢!

贪官与“大师”亲密无间的关系,从以上事例已不难看出,宴请、合影、奉为上宾之类已属常态。前者对后者可以说到了顶礼膜拜、言听计从的地步。被正法了的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就曾题词赞颂一位王姓“大师”是“气贯长虹,法力无边”。这位“大师”前不久却因为涉嫌命案被公安部门逮捕了,不知他的“无边法力”是否可帮助他脱离困厄?

党和政府的话不听、听不进,或者阳奉阴违、为我所用的去听。对所谓“大师”、“神灵”的“指示”却奉为经典,不折不扣的执行,“一句顶一万句”,算得上是这类贪官们的共通之处。为讨好神灵以保住自己的一切,甚至希图得陇再望蜀,不惜大把大把的把民脂民膏花在封建迷信上。往往把自己迷信的那一套,用城市规划的名头去替代,套上政府公职公办行为的“合法”外衣。将个人欲望扩大到动用行政力量,去东折西腾,去劳民伤财。诚可谓“大师”一句话,贪官一挥手,几百万元甚至几千万元,便被贪官随心所欲地抛洒了去。

据说有知情人透露,贪官们掷在封建迷信方面的巨额开销,自己并没有拿出一分一毫,除了巧立名目的财政支出,绝大多数系由与之往来密切的商人们买单的。此说的可信度应该说没有疑义。但商人的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他们“慷慨解囊”的答案在哪?不难解疑,与贪官的钱权交易,早使他们赚了个钵满盆溢。这点支出,于他们来说,“毛毛雨”而已。既体现了“两肋插刀”的朋友气概,又为以后的有求必应埋下了伏笔,可谓是皆大欢喜的双赢之举。遭罪的是芸芸众生小老百姓罢了。

大自然奥秘无穷,未可知方面甚多。菩萨降幅、神灵显圣等等到底是否实有呢?贪官们的如此毕恭毕敬信奉,虔心虔意跪求,不由人不疑信参半起来。想这些前高官大员,从理论上讲,可谓是人中精英,马中良骥,谁个不是高文化、高学历?有着学士、硕士、研究生、教授级、博士后头衔的大有人在——“含金量”如何,那就另说了——却罔顾自己一度遵循的“无神论”、“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信仰而不惜甘冒风险,也要违背曾经举臂在鲜红党旗下的庄严誓词,醉心于“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境地并陶醉其间。

又一想,纵然神灵世界确有,大慈大悲的佛祖,一向护佑的都是善男信女、忠孝节义之士,哪会降福于那等淫邪通奸之辈,贪赃枉法之徒呢!他(她)老人家纵然“法力无边”,想必也要考虑到芸芸众生的感受罢?因此,完全可以下个定论:佛祖神仙是绝不会护佑那等人人恨不能得而诛之的虫豸之辈的。齿冷心寒、遭人诟病之类的,任凭谁都会虑及,具有“主宰”能力的,恐怕尤其如此罢!因此,任你贪官礼拜殷勤、额头起包,任你污吏重修庙宇、再塑金身,都是不会灵验,感动不了佛祖神仙的。这些蛀虫的纷纷落于马下,囿于铁窗之中,受到应有制裁,应该说便是明证罢!

本人亦曾举过手、宣过誓,是名共产党员。因此,还是想以人世间的想法,唯物的观念,来试图揣摩妄测一下贪官的心思:

大约觉得安富尊荣来之不易,不但自己要长享,还想传及子孙,荫及后辈,连绵不断,因此百般祈求神灵给予庇佑。只可惜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万里长城今犹在,谁见当年秦始皇?党和人民的铁拳,只能使这等人黄粱梦碎,“庄生梦蝶一场空”!

还是中央党校社会学教研室教授吴忠民先生的说法精辟精到,不妨引用如下:“大多数腐败官员,尽管位高权重,家财万贯,人前得意,但大都因为来路不正而惶惶不可终日,于是求神拜佛,祈求在缭绕的清香里,在虔诚的叩拜中,辟邪呈祥,逢凶化吉。”

古语道:“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醒醒吧,“亲们”——念都曾经在镰刀斧头旗帜下宣过誓,所谓和尚不亲帽儿亲,姑且如此称呼一声罢——“不问苍生问鬼神”是一条走不通的路!不论是已入铁窗者或暂时还度着双面人生逍遥着的“门外汉”,既然差不多都有着高学历,高文凭,当然就决不会是笨人、蠢人。加上如此信佛,想必对佛家理论是做了深研并且颇有感受的,怎么就参不透“玄机”呢?

已经“门”者或暂时的“门”外汉,丢掉幻想,放弃侥幸,竹筒倒豆子式的向党和人民认罪悔罪的态度,才是拯救自己的最好之途。

佛家偈语云:“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信矣!


图片1.png


作者简介

谭继贤,遵义市人,清镇水晶集团退休职工。1979年开始创作,在《山花》,《贵州日报》,《遵义晚报》,《劳动时报》,《北京信息早报》,《贵州民族报》、《安順报》、《尚未文化》等发表散文、小说,杂文、评论等文学作品,著有公开出版散文、随笔等合集《自珍集》。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散文学会常务理事    


(编辑:罗仕明   审核:吉庆菊)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