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高积俊 ||​ 文人和钱

2021-07-12 12:04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高积俊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6683 


文人,有两个意思,一是有文德的人,二是指擅长做文章的读书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把这两层意思揉在一起了,以为凡文人,就是文章也做得好,文德又高的人,而且,还把清高和文人给绑在了一起,并认定了一个死理:文人是很清高的,必须清高、一定清高。清高,就是指清洁高尚,通俗地说,就是指人品纯洁高尚,不同流合污。其实,并非凡文人一概都清高,清高的并非尽皆文人。人品纯不纯洁高不高尚、同不同流合不合污,与是不是文人一点都不沾边,比如远的潘安、近的周作人等等,都是文章写得极好的人,他们的人品就一点都不纯洁高尚。而没有读过书,文章也不会写,人品纯洁高尚的,二十四史里和我们身边有的是。

有一个流传得很久、很广的说法,叫做“文人不爱钱,武人不惜命。”于是,天真的人们就以为,凡文人,就概不爱钱;凡武人都不惜命了。

文人怎么就不爱钱了呢?我们以为文人之所以不爱钱,那是基于他是“人品纯洁高尚”的人的逻辑。人品纯洁高尚了,怎么会爱钱呢;人品纯洁高尚了,怎么能爱钱呢?就是这么个逻辑!

王保长有句很经典的台词:“说起钱来就不亲热了”,真是道尽古今人心。为什么说起钱来就不亲热了?是因为我们太爱钱太在意钱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文人也是人,为什么就不爱钱了呢?为什么就不该、就不能爱钱呢?

   孔子,他办了个私学,去他那里上学,是要收钱的,实在没有钱交的,那就拿实物来抵,比如干腊肉之类,就是所谓“束脩”。孔子的高足子贡,也就是端木赐,是“言语”专业的翘楚,那才是真的铁嘴铜牙,司马迁说他“利口巧辞”,你看他游说齐、吴、越、晋四国,什么苏秦张仪那些,就是小儿科,他做过鲁、卫两国的相,这个子贡也是很爱钱的,他很会做生意,赚了不少钱,是孔子弟子中的大富翁,后世称赞那些会赚钱赚到了大钱的人曰“有端木遗风”。在过去,文人给人家写文章,再好的亲戚朋友都是要收钱的,并视为理所当然,是“义取”,而且数额不小,美其名曰“文字润笔”。洪迈在《容斋续笔》卷六《文字润笔》里说,唐朝有个李邕,碑铭颂辞写得很好,自古以来卖文章发财的,没有谁比得上他;皇甫湜给裴度写了个《福先寺碑》文,裴度赠送皇甫湜很多的车马和绸缎,皇甫湜很气愤地说,“碑文有三千字,一个字值三匹细绢,为什么只给我这么少的东西?”裴度赶紧赔笑脸,又送了五千匹绸绢作为酬谢。

飘逸如靖节先生陶渊明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清高,他宁愿饿肚子去采菊,也不肯做县令挣钱米来果腹换酒喝,似乎不爱钱而且也不爱做官,然而,他是不愿为做县令的那五斗米而向他不屑的“乡间小儿”折腰,如果远远不止五斗米、如果不是“乡间小儿”呢,那又如何?狂放如谪仙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够清高了吧?够傲骨了吧?“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出将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是不是只爱自由不愿做官不爱钱,洒脱得很可以的了吧?不然,谪仙也是愿做官、喜欢银子的,“生不愿做万户侯”只是因为“道未振”,为讨得韩荆州的好感;投诗贺知章,荐于玄宗,诏供奉翰林,因为傲慢,得罪高力士和杨贵妃,做官无望,于是“恳求还山”,拿着玄宗给的黄灿灿的金子走人了的。

如朱自清、鲁迅文章做得那样好的文人,大文豪了,也是爱钱的,如果不爱钱,他们教书、做官就不要报酬了,写文章就不要稿费了,尤其是鲁迅,还经常去催稿费呢。

“钱钱钱,命相连”,油盐柴米酱醋茶,上学,看病,什么能离得了钱?就是圣人也不例外。文人也不过就是个读过几天书,会写点文章的人而已,他要钱作为穿衣吃饭、要养家活口的用度,会不爱钱?能不爱钱?鲁迅催稿费,是屋头舀水不上锅了。不在意钱,只能是在不差钱的时候,没有米下锅了,老婆儿女饿得嗷嗷叫了,你在不在意钱?你爱不爱钱?

朱自清宁可饿死不吃美国人的救济粮,是气节,是民族大义,是纯洁高尚的人品,但是,与爱不爱钱无关。鲁迅先生催稿费,和人品纯洁高尚与否无关。

不差钱的人或许不在意钱、不爱钱。已经不差钱了,说明是有钱了。有钱了,至少说明曾经是在意过钱的,曾经是爱过钱的。不爱钱,那是在不差钱的时候。有的人,如竹林七贤之一的那个“卖李贪财”的王戎,那样的富贵了,经常和媳妇熬更守夜地在灯烛下摊开筹码计算家产,侄儿结婚,他送了一件单衣,觉得心辣,后悔了,过了没多久,又要了回来,这似乎是很爱钱的,但是,他父亲王浑死了,其旧部下送了几百万的葬仪,他却辞而不受,又意味着他不爱钱。“数钱数到手抽筋”,不能说不是赏心乐事;熬更守夜地数(算)钱,不能说不爱钱。当然,王戎算不得是一个文人,甚至,他“竹林七贤”的身份也有人怀疑。

说“文人不爱钱”,大概是因为我们以为文人是清高的,而有的文人又自命清高的缘故吧。

爱钱,人品不一定就不纯洁高尚了,要看怎样地去爱。见利忘义可耻、害命谋财当诛。钱,如果是用合法正当的手段去爱去取,人品如何就不清高了呢。爱钱,只要是“有道”,不仅无损清高,而且还很“君子”。孔子就毫不隐瞒地说他是爱钱的,但是,那钱须是“义”的,不“义”的就不爱。他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文人也是烟火肉胎。

清洁高尚和钱并非仇家。



作者简介: 高积俊,贵州省盘州市红果双龙潭人,著有电视连续剧本《高磊山的故事》、散文集《灯下闲笔》。


(编辑审核:陈友云)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