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徐华生 || 了犹未了(电视剧本)(十二)

2021-07-01 22:46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徐华生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1875 

市区街道。

骑自行车的周虹猛地追赶上骑自行车的廖仁。

周虹气喘吁吁地:“廖科长,你说这幕无声的闹剧,老纪是怎样导演的呢?”

廖仁:“我的周大秘书,这还用说,纪经理拿出来的无疑是一个无声的‘TNT’炸药包呗!”

周虹:“那么大威力!到底是什么,你知道吗?”

廖仁:“那……,也许我等没有知道的资格。不过我想,这样反倒好了我们。”

周虹莫名其妙:“怎么讲?”

廖仁:“可以少动脑筋,免遭麻烦,增进健康长寿啊!”

(十三)

宿舍区。

张江捧着碗在门前吃晚饭。

徐立可也端着饭碗从隔壁宿舍走出来。

张江:“下午那一幕,你说像不像小孩玩丢手帕游戏?落在谁手,谁该受罚!”

徐立可:“那材料如同烧红了的烙铁,不设法抛出去,就要被烧死!嗯,好笑!幸亏没落到我手上,不然呐,我是想不出点子推脱掉的。呃,那到底是些什么呢?”

张江:“如果传到我的手呀,管它是什么,我照本宣科!”

徐立可:“说说容易做起来难哪!我就不信,你张科长能比他们科长秘书主任书记高明?”

张江:“不是说我比别人高明,我可以肯定,那上面是特级不正之风无疑。丢开私心杂念,怎么说也不会连读都不敢读一读的。”

徐立可:“俗话说,到哪山上唱哪山的歌。老兄,恕我直言,你如身居他们的职位,未必就能像你说的毫无顾忌,刚直不阿!”

张江:“这倒也是,不过,如果人人的正直程度,能与地位高低成正比的话,这世道恐怕就会令人满意得多。吔,那究竟是哪些要人的大手笔呢?”

徐可立:“这是我请教您的问题呀!你居然也不知道?”

张江:“哎,这不仅仅是内外有别,连工作组内部也是等级森严,区别对待哟!”

(十四)

纪检会办公室。

李厂长:“……我最近去了一趟护涯县,旁听了他们县委召开的发家致富表彰大会。台底下对一个叫罗守仁的万元户议论纷纷。”

刘书记的心声:“影响还不小呢!”马上不动声色地问:“都说些什么?”

李厂长愤愤不平地:“说他是皮包公司经理,发的是横财!”

刘书记:“噢!”

李厂长:“在我们芜昂市不知怎么弄到二百一十吨平价煤,转手高价出售,轻而易举地捞到一个名利双收。一个说,他的手为什么能伸得那样长?另一个冷笑着说,为什么?抛砖引玉呗!他付了一台彩电的代价!当时我插一句嘴说,他成了万元户受到表彰,可害得我们停工停产,工资都发不出啰!说得周围那些人莫名其妙地望着我。”

刘书记:“是啊,是啊,……这些情况都已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噢,老李呀,欠你们的指标煤,我已责令燃料公司,在近期内如数供应。你就甩开膀子干吧。”

(十五)

刘书记家客厅。晚。

既富丽堂皇,又温文尔雅的装饰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张郑板桥“难得糊涂”的手书画屏,刘书记同马主任坐在画屏对面的两张沙发上吞云吐雾,侃侃而谈

刘书记:“……相比之下,公司本身的问题就显得是‘小巫见大巫’了。”

马主任:“当初兴师动众,如今骑虎难下。哎,碰到这样的情况实在太棘手了!”

刘书记:“你说不把它写上材料吧,老纪能放过你?把它写上材料吧,又算一份什么样的材料呢?喧宾夺主,实际上是为燃料公司开脱罪责。而且,那些是能写进这种材料的东西吗?”

马主任:“老虎身上搔痒,太岁头上动土,谁能那样傻乎乎的不想想后果?……”

刘书记:“妈的,没料到老纪这小子一张王牌竟弄得我们束手无策,进退两难……”

(十六)

纪经理家。

会客厅在一串开怀大笑声中化入,燃料公司几乎所有成员全聚集在这里。

宋老笑意未艾:“嗯嗯……什么树倒猢狲散,小秦,我说你杞人忧天不错吧,咹,”他勾起食指刮了一下小秦的鼻子。

小秦躲闪开笑道:“对,生姜还是老的辣嘛!”

王副经理:“我们的纪经理真是宏韬伟略,旗开得胜哪!”

纪经理:“哪里哪里!古人云时势造英雄。我不过对目前的时势略知一二,施以小技而已。说老实话,我纪某虽然此时此地获得了不小的主动权,可我还是衷心希望这样的时势不要继续下去。否则,党将不党,国将不国!”

王副经理:“你衷心希望?算了吧,小小九品芝麻官,轮得上你操这份大心?”

小秦:“王经理说得对。呃,宋老,我们的纪大经理才是杞人忧天哩!哈……”

纪经理将一摞材料拿起来朝桌上一掼,故作姿态地:“好了好了,我们闲话少说,这些材料大家刚才都看过,纪某人再次宣布,为了维护领导威信,切切不准传播出去。违犯者,格杀勿论!”

众人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外面有人叫门。

小秦前去开门,引进工作组员方正。

人们相继离去,只剩下纪、王二经理。

方正:“你们大团聚的欢声笑语,让我这个不速之客给搅了,二位经理大人,万望恕罪!”

纪经理:“哎呀呀算了吧,我的工作组要员同志!差来做甚,你就开门见山吧!”

方正:“连你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都一无所知,还什么要员?受什么差遣?……”

王副经理:“什么什么?你一无所知?你真会说笑,材料从你手上过。”

纪经理接过来:“半路召回参加要员会议,你当我们不知道?”

方正:“参加会倒不假。可材料到手连翻都没翻就脱手了。刘书记说什么维护领导威信呀,不准传播议论呀,我好象在听天方夜谭!当时虽然感到受宠若惊,毕竟一无所知哟,遗憾,遗憾哪……”

纪经理:“既然如此,让你在此开开眼界,弥补弥补你那遗憾吧。”他指指桌上那摞材料, “呶,你好好看看。”

方正:“那是什么?”

王副经理:“就是会场上那个你们推之惟恐不及的批件哪!”

方正:“怎么……不是已经……”

纪经理:“这是副本。是我原来复印下来的。”

方正看了一眼纪经理,坐下来翻开材料。

纪经理立即一手按住材料:“维护领导威信,不准传播议论,这可是你们刘书记的纪律哟!”

方正笑道:“严格遵守,严格遵守。”

方正认真翻看资料

材料的特写镜头:封面上流利的钢笔宇写着:“十五位领导批件廿八份,共计一千一百七十吨。”

方正翻开第一页的心声:“……市政府李耀,——李市长。”

方正翻开第二页的心声:“……市人大张辉,——张主任。”

方正翻开又一页的心声:“……宣传部陈凯,——陈部长。”

方正翻开另一页的心声:“……组织部黄林,——黄部长。”

方正翻开下一页的心声:“……高达全,噢,市委高书记;”

方正一连翻去几页的心声:“高达全……高达全……高达全……噢,难怪推之惟恐不及,难怪,难怪……”

方正又翻开另一页批件。批件慢慢推近的特写镜头,同时伴随方正读批件的画外音:

“燃料公司纪经理:

为了发扬大协作精神,请供应护涯县城北村砖瓦窑厂平价煤二百一十吨。今由该厂负责人罗守仁同志前来办理提货手续。到时请予接治。至于本市计划煤供应短缺问题,待我另行设法解决。

高达全 某年某月某日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徐华生,发表诗文四百余篇(首)。文集《爱波情涛》,北京出版发行;文集《兰梦》,海口出版发行。书信体著作《晚霞与鸿雁齐飞》,由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诗词楹联集《拙笔描神州》由台湾凌零出版社出版发行;《平淡也风流-徐华生回忆录》2018年4月由香港华文国际出版社出版发行。



(编辑:杨双宇   审核:吉庆菊)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