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徐华生 || 了犹未了(电视剧本)(六)

 二维码 5204
发表时间:2021-06-15 21:27作者:徐华生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燃料公司大院。夕阳西下。

工作组的同志,有的伸伸胳膊,有的踢踢腿,藉以驱逐一天的工作疲劳,准备进晚餐。

纪经理背着行李包,风尘仆仆走进大院。

工作组同志一一上前握手问候。

“回来啦!” “一路辛苦啦!”

纪经理环顾四周的人,疑惑地喃喃道:“你们……?”

站在一旁的秦会计立即介绍:“纪经理,他们是市委派来的工作组!”

纪经理马上热情地:“欢迎欢迎,欢迎检查指导工作!”

何科长从食堂走出来:“老纪呀,回来啦!你这一趟是……?”

纪经理:“呵,找米下锅,上了一趟淮南。”纪经理笑呵呵地:“托市委和你们的福,两千吨煤,缺口总算可以堵上了。”

何科长:“那好那好!老纪,哪些批件……”

纪经理:“批件?什么批件?”

食堂炊事员喊:“何科长,菜都凉了,你们快吃饭吧!”

纪经理耸耸肩,托托包,笑道:“你们吃饭,我……”

何科长也笑道:“看我,好象明天没有日子似的。你回去歇着,歇着。”走到食堂门口回过头说:“就在一块吃吧。”

纪经理:“不啦,我回家。招待不周,请多多包涵哪!”

(七)

王副经理家,傍晚。

宽敞华丽的黑六间住房,卧室布置精巧,一台大电冰箱特别显眼。

住房前面很大的院落里,高大的水杉、法梧在风中摇曳。花圃中各色花卉争芳斗艳。院中一个精巧的水池,池中假山林立,喷泉如伞。

王副经理夫人在院子右侧厨房里咝咝啦啦炒着菜。

天尚未黑下来,客厅里已灯火辉煌。王经理、宋业务员、秦会计在频频举杯,为纪经理接风洗尘。

王副经理举杯:“为您出师大捷,调来两千吨‘乌金’,凯旋而归!”

宋业务员举杯:“为您在节骨眼上班师回朝。”

秦会计举杯:“为我们公司平安无事,兴旺发达。”

纪经理颇具大将风度地与他们一一碰杯后道:“为我们的精诚团结,扭转被动局面,干杯!”

众同声:“干杯!”

王夫人又端上两盘热菜,笑道:“你们是不是高兴得早了点?看这来头,还真有一股文化大革命的火药味儿呢,只差没贴大字报了。”

王副经理嗔道:“你尽瞎说,都什么年代了?忙你的去吧,妇人之见!”

纪经理:“嗯,我还真的希望有一股子火药味昵。怕就怕雷声大,雨点小,虎头蛇尾,不了了之。我就喜欢动真格的。如果让我搞工作组呀,嘿嘿,只要弄准了,我就来个天翻地复,管他对方是谁?这次看来……”他冷笑着摇了摇头。

秦会计不解地注视着纪经理:“纪经理,今天酒是否多了点?我怎么听不懂……”他冷笑着摇了摇头。

纪经理:“到时候你就懂了”。他看一眼王经理、宋业务员,诡秘地对秦会计说,“也给你吃一颗定心丸;不了了之是进驻我公司工作组的必由之路!”

秦会计越发不解地眨巴着眼睛;纪、王经理、宋业务员开怀大笑。

大门外有敲门声:“王经理在家吗?”

王夫人忙不递的:“哪位?——来罗!”前去开门。

见是工作组的方正和张江同志,王夫人笑着高声嚷道:“来客啦,——来贵客罗!”

酒酣耳热的王、纪、宋、秦起身迎出客厅。

王副经理笑迎道:“两位来啦,欢迎,欢迎!”

纪经理拉住两位来客的手,四人步入客厅。

纪经理:“贵客驾到,蓬荜生辉呀!两位老同学老战友,呵呵,两位工作组同志,来来来,我纪某借花献佛,先喝它几杯。”忙去斟酒。

秦、宋两人趁机离去。

方正:“工作组纪律严明,只能心领盛情。望酒兴叹罗!”

张江煞有介事地调侃:“糖衣炮弹我们顶得住,老纪呀,想拉我们下水?白日做梦!”

纪经理:“好啦好啦,老弟,咱们言归正传,夜间还不辞辛劳,一定大有公干!”

张江:“是啊,我等身负重任,不得不日夜兼程啊!”

方正:“侦察得来线索,这才跟踪追击到此!”

王经理递上烟茶:“请抽烟,喝茶!”

王夫人匆匆收拾酒席残局。

四人落座。

纪经理:“跟踪追击?——有何公干请说吧!”

方正清了清嗓门,格外正经地:“将文件拿出来,我们共同学习学习!”

纪经理不解地:“学习文件?学习什么文件?”

张江:“国际发五十四号文件呐!”

纪、王心领神会,四人开怀大笑

王副经理从里屋拿出扑克开始打起来。

纪经理:“呃,你俩说,我们公司……”

方正打断:“今晚学习国际文件,国家大事都不谈,区区公司何足挂齿?”

张江:“聚精会神,聚精会神,输了是要钻桌子,贴胡子的哟!”

纪经理:“不谈就不谈……调主。”

(八)

秦会计宿舍。

单间宿舍,布置得文雅别致。一台正在轻歌慢唱的立体声收录机特别醒目。

小秦睡在床上双手枕着后脑勺望着帐顶在沉思默想。

秦会计的心声:“不顾人家旅途劳顿,连夜找上门。王师娘说得对,来头不小,火药味浓,可纪经理似乎胸有成竹,若无其事。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唉,我担心总有一天树倒猢狲散,那我就得赔了夫人又折兵哪!”

他爬起身深情地抚摸着那台崭新“立体声”,心声又起:“到时候你就要与我分道扬镳了,亲爱的……”

此时收录机播出邓丽君唱“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他厌烦地将机子关掉,嘟呶着“不祥之兆!”带上房门走出去。

(九)

宋业务员家。

古色古香的家具,配上现代化的彩电、双缸洗衣机,墙上几副美人、娃娃画,虽不伦不类,但清爽洁净。

老宋在悠闲地抽烟品茶嗑呱子,看电视。蓦然,身后出现小秦在说话:“宋老,你在家?”

老宋吓一惊:“是你呀,你怎么进来的?”

秦会计:“你家院子大门敞开着呢!”

老宋:“啊,对对……如今这年月,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嘛,呵,哈哈哈……”

秦会计:“你好自在呀!”

老宋:“赶上这好世道,得抓紧自自在在地生活哟,免得马克思召见时后悔呀!”

秦会计:“宋老,你说能不了了之吗?这样大的事”。

老宋:“我看你是自寻烦恼。就是天塌下来,你是个小小办事员!”

秦会计:“那是那是。不过,既然工作组来了,我们得知道多少反映多少吧?”

老宋:“哎,你不反映,人家会撬你的嘴?在节骨眼上,做人可不能落井下石啊!”

秦会计:“怎么是落井下石呢?事实求是反映情况……又不诬陷!”

老宋:“可你那立体声……”

秦会计:“我拿出来就是了,我申请……”

老宋:“你申请入党了是吧!两位经理对你印象不错,这你放心,他们不会亏待你的。保住了这两棵大树,我们是可以继续乘凉的。”

秦会计:“这我清楚,不过看这来头……万一树被拔了,那……”

老宋:“小秦哪,你书比我念得多,可你这社会学还得多学着点。你对时局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呀。为这,这两棵树就拔了?说老实话,有人想拔,拔也应该,也容易。但是能拔吗?仅仅是这两棵该拔的树吗?你呀你呀……”

秦会计:“我是想,没过问的不就过去了,查到头上来了就该倒楣!我真不懂,既然计划物资计划外处理是违纪的,那,纪经理何以一下子从淮南搞来两千吨?这不是错上加错?淮南就不怕违纪?”

老宋笑逐颜开:“你这问题提在点子上。这些问题不弄明白,是很难让你心安的。来,我慢慢说与你听……”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徐华生,发表诗文四百余篇(首)。文集《爱波情涛》,北京出版发行;文集《兰梦》,海口出版发行。书信体著作《晚霞与鸿雁齐飞》,由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诗词楹联集《拙笔描神州》由台湾凌零出版社出版发行;《平淡也风流-徐华生回忆录》2018年4月由香港华文国际出版社出版发行。



(编辑:杨双宇   审核:吉庆菊)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