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徐华生 || 龟背文

2021-06-12 14:10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徐华生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8210 


初夏,某报报道 “一渔民于XY江扑获一只一千三百岁龟献给国家博物馆” 的消息,让年少就喜欢捉玩龟鳖的他按捺不住亲眼目睹长寿龟尊容的强烈欲望。他很早就晓得龟与龙凤麒麟被誉为动物界的“四灵”,与恐龙同代恐龙早已绝迹它却生存下来,属珍奇保护动物。鉴于“消息”透露此龟供人观瞻两月即放生江湖,让其回归大自然。他不能因自己行动迟缓坐失良机而带来终生遗憾。故而星夜兼程不远千里从XY江上游家乡慕名来到中下游的w市龟鳖陈列馆。

走进“龟鳖陈列馆”,见众多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的龟鳖鳞次栉比地陈列在精致的大型玻璃水柜中,他毫无兴趣只是借助为冷血动物营造的清新幽静凉爽宜人的小气候里,专心致志寻找那只令他神往而专程前来“拜访”的长寿龟。

厅堂右侧一隅围观者甚众,他想一定是那寿星的“寝宫”

越过人墙,果然见一只巨龟孤孤独独地在水柜里嬉戏玩耍,悠然自得俨然一副唯我独尊、儒雅低调的长者风度。他蹲下身子摆平视线以便对它仔细观察。当其龟背正对着他向上浮游的霎间,龟背上刻划的几行字像电影快速镜头在他眼前一闪而过,使他的心不由“咯噔”了一下,随即一种奇特的联想蓦然涌上心头。待他打算伺机仔仔细细将字刻清楚地察看一番时,那龟好象知道他的心思般故意不从地伸长脖子,朝着他静静的平卧水底纹丝不动。

在沉思默想中度过约莫十分钟,当他从那件联想的往事里回过神站起身时,围观的人大多已经离开,巨龟“寝宫”左侧立着的一面不大的牌子突兀地显现在他的面前。他如获至宝地走过去贪婪的阅读着上面的文字

那牌子上是两副巨龟的背面腹面照片和一段说明。“说明”称:此龟学名“黄缘盒龟”,生于唐朝以前。据生物考古学家鉴定,此龟年龄在一千三百岁以上。唐朝初年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书法篆刻家唐民,在龟背刻下的文字也为后人提供了确凿的依据:“李渊称帝,建立唐朝。开元盛世,定都长安。后学唐民篆刻”。“说明”最后写道,到目前为止,此龟乃世界上被发现的龟寿星之最。该龟背文书法篆刻家唐民虽无典籍可考,然其书法及篆刻技艺高超,极富晋唐风味,与王羲之等大家相比毫不逊色云云。

啊,真真荒天下之大唐、滑古今之大稽!他惊讶绝伦,他如梦如幻!曾令他“咯噔”一下、心生奇特联想的事,竟是如此真真切切唐唐皇皇极具权威性又极富戏剧性地展现在这大庭广众之中。他始则眼前一片茫然,呆若木鸡,继而思绪万端心血来潮,想抡起一柄板斧将那木牌劈个粉碎!然而当他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之后,那伴随着荒唐滑稽而赫然标榜的极高档次的名声又在对他产生着巨大的诱惑,令他身心愉悦激动不已!他在不知是该喜还是应忧的矛盾中怏怏地离开了龟鳖陈列馆

第二天他匆匆登上返回家乡的上水大轮。

回到家,尚未抖落风尘便风风火火地找到年时的伙伴、现已蜚声文坛的作家毕昌,劈头就问:“你还记得那只乌龟吗?”

毕昌被问得丈二金刚:“什么乌龟王八的?唐民,你想说什么呀,看你一头的汗!别急,你慢慢说。”

“廿八年前,我俩在江边逮到的那只乌龟......

“啊,你说这事呀,那还忘得了,你精心地在龟背上刻了历史书中的几句话,对吧!递给我看时还得意地说将来要当一名书法篆刻大家呢。可我没经你同意便把它给放生了。怎么,还惦记着这陈谷子烂芝麻,还在埋怨我不该......

“不是,不是。我是要告诉你,我唐民如今真的被权威们称为书法篆刻大家了!”

毕昌哈哈大笑:“唐民你真逗!还书法篆刻家呢,安安份份当你的经理吧!

他急不可耐,豆大的汗珠往下滴“你别打岔,毕昌,我是说,唐民的确是唐民,只不过不是我这个唐民,而说是古代一个也叫唐民的人我是来找你讨主意的。

他耐着性子将事情的原委道了个明明白白后,毕昌大腿一拍“有这种事?!这没什么好犹豫的,我陪你去‘中科院’,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

带着大文人恳切直率的主意,他依然没着没落地回到家,不顾妻子的诘问将自己反锁在房间想蒙头大睡一场可他辗转反侧、心烦意乱得根本难以成眠。他在思考,不经意中篆刻下的那段历史课文,竟然上演出这么一幕令人啼笑皆非的谐剧,该如何收场呢?回顾照片上的龟背字刻,他不能不惊叹岁月这位神奇的艺术特级大师,怎么就将他年少稚嫩的书法篆刻手迹修饰得那么苍劲潇洒、气度非凡呢?无论别人怎样难以置信出自他年幼的拙手,但在他自己一方的思维天地里,这副并未也不可能寄予什么期望的处女作品,在廿八年后的今天毕竟被权威机构以极高的评价公开展示了出来。他更进一步想,只要据实申诉,让权威人士从新确认,他们业已认定的唐朝的唐民实际上是如今廿一世纪初叶的唐民,那么,他唐民在全国书法艺术界就将“于无声处听惊雷”,会立即掀起巨大的名人轰动效应。到那时,他唐民就可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了!

理论上可能获得的盛名在他脑海里迸发出来的怡然自得的好心情仅仅是昙花一现,随即就被已堂而皇之享其盛名的古代唐民,和大红大紫的权威人士那居高临下唯我独尊的言论以及那只被誉为一千三百岁龟昂首向天笑傲人世的神情冲撞得呜呼哀哉荡然无存!他当然清楚,通过龟背上的年轮重新鉴定其年龄,完全不难否定一千三百岁的无稽结论。因为清楚地记得廿八年前逮到这只龟时不过是一只巴掌大的幼龟,迄今至多四十岁而已然而他更为深知,面对如今已是凤毛麟角的生物考古权威专家所鉴定的结果,有谁胆敢、或想得起来、或认为有必要说个“不”字呢?没有!肯定没有。要说有,也只有他唐民认为有必要。但是,是否就有这个胆量敢于说声“不”呢?这就得打个大问号了。即便壮着胆子大声疾呼一通,又有谁买他的账呢?不骂他唐民是疯子、痴“名”神经病患者才怪哩!

想到这些,他唐民当然十分清楚其中关键所在:要是重新确认了龟背书法篆刻家系今之唐民而非唐朝初年之唐民,就意味着生于唐朝的长寿龟的虚妄假冒,进而顺理成章地意味着出现千余年误差的鉴定专家,不是不学无术的白痴就是蓄意沽名钓誉之徒了。哇!这还了得!披露出去,书法篆刻大家的盛名可能属于他了,可是,已罩上光环炫耀于世的权威专家、乌龟王八的名呢,不就得化为乌有且声名狼藉?那权威机构不是要在世人面前威信扫地?啊,使不得,万万使不得的。除非他今之唐民也让那位权威确认为唐朝之唐民方可三全齐美皆大欢喜

荒诞事件所引发的荒谬思索,让两眼骨碌碌望着天花板的唐民一筹莫展他狠狠地作了一下深呼吸,企图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逐出体外,奢望在自己贫脊匮乏的脑袋里会神奇地冒出一个比考古学家将他鉴定成一千三百年前的古人要切实可行的办法来。

然而这个办法没有、也不可能冒出来,因而作为这个“谐剧”客观意义上的“编剧”的他,仍然只能屈就充当芸芸观众的一员,对歪曲“编剧”意图的权威“导演”虽望而兴叹,也只好如此。

他不想继续绞尽脑汁劳命伤财去做根本不可能的事。因为他已开始意识到以前“追求正当名利天经地义”的一贯想法,只不过是一只五彩缤纷的气球,在纷繁复杂的现实空气中简直不堪一击。此刻他脑海的空间几乎全部让位于英国老黑格尔 “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伟大理论,和中国先哲 “命中有的才会有,命中没有莫强求” 的谆谆训诫,且形成从今而始重新安营扎寨之势。他遂顺其势立马心悦诚服永不改悔地决定,深深藏起甚至默默取消对本应属于他的那份的索取之念,从此决不声言;而客观上业已与他毫无关联的龟背篆刻拓印照片也只是独自默默珍藏,从不示人。如此这般地调整心态,不仅并未给他带回些许失落感,反而一下子抖落了此前自己强加的一身一脑的重负。他由衷地为世上有着“伟大理论”和“谆谆训诫”在千秋照耀的两盏明灯而感叹不已。随着岁月的流逝,他甚至如此安慰自己:尽管拙作有幸大张旗鼓大红大紫的问世,但这并非是他有心栽的“花”,而是无意插的“柳”。何况又不是古之唐民自己所剽窃,而是被人移花接木张冠李戴所致,大可不必介意伤神。

只是当再度会见朋友毕昌时,他十分沮丧但语重心长地表示出一个莫大的遗憾:那权威人士、那乌龟王八的虚妄非份之名,因此而要瞒混欺骗千秋万代的世人,将成为他今生今世一桩无法根治的心病。这个沉重得令人无可奈何的问题,让响当当的大作家毕昌也只能点点头摇摇头了事。

当然,那谬之千里的千三百岁龟”及其唐朝唐民篆刻照片,用不着理睬他们的遗憾,将无所顾忌堂而皇之权威十足地展示于人世间,直至永远。




    徐华生,笔名安一民、实地文苑,安徽安庆人。大专文化,经济师,第五届县政协委员。曾任财政局职考办主任、会计函校副校长、珠算协会秘书长等职。酷爱音乐,擅长民族乐器。业余从事京剧伴奏,弘扬国粹。发表诗文四百余篇(首)。文集《爱波情涛》,北京出版发行;文集《兰梦》,海口出版发行。书信体著作《晚霞与鸿雁齐飞》,由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诗词楹联集《拙笔描神州》由台湾凌零出版社出版发行;《平淡也风流-徐华生回忆录》2018年4月由香港华文国际出版社出版发行。

                                               


      (编辑审核:冯静海)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