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王小位 || 春风一季

2021-06-10 10:50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王小位网址:https://www.xnwenxue.com浏览数:8114 

从小长大的乡村,总是一片农地接着一片农地,黄土地里的是成片的玉米,水田里的是浓香的麦子。春夏交接之际,农作物都播撒在地里,等到燥郁的夏天一来,一个个儿都精神抖擞的面对阳光。

外公当了一辈子的庄稼汉,是村子里种庄稼的好手,不说其他,单单他自己种的烤烟,对老烟枪来说可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其他老爷爷每年都要提前和外公套近乎,才能预订得到一两斤。

此外外公喜欢种稻谷,可能是觉得自己种的大米吃得放心,虽然方圆几十里的人们早已放弃了种田,但外公一直在坚持着,用他的话说:“我自己种地,有安全感”。小时候爱跟在外公后面和他一起下地,常常是外公牵着牛,背上架着犁,手里还拿了一个细竹枝,不时地晃动一下牛鼻绳,外公怕牛踩着我,走几步回头看一下,牛也跟着外公回头看我,去地里的路显得很长很长。

到了地里,外公歇息一会儿,就开始劳作了。他穿上水靴,一脚踩进水田里,牛是畏惧下水田的,需得外公吆喝两声,才慢慢悠悠地下田。一圈一圈地来来回回,水田就翻得差不多了。闲坐得无趣了,我就在周围的空地上捉蛐蛐,追蜻蜓。干干净净的衣服沾满了泥土的味道,跌倒了还不尽性满地跑,妄想着捉一只停留在树上的蝉,我以为,捉住了蝉就能捉住整个夏天。

田里的牛要是累了,提步子的频率自然就低了。外公会停下来让牛休息,顺道摸出他包里的烟袋,裹了一支烟,装进烟枪里,抽一口吐出来,黝黑的脸上布满了烟雾。只有这时外公才想起管我,让我不要爬树,我顽皮一笑,外公也不会多说什么。

外公一般下午就会把田犁好,趁着天还没黑,将牛绳系在树上,牵着我去上面的水井上看看水源如何,理理沟渠。保证水田里不能断水。

从稻谷苗子扎根水田的那天起,外公早晚都去田里蓄水,仔细的观察水田里是否长了虫子。回到家谈论最多的也是他的稻谷,晚间,外公搬了凳子坐在坝上,嘴里一边吧嗒吧嗒的吸着旱烟,一边对我说:“我的稻谷今年长势很好,到时候啊,收了粮食,让你外婆给你做好吃的!”

稻谷收割时间通常在立秋以后,趁着顶好的天气,便着手稻谷收割工作。周围的邻居会热情的来帮忙收割稻谷,田间这儿站了三两个人,不远处又有两三人弯腰,看着杂乱无章实则有条不紊。不到一天功夫,挥舞的镰刀就休息了,田里早就扎好了一堆堆麦秸垛,我站在高处看,一个个麦秸垛像是地里的勇士般站立着。

说不清田里有什么味道,只记得以前有人说,草和泥土是香甜的,我可以体会,因为割下来的稻谷杆,确实有一种甘甜,淡淡的,不俗。

田间的麦秸垛,经过风雨的吹晒,逐渐变得轻盈干燥。外公会选一个晴朗的天,将麦秸垛挨个儿点燃,然后坐在田埂上点上一支烤烟,调皮的孩子们,跟在外公后面悄悄把火柴扔进麦秸垛里,过一把玩火的瘾。他们看着麦秸垛慢慢燃起,火苗子奋力往上窜,最后成为地上黑乎乎的灰烬,变成田里最有用的肥料。没了麦子的水田在秋日变得干旱平整,村里的孩子就在田里跑来跑去,有时还找旁边的草堆躺下去,躺成一个人型。

田里的祥和像是一幅田间泼墨画,如今已然成为乡愁。

因老一辈的老去,不再有人种稻谷,现在用钱就可以轻松买到粮食。再回故乡时,方圆百里再无麦秸草垛,我偶然看见调皮的人用打火机,在田野上趁风放了一把火,将田野上的野草烧了个干净,野火一季,一季十里。

外公常对我说,一个人不论走得再高再远,最终都离不开土地,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田野上,跟在外公和老牛身后。走进田间,耕田收麦。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每年的风一吹,就吹来了故乡回不去的乡愁。


(编辑审核:赵开云)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