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徐华生 || (电视剧本)了犹未了(三)

 二维码 8411
发表时间:2021-06-01 22:46作者:徐华生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燃料公司会议室。

工作组成员同公司除纪经理以外的全体人员聚集一堂。气氛严肃。

陈科长面对王副经理:“情况谈完啦?”

王副经理:“我要说的就这些。下面是不是让秦会计汇报一下帐目情况?”

陈科长;“好吧,秦会计你谈谈吧!”

秦会计将早准备好的一摞帐本、单据,双手捧到陈科长面前:“这是今年的帐册和单据,请工作组过目审查。”

陈科长:“好好。财政的方科长,税务的张科长和农行的科股长,你们三人负责审査帐目,其它同志按上午的分工分头行动。”

(四)

燃料公司会议室。两天后。

分头开展工作的碰头会正在紧张地进行

方正汇报:“从帐据上看,元到五月份总共运进煤炭七千五百吨。生活用煤计划是一千吨,已供应八百吨。工业用煤计划是五千五百吨,只供应三千四百七十吨。五个月计划外销售煤炭五十五笔,共计二千零三十吨。我们逐笔查了一下销售对象,大部分是本市一些个体、联户经营的企业,还有十一笔是远销其他县市的,数量很可观,计达四百廿八吨。其中一笔占二百一十吨,买主是护涯县城北村一个联户经营的砖瓦厂,经办人叫罗守仁”。

谬科长:“对于这些计划外供应,我们询问了有关负责同志,据说笔笔有批件。可是能找出来的只有十几件,我们看了一下,王经理批了十五笔,计五百一十吨,纪经理批十二笔,计三百伍十吨。”

史科长:“我们对这些销货单位也逐一作了一番调查了解,全是个体户、联户经营的砖瓦窑、石灰窑厂。这些买主基本上是经理、公司职工转弯抹角的亲属,什么三婶六姨的兄弟,七姥八爷的子婿,外甥女婿的姑爷,堂叔堂伯,内侄外侄等等等等。详细情况这儿有个清单。”

马主任:“下余的那廿八笔一千一百七十吨呢?没有批件?”

廖科长:“这个情况正在査,从王经理的态度看,他似乎认为那些批件有没有和看不看都没有什么两样。你们说这是什么话?我问他为什么?他用不屑一谈的神情说,没有怎么样,有又如何呢?我当时真想发火!哎,他那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呢?”

马主任语气坚定地:“他这是软拖硬抗!限他三天交出所有批件。抗拒不交,加重处分!”

(五)

蛟龙桥。初夏夜晚。

桥上灯明如昼,游人三五成群。广播喇叭播送着美妙音乐。通向市郊西、北两方稍远处,各有一座规模较大的工厂,灯火辉煌,囱烟袅袅。何科长同王副经理倚在远离人群的桥东头栏杆上,远眺夜景。

何科长:“市委书记高达全同志在年初三干会四干会,计划会上,曾反复强调,社会主义经济区别于其它主义的经济,最大特点就在于计划经济。要求各级干部要不折不扣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按照《准则》办事。高书记对会议上列举的那些置国民经济计划于不顾,拉关系,走后门,谋私利的现象,那种气愤的言辞,痛恨的神态,我们不是还记忆犹新吗?可会后呢,书记的话成了耳边风,一吹而过,仍然是我行我素,为所欲为。败坏了党风,失去了民心,还打着搞四化的旗号,这不是极大的讽刺?”

王副经理不以为然地:“是啊,党中央的政策再好,还得靠下面的人来执行啊!以权谋私的现象,依我看,不光是我们公司,在我国目前阶段,是无处不在的”。

何科长:“你这样说,未免言过其实吧!”

王副经理:“言过其实?老同学,何科长,你是专门搞纪律检察工作的,情况比我掌握的多,你说哪个单位,哪个部门,哪个手中有权的人不利用权力谋私利?”

何科长:“恕我直言,老王呀,你这好象是在搅浑水呀!这个态度未免不太好吧,呃。怪不得,叫你拿出那一千一百七十吨批件,你就是不买帐。这样下去恐怕……说老实话,老王,问题客观地摆着在。的确像你说的,那些批件看与不看都是一样,到时候照样可以定案,你说是不是?不过,你就不考虑你这样做的后果?咹!”

王副经理不耐烦地:“你们定案好了,何必……”

何科长:“不,不,你把问题看得太简单了。你以为我们是光吃干饭的?仅仅弄清煤的去向就草率收兵?把国家的计划物资弄到计划外,这是你们利用职权破坏国民经济计划的一个方面问题。另一方面呢?利用职权干什么?不就是为了图谋私利?王经理,这个要不要同时向组织上作出交代呀!咹?”

王副经理:“你是说收受贿赂?”

何科长:“难道没有吗?也许你们以为……我把问题说透了吧!初步查明,护涯县那个罗守仁根本不是经营砖瓦窑的,从你们手里弄去二百一十吨煤,他从中牟取暴利近万元……”

王副经理打断他的话:“那个姓罗的,他……”

何科长不让他说下去:“不要激动嘛,王经理,像这样转手倒卖的案例有五六起之多,煤全是从你们那里弄去的。还有,你公司有个人过去成天穿着一条破裤子,可调来你公司不到三年吧,六大间二层楼房拔地而起。法律条文上好像有个‘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罪’吧,”作为老同学,不得不提醒你,希望你改变态度,认真彻底交待问题,争取从宽处理。再说你还只是个副经理呐!”见王经理没有吱声,他更为语重心长地,“你说以权谋私无处不有的问题,就算你没有说错,可如今是清查你们的问题呀,别个单位的问题不是不清查处理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嘛!”

王副经理从地上拾起一块小石子在手中掂了掂:“这也许是你们职业性的官腔高调吧,怕只怕到时候你们使用的是另一副腔调,另一副面孔了。何科长,我看还是不要纠缠那些批件的好,免得自找没趣!”他将手中的石子投入水中,“恕不奉陪,再见!”扬扬手起步便走。

何科长:“呃……你?!……你给我回来……”

王副经理停下来:“干什么?”

何科长:“那批件交还是不交?”

王副经理:“我不主张交,何况也不在我手里,再见!”头也不回地走去。

何科长走出几步大声道:“你,你给我站住……”

王副经理在画外大声:“我在家等着处分决定!”

何科长气丧的脸。

游人好奇的面孔。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徐华生,发表诗文四百余篇(首)。文集《爱波情涛》,北京出版发行;文集《兰梦》,海口出版发行。书信体著作《晚霞与鸿雁齐飞》,由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诗词楹联集《拙笔描神州》由台湾凌零出版社出版发行;《平淡也风流-徐华生回忆录》2018年4月由香港华文国际出版社出版发行。



(编辑:杨双宇   审核:吉庆菊)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