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徐华生 || (电视剧本)了犹未了(一)

2021-05-23 21:29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徐华生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6338 

时间:八十年代中期

地点:江淮某城市

人物:以上场先后为序——

纪律检察委员会张秘书;来访者甲、乙、丙、丁、戊、巳;

纪律检察委员会刘书记;计划委员会马主任;

纪律检察委员会何科长;经济委员会科长陈立发;

财贸委员会科长史刚;财政局科长方正;

审计局秘书周虹;李厂长;

工商银行科长宋红;农业银行科长廖仁;

税务局科长张江;建设银行科长徐立可;

燃料公司纪经理;燃料公司王副经理;

燃料公司秦会计;燃料公司宋业务员;

王副经理夫人;纪经理夫人;

(一)

“中共芜昂市委员会”牌子的特写。

镜头后拉,市委会建筑物的全景,以它雄伟的气魄展现在观众面前。镜头摇向一幢楼房的二楼,在“纪律检查委员会”办公室停下来。

办公室里,张秘书坐在桌前,被十几位来访者围得水泄不通。人声嘈杂。

来访者甲:“年初计委下达的指标算不算数?半年过去了,五百顿才供应了一百五十顿,这叫我这个当厂长的……”

来访者乙迫不及待地:“我们三百顿指标,求爹爹告奶奶才给了五十顿。这不是存心要我的好看?”

来访者丙:“上级规定的盈利指标,我们完成没话说!可燃料供应不上,这不是硬憋我的象眼?计划每月廿顿,可怎么说他只给十顿!你说……”

又有几位来访者欲开腔“诉苦”,被张秘书一声喝住:“好了,好了,情况我们知道了……”

来访者丁:“那我们的煤……”

张秘书不耐烦地:“你们的煤!你们的煤!我总没有煤给你们吧!”

来访者戊:“谁又叫你给我们煤呢?只是向你们反映情况,请你们过问过问嘛!”

老李厂长一头闯了进来高声嚷道:“是啊,那个燃料公司是到了火候,该揭揭锅了……”

所有的目光一齐投向他。他一一点头微笑打招呼,并握住甲的手朝大伙:“嚯!你们都是讨饭没有讨到,来告状的?”

张秘书:“李厂长,你又来啦?”

李厂长:“问题没解决,总得来啊!”

张秘书:“我不是告诉过你,燃料公司王副经理已答应解决你的问题?”

李厂长:“可他对我说,要同纪经理商量商量。可纪经理上淮南去了。我可是火烧眉毛啊,我问他究竟为什么不能按计划及时供应。你听他怎么说,‘无可奉告’。你们说这叫什么话?我气愤得也没好话说。我说,你们哪是什么燃料公司,只有‘私’,没有公,煤炭都叫你们从后门弄掉了,简直是‘难要’公司。他骂我是说屁话。你们说气人不气人?”

群情激愤!

甲:“他对我说,‘从前门也好,从后门也罢,反正没有煤,我们没有上腰包’。笑话!谁晓得他们上没上腰包?”

乙:“这样胡来的公司,要它干什么?”

丙:“干脆取缔掉算了!”

丁:“张秘书,我们要求彻底清查清查,看看问题到底在哪里?”

戊:“是要清查清查,哪像个国营企业?”

巳:“为所欲为,简直是煤霸!不清查不得了啊!”

张秘书不耐烦地:“你们反映的情况,提出的要求,我一定向刘书记回报。好,我还有事,请你们先回去吧! ”夹起皮包,起身便走。

甲:“跟他白说了,我们等等头头。”

众:“对,我们在这里等着见见刘书记。”

众人争先恐后地找座位坐下来。

办公室套间的门开了。刘书记送计委马主任从套间里走出来。

刘书记对马主任:“具体部署,什么时候我们再抽空研究一下,好吧。”

马主任:“好吧。至于工作组人选,就请你们提个初步意见,报市委批准好了。留步留步。”

刘书记;“走好,不送了。”

送走马主任,刘书记这才发现宾客满堂,风趣地一一点着先后站起来的来访者:“嚯,你们都是来报“乌金案”的吧,咹!”

甲:“您在呀,刘书记,我们等着向您反映情况呐!”

刘书记:“好哇好哇。刚才我同计委马主任正合计这件事哩,你们要反映的情况,我们都知道。计委会办公室里这几天也是宾客满堂,怨声载道。你们先请回,我们下最大决心,马上着手对燃料公司进行彻底清查”。

(二)

纪检会会议室。工作组首次会议。

刘书记:“据初步了解,上面给我们市的计划用煤是按期如数调拨的。可是,全市大小八十多个列入国家计划的用煤单位,就有近五十个单位得不到正常供应。有十几个单位就因为煤炭供不应求而被迫停工停产,那么,这大批的煤炭上哪去了呢?目前看来,这是一个谜,一个很复杂的谜!如果不及时揭穿谜底,对症下药,彻底医治,将严重影响我市国民经济计划的全面完成。经请示市委批准,市纪委抽调人员成立驻燃料公司工作组。下面请张秘书宣读一下名单。”

张秘书打开记录簿:“工作组组长由刘书记亲自担任。副组长:计委马主任;秘书由纪检会何科长担任。成员是:经委陈科长陈立发同志,财委史科长史刚同志,财政局方科长方正同志,审计局周秘书周虹同志,工商行宋科长宋红同志,农行廖科长廖仁同志,税务局张科长张江同志和建行的徐科长徐立可同志。一共十一位同志。”

念成员名单时,一一起身微笑点头。

刘书记:“嗯,这是一个强有力的班子,除我而外,都是行家嘛。我相信在市委领导下,燃料公司的问题,一定能够查清。班子成立了。我看说干就干,明天就开始工作。马主任你看——”

马主任:“我说两句。燃料公司在掌握指标计划管理上,看来不是一般的弊病问题,而是少数人利用手中权力,目无准则,为所欲为,破坏党风的严重问题。而且居然出现在整党的过程当中,就更显其严重性。我们在工作中,一定会遇到各种棘手问题,比如将主要涉及公司一级的负责同志。为了维护党的利益,人民的利益,不能怕‘积怨’。我们工作组开展工作是对事不对人。只要是问题,不管是谁,都得无情地揭露。不管他职位多高,权力多大,只要他胆敢违法乱纪,败坏党风,我们就不能讲情面。‘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嘛。好了好了,在坐的都是党久经考验的干部,这些道理无须乎我多饶舌。明天我们就进驻燃料公司。不搞个水落石出,决不收兵!”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徐华生,发表诗文四百余篇(首)。文集《爱波情涛》,北京出版发行;文集《兰梦》,海口出版发行。书信体著作《晚霞与鸿雁齐飞》,由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诗词楹联集《拙笔描神州》由台湾凌零出版社出版发行;《平淡也风流-徐华生回忆录》20184月由香港华文国际出版社出版发行。



(编辑:杨双宇   审核:吉庆菊)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