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湘诺 || 爱情在诗文里缠绵 ——评邓江龙的诗集《花溪之恋》

2021-04-24 21:45来源:中国诗歌网作者:湘诺浏览数:9547 

收到江龙发来的邀请,希望我能为他的新著作《花溪之恋》写评,我内心是惶恐的,我担心我的评论不足以阐述整本书的意象。

这些年来,我先后被邀为一些作家的作品写评论,一些青年文学爱好者的诗集,但这并代表我所写的评论就达到了巅峰造极的地步,也不代表我是90后评论家或者是贵州的青年评论家。所以,每次被邀写评,我都会忐忑,这次被江龙邀请,也如此!

我与江龙认识已经好多年了。一直以来,江龙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专注于感情的人。江龙是我对他本人在本文的尊称,平时我叫他龙哥,其实,我要年长他一岁。他的真名叫邓江龙,90后青年作家、媒体人。有作品刊登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产经新闻报》等。

当我走进《花溪之恋》这本书时,其实,我是想不作评的,确切来说,这部作品里的故事,有几分苦涩,有很多甜蜜。因为,我写的评论,事实上是无法直抵作者情感表达的高度的。我们都知道,去读一部作品,最多的是读一段往事或一个人、一群人的历史,即使里面山水纷呈,最终回归的还是作家本身的生活坐标和文字叙述的塑造里,这不得不驱使读者与作者在文字与语言的世界里交流情感。

关于《花溪之恋》,很多文字表达了太多作者的向往和期盼,当我面对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会心生善良,在祝福作者能拥有一个美好的爱情时,也期待自己早点遇见能一起面对未来风风雨雨的她。

是的,《花溪之恋》说到的,更多的是花溪,故而花溪与作者有着某种情有独钟的感情,这或许是因为作者初恋在花溪的缘故。《花溪之恋》里面描写着花溪的山、花溪的水、花溪的鸟儿、花溪的云、花溪的天、花溪的月亮、花溪的人……事实上,描写的是作者在花溪的苦难,以及无法逃越生活枷锁的定格,这是作者内心的痛楚,也是作者内心的光明。我个人觉得,以后的日子,这会成为作者内心的光芒和独白。否则,花溪,又何以为恋呢?

作者的自我表达,都是非常真切,这是毫无疑问的。不管是从长篇叙事爱情的诗歌,还是少量的散文诗,或者散文随笔等,都证明了这写作的内容是现实生活中的真实感受。所以说,《花溪之恋》是一本关于青春的书,有苦涩,有甜蜜,有回味和故事。

读《花溪之恋》时,我一边阅读,一边将那些令我呼吸一次次加重的文字标注。我想,这或许是因为不同的人,有着相同的故事,产生了共鸣吧!这样,不知道算不算共勉呢?其实,作为个体生命的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是卑微的,也是渺小的,甚至很多时候是无助的。当我们挣扎在绝望中,奋力从最后担架上站起来时,我们也就有所成长。面对生活的摆布,我们又不得不坦然去面对生活。虽然我们有所彷徨,但我们始终自信和坚定。

嗯,从始至终,我们始终勇敢。从江龙的诗歌表达中,这些都是无疑存在的。正如作者所说:“一朵云紧随一朵云/宛似馥郁的姑娘们在漫开步子/向着大自然演绎一场曼妙的舞蹈”。这是朦胧的爱情,可望而不可即。因此,江龙从诗歌中刻下记忆深处的情感,自然流露出情真意切。但,我希望爱情不要在他的心灵上刻下难以愈合的伤痛,否则,在未来更多的日子里,很多东西,始终是要一个人独自行走的。

我始终坚持江龙对待生活是乐观的,而且,今后的岁月里,他更会以自我的文字形式从自我的生命中源源不断地流淌出魅力,不然,又何来的《花溪之恋》呢?我认为,当我们面对《花溪之恋》时,我们必然从文本来中解读作者,这样会是最真切的,最抵达人性灵魂的方式。“清脆作响的鸟儿/在花溪的春天里/鸣着满河温馨”,这是作者的向往和等待,这样的等待是值得期许的,因为它的到来,于作者而言,绝非偶然。

《花溪之恋》中,始终有一个人出现,她便是余琳儿。这位女孩,举止投足间,都是作者兴奋的样子。从诗文中,看得出来,作者的文字都为她而忘寝废食,为她而神魂颠倒。所以,《花溪之恋》并不是花溪,而是作者的爱情宣言、爱情的堡垒。“每个七彩斑斓的夜里/星星陪你说话/天空的蓝/用她那轻缓缓的云来抚摸你。”看,这些具有灵性的文字,勾勒了作者的爱情蓝图。这是呼唤,这是呐喊,这便是爱情的温暖。

是呀,作者在诗文叙述中,看得出来,作者为爱情已经很是奔波了。但,他的心,被时间漂白过,就不一样,所以,他始终坚持爱的行走和等待。诗歌或许是个人化的,但每一个个体的背后,却又都是无尽的生活和远方。

创作灵感让我们的思考得以深入,借助某些特定的艺术形象表达出来,我们看到酣畅淋漓的背后,是一次次小心翼翼的文字存放。然而,诗文里所思考到底是什么,诗人往往也难于言说。当我们去还原诗人或者作者的精神世界时,也是评论者的自我投射和透视。时间宽恕着我们的疼痛,让我们在逐渐老去中退让,直至死亡。而,命运的转轮会重复每一个动作,催促着万物重复我们所经历的命运。这些是自然事物的规律,但,我始终坚信,诗文记录下来的,除去悲伤,绝对是美丽。

爱+情=爱情,在江龙的世界里,爱情写在《花溪之恋》里,这不是谎言,也不是猜忌,这是爱与情感的宣誓。所以,祝愿每一个在生活里拼命努力的人,能收获美满。祝愿我,祝愿江龙,祝愿陌生与熟悉,祝愿未来……

在《花溪之恋》的第三辑中,大多数是散文诗,但是,在这些散文诗中,我们依然看见爱情的种子。在散文诗《镇山村传奇的半边山下》中,作者这样表达到:“我畅游在城楼的背面,远望山谷中四围环绕的湖泊。却远望那座山突兀……”“是瞭望岁月如梭,还是山河无恙?”这些句子,从表面看去,似乎和爱情没有联系,实际上,是有联系的。当我们再继续读《镇山上的传说》时,我们不难发现,这联系非常强烈。

不信,我们来看作者原话:“站在镇山上,我看见蜿蜒远去的长城,就像一个远古的传说,他保卫着疆土,捍卫着矢志不渝的爱情 。”“来自镇山上的爱情,一遍一遍地在万山丛林,磨刀石上呼呼作响。”这些,我们根本不难理解作者对爱情的憧憬和执着。就像作者所说一样:“这一次没有人提起战争,没有人去在乎过去。我的脑海里再度想象,你的爱情让我思绪狂奔,走进辽阔的疆域。”

其实,作者对现实的骨感,抱有很浓的抗争,内心也充斥着无奈之情。比如,在散文诗《镇山村上的传奇》所描述一样:“我隐身于山间,躲在碧绿的野草中,倾听着镇山上的传说。”

事实上,当我细细来品读时,我们明白的是:那些超越文字本身之上的美,才是深深打动我们的缘由,是爱情的故事,还是故事里爱情,这些我固然无法分清,但,我敢肯定,除了我,还会有更多的人会对《花溪之恋》有自我的独有品味。

读到散文诗《在镇宁,樱桃是最幸福的爱情(组章)》时,这自然让我想起很多。这是2020年的5月份,我以全国大学生新闻艺之名邀请江龙、广旭、王钱军等青年作家到镇宁马场品尝樱桃,进行采风创作。有句民间的话是这样说的:“镇宁的樱桃,甜得像初恋,好吃得无与伦比!”没错,这并不是樱桃,这才是真正的爱情。所以,作者有感而发,把爱情的憧憬再次燃起。所以,他这样写到:“直到我长时间地,深情地凝望着,日光久久没有离开。风,直径地吹过来,甜美的樱桃像幽灵似的轻咬在地面,并与我交织在一起,寻找那甜蜜的吻。”

当然,江龙是作者本人,最有他自我我情感抒发,但我敢肯定,他的内心深处,应该也是五味杂陈的。不然,在《在花溪河漫步》他定然不会这样写:“望着这一情景,我也开始流泪了,我真正感受到这一切是我生命的诠释,是我自己难以亵渎的爱。”

不过,作者本人对爱情,有很多情感是未曾直接表达出来的,因为,作者本人作为自我的矛盾体,这种矛盾体在自我写作的过程中也存在抗争。但对于作者而言,他始终热爱生活,始终一直追寻爱的源泉。所以,他在散文诗《我心向往》里写到:“从古老的巷子里,我去寻找一种最神秘的力量……”

确实,这些内心深处的表达,带着光芒闪耀在作者的生活中,那,作者的一切发生,用心去想来,又有何曾不是我们自己呢?

当然,无论是诗歌,还是散文,或者是其它的文学作品,我们最应该看到是:精神。我想,“精神”二字不仅适应人,更适用于人文作品创作的文字和词语。江龙的整部作品,整体上是精神的,和他现实生活中自己一样,透出一种独特而阳光的食粮,这或许就是他自我的艺术光辉所普照的韵脚。

对于《花溪之恋》的评论,永富惭愧,评论不能更多解读全整本书,我相信,如果你亲自走进《花溪之恋》,它会带给你更全面的阐述,你会有更多的收获和参悟!

作者简介:湘诺,文学爱好者,爱读书,爱写作。

(编辑审核:余洪梅)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