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周昌黎 || 走进英雄

2021-04-15 10:16来源:文学盘州行作者:周昌黎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3179 


小时候,大概是我九岁那年,好几个军人和干部来到了干沟桥寨子后的八奶奶家,说是来慰问的。我们一帮小孩子很好奇,一路跟着去看。八爷爷不停地抽着叶子烟,八奶奶的眼睛里含着泪,却始终也没有淌出来。她抚摸着“烈士家属”的牌子,然后,看着几位军人把烈属牌挂在门的正上方。荣叔,是八奶奶的第三个儿子,是我爸爸的堂弟,他十八岁参军,去往云南的部队。197934日,在自卫反击战中牺牲,年仅23岁。荣叔牺牲后,被追记三等功。部队派来慰问的干部等等一行人走了之后,八奶奶放声大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打那以后,八奶奶的眼泪就再没干过。听大人们讲,荣叔在自卫还击战中光荣牺牲后,被埋葬在云南屏边县的烈士陵园,他的名字,在盘县烈士陵园的相关名录里也有记录。

盘县烈士陵园的山顶有雄伟的烈士塔,上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组织学生到烈士陵园参观祭奠过,至今,我已经好多年没有上去过了。这次,我妈听说我要上盘县烈士陵园去寻觅荣叔的相关信息,又告诉我一些当年的物事。荣叔是为掩护连长牺牲,当时,听到荣叔不在了,妈妈和大妈(大伯母)都怀有身孕,也准备和家族人一起上云南屏边那边去看看,八奶奶在屋后整整哭诉了一晚上,哭得是肝肠寸断。以后的日子里,八奶奶的眼睛让泪水泡坏了,点眼药水都没有用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何等的悲痛何等的伤心!

320号,礼拜六,我来到了盘县体育馆。经过游乐场一样热闹的体育广场,经过雄壮的铁牛雕像,我怀揣着敬仰的心情,朝着烈士陵园拾阶而上。烈士陵园冷冷清清的,只有树上偶尔传来几声鸟鸣。一排排的墓碑,不知道有多少烈士在这里长眠、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我们今天的和平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我们如今的幸福和平,是和荣叔一样光荣牺牲的前辈们,用献血换来的。烈士陵园山高坡陡,石阶梯多,缺乏锻炼的我一路上气喘吁吁。近二十多分钟的攀登,终于快到山顶了。远远的就看到烈士塔屹立在高处,我的敬意油然而生。烈士塔矗立于云霄之下,好像在对天空诉说着什么。天空的一些乌云,也好像在为烈士默哀。我对着烈士塔深深地鞠躬,把一束黄菊花轻轻放在塔脚。“双凤彩阳巍峨凌云烈士忠魂直上云霄 三面红旗迎风招展英雄壮志气吞山河”“纪烈士舍身流血树巍峨石碣永垂千古 效英雄艰苦奋斗建祖国富强远泽万年”等等楹联映入眼帘。

盘县烈士陵园是刚刚解放的时候,为了纪念牺牲的烈士而建的。盘县政府先后于19819月、20059月,将烈士陵园确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民国防教育基地。烈士塔的后面,是革命烈士纪念馆,因为是周末,没有开门。经过一道铁门,门口的叔叔给我指路,我到纪念馆后面的二楼,找到了周末值班守陵园的李师傅,他喊我在一个本子上做了来访记录的登记,问清楚我来烈士陵园的原因说道:“哦,来祭拜英雄,致敬英雄、盘县的周斯荣?我帮你看看。周斯荣!有的有的!”李师傅帮我从一本他珍藏的内部资料《六盘水革命烈士英名录》上寻找到了荣叔的名字,他打开名录递给我,我郑重地捧着,看见第206页、207页上面写着:“周斯荣(19581979年),男,汉族,19583月出生,初中文化,贵州省盘县特区亦资区亦资乡娥浪铺村人。19771月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三五二五六部队六三分队战士,共青团员。197934日,在对越南自卫还击战中,英勇战斗、光荣牺牲,追记三等功。遗体葬云南省屏边县烈士陵园。”

“蒋世平(19581979年)贵州盘县特区普古区米妥乡米妥村人。19771月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三五二六五部队五一分队战士。197931日,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英勇战斗,身负重伤,抢救无效,同月二日光荣牺牲。根据烈士生前申请和突出表现,部队党委为他追记三等功,并追认为中共正式党员。遗体葬云南屏边县烈士陵园。”

“王永兴(19581979)男,1958年出生,贵州盘县特区忠义区雨那乡人。1978年三月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三五二零五部队四六分队战士,同年加入共青团。197934日,在对越自卫还击战前线英勇牺牲,追记三等功。遗体葬云南省河口县下水头烈士陵园。”

……

认真读着一段段关于英雄的记录,我在心里勾画着英雄英勇牺牲时的画面,不由得心情沉重,深呼吸了一下,鼻子一酸,泪水模糊了双眼。李师傅的眼里也满是崇敬,他很客气地告诉我,如果想上云南屏边烈士陵园去探望祭拜的话,可以联系管理陵园的科长,组队去。热心的李师傅还给我留了相关的联系电话。

回家的路上,我带着崇敬的心情,在百度上寻找云南屏边县烈士陵园贵州籍的英雄名单,我看到有“周斯勇”却并没有没有查找到“周斯荣”,心里有些失落难过起来,不知道是不是登记的时候登记员把“荣”听成“勇”了,盘县式的普通话“荣”和“勇”的发音基本上是一样的。由于各种原因,到云南屏边陵园去祭拜荣叔,还是一个未完成的心愿。“塞外青山埋忠骨,以身殉职难归去”,愿荣叔在云南屏边的陵墓,有陵园管理人员的问候,有学生的祭拜,愿荣叔的灵魂在云南屏边陵园的土地上安息。

1979217日开始的自卫还击作战,以及之后的老山、者阴山等自卫反击战,上百万中国热血军人和广大支前民兵,为了国家的利益和民族的尊严,奔赴战场,英勇战斗。在长达十多年的战火硝烟中,数以万计的中国热血青年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四十多年过去了,我相信,还有很多人和我一样记得这些英雄,记得他们依然年轻的样子。在百度上,我看到屏边县烈士塔,每年的清明节前后,来自全县的各界人士都会前来此瞻仰烈士墓,来此敬献花圈,参观革命烈士纪念馆,缅怀先烈的英勇事迹,我深感欣慰。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我们的英雄,与山河同在,与日月同辉。



作者简介:周昌黎,女,笔名雨葵,贵州省盘州市人,“文运盘州”文学沙龙成员。喜欢诗歌、散文。喜欢用文字记录亲情友情,记录美好的生活。作品散见《盘江集团报》《胜境文艺》等。



(编辑审核:罗 丹)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