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刘娇 || 给我们

 二维码 1690
发表时间:2020-12-09 13:27作者:刘娇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一直以来,总有给我们两个写一篇文章的想法,不为别的,只是特别有感于我们两个相同的成长经历,甚至于在挫折与打击相似度颇高的情况下,都能在风雨中找到不让自己迷失的方向,保持恰当好处的感性和理性,在心里装着小小的太阳,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雨露就滋润,逆境中修复,慰籍着成长,心向暖阳,明媚绽放……


小时候的友谊

同为三线子女的我们,成长于物质相对匮乏的70年代。但那时候的童年,反倒是无忧无虑的快乐。

夏天,拿着长长的竹竿,房前屋后地把上面粗铁丝围的铁圈网满蜘蛛网,然后疯跑在田坎上、轻手轻脚地网蜻蜓和蝴蝶,什么红辣椒、蓝墨水的,没少遭我们的“毒手”;冬天,如果下雪,应该是最开心的时候了,虽然不能像哥哥们那样,坐着自己做的滑冰车一路骄傲地狂奔,但雪地里你追我赶的打雪仗,也能让我们两个女孩子在大冬天里跑出汗来……

童年时的记忆,对我们来说,最耿耿于怀的应该是小学分班时的难受了。小孩子的友谊单纯,关系好了,话就特别多,多的连上课的时间也是说话的时间。奇怪的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两个都能保持不错的成绩。老师没招了,只好对我们两个取强制性的隔离措施——分班。硬生生地在五年级的时候,把我们两个分在了一班和二班。

这个话多的陋习,一直沿续至今。现如今,只要我们聚在一起,基本上就没其他人什么事了,吧嗒吧嗒的两个人抢着说,对话,往往是在朋友的抗议声中结束……


成人后的知己

慢慢长大的我们,涉世之后,逐渐有了成长的烦恼。工作单位里的尔虞我诈、所谓朋友的当面微笑背后捅刀、感情上的不如意、不满于现状又不知未来在何方的迷茫……

从水钢调走后,你接替了我的工作,负责单位的新闻宣传。这对于,同样喜欢爬格子的你,倒也是自己喜欢的工作。不爽的是,遇到同一个心机叵测的同事,时不时地用她惯有的小伎俩、匿名信提醒着我们:未可全抛一片心、防人之心不可无……所幸的是,在小人即贵人的动力下,我们这两个如你妈妈口中的“城隍里的一对棒锤”,虽艰难,但却稳步坚定地朝前走。你,慢慢从一个文学爱好者,成长为一个文学工作者,成为贵州省作家协会的一员。而我,也让自己活成了内心充盈的幸福女子。

说起自己在报社当编辑的那段经历,你很感慨文人聚集的地方,也不能免俗地有着利益的纷争,甚至有更多比明枪还要难躲的暗箭。你说自己常常在一个人流完泪给姐姐倾诉后,擦干眼泪地对自己、对关心自己的姐姐举起小粉拳说:“继续战斗去!”一次次的坎坷和打击,把你打磨成了“打不死的小强”,真正地成了一个乐呵呵的乐天派,人前人后一如既往地阳光灿烂、打了鸡血般的正能量满满……

时光荏苒,多少惬意,多少坦然,多少虚情,多少假意,都已随风散去。慢慢地,我们,活成了自己心目中想要的样子。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歌手张宇有首歌叫《给你们》,是唱给有着特别的缘分,一路走来慢慢变成一家人的恋人们;我们的这个《给我们》,希望能让更多像我们一样臭味相投、三观融合的发小、闺蜜、知己,在各自更换人生背景板的时候,相互加油鼓劲,成为向阳而开的并蒂莲,坚持本心,做简单快乐而真实的自己,不辜负这杯用浓浓世味熬煮的茶,不枉自在滚滚红尘中修心养性的此生!

    (编辑:陈忠燕审校:吴洛)   




作者简介:刘娇,笔名:乔烨,供职于六盘水市烟草专卖局。热爱文学,相信文字是有温度的,喜欢与自己对话,写有烟火气的文章。系六盘水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六盘水文学院签约作家。


文章分类: 纪实文学
分享到: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