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郭勇 || 家乡之变

2020-10-29 11:31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郭勇网址:http://xnwenxue.com/浏览数:1628 



10多年前时兴QQ时,我取了个网名叫“思乡游子”,有网友开玩笑说取得很有诗意嘛,我说不是诗不诗意的问题,而是内心的独白。时光荏苒。不知不觉已离开故乡纳雍将近30年,之所以取这个网名,是故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深深地镶刻在我的脑海里,让我魂牵梦绕,时刻关注她的前世今生。

儿时的记忆中,对纳雍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十字正对面的电影院和旁边的新华书店,那可是地标性建筑。如果要等人或找人,只要说这两个地方,保证十拿九稳。可纳雍县城是在一个山坡坡上,犹如一个被束缚的人,腿脚施展不开,以致于从水城途经纳雍去大方、织金、黔西等地的人经常开玩笑说,“纳雍县城太小了,点起一棵火柴都走得完。”

2013年的一天,堂弟从老家打电话来说:“哥,旮旯河大桥正式通车了,视频我已发在你的微信里,打开看看!”“好!好!”我赶紧答应。电话那端,堂弟声音颤颤,电话这端,我则是激动不已。

我家住在居仁,那时要去一趟纳雍县城,用老人们的话来说就是:“命都差点板脱。”其实当时去县城是有公路的,但公路绕,要一弯一拐,一路蜿蜒,再从旮旯河河谷一路爬坡才到。况且即使有公路,好半天才看到一辆“突突突”冒着黑烟的拖拉机穿过,汽车几乎看不到,要坐拖拉机进城也是所谓的“顺风车”,不是本家或要好的亲戚根本享受不了。因此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要尽快到达县城,走小路是唯一的选择。

从居仁出发,沿路而下穿法那至旮旯河,由旮旯河一路爬坡经食品厂再到县城。这话说起来一气呵成,但走起来却气喘吁吁,提心吊胆。

“隔山喊倒隔山应,隔河看到走断筋”。去县城最危险的就是过旮旯河。从法那下来刚到旮旯河左侧峰顶,原先平缓的“阳关大道”就变成了“羊肠小道”,在灌木丛中像条逶迤盘旋的蛇,忽隐忽现一直延伸到河谷。“船到中流水更急,路到半山坡更陡”。有时走到半山腰,一不小心踩到一块石头,石头就跟你赌气似的翻滚而下,只听“咚”的一声,把奔腾不息的旮旯河砸得生疼,眼泪朝天喷射。这心惊胆战的一幕,让人脊背发凉,不寒而栗。

记得有一次母亲背菜去县城卖回来时,突遇山洪暴涨,过河时虽然小心翼翼,还是被咆哮的洪水冲出了十几米远,幸好抓住河岸边一棵小树才化险为夷。还有一年的夏天,会木工的三姨爹给打了一架楼梯,硬是从箐脚扛着楼梯一路艰辛送到我家,放下后一边用袖子擦脸上的汗水,一边忙不迭地拿起水瓢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满满的水“咕咕咕”地往肚里灌……要知道,平时大人从箐脚到居仁空身走路都要两个多小时,何况还冒着烈日炎炎扛着楼梯呢。现在回想起来,这送的不是楼梯,而是一片割舍不断的亲情!

穷则思变,路窄思宽。那时我就想,要是有一座横跨旮旯河的大桥,连接县城到居仁多好呀,到时去县城不用爬山涉水、不必胆战心惊,更可以向外人说“距离不是问题”这样底气十足的话语……让我惊喜的是,家乡政府绘出了“县城东扩西连”的美丽画卷并付诸实施,这种“空中楼阁”的梦想果然变成了“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活生生的现实,城区面积也由原来不足4平方公里扩展到27平方公里。更让我由衷自豪的是,惊喜接踵而来:20151226日,厦蓉高速、杭瑞高速在纳雍宣告通车;2016110日火车开进了纳雍……

如果说“两高一铁”让纳雍“脱胎换骨”,提升了城市品味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维度,那么“珙桐之乡”“有机茶之乡”“诗歌之乡”等实至名归的荣誉则是世人了解纳雍的一张张靓丽的“名片”和一扇扇“窗口”,而“养在闺中人已识”的大坪箐、总溪河、过狮河等旅游景点无疑增加了纳雍旅游的含金量和知名度。

“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赛江南。”激动和欣喜之余,我还能说什么呢?要说的话,我只能说我的家乡变了,变得谈起家乡,我不再羞涩、不再遮掩,而是满满的自豪和自信!



作者简介:郭勇,贵州纳雍人。


(编辑审核:罗 丹)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新发文章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