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李旭斌 || 我的“水货”文凭

2020-09-24 10:20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李旭斌网址:http://xnwenxue.com/浏览数:2443 


虽然出身农民,本人也算是有文凭的,只因是函授文凭,尽管有长达13年“学历”,可我认为那种文凭属于“水货”,所以因心虚而一直不敢示众。需要填写相关表格时,我的学历一栏只能是“高中”。尽管如此也还感觉有水分。因为我们这一代读书时是开门办学,一大半学习时间都是在教室外“闹革命”或“学工学农”,小学到高中9年的学习时间减去一半,其实只相当于4.5年级。

凭着4.5年级的学历,我不知天高地厚,竟然爱上了文学创作。那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离县城160多里的山村,读小说的人都寥寥无几,更别说写小说了,要想找到一位腹有“真经”的老师,如大海捞针。正在我一筹莫展时,襄樊一位叫刘明凤的文友为我寄来了一份手抄 “《春风》文学讲习所”招生函。只因当时所有的家庭收入都由父母掌握,他们又极力反对我搞文学,为筹措12元学习费,我将花20元新买的一件的确良衬衣15元卖给了一邻居。正因为参加学习的艰难,我才加倍的珍惜,“讲习所”寄来的讲义,我几乎一字不漏。

记得当时负责辅导我的是48好讲师。每月上交的一篇“作业”他都提出了中肯意见。可能是鼓励、礼貌或习惯,他也经常对我的作品表示肯定:“你的作品有生活,有厚度”“你对生活的摄取敏感”“很有个性” “如果坚持很有希望。”按招生简章规定,优秀作品是可以上《春风》杂志的,既然说那么多好,为啥上不了《春风》?我就是为此而来的。一年不行再来一年,第二年还是上不了《春风》。我一气之下改换门庭,转到南京《青春》杂志开办的“青春文学院” 。

参加“青春文学院”函授连同“校友会活动”长达五、六年,每次提交的作品都有知名的编辑(或作家)附上《辅导卡》寄回来。《辅导卡》上有老师提出的问题和修改意见,当然也少不了几句鼓励。问题是我改了这号问题还会发生那号问题;我克服了这方面不足还会出现那方面不足,被问题纠缠不休,似乎永远也没完没了。而我的目标依然是上《青春》杂志,眼见无望,我又一次生气了,随后在《小说选刊》上抄了一篇署上自己的名字交了作业。得到的依然是“挖掘深度不够”“情节表面化”“没有个性”等套路化评语。那时年轻气冲,我一怒之下将《小说选刊》那篇撕下来,连同他的“辅导意见”再寄给他。尴尬中,这位老师真诚地回了我一封长信:“……文和人一样,人无完人,所以文无完文,世界上最大的作家也写不出无可挑剔的作品…….并不是所有能发表的作品编辑必须发……希望你继续参加我们的文学函授,也许我们会有所补偿…….

既然弄得如此尴尬,就是真的“有所补偿”发了我的作品又有什么意义啊!再改换门庭吧!我又转换到石家庄文联办的“作家摇篮”。我一直相信“阴天总有一天晴” “铁杵磨成绣花针”,所以在这条道上“越陷越深”,直至不能自拔,竟然坚持文学函授学习13年之久。其间,我还参加了海南“椰林春文学函授院”,“《文苑》文学函授班”,湖北作协“文学院”等。13年里,我的作品虽然没有上《春风》《青春》那些大型文学杂志,可也肯定在步步提高,慢慢成熟,一部分陆续走出山乡,上了《随州报》《长江日报》《青年月刊》《石家庄文学》《楚文学》等报刊。

现在想来还是值得欣慰的。函授文凭虽然相当于水发海带,可我用13年时间弥补了不足的实物成分。关键是从中学到了想要的真东西,最少那是我人生一段磨砺和成熟的过程,说财富也未尝不可。



作者简介:李旭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随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编钟》文学杂志副主编,西南文学网签约作家。为湖北省作协重点扶持的十位农民作家之一。有200万字文学作品散见《延河》《长江文艺》《今古传奇》《中国故事》《芳草》《都市小说》《长江丛刊》《雪莲》《湖北日报》《中华传奇》等全国近百家报刊。出版有系列小说集《桃花寨》《田家湾》,长篇小说《绿韵》《布袋沟》《贞洁碑》《女人山》《鸡鸣山情事》,长篇散文《随县民间礼仪》等。长篇小说《绿韵》获湖北省第六届“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布袋沟》为湖北省文学项目扶持作品。



(编辑审核:罗 丹)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