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姚铁飞||周庄,在橹声中醉去

2020-09-21 17:07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姚铁飞浏览数:1948 


对船的好感,源于鲁迅先生的《社戏》。那时正读初中,文中提到的其他的场景都已忘记,唯独乌篷船留在了记忆深处。有朝一日能够看一眼甚至坐一坐乌篷船的念头,一直被牢牢地压制在心灵深处,得不到片刻释放。再后来,读了周作人的《乌篷船》,更是对乌篷船充满了向往。怎奈生在北方,水不甚多,船更是奢侈。也只有慨叹命运的安排,耐心等待机遇的来临。

这次去江南旅游,压抑多年的梦想终于被熊熊地点燃。若时间允许,一定去坐一坐原汁原味的船。那是历史留给江南的独特意象,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到底是不是乌篷船,对于自己已经不是特别重要了。据说江南的船种类很多,乌篷船毕竟只是其中一种,而且那是鲁迅老家的产物,其他地区是否存在,也是一个巨大的疑问。

周庄是此行的最后一站,也是最令我神往的地方。读了许多名家关于周庄的作品,那如同水墨画般的描述,简直让人沉醉。而我却独衷于周庄的船,说没见过世面也好,说境界不高也罢,总之,我的目标就是周庄的船。没有船的周庄我是不去的,作为江南第一水乡,船就是灵魂,就是气质,就是盛开于湖间的一朵孤独的莲。烟波石堤柳巷,小桥流水人家,那都是凝固的色彩,只有船,才是灵动的音符,弹出美妙的乐章。

坐画舫入西湖,再进周庄。严格说,画舫不属于周庄,那是机动船,少了原汁原味。进入周庄后,导游是不管你的感受的,只是机械地推介着他自己的观光理念,专往名人故里走。随着拥拥挤挤的人流,听着千篇一律的讲解,实在提不起兴趣。强行接受别人的理念是痛苦的,没有了自己独立思考的空间,只是一味地跟着走走走。唐突了自己心中的圣地,感觉自然不会太好。

好在有三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人们可以随意观赏。于是,我便撇开大部队,独自去享受属于自己的空间。周庄是美的,美得令人窒息,尽管已经有更多的商业气息渗透进来,但是那种近千年沉淀而成的底蕴却依然在默默吐着芳华。粉墙深巷黛瓦,客栈老妪浓茶,无一不透着浓郁的水乡风味。可我不关心这些,我只关心流水,关心小桥,关心悠悠荡荡的小船。

来到周庄,我宁愿相信,水是为周庄而生的。纵横交错的河汊,将周庄紧紧地连在一起。依河成街,桥街相连,江南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景致,在这里得到了最完美的展现。“镇为泽国,四面环水,咫尺往来,皆须舟楫。”这是周庄最好的写照。周庄四面环水,无船不行。于是,在我多年梦寐以求的期冀中,木船一条条地划了过来。

河道很窄,却最适合木船的划行。船已失去了最初的功能,仅为游览之用,或许这也是周庄人的生计之一吧。同鲁迅兄弟描写的不同,这里的船篷不是半圆形,顶上覆盖的是深蓝色的布,显然不是乌篷船了。显然,这样的船四面开放,更适合于观光。船舷处摆着长凳,船头还有小桌,游客尽可以在观光的同时品茶论道。每条船可坐五六个人,在饱览周庄风光的同时,也大大地放松了一把疲惫的心情。

在杭州西湖,也曾见到观光用的木船,船工是坐着摇橹。而这里不同,船工都是站着摇橹,这才是最原始的味道。碧绿的流水,在船橹一下一下的拨动中,留下了圈圈波纹。绿树、蓝天、白云的倒影亦一次次被搅乱,继而重新恢复美丽。坐在岸边的长凳上,静静地欣赏小桥流水,轻舟几叶,这才是人生最美好的感受。人生匆匆,多少景色倏忽而逝,不是自然的无情,而是人们的心头染上了太多的污垢,从而忽略了风景,忽略了原本属于我们的生活轨迹。

船夫们普遍戴着尖顶斗笠,白色对襟褂子,也算是一种传统装备了。船夫们都很友好,显然都已经过了长期的训练。他们在摇橹的同时,还在不紧不慢地介绍着沿途的景点。那种从容不迫的神态,纵是大风大浪亦可淡定处之。船在水中走,人在画中游。轻轻而有节奏的划水声,流淌在周庄的每一条巷子,奏出了最美妙的生活交响。

在船工的行列里,让我尤其惊诧的是,竟然有很多勤劳的妇女。她们穿着蓝花斜襟褂子,熟练地摇着橹,开心地唱着我听不懂的江南小调。听人说,这些妇女通常被称为“船娘”。不由得感慨,时代的进步,已经促使这项原本由男人占主导地位的活计,已经发展到可以由女人来完成了。看到船娘们熟练地驾着船,那种流露着生活自信的笑容,连游鱼仿佛都要跃上木船。

    离开周庄时,已尽黄昏。粼粼的水波,在夕阳的照射下泛着迷人的金光。船工们多半已经收工。他们或躺在船头,或坐在岸边,一天的劳累,此时可以轻松一下了。木船整齐地摆在码头,那里面承载着船工们千年来的希冀,不管岁月如何流转,摆橹这项事业永远不会消失,因为这才是周庄的气质与灵魂。而那些世代传下来的船夫小调,也会在橹声的伴奏下,永远地唱下去。


(编辑:陈友云)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