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林桐宇||等风来

2020-09-18 23:21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林桐宇网址:http://www.xnwenxue.com/浏览数:1133 


我站在路边,等风。

其实风是不需要刻意等待的,独特的四季风会如约而来。“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是善解人意、凉美而不觉寒冷的春风;“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是秀丽、轻盈、送来花草芳香的夏风;“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是萧索、哀飒、令人悲伤的秋风;“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是神秘、绮丽、带来新奇的冬风。

现在已经步入春季,可是路边的风似乎没有那么好意——不似古诗文中的春风佛面温柔至极,倒是有一股子“疯”劲掀起你宽厚的衣服,趁你不留神顺势爬上你的额头,吹乱你的发型。

城市的风不似乡间的风,一年四季都没有草木的清香,没有露珠的清凉,也没有虫鸣的欢快,只剩下厚重的汽油味,干巴巴灰尘和阵阵鸣笛声。

年轻的我站在城市的路边,等风——等那股熟悉的风,等那属于我的温情。

多年前,我还是个小小女孩时,住在乡下。中午和晚上时分都会搬出小板凳坐在门口,等风来,享受风……春日中午时分,风暖暖的,很轻柔,很舒服。带来远处的鸟鸣声、流水声此时,奶奶院子里种的蔬菜已经冒出绿芽,一片绿油油很是喜人。再过些日子,院子里的绿芽已经悄悄拔高,长破了样子——长长的藤蔓,宽大的叶片,深绿的颜色,在那大大的叶片下甚至开出几朵小花,若隐若现。风依旧吹着,吹得天上的云,一丝一丝扯开,像淌了一天空的蛋清。这时的阳光明媚且张扬,弥漫着花草香味,橘子味的风轻盈从身边经过。

夜晚时分,带有丝丝凉意,可风也算温柔慢慢地来,摇碎一些花朵,摇动一些枝条在月光下翩翩起舞。风步子迈得很碎,慢慢地从这个村走到到那个村,又从那个村返回来,如此反复。傍晚搬着小板凳出来纳凉的人也越来越多,人手一把蒲扇,望着布满繁星的夜空,坐在树婆娑的月光下,开始有一搭没一句的闲聊。这时风轻轻佛过人们的脸庞、胳臂和腿,抚平人们一天的劳累和辛苦。

夜愈加深了,人们三三两两拍拍胳臂和腿,道声别,便带着板凳各自回家。嘘,我看到那片温情的风也跟着他们一起回家。

又一阵风来,吹了美好的记忆。我望了望这高楼林立的四周,竟有些不知所措。此时的天空被风吹得一干二净,干净得没有一丝云。只留下彻底的纯粹的蓝色,像不经意,随手打翻的蓝色墨水瓶,晕染开的蓝。我像深海里的一条游鱼,在这座大城市中仓皇得浮游穿梭,一游就是好多年,仍没能找到自己的归属。城市建设化的加速,让风也变得野蛮起来,没有了长长的藤蔓,也没有了阵阵蝉鸣,更不见池塘中微微水波荡漾,人们也不会带着那温情的风回家了。

风不停歇吹着我也任凭风描绘着耳廓,发丝飘荡在空中,一切看起来都那么轻松愉快。可我知道,我与这高楼林立的城市格格不入,影子都拖得像时光一样深长。

乡野间的风现在是否夹杂着微微芳草香呢?那股我记忆中的温情,还在吗?多希望能够再次等到股漫着芳香的风!

我一直站在路边,等风来。



作者简介:林桐宇,笔名九三,六盘水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喜欢阅读和随心写,喜欢念旧,想用自己不丰富的阅历和不华丽的语言记录内心翻涌的情感。如鲸鱼浮水,短暂而又重要。

                                                   


                                                    (编辑审核:冯静海)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