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张新宇

 二维码 2455
发表时间:2019-09-07 23:43作者:张新宇来源:西南文学网


  张新宇,201710月开始写作,20182月加入江山文学网,有四十多篇文章刊发于《宝鸡日报》、《陕西农村报》、《开封日报》、《长江日报》、《精神文明报》、《泾渭文艺》、《白露文学》等报刊杂志。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宝鸡市作协会员,江山文学网社团编辑,西南文学网“丁宝桢”征文入围作者,西南文学网签约作家。


【作品选登】


  永远的大山


  人们常用“父爱如山”来赞美父爱。在我的眼里,步入老年的父亲,已经不再是我的大山了,腰身已不再挺拔,仪态也渐趋苍老。现在的父亲活成了一个孩子,一个时时期盼我回家,期盼我看望他,和他说说话,给他扫扫屋子,洗洗衣服的小孩子了。

  我疼惜并嫌弃这样的父亲。给父亲买的新牛皮凉鞋,他放在柜子下面攒着不穿,脚上还是前年的旧鞋子。一根带子都断了,带条翘起在鞋的前面,走路一晃一晃的,非常滑稽。父亲到院子来接我的时候,一条裤腿卷起来,手里拿着随身听,将声音调得老大。我嫌弃地翻翻眼睛:“爸,你能把声音调小点不?我妈也真能忍受得了你!”父亲嘿嘿一笑,很听话地把声音调小了很多。

  父亲真的老了,他年轻时的火爆脾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了。我有时候很感伤父亲这样的变化,但也慢慢习惯了这样的变化。我以为很简单的网上购物,给父亲反复教了好多次,他还是没有学会。我数落父亲多次,母亲听不下去了,训我:“你好好给你爸说话!”曾经的大山一样威严的父亲只是尴尬地摸摸头:“我咋就学不会呢?”
   本来在网上买好的话,今天就可以在老家的洗澡间装上浴帘了,父亲不会网购,我只好和父亲去街上买。习惯了小时候跟在父亲身后,拽着父亲的衣角上街,但现在老父亲跟在我的身后,像个听话的孩子似的,畏畏缩缩地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我的心在酸疼的同时,眼睛也很不争气的模糊了。

  走过包子铺的时候,茄子味的包子吸引着我们止住了脚步,这是父亲、母亲和我都喜欢的味道。我和父亲买了几个包子吃了,又为母亲带了两个,想了想又买了几个肉包子。在街上转了半天,也没买到称心的浴帘,店铺里的要么就是式样不好看,要么就是尺寸不合适,我总感觉没有网上的图案漂亮,尺寸齐全。我打定主意还是在网上买了,下周拿回来安装。

  回家的时候,父亲提着我买的一个西瓜,我提着几个包子和几斤桃子,父女俩有一句没一句地边走边说着话。刚走过高中门口时,一条大狗突然“嗷”地一声向我手中的包子扑来,我吓得尖叫一声,跳了起来。父亲一把把我护在身后,举起手中的西瓜袋子砸向大狗。父亲一边挥舞着十几斤重的西瓜袋子,一边喘着粗气吼道:“走开,不要吓着我娃!”大狗在父亲面前跳了几跳,终究到不了我的跟前,于是摇摇尾巴跑开了。

  扶着父亲坐在邮局门口的椅子上歇息,我惊讶于突然之间强悍起来的父亲,十几斤重的西瓜袋子他挥舞起来打狗,那种强悍、威风我已经好多年不见了。父亲摸着腰:“老了,不中用了,腰闪了一下。”陪父亲坐在熙熙攘攘的大街边,眼泪突然就涂满了脸颊。我的父亲,您依然是我大山一样的父亲,面对突如其来的危险,父亲的本能让您挡在了女儿的前面,这种父亲的本能是山可比、海可量的厚重。

   “父爱如山”,亲爱的父亲,您是我永远能够依靠的大山!


  老爸要赴同学会


  这两天,老爸反复地和我套近乎,还老是问一些奇怪的问题:“你们经常在哪里吃饭”、“你们在外面吃饭时钱怎么掏?”、“市区哪家饭店的饭经济实惠?”这样的问题今天问了明天还会问,于是,我就好奇地问老爸:“你为什么老问这些问题啊?”

  老爸扭捏地掏出手机:“我们当年的班长说是要组织同学聚会,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才问你的。”

  原来是这样啊!

  我一时英雄起来:“我来帮你们筹划吧。”老爸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们自己能成的”。原来,老爸当年的同学组织聚会,让老爸负责联络当年的同学。我帮老爸把经常和他联系的几个人也拉进了他们才新建的老同学群,仔细看了看,只有十九个人。

  我问老爸:“怎么才联系上这么点人?”老爸的神情明显的落寞了下来,幽幽地说:“谁谁前年得病没了,谁谁谁没了有四五年了,谁谁谁脑溢血成了半身不遂,谁谁谁……”老爸絮絮叨叨的向我说着他们同学中的变故,我听得心酸凄凉。这些年近七十的老头老太太们,在风风雨雨的半个世纪后,要完完整整的重新相聚在一起已经不可能了,因为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沉默片刻后,老爸又开心起来:“能在有生之年,再见到当年十八九岁的同学,想想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我连连附和:“就是的、就是的,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我们父女俩都显出很高兴的样子。

  老爸问我该怎么去赴同学会,我就告诉老爸,像他们这个年纪,就不要顾及太多,怎么自在怎么来。还有,吃完饭大家伙最好AA制。老爸问我AA制是什么,我就一边在本子上比划一边告诉他,老爸听了半天一摆手:“我知道了,AA制就是吃饭聚会的钱大家平摊是吧?”我连连点头:“就是的,就是的。”

  明天就是老爸他们同学聚会的日子了,老爸早早去理了个发,又在衣柜里翻腾,不知道自己该穿什么衣服去。看着老爸已经全白的头发和那已经不再挺拔的腰身,我很想告诉老爸,都是些年近古稀的老头老太太,就不用讲究啦,但话到嘴边,看见老爸憧憬期待的神情,我就又咽下去了,继而和老妈一起帮着老爸拿主意:“就穿这件短袖吧,精神!”

看着指着当年毕业照的老照片在给老妈说着什么的老爸,我的眼睛忽而发酸了:当年的照片上那些意气风发的年轻小伙、姑娘如今都已成为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已经不在了。但愿健在的这些老人年年都有个同学会,让他们也能重温他们年轻的青葱岁月!

  愿岁月不老,愿老爸他们半个世纪的同学友谊长存!



下一篇刘荣干
文章分类: 签约作家
分享到: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