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陈忠燕

2019-08-12 16:38来源:西南文学网作者:陈忠燕浏览数:3240 
文章附图

  陈忠燕,贵州六盘水人。作品散见于各类报刊杂志,报告文学《撮合的爱情》获第三届中国冶金文学奖报告文学类二等奖。热爱文学,相信文字有温度有感情有力量,并在写作中着力践行之。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六盘水市理论家协会会员,西南文学网签约作家。


【作品选登】

  

  迁徙的故乡

  

  每次填写各种工作表格的籍贯一栏时,我都会在填上“贵州省大方县”的同时,短暂的思忖一下它的模样,那片陌生的土地对我而言,如同祖籍南京一样,只是一个平面的名称,却没有与思想或内心产生联动的情感。然而,它对少小离家颠沛奔波的父亲来说,却是不能割舍的血脉相连,是苦难岁月的深刻印记,是永远回不去的心底隐痛。

  父亲出生在大方的一个地主家庭,由于我的爷爷年轻早逝,家境迅速败落,庞大的家产和土地引来众多家族中人的觊觎,年幼的父亲和我的伯伯遭到悬赏追杀和各种迫害,奶奶带着他们四处躲藏,吃尽了苦头。裹足的奶奶从小养尊处优干不了农活,一家人的担子压在做为长子的伯伯身上,没有其他生活来源,伯伯被迫远离故乡,到水城第一铁厂工作。尽管家庭贫困,但对读书和教育的重视并没有改变,奶奶想办法送父亲进私塾读书,父亲也不辜负期望,以优异成绩考上县城中学,学费好不容易七拼八凑的交了,生活费却没有来源,父亲只能靠放学和假期给人背砖挣钱勉强维持。

        1960年,全国发生大饥荒,学校停课,父亲回到乡下家里。大跃进运动开始后,家家户户都吃集体食堂,家中没有任何粮食,面对的只有恐怖的饥饿。家中待不下去,父亲只得投奔在水城的哥哥,准备到水城继续读书。到了水城才知道,工厂的食堂只能勉强吃饱,伯伯微薄的工资入不敷出,生活极为窘迫。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水城第一铁厂办公室招通讯员,要求年满16岁并识字。伯伯立即为刚满16岁的父亲报了名,考试的内容是写20个字,父亲轻松通过考试,成为铁厂一名工人,就在水城扎根了下来。父亲回忆起当年说,那时候能吃饱就不错了,读书根本不敢想。

  特殊时代背景下发生的故事,总有些相似之处。出生在毕节乡下的母亲生活在四代同堂的大家庭里,两位兄长通过招工进了水城一铁厂当工人后,母亲作为长女就成为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每次去学校报名读书都被外婆揪回家,哭过闹过后又继续干活。外婆家位于乡下的街上,家里人多土地少,粮食不够吃,只有利用赶场天临街的便利做生意,母亲起早贪黑帮助外婆种地、喂牲口,推豆腐、做麻糖,还要帮别人家干农活挣钱,才十多岁的母亲像头牛一样每天从早干到深夜,辛苦不堪。母亲16岁那年,威宁一家修路的单位到乡下招工,第一次母亲悄悄去报名,被外婆从大板车上哭着拉回了家。第二次这家单位到毕节乡下招工时,母亲死活闹着要去,又找来家族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帮说情,才得到外婆的同意。临了就要出发了,可母亲像样的衣服和鞋子都没有,外婆花钱扯了几尺花布找人给母亲做了件衣服,从牛棚上扯了点谷草现打了双草鞋,母亲就这样穿着到了威宁。

  到了威宁才知道是修便道路,母亲每天跟着打石头、修路,尽管也很辛苦,可比在家里要自由了许多。没曾想,路修好后,单位就开始遣散人员回家乡,被遣散的母亲就去水城一铁厂找两位哥哥,准备待一段时间后再回老家。在途中意外地遇到负责一铁厂招工的老乡,按照同乡的要求入厂领个碗去食堂吃饭,就当上工人了。

  母亲最初被分配在烧结车间工作,干的都是装卸矿石等重体力劳动。母亲说,那时候的工作真苦啊,经常累得只要躺下就能睡着,厂里还经常遣散人员回乡,只要贴出来的通知上“榜上有名”就意味着没有工作了。母亲说,为了不回乡下,就努力工作,再苦再累都撑着干,幸运的是,名字没有一次“上榜”,最终留了下来。

  父亲、母亲就这样受生活所迫离开了故乡在水城开始了人生的旅途。他们经人介绍认识并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家,也就有了生活的寄托和希望。六十年代初,正逢国家三年困难时期,物资贫乏,环境艰苦,父母亲的工资加起来三十多元钱,每月都要寄一半回各自的老家,日子十分拮据。

  日子一天天过着,两个外乡人慢慢习惯了水城的生活和工作环境。突如其来的文化大革命打破了宁静的生活,由于父亲不愿参与各派系活动,被排斥打压,遵义建设公司到一铁厂要人时,革委会就把父亲安排给了建设公司。此后,建设公司到哪里干工程,父母亲就拖家带口的迁徙到哪里,居无定所的迁徙,父亲却说是因祸得福,不用参与文化大革命各种不可理喻的是非斗争。

        1966年,时称青杠林钢厂的水钢轰轰烈烈地开始建设。1970年,在外地的父母亲随着建设公司又回到水城参加机修厂的建设,能够参与三线建设,对于父母亲来说是件光荣的事。机修厂的项目建设完工后,建设公司接着要去遵义干工程,父母亲考虑到机修厂距离水城一铁厂较近,能与哥哥们互相照应,就找当时的军代表申请留下来在机修厂工作,得到同意后,父母亲就在水钢扎了根,直到九十年代才退休。

  父亲是一个做事非常严谨细致的人,他把在不同地方工作生活拍摄的照片都标注上日期和地址,并按时间顺序整齐的贴在相册里。照片里的父亲,英俊文秀,母亲梳着又黑又粗的大辫子,透过照片,可以看见不同年代的头式、着装和环境,也可以看到他们经历的岁月沧桑。

  时光荏苒,父母的家乡如今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过去的荒芜土地被座座楼房代替,每次清明节回老家上坟归来,父母都感慨现在的日子好过了。当年的稚嫩小伙、大辫子姑娘已经变成头发花白的老人,在水城生活近60年,水城早已变成了第二故乡。

  岁月蹉跎,沧桑变化,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去世,父母再回故乡不过是两个匆匆探亲的过客,故乡在父母的心里成了难言的伤痛。他们少小背井离乡的种种痛楚,是从小生活在稳定环境里的我们不能感同身受的,但他们无奈的迁徙却让我更加理解了国家富强安定、百姓安居乐业的含义,更加懂得了什么叫珍惜。


  给孩子健康高尚的品格


  幼时闺蜜难得一聚,说到孩子的教育上,孩子的品格形成与家庭教育息息相关,做为父母,我们应该给孩子什么,我不禁想起儿子小时候的一件事。

  周末,儿子请我和他一起将他上周在学校获得的“大拇指”粘贴在老师指定的本子上。想到正好是一个与他交流的机会,我便欣然应允。

  儿子上二年级,“大拇指”是学校激励学生的一种手段,它是一个个只有2厘米大小、印在薄薄纸片上的竖起的大拇指,有红色、绿色、蓝色、紫色、橙色四种颜色,分别代表中华传统、行为、学习、社会适应能力、活动,由各科老师发给表现好的学生,根据颜色的不同,每20个或每10个可换一个“笑脸”,期末结束时,得笑脸多者可作为评优秀学生的依据,数量位居前列者还可得到物质奖励。因此,孩子们都把它视为荣誉的象征。儿子每次得到“大拇指”时,总会在放学回家后迫不及待地告诉我,充满稚气的脸上张扬着满足与自信,那副志得意满的样子,让我也不由得跟着自豪。然而,平日里总是马大哈的儿子虽然很在乎“大拇指”,却从不仔细收集或及时粘贴在本子上,文具盒、书包里和家里的桌子上到处散乱丢着。尽管经常挨我训斥,却也屡教不改。为了改掉他的坏习惯,我专门找了个空茶叶盒给他装“大拇指”,将他上一年级以来得到的“大拇指”都存放着。

  儿子上二年级后只要得了“大拇指”,我都会督促他尽快粘贴起来。今天和他边粘贴边聊着白天学校里发生的事情。看着刚粘贴好的“大拇指”,儿子并不开心,自言自语地说:“我的大拇指好少啊,我们班有的同学都得了好多了!”

        “那你好好学习,好好表现,不就可以多得了吗?”

        “妈妈!我是好好学习的,可我们班那么多同学,也不是我好好学习就能得的呀!”儿子有些懊恼地说。

  我突然灵机一动,对儿子说:“你原来得的大拇指还在,要不拿出来粘贴在这个本子上,不就多了吗。”

        “妈妈,不行,不行。那是一年级得的,我现在已经是二年级了,不能粘在一起。”儿子口气坚决地说。

        “好儿子,你很诚实,这比你得大拇指更让我自豪!” 我由衷地说。儿子坚决的回答令我心生欣慰,可见一直以来的教育引导没有白费。

  儿子出生后直到满月我们还没有确定他的名字,去办出生证的前一天,我和先生把之前想好的许多个名字进行比较,最后还是决定给他取名为“培诚”,意为培养诚实。在众多时尚前卫的名字中,儿子的名字是显得有些老气,亲戚朋友或说我们太老土太老气,或说名字无朝气太深沉。但我坚持己见,我固执地认为,诚实是一个人应具备的基本品格,也只有具备高尚品格的人,才能受到他人的尊重。我希望他将来不论身处何种环境,都能保持健康积极的心态,诚实正直的品格,活得坦荡,活得率真。

  上学前班时,儿子问我他的名字是什么意思,我认真地给他做了解释,并说了“狼来了”等故事,告诉他撒谎会带来的后果。在生活中和学习中,他犯了错,我会给他解释的机会,如果他诚实的承认错误,我会原谅他并教他如何改正,如果他撒谎,我会严惩他,让他知道撒谎是羞耻是令人憎恨的。

  儿子如今已经上高中,他在小学和初中学习成绩不是最好的,但却获得过好几次优秀品德奖,他的班主任和科任老师都很喜欢他,对他的评价都是很阳光,品质优秀,难能可贵。

  做为父母,我们不能给孩子荣华富贵,也不能给孩子想要的将来,但我们可以给孩子一颗健康的心,还有健康高尚的品格,这是金钱所不能替代的,会成为他一生享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


  找工作


  三月的凉都,正是春寒料峭时节,纷飞的雨滴落在脖子上,透心的凉。

        “老徐,听说我们企业宣布破产了,咱们马上要面临失业了,没有生活来源,我们这上有老、下有小的,可怎么办呀?”一大早,就接到同事“包打听”电话的老徐如同当头一棒,脑袋感到眩晕,心脏感觉紧缩,呼吸感到急促……

  赶紧找工作,定了定神的老徐想起前几天微信朋友圈里发的一则大型现场招聘会通知,正好是今天,赶紧去看看,否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慌慌张张出门,毕业证、资格证都没带的老徐,有些迷迷糊糊的走进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主办的人才招聘会现场,只见数十家企业参与招聘的现场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一些求职者挨个企业的看招聘启事,寻找适合自己的企业,一些求职者手持简历认真地向工作人员咨询相关事宜。

  不管是什么单位,只要工作适合,工资能正常发就行。老徐心里暗自想着,今天找工作意义非同小可,不能挑肥拣瘦。越是这样想,老徐越发觉得紧张,手心里仿佛都冒着汗,活到46岁从没这样为工作为工资揪心过。

  老徐顺着招聘会的入口沿路看着招聘启事,只要能沾上边的就上去询问,过去的内向和腼腆突然间荡然无存。看来,这人都是逼出来的,要真走到绝境没有什么不能干的。

        “同志,有适合您的岗位,您就填个表!”工作人员主动打招呼。

        “好的。我先咨询一下,你们招聘的维护电工有什么条件吗?”

        “要求有高级电工证,年龄在45岁以下,有三年工作经验。”工作人员笑眯眯地说。

        “我有八年电工工作经验,但是没有高级电工证,行吗?”

        “不行,有操作证才能上岗。”

        “谢谢!那我再看看。”

  老徐继续向前走,心里五味杂陈,难以言说。大专毕业参加工作24年了,岗位换了不少,干过电工、技术员、当过车间副主任、办公室主任等。工作平淡,工资也不高,看着有些同学和身边的同事在外干得风生水起,很早就想出去闯一闯,可迟迟下不了决心,一是觉得在外面闯风险大又辛苦,二是觉得丢掉国企稳定的工作很可惜。现在好了,企业破产了,什么都没了,老婆刚办内退,退休工资1100多,孩子又正在上大学,还有房贷要还,如果自己再没收入,这一家人的生活开销可咋办?

        “同志,我想应聘你们的办公室主任,我没带简历,填张表可以吗?”

        “叔叔,不好意思,你可能没看清楚,我们招聘的办公室主任要求是女生,30岁以下。”

        “哦,不好意思,谢谢!”

  女生,女生,还要这么年轻的,干得了办公室的工作吗?老徐暗自嘀咕着。

  一家企业招聘行政主管,具体事宜面议的启事映入老徐眼帘,自己当过办公室主任快4年了,有经验,老徐内心窃喜。

        “同志,我应聘你们企业的行政主管,请问有什么具体要求吗?”

        “你从事过相关工作,有工作经验吗?”

        “我在国有企业当办公室主任4年多,有从业经验。”

        “我们的行政主管相当于总经理助理,要经常陪公司高层领导出差恰谈业务,您会开车吗?”

        “会开……但没驾照,正准备报名学。”

        “办公室主任很少没驾照呀!”

        “我们单位办公室有专职司机的,所以就没太抓紧学。”

        “行政主管要求有驾照且能自己开车,这是必备条件之一,真是不好意思,不能录用您!”

  早知道这样,早就办驾照了,原来办驾照只需要交钱,还不需要去学习、考试,现在没有三五个月还拿不到呢!当办公室主任,出门办事都有车接车送的老徐,这时感到了懊悔。

  热情,一点点被失望代替,自信,一点点在失去。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接近中午。老徐开始有些沮丧和灰心,想到一家老小期盼的目光,他又勉强打起精神再向前行,继续寻找。

        “请问你们企业招聘的销售业务员招满了吗?我想试试!”

        “没有。但我们要求30岁以下,你的年龄可能超了!”招聘单位的工作人员打量着长得有点“着急”,佝偻着腰的老徐。

        “销售业务员有底薪吗?”

        “没有,都是靠提成拿工资?”

        “提成怎么拿?”

        “10%!”

        “提成还不算低。”

        “提成不低,但是推销酒水会很辛苦,年龄太大可能适应不了!”工作人员委婉地拒绝。

  凉都的天气变化莫测,早上还是细雨蒙蒙的天气,午后突然变得炙热起来,老徐的脚步开始变得沉重,饥肠辘辘的老徐,抬头看着粗暴的阳光,感觉头晕目眩,身体摇摇欲坠。

        “老徐,别睡了,该起床上班了!你今天是怎么了,闹钟响了好几遍,都没吵醒你,做什么美梦呢?”   

  老徐从睡梦中惊醒,出了一身冷汗。

        “我的天,幸亏是梦!要是真的这还让人活吗?”

        “我上班去了,这工作不能丢,要好好珍惜!”简单洗漱后,老徐对老婆说后就出了门。上班的脚步比过去都轻快得多。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