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卡西的诗(10首)

 二维码 1518
发表时间:2019-07-01 22:00作者:卡西来源:西南文学网

卡西的诗(10首)

文/卡西


◎◎◎某种不安总在天色渐亮时出现

风号哭了一夜。遍地枯枝败叶

不过是无辜的片段

作为事件参与者

没有一株草木可以独善其身,蒙头大睡


而遗忘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总在黎明逼近

这些说不出的沙沙声

属于未消融的雪,无声无息走进

越来越深的喧哗里


我知道这漂泊已经摆脱严寒

变成了水流

就像纯粹的青春靠近尘土,在漩涡中挣扎

几年来,我在梦里熟晓这场景

不假思索地接受宿命


时光如此迅疾,万物以独有方式

守护着自身的隐秘

我注意到刚过去的夜晚又开始变得荒凉

如世事无常,盘旋在头顶之上


◎◎◎天象

在鹿冲关,我无法制止

天空的混沌

这大写的潦草,盛满恍惚和迟钝

越来越像低头行路的我


十月是只可爱的宠物

缠绵在脚下

偶尔会仰起身,想抓住黄昏与暮色

若有所失的空茫


雨时断时续。我必须从缝隙中

攀上臆想的时光

必须在缅怀的刀锋上停留

在骨质疏松的隐痛里,找到站稳的石头


冷风在手,唯有它可以拧紧意志

碾碎凛冽的私心杂念

现在是晚秋,一场雪正在寂静里酝酿

仿佛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渴望


◎◎◎如果

如果还能把心中的爱说出

我会把额头上的白

置于黑暗的黑

把已经消磨的时光,用来抵御孤独的夜


这世界是一个甜蜜的圆

圆心是微笑的太阳

我像圣徒般,以虔诚,热血和眼泪

以及幽深的古巷

靠近


多年了。我在时而真实时而虚幻的梦里打捞

哪怕只是纤维似的存在于单纯中

哪怕我的身体毫无保留

也不可能再温暖你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我目眩

当我一次次奔跑着

用颤抖的感官,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去

构建心中的殿堂

礼拜日的钟声,已缓缓升起


而台阶上魂不守舍的光影就在那里

淹没所有虚假言辞

这控制我的残酷,在时间伤口上流连

在无所事事中左右盘旋


◎◎◎独在山中

即使树枝把整个天空屏蔽

即使保持某种淡定

不见太阳的烘烤

空气仍像涌动的热浪,不断挤兑体内的水分


一大把年纪了,以为心静自然凉

以为看到以己无关的事

会把嘴巴高高挂起

对眼前变幻莫测的气候,也无心打扰

可有些东西总是

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仿佛芒刺一样,抽出血性的呼吸


藏不住的火焰很快漫上全身

我一伸开手臂,酷暑似子弹四面出击

倒下的语言露出耻骨

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七月的馈赠

天使降临七月大地为的是让

等待已久的黄昏再次

披上风袍

想象中的童话在睡梦中醒来多么美丽

转身是一种宿命

多种形态的花开了又开


从七月一路走下去

食草的牛不只是一个仪式

每个动作都在重温不复存在的命运

急剧增长的雨水灌满

内心的荒原

时间用不计其数的脚步

记录下这个世界被净化的湿润


这折磨人的标记以

真实回声

伸展重新获得的无法遏制的伟大

用它可以遮盖这火辣辣

动听的天空

直到在夜晚治疗肉体的灼痛


◎◎◎2004年7月13日

一夜间,我的眼步入老花

在乌蒙高原梅花山下

不再清晰的尘世,多少让我有些不堪


天空依旧辽阔。黄土坡喂养的

黑山羊

本分地流向城市灯火

发烧的细胞在月亮深处弥漫

坠落的银色露珠,湿了一只鸟的梦


伫立在黑暗之中

我的思想仿佛一台硕大搅拌机

稀释着夏天的血液

除了纯粹的幻觉,我已看不清什么


这是一场厄运还是一场幸运

时间悄然变化的晚风里

沉积已深的孤寂,露出山峰的乳晕


◎◎◎见证者

入伏天,汗水成群结队

像遗忘的失踪者

突然惊现于坐卧不安的尘世

宠物狗剃光毛发

与树荫下的摇扇老人,一起纳凉


更多疼痛,还在立体扩张

带着唯一的嗅觉

海平面在上升,地下水却在下陷

未来的日子多么美好

它的声音,夹杂有死亡气息


地表温度是烫手的

空气是凝固的

自然风力已被原始欲念折断

委身于中年

可怜的抖动,别痴心妄想时间的谎言


在这个无比辉煌的时代

无节制的幻象,淹没了牙关的暗火

而昨日的爱与理想

如酷暑下战战兢兢的命运

用掩耳盗铃的陶醉,咬噬良心


◎◎◎总是如此

天刚蒙蒙亮。路边石头表面

潮湿仍未退去

如昨夜被淹没的心


风一声不响吹过

拭着满脸泪痕。秋天不算太远

一个人沿鹿冲关低处绕行

隔着多年时光

有的人去了远方


这个夏天以为可以摆脱

某些不相干

以便将多余的声音从嘴里掸去

交错的南明河

汗腺不断分泌,进入天空的腹地


乌云里的恩怨一目了然

推开弥漫的鸟鸣

拾级而上,看到一天的真相


◎◎◎小阳春

十月有缺口,疏密不一的阴雨

便相互交错充满天空

一只鸟已归巢,来不及穿过故乡去远方


每天一粒格列齐特,使敏感部位

陷入不稳定情绪

秋风旁若无人掳走万物

人到中年,总是控制不住眼泪


这是百草萧瑟的时节

俗世红尘中,有人蜕下人样变为兽形

无须为此黯然神伤

鹿冲关山下,一些果树等待开花


无论时间如何循环,十月

作为一年之始

虽一日三变,但从不负小阳春这暖和称谓


◎◎◎暮色中

甲虫的声音在暮色中

伸出舌头,空气里漂过温润气息

一想到温润这个词

就像进入了暗流涌动的洞穴

倏然戳到记忆末梢神经

咫尺的距离,穿过越来越暗的光影

抵达一场又一场

三叶草的梦

当四月把星辰点燃的时候

黑夜不再是黑夜

两匹不同方向的风合而为一

构成万古长空。那熟悉的、完整的空白

在世道皱褶里鸣啭


简介】卡西,本名郭龙翔,贵州贞丰人,大学数学系毕业,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贵阳。诗歌散见全国各级各类报刊,并入选年度《中国诗歌年选》等重要选本,著有诗集、报告文学等4部,主编《贵州60后九人诗选》1部。



编辑审核:代庆香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