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logoxiao.png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qrcode_for_gh_6cacc3437a78_258.jpg

扫描进入微刊

罗仕明

 二维码 8316
发表时间:2019-04-13 11:01作者:罗仕明来源:西南文学网网址:http://www.xnwenxue.com


  罗仕明,中共党员,本科文凭,笔名玉树临风,1972年出生在贵州黔西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1990入伍,曾就读于空军工程大学,从军20余年,在藏工作17年,军队自主择业干部,曾在《贵州日报》《西藏日报》《空军报》《拉萨晚报》《日喀则日报》《明月的天空》《当代作家诗人风彩录》《2013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中国诗歌地理拉萨九人诗选》《中国家园文学》《甘洛风》《芳华沉香》《生命是一条圣洁的河流》《品读织金》《贵州诗联》《贵阳诗词》《花溪艺苑》等报刊杂书藉上发表过诗、词、散曲、散文、论文、杂文、小说等文章,2013年个人出版诗词集《天涯明月心》国家图书馆收藏。现为中国当代作家联合会会员、世界华语作家联合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子曰”诗社社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诗词学会会员、西南文学网副主编、西南文学网签约作家、贵州省纪实文学学会理事会(常务)副秘书长

                              

【作品选登】


  灞桥赋

  

灞桥沉寂,滋水荡流。浮云缓缓,落絮悠悠。垅地要冲,沐皇天之浩渺;川原形胜,感厚土以劲遒。承千般之别怨,揽无数之离愁。近赠而添新恨,闻莺而忆旧游。穿越时空,醉舞心经以追瀚史;蹉跎岁月,轻挥迷雾而漫清秋。八百里秦川之画,一千年唐汉而俦。喜怒悲欢,烟霞尘雨;晓风残月,日影孤舟。纤枝折取而凝噎,纷泪凄然以盈眸。铃声不能销叹,景致何以解忧也!

  矧夫煌煌宇寰,莽莽关内。尝为天下之雄国,四塞之要地。物华也,汲日月之精;天宝乎,纳乾坤之气。肥田万顷,沃野千里。素来兵家必争,王者难弃。战国以纷纭,长安而交汇。洎乎秦穆公称霸于西戎,改滋以灞水。诗行浸染,桥因客而名宏;别绪氤氲,水缘朋而誉美。云雾缠绵以轻盈,峰峦俊俏而耸翠。断肠挥手,雍陶①送友而情深;伤别望陵,李白②拂尘以衣袂。滋水迎来汉武,烽烟由此而消;灞桥走过秦皇,战火随之以退。灞柳清新莹碧,曼妙迷离;婀娜浓情,婆娑和田网妩媚。更漏缘于朝朝,流年逝于岁岁。霞辉漫卷,杯盏忙于饯行;月影沉沦,齿眸启于心醉。飞絮若千年之雪轻飘,流河如万载之沙沉睡。聚少离多,迁安孰不盈泪?

  想夫若忆四时之轮换,且追三月之阳春。飘飘洒洒,荡荡纷纷。筑堤植柳乎,来年以折取;扬絮流花也,再次于芳芬。拟冬天之落雪,若秋日之浮云。徒观其垂直弯曲,转首回颦。又安得系以愁绪,拂以心尘?感梦远于未别,觉痴重于清纯。撩拨千里兮阵痛,落寞一时兮孑身。唐风宋雨,后汉先秦。万种酸甜以轻咀,千般苦辣而漫吞。他乡流落之凡躯,无法适应;异地漂零之幽魄,何以植根?况乃枝条舞动哉,恰若钟情之少女;季节轮回矣,犹如岁月之绿茵。消于苍海,逝于亡魂。凝目之忱,含情而醉望;壮行之酒,浩荡之大军。叹风霜也寂心无奈,嗟岁月乎痴泪有痕。

  伫立灞桥,邀约古柳。泪眼婆娑,容颜消瘦。飘飘碎影,年轮变换以无声;浅浅长河,历史丰碑而不朽。诉之难尽,几番伤感与唏嘘;察之未清,多少贬官和故旧。雪露霜尘随絮而飘,烟霞云雨伴桥以走。灞水兮漂泊游子,用心以牵;灞桥兮送别望人,据情而守。策马西去之长安,心灵回归之渡口。漂泊浮云,璀灿星斗。远行背影,泪花轻触以纷;悄逝华年,岁月紧镶而扣。细雨难于静波,清风何以牵手。叠梦秋霜,痴情别后 。秦腔古老,非止一杯之醑醇;灞水流连,犹如千梦之邂逅。距遥如化絮而攀,思楚必笼枝以袖。

  嗟夫!灞桥也,卧凌波之虹影,浮横渡之津梁。阅以千骑,通以八方。桥静而醉烟柳,水美亦映雪霜。灞桥柳,千年离恨,万古流芳。缠绵哭泣,哀叹感伤。落叶乎眉蹙,涓流也曲觞。红尘飞渡,轻卷霓裳。遂乃墨客骚人,由来争咏;轶闻雅事,自古竟相。王粲③登堤而引叹,昌龄④作赋之华章。秦观⑤有驴背之豪迈,白石⑥有风雪之辉光。佳话栉比,何以尽详?呜呼!重重烟柳,颖颖画廊。熟能不念,谁可遗忘?


说明:此赋依《词林正韵》

  注释: ①《唐诗纪事》记载:“雍陶有一次送别故旧,行至灞桥,问随从曰:’此桥为何称情尽桥?’随从道:‘因送别到此为止点,故称之情尽桥。’雍陶有感惜别之情,即曰‘从来只有情难尽,何事名为情尽桥,自此改名为折柳,任它离恨一条条。’” ②李白《忆秦娥·箫声咽》: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③王粲作七哀,南登灞岸,怅然伤情。④王昌龄作有《灞桥赋》。 ⑤秦观《灞桥雪并诗》,发“驴背吟诗清到骨”之豪情。⑥齐白石曾走过灞桥,被独特风光吸引而作《灞桥风雪图》,并列为自己平生得意之作,收入《借山吟馆图卷》中。


          来自一个青藏高原军人的诗

          ——读高原诗人罗仕明诗词集《天涯明月心》随感

         作者:申元初


初识仕明至于初读仕明之诗词,感觉十分独特,或者你不妨用“怪异”这个词似也无不可。独特怪异的感觉何来?

  初识仕明,圆圆的脸,圆圆的眼,满脸笑意,幽默近于“好玩”,特别愿意与人结交,一个浑圆的“年轻小子”。尤其是他与人交谈,往往引得姑娘女士哈哈大笑。但你万万想不到,这个十分好玩的“圆圆脑袋”,却是个来自于青藏高原的空军团职干部。

  即使这也没有什么,那就是个幽默风趣,游刃于江湖的成熟世故的军官罢了。

  但,当你读仕明的诗,如果你认识仕明在先,你必定会大吃一惊,书里书外的罗仕明,分明是完全不相似的两个人,此仕明完全非彼仕明也!

  仕明的诗,绝对不是那个“圆圆脑袋”的“年轻小子”的诗。

  仕明的诗,书卷气十足,书卷气十足而不失军人豪迈之气。十分特别的是,仕明的诗,军人气质深深掩藏于书卷气中,并不彰显。仕明是一名军人,来自于高原大漠,饱经风霜,但仕明的诗,却并不刻意经营军旅特色,不刻意突出铁马嘶鸣,金戈耀日的境与语。身为边疆大漠军人的仕明,大漠之诗,偏不作雄壮之语,而特写情壮之诗,诗人写诗而已,而军旅之灵却深植于其中矣。如《满江红?高原卫士边塞情》,在他的《大漠豪情》中是很少的专作军旅语的篇什:

  醉望苍穹,残阳血,边关人绝。

  狂风涌、黄沙萧萧,骤起暴雪。

  塞外匆忙行大步,苍山受虐挡敌越。

  望河山、麦克马洪线,心纠结。

  地封冻,冰面掘;武在备,文已说。

  驾战鹰,展望九霄星月。

  喜脉雄关烟袅袅,藏南要塞群峰崛。

  聚凝神、握龙吟利剑,刺天猎。

  即使这样的篇什,我们读后,其感觉也是“诗词味”大于“军旅味”,这是“诗人”的“军旅秀”,而不是“军人”的“诗词秀”。

  假使用一句开玩笑的话来形容——这样一种文气十足的诗,你真不敢相信是那个“圆圆脑袋”的“年轻小子”所作。

  ——但也正因为如此,在《赤子铿锵》部分,有少量的诗词,用了今天的直白术语,虽然这在仕明的诗里是极少的篇什,但难免造成“诗味”的流失。作为个人的诗词选本,如果我来选取,《赤子铿锵》中有少量篇什,是不会选中的。虽然说“瑕不掩瑜”,但作为一个较成熟的诗人,当尽量避免这类情况。

  仕明的诗有豪迈之气,这豪迈之气,来自于他对高原大漠的独特视角和特殊感受。仕明喜欢用“词”这种抑扬顿挫百转千回的诗歌形式,这种形式选择,用来表达雪域高原大漠风沙的边关豪情特别合适。翻开仕明的诗词集《天涯明月心》,撞入你眼帘的就是那首《念奴娇?梦回天堂》:“唐峰喜脉,蜿千里、傲视苍穹盘踞∕并驾齐驱,争霸势、倒海拔山雄举∕号令三军,龙腾沧海,心往珠峰许∕神鹰鸟瞰,滔滔雅鲁江去∕……”仅仅是这种既不似律诗一样整齐划一,也不似自由诗一样散漫无规的形式,就神似了世界屋脊巍巍山脉和雅鲁藏布跌宕奔腾的壮观景色,况且他的选词用句都自有心得,词还是那些词,而句群组合,却有一种高原的特殊气质,很能打动人。一般人写词,往往有堆砌之感,而读仕明的诗,却并无这种感觉。

  仕明的诗词,具有他自己的独特风格——意境多写实而描摹壮阔,诗韵古意苍茫而现代情感激越,出语明显有深厚阅读根基而不拘泥于书卷,写景描情往往有独特的视角叫人意外欣喜。

  现在,喜欢古诗词形式的人不少,但阅读很多人的诗作,你往往感觉文面很漂亮,从字词造句上来说,似乎确是一首好诗词,但仅此而已,你会觉得某人“会写诗词”,但其作品却“过眼而不入心”,没有真正写出诗词描摹对象客体的特征,诗是“好诗”,词是“好词”,但似乎你把这样的诗词换一个名字,用来观照其他任何的同类客体都是可以的,这样的诗词内容空泛,“无感而作”或者说“作而无感”。

  仕明的诗词却不是这样,他的意境多来自于写实,而不是造语用句的“作势”。即如刚才所引的《念奴娇》,一开首,即这样写道:“唐峰喜脉,蜿千里、傲视苍穹盘踞”,出语不凡,却完全写实。又比如《水龙吟?天上西藏》中语,“经幡旌猎,白螺右旋,匍匐祈祷∕舞美歌飘,牛羊缀地,霞光艳照”,无不是青藏高原的实景,写来境界开阔,诗味盎然,那一番高原的壮阔意境,引人入胜,使人宛然而神往矣。

  正是这种“写实”但非“实写”的意境营造,形成了仕明诗词的风格特色。

  在这里,我想特别推出他的《一枝春?游贵阳十里河滩》,写得意兴盎然,意境宛然,没有去过十里河滩的,你便能够从诗词中体会到十里河滩的具象美,而去过十里河滩的,你会说,那就是十里河滩的实景描绘,是十里河滩的真实写照:

  十里河滩,浪清清、嫩柳揉姿心缱。

  登高远眺,碧翠绿茵悠远。

  清风缓缓,漫天舞、絮摇轻卷。

  木板路、弯拐延伸,旅客往来随便。

  花儿露出笑面。太阳光、醉抚穹霄峰显。

  一溪秀水,鱼蟹怎知深浅。

  霓裳弄首,染醉了、路人的眼。

  高兴中、日暮西山,落红片片。

  读仕明的诗,你完全可以感觉到,他喜爱古诗词,也喜欢仿古而作,他的诗词,具有明显的古诗词韵味。但仕明的诗,却有具有浓郁的现代感,他的古诗词,具有明显的现代气息。做到这一点,真是不简单。比如那首《春夏两相期?漫雪浮沙》:

  夜深深,半弯秋月,清风哪解花语。

  浩渺苍穹,思绪已飘天去。

  千山桑陌地天长,万缕相思人心与。

  浸染黄沙,卷土落尘,望穿穹宇。

  飘飘冷雨如雪。看九霄云外,满天风飓。

  笑对珠峰,身后雅江孤旅。

  精忠报国铸军魂,苦练精兵枪高举。

  圣地佛音,袅袅香烟,手伸飞絮。

  先不说上阙自然是仿古而作,具有浓郁的古意。而下阙开首的“飘飘冷雨如雪。看九霄云外,满天风飓∕笑对珠峰,身后雅江孤旅”,也自然是仿古之语,而诗中自自然然插上一句直白之语,“精忠报国铸军魂,苦练精兵枪高举”,只这一句,则现代气息悠然而至也,然而尾句却又一收,“圣地佛音,袅袅香烟,手伸飞絮”,幡然又回到古诗词韵味上。仕明诗的特色,就是这样而成就。即如《柳初新?春如酒》这首:“乌江两岸青青柳。丝嫩嫩、随风抖∕菜花金灿,蜂蝶舞袖,小径往来人狗∕虾蟹欢、青苔厚。水边蹲、渔翁童叟∕一季芬芳好久。桃花园、世间独有∕望乡烟漫,爹娘渐老,爱恋此生依旧∕倦鸟归、天高影秀。暮阳雨、滴滴如酒”,只几个词组如“乌江两岸”、“水边蹲”、“爹娘渐老”,便在古韵味中,造就了现代特色。

  与仕明交谈,他说他多久没有读书了,他以为我在与他谈“读书”这个问题呢。我说,我不是跟你谈最近的读书问题,我是说,你一定是个读了很多古典诗词的人,他说那倒是,唐诗宋词元曲,一本本地读了不少。仕明的古典诗词,写得很有味,而词牌涉及面不小,没有古典诗词的阅读基础,是不可能做到的。即便是他的并非古诗词形式的诗歌《一缕相思万缕愁》,“闲来端一杯薄酒∕望着村头∕人无影∕晚霞灿∕鸟啁啾∕万缕相思几时休∕几时休∕杯无酒∕香余手∕月如钩∕滔滔江水永不休∕永不休∕花飘散∕水长流∕几缕相思几缕愁∕几缕愁∕心牵念∕怎能休∕好个心凉好个秋∕好个秋∕休……”,我们也可以明显地看到古代诗词的阅读痕迹。那句老话“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是千百年写诗人们的心得之语,我们接触很多诗人,那些现代诗人,会背诵很多现代诗人的名诗,何况仕明工于古典诗词,没有阅读基础,是不可能做到的。仕明诗词的书卷气,皆来自于此。

  但仕明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他并不拘泥于书卷,我们说过,该现代的时候,他能够做到现代一把,同时该流行的时候,他也会流行一把,比如他的那首《情意绵长》,“红茶之翼∕我推门而入∕卡座三三两两∕音乐极致流淌∕我仿佛还嗅到了∕咖啡的味道∕柠檬的气息∕珍珠奶茶的馨香∕我楼上楼下走了一趟∕东也望望∕西也望望∕没有合适的地∕只能靠墙∕两个围身座位∕一张玻璃茶几∕在这狭小的地方∕我坐下了∕绻缩着∕紧紧盯住门的方向∕希望射进一米阳光∕……”这里的流行味道是很浓的。

  当然,仕明诗歌的特色他并没有丢掉,无论什么形式的诗,他那古典的特色总是存在的。

  仕明很得意于他的《沁园春?生活交响曲》,他说他把“鲈鱼锦鲤”,“紫兰韭菜,嫩笋黄瓜”,“萝卜鸡蛋,姜葱苦蒜,绿豆芝麻糯米粑”,“锅瓢碗筷”,“油盐酱醋”,全都入了诗词。我说这既是目前生活的现实写照,同时,也是苏东坡诗词用语的特色和技巧,是古典诗词写作所允许的。《生活交响曲》基本取用了生活现实鸡毛蒜皮的物质人情用语,但却保存了“诗”的特色,并未造成诗味的流失。

  最后想说一点多余的话,仕明的诗,也有一些现代自由诗,当然,仕明的自由诗,也具有古诗词特色,自有其味。这种特色,是仕明需要保留并加以发扬的。但诗不是娱乐品,轻飘的诗必不能达到应有的美学境界。故,以本文作者我自己的也许是谬误的想法,写现代诗,要深厚而深沉,要达到文学中包含深刻的哲学灵魂的境界方为上乘,最好还是多读读海子、于坚、王家新、杨炼、欧阳江河……等人的诗。

  作为现代社会的诗人,热爱并致力于古典诗词的创作,并无不可,但在现代社会,作为一名“诗人”,却最好以现代诗的创作为主。我希望看到仕明更多的现代诗。怎么样保留仕明目前现代诗的特色,而又达到深沉凝炼的境界,是仕明的现代诗写作需要做的一个课题。海子杨炼等人的诗,不一定会深入“广大民众”,但那却是真正的“诗人之诗”,那应该是写诗之人所追求的境界罢。不揣冒昧,也许我的想法,会遭到很多人的反对,也许我的想法,与仕明的诗路完全违背,但这算是我一家之言的想法,说出来以供参考。说不定也还是有人会赞同我的意见呢。


  (申元初:贵州警官职业学院中文教授、副院长、评论家。)


阅读后您觉得本站文章怎么样?
非常棒!
还不错
一般
极差
投票
查看结果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